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两百三十一章 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直走了近一里地,梁烈和杜天筹这才停下脚步。

    “师兄,那人就是‘药王殿’的高手吗?好像比我师父还要厉害?”杜天筹心有余悸地问道。

    梁烈听到杜天筹的话,心中不由嗤笑了一声,暗道:“你那个师父的功力也就是比我高上那么一点,还想和‘药王殿’的高手相比?”

    不过,他口中还是说道:“这人在‘药王殿’中恐怕也是有身份的。”

    杜天筹点了点头,心道应该如此。这样的高手,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师兄,那丫头就这么算了吗?真是太不甘心了,现在她落入‘药王殿’的手中,我们肯定没法再争了。而且也不能确认她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杜天筹说道。

    梁烈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走,我们赶紧去崖底,希望能够赶快找到黄逍的尸首,这事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于是两人稍稍绕了一下道,然后直奔那崖底而去。

    当梁烈和杜天筹走后,那‘药王殿’的高手盯着幽怜儿看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笑道:“之前门下弟子对你有些无礼,也是有些误会。我已经罚他们闭门思过十年,也算是小作惩戒。你心中可不要太生气,如果你真的不解气,我可以让他们过来,随你怎么处置。”

    幽怜儿不知道眼前这位高手会如此好说话,当时那刘天忠三人完全不是这样的口气。不过,她也不敢说真的要怎么处置刘天忠三人,那是自己能够处置的吗?人家也就是这么客气一下,可不能当真。不过,令他们闭门思过十年,这可不算是小作惩戒,绝对是一个重罚,人生能够有多少个十年啊。

    “前辈,晚辈倒也没什么。既然是误会那就好,免得伤了和气,只是晚辈的‘天魔琴’~~~”幽怜儿说道。

    “你放心,这‘天魔琴’被方家的人带走。我‘药王殿’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是那方家也不是好相与之辈,因此你还需给我点时日,到时会将‘天魔琴’要回,送还幽家。对了,我姓曹,名坤,你可称我为曹师叔,不用前辈前辈那般见外。”曹坤说道。

    “那多谢曹师叔了。”幽怜儿谢道。

    “好了,你现在受伤。虽然已经恢复大半,但是留在这山中还是不妥,这样吧,我送你回家。”曹坤说道。

    “曹师叔,你送我回家?”幽怜儿愣了愣道。

    “对。你现在样子我不放心让你一人上路。”曹坤说道,“怎么?你难道还想在这里争夺《天魔典》?”

    幽怜儿摇了摇头叹道:“以我现在的样子,哪还有什么机会?”

    她心中倒是忍不住生气,自己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借助‘药王殿’的力量,现在倒好,你们不帮忙就算了,还让刘天忠这样的弟子一同对付自己。

    “你放心。只要张虎还在山中,这《天魔典》就不会落在其他人的手中,就算被其他人得到,他们也逃不出长春山,只要得到《天魔典》,我‘药王殿’定当将其送予你幽家。”曹坤笑道。

    幽怜儿心中疑惑的紧。这曹坤对自己的态度实在是好的有些过分吧?之前刘天忠的话可不是这样的,他们非但要争夺《天魔典》,甚至连自己的‘天魔琴’也一同抢了过去,而现在这态度完全相反。莫非他还有什么企图?只是就算他有什么企图,凭自己也无法反抗。既然他想送自己回家。那边让他送吧,只能是见机行事了,毕竟自己在他手中一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那《天魔典》,幽怜儿已经绝望了,他们或许不知道张虎的事情,但是她很清楚,张虎已经死了。就算这里的江湖中人将长春山找遍,也最多也就是能够找到张虎的尸首,其他的什么也得不到。

    从长春山中出来之后,往北行了两日,曹坤带着幽怜儿进入了夏州地面。

    当他们刚踏入夏州地界的时候,幽怜儿脸上一喜,因为前面站着一个妇人,那妇人雍容华贵,年纪看着三十上下,风姿绰约。

    “母亲,您怎么在这里等我?”幽怜儿见到此妇人惊喜道。

    幽怜儿的母亲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对曹坤笑道:“多谢曹师兄护送小女一程,之前你的书信我也收到,这《天魔典》能得到最好,得不到也就作罢,那所谓的人情也就此作罢吧。毕竟这一次也太麻烦你‘药王殿’了。”

    “幽夫人客气了,我‘药王殿’有这个责任保护怜儿的安全,毕竟在长春山,怜儿就是我们的客人。至于这个《天魔典》我们一定尽力,不过昨天我得到门中飞鸽传书,说是那张虎的尸首被找到,也不知道是被谁人所杀,那凶手也不知道是否得到《天魔典》。不过,你可以放心,只要一有消息,我们便会立刻通知夫人。”曹坤笑道,其实他的年纪比幽夫人大上不少,不过论辈分倒是和幽夫人同辈。幽夫人喊自己师兄,他可不敢鲁莽喊她师妹,主要还是幽夫人的身份比自己要高上许多。她喊自己师兄是给自己面子,这点他心中清楚的很。

    “死了?”幽夫人眉头一皱,不管怎么说,现在也就是张虎知道这《天魔典》的下落,他一死,眼下就是毫无头绪了。

    “那就有劳曹师兄了。”幽夫人也没办法,现如今只能拜托‘药王殿’,《天魔典》对于自己幽家实在是太重要了。

    “少许时日定有结果。”曹坤说道。

    幽夫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怜儿就跟我回去吧,曹师兄不如也随我去幽家,喝杯水酒如何?”

    曹坤可没有那么不识趣,他可不认为幽夫人是真心邀请自己,于是摇了摇头道:“我还有些要事要处理,不过,我还是先谢过夫人了。”

    “哦,你有要事,那可不能耽搁,那下次吧,下次若是有空再来幽家做客也不迟。”幽夫人笑道,“怜儿,咱们走吧!”

    见幽夫人带着幽怜儿准备离开的时候,曹坤脸上挣扎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喊道:“夫人请留步!”

    幽夫人停下脚步转身问道:“曹师兄还有什么事?”

    “这~~是这样的,当时怜儿曾说,只要我‘药王殿’帮助幽家得到《天魔典》,幽家可以将那秘密告知,不知是否确定?”曹坤问道。

    “是吗?怜儿有说什么秘密吗?怜儿这次‘药王殿’之行,我原本以为是万无一失,却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身受重伤,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药王殿’没有将我‘幽家’之人放在心上?”幽夫人淡淡地问道,这语气可不像之前那么和善了。

    曹坤脸上变了数变,当时刘天忠三人的行为显然是瞒不住幽家。现在就算是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无法改变了。这样的事要不是门中决定的,以刘天忠三人绝对不敢如此行事,因此他倒也不想再解释什么。

    “这事错在‘药王殿’!”曹坤很痛快的承认道,“因为这事,门中长辈也觉得亏欠‘幽家’良多,所以准备就此事给予‘幽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那个答复便是那三人闭门思过十年吗?”幽夫人问道。

    曹坤尴尬地摇了摇头,道:“哪能如此轻易了事?门中长辈有言,只要‘幽家’信守之前的承诺,将‘七灵刀’的秘密告知,那么我‘药王殿’不仅可以在这次《天魔典》的争夺中出手相助,甚至在你幽家与方家的争斗中,可以出手一次。夫人,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哦?在我幽家与方家的争斗中出手一次?是你出手?”幽夫人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问道。

    “夫人取笑我了,我的功力太低微,怎么也轮不到我啊。基本上是我太师叔或者太师伯其中一位可以出手一次,如果夫人答应的话,具体事宜可以到时具体详谈。”曹坤苦笑一声道。

    幽夫人眉间微微一动,然后轻笑道:“你们‘药王殿’这次可是很大的诚意,那么也好,总不能说我幽家太不近人情。不知道到时能否请殿主老人家出手一次呢?”

    看到曹坤听到自己这句话愣神的时候,幽夫人继续说道:“玩笑而已,殿主老人家我可请不动。不过,这事算是我幽家同意了,只要你药王殿做到,那么我幽家也决不食言。”

    曹坤尴尬地笑了笑,他刚才还真的是被幽夫人吓了一跳,如果她坚持殿主老人家出手的话,这恐怕就难办了。不过,幸好她也就是说说。

    “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幽家’和我‘药王殿’历代交好,殿主老人家或许真的愿意也不一定呢。总之现在我就是传个话,至于以后到底是哪位前辈出手,还得夫人你自己和我门中长辈商谈了。”曹坤说道,“夫人,这话我都已经带到,我也会将夫人的意思带回去,如果夫人没有什么吩咐的话,那我便告辞了?”

    幽夫人点了点头道:“代我向‘药王殿’的诸位前辈问好!!”

    曹坤一抱拳保证了一声,而后转身便原路返回了长春山。(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