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两百三十七章 中毒之人
    “是云聪啊,你的伤势好了吧?”黄逍见进来的是李云聪不由问道。

    “早就好了,师叔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才过来?”李云聪问道,之前黄逍一直未曾过来,他倒是挺担心黄逍遭遇不测。因为听过来的太师伯所言,黄逍的信还是被一只通灵的大鹏鸟带来的,并不是本人。而且,这一个月时间过去了,他也知道了那长春山中死了无数江湖中人,这些江湖中都早已传开了。所以他一直担心黄逍万一遇到什么高手,恐怕也难以幸免。

    “有点事耽搁了,大师伯过来多久了?”黄逍问道。

    李云聪也不再多问,回答道:“太师伯来了二十天了,这些天一直在这里。”

    “二十天?”黄逍心中有些奇怪了,按理这几天也足以解毒了,大师伯怎么会在此逗留如此之久,难道是为了等自己?

    “是啊,黄师叔,你说这天下有什么毒能难到我们?可是世间还真的有这样的怪异奇毒,怪事了。”李云聪有些感慨道。

    “怎么?这毒很棘手?”听到李云聪的话,黄逍心中算是明白了,大师伯不是在等自己,而是这毒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因此才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这样一来黄逍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位大师伯真的因为自己而等了这么多天,他的罪过可大了。

    “是啊,听太师伯说,恐怕还需一些时日。”李云聪说道。

    “走,你带我去见大师伯。”黄逍说道。

    李云聪急忙在前面领路,黄逍紧随其后,很快便到了后院的一处房间门口。

    两人在门口停了一下,而后黄逍上前准备敲门,不过还未等黄逍走到门前,只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道:“进来吧!”

    “是。大师伯!”黄逍恭声应了一声,而后推门进入。

    当黄逍进入屋内后,见汪远图正坐在书桌后面,在书写什么。

    李云聪跟着黄逍进去后。便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不敢多说一句话。他在‘毒神谷’也是比较会闹的一个,只是,那也得看在谁面前。眼前这位可是太师伯,那功力深不可测,就算是自己师父提起,那也是敬佩不已的。以前以他的身份,想见这太师伯一面也是异常困难。

    站了一会之后,汪远图抬起头望着黄逍淡淡地说道:“你可知道这位中毒之人是谁?”

    黄逍愣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大师伯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当然知道这中毒之人是谁,那是李夏的父亲,当然现在大师伯已经给人家看过了,肯定比自己更加清楚才是啊,怎么问起自己了呢?

    没有等黄逍回答。汪远图突然冷哼一声道:“不弄清到底是什么人就让谷中师叔伯前来救治?你到底想做什么?”

    黄逍心中有些慌了,不知道自己大师伯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他将目光投向了李云聪。李云聪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他和这位太师伯一起待了二十多天,可是从未见他发过火。不过当他看到黄逍向自己投来询问的目光时,他只能是微微摇了摇头,他哪里知道这位太师伯为何会生气。为何会发火?

    “大师伯,难道不是李夏的父亲吗?”黄逍问道。

    “哼!亏你有脸问得出,你可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恩?”汪远图冷冷地说道。

    黄逍现在是毫无头绪,也不知道汪远图在说什么。

    “算了,此事和你倒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汪远图忽然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道。

    “大师伯,那这人到底是谁?”黄逍见自己大师伯似乎怒气消了一些。于是小声问道。

    “李继迁!”汪远图淡淡地答道。

    “李继迁是谁?”黄逍心中琢磨了一下,听这名字应该是李夏的父亲吧?

    忽然,黄逍脸色一变,惊呼一声道:“定难军节度使,夏王李继迁?”

    “还能有谁?”汪远图冷冷地回答道。

    黄逍没想到这李夏的父亲竟然是李继迁。他有猜到李夏的来头不小,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李继迁的儿子,那么这李夏的名字恐怕也是化名而已。

    现在黄逍也知道汪远图为何会发火了,毕竟对于大宋来说,这李继迁是叛国,依附契丹之后,更是年年进犯大宋边疆。虽然汪远图是江湖中人,但他也是大宋中人,自然不会对李继迁有什么好感。当知道自己前来是给李继迁解毒的时候,心中自然非常不高兴。

    “不过,云聪一事总归是欠了他们一个人情,这次解毒也算是偿还了吧!”汪远图知道这事也不能全部怪黄逍,毕竟黄逍也不知道他们的真正身份。再说,就算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自己‘毒神谷’难道就可以欠着这个人情不还了吗?如果说,他们提出的要求很过分,自己‘毒神谷’自然不会同意,可是解毒这样的事,他们倒也不好拒绝。

    “大师伯,到底是什么毒呢?”黄逍心中好奇地很,他知道自己这位大师伯在用毒方面绝对是谷中最厉害的几位之一,能够让他都感到有些棘手的,那这毒绝对不简单。

    汪远图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叫什么毒,不过这毒应该不是这里的,应该是异域之毒,或许是吐蕃那边的某种慢性剧毒。”

    听到这话,黄逍心中也是明白了,虽然说‘毒神谷’对毒很有研究,但是也不可能知道天下所有的毒。

    “大师伯,恭喜你又发现了一种奇毒!”黄逍恭喜道。

    “好了,以后行事可不能这么马虎,就算要救人,也得知道那人的身份才行。”

    黄逍听汪远图这么一说,也就是不再追究自己什么了。其实他心中也很清楚,自己这位大师伯恐怕对这毒很有兴趣,就算不是让他来解毒,要是知道还有这样一种奇毒的话,无偿解毒他也会答应。因为这是一种新的奇毒,这对汪远图很有吸引力,尤其是能够解去其毒,那更是汪远图的目标。

    “咦?你身上的伤势?”汪远图刚才因为黄逍的鲁莽行为有些不悦,才小小教训了一下,所以一时间不曾注意到黄逍身上的情况。现在一查探之下,他发现黄逍体内的经脉似乎没有什么异状,黄逍经脉受创,活不了多久的事他是知道的,因此,现在见到黄逍没事的样子,惊讶不已。

    “难道是这次长春山之行?听云聪说,你也在那里?”汪远图问道。

    黄逍点了点头,道:“是的,或许是天意,让师侄找到了谷中口中的那一线生机。”

    黄逍没有多说,汪远图也没有多问,只是欣慰一笑。这是一个人的机缘,他看得出黄逍不想多说,那么他也不会多问黄逍到底是怎么将经脉修复的,每个人总有点小秘密。他还没有好奇到逼着自己的晚辈说出一些不愿说的秘密。

    李云聪有些不明白两人之间的话,不过他也不敢询问,看两人之间的话,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啊。难道自己这位黄师叔身上还有什么伤势吗?

    “大师伯,这毒让你都花了这么多时间,当真数得上天下奇毒了吧?”黄逍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因此转换了个话题,回到了毒上。

    “自然是,对于异域的奇毒,我也有研究,这毒却是有些奇怪,怪异的很。”汪远图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因为毒不容易解而担忧,反而是非常兴奋。

    “中了这毒之后,那人体内的生机便会慢慢流逝,中毒之人活一天那么生机流逝的相当于十天或者更多。”汪远图自然知道黄逍不清楚,因此解释了一番道。

    “一天抵十天?那本来可以活十年的人,中毒之后岂不是只能活一年?”黄逍惊讶道,这毒当真是怪异。

    “按理是这样的,只是这毒随着时间的流逝,毒性也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十年或许只能活半年,甚至更少。”汪远图说道。

    “那这毒能解吗?”黄逍急忙问道,他不知道这李继迁到底中毒多久了,如果时间太久的话,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几天我便可以配制出解药,不过,就算将这毒解了,以前流逝的生机也是回不来了。”汪远图说道。

    “能够解毒已经很好了!这李继迁应该四十左右的年纪,就算流逝了一些生机,恐怕也能活好几十年吧?”黄逍问道。

    “你太小看这毒了,而且他中毒的时间起码超过了一年,就算我现在将这毒解除,他的性命也就是熬不过几年了。李继迁也算是一世枭雄,没想到会落得如此下场。”汪远图笑道。

    “几年?”黄逍没想到李继迁中毒如此之深。

    “好了,此时我们之间说说便罢了,你也不要乱说,我们只负责解毒,其他的我们也管不了。”汪远图说道。

    “是,师侄记下了。”黄逍恭声答道。

    这话确实不好乱说,这李继迁怎么也是夏王,在这里,虽然没有称帝,但是和皇帝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越是这样的身份,对自己的性命更是看中,尤其忌讳这些。说不定,就算救了他,反而还会遭到他的记恨。

    虽然说‘毒神谷’不怕,但是总归是麻烦,毕竟李继迁能够成为这里的王,除了手中有数十万精兵外,那就是还有不少的高手依附。

    “汪前辈!晚辈李德明拜见!”这时,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