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潜移默化
    幽怜儿将当时被追杀的情形和自己的母亲说了一遍,当幽夫人听到虚无欲的时候,打断了她的话,有些惊讶地问道:“真的是‘太玄宗’的弟子?”

    “娘,绝对错不了,不管是那‘太玄三震音’还是‘太玄玄功’,女儿绝对不会认错,而且那小子的功力恐怕是绝顶中品,就算是少林的空明和龙虎山的德木两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幽怜儿说道。

    “少林的‘空’字辈和龙虎山的‘德’字辈高手并不多,这两人的功力勉强能够算是踏足绝顶中品,这么说来这小子果然不简单。”幽夫人点了点头道。她倒不是担心虚无欲怎么样,而是忌惮他身后的‘太玄宗’。这次虚无欲和方家搅在一起,多半是和‘太玄宗’达成了某种协议。这对于‘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你继续说!”幽夫人也发现自己打断了幽怜儿的话,继续说道。

    于是幽怜儿将下面的一些事再细细说了一遍。

    “什么?!!你施展了‘玉女清心经’?”当听到自己女儿借助‘玉女清心经’让黄逍突破‘天魔功’第四重之后,幽夫人脸色大变,再次猛地站起了身。

    “娘,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如果不施展‘玉女清心经’,那小子怎么可能能够突破呢?当时情况也是危机,只有他突破之后,再加上女儿稍稍领悟的‘第五音’才有机会冲出去。”幽怜儿不清楚自己母亲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就算是刚才自己提到虚无欲,提到‘太玄宗’她也没有这样的激动。

    幽夫人没有马上回答幽怜儿的话,而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幽怜儿被自己的母亲盯着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避开了她的目光嗔道:“娘,你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干嘛这么看着女儿。难道女儿脸上有花不成?”

    幽夫人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中却是暗叹了一声:“没想到这事情竟然会这样。是我大意了,忘了告诫这丫头。只是‘天魔功’失传这么多年。谁能想到现在就出世了呢?而这丫头竟然~~~”

    幽夫人心中很是复杂,这‘玉女清心经’是自己‘幽家’的镇门功法。自然有着神奇的奇效,就是让自己‘幽家’修炼之人几乎不会走火入魔。寻常的家族子弟就算得到一些传授也是足够受用不尽,而幽怜儿作为这代的嫡传大小姐,自然被全部传授。如果说,单单靠这功法来清心宁神,自然没有什么不妥。这么多年以来,‘玉女清心经’的用途基本上也是如此。

    但是幽怜儿现在却是用‘玉女清心经’来配合‘天魔功’的修炼,这就不同了。当年‘天魔门’门主借助自己先祖的‘玉女清心经’来修炼‘天魔功’。那可都是夫妻。只有夫妻才能够做到心灵相通,真气调和,才能化去‘天魔功’的魔性,让门主免除心魔袭扰,从而避免走火入魔。

    因此,这‘玉女清心经’历来对‘天魔功’有着特殊的情愫,一旦女子施展,随着两人心灵相通,那么相互之间都会对对方产生好感,甚至情愫。这是双方相互的。只是因为‘天魔功’更为霸道,在这方面也是霸道无比,这样一来。往往女子表现出的倾向更加明显一点。

    这也是张浦和李继迁说起,他发现幽怜儿似乎有些不大对劲,有的时候在发呆,或者是走神傻笑。正是因为幽怜儿的心底有了黄逍的影子,一旦闲下来,不经意就会想起这个人,因此有的时候便会走神。这都是施展‘玉女清心经’后,潜移默化的作用,让幽怜儿不知不觉对黄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说。没有‘玉女清心经’,或许幽怜儿会因为黄逍身怀《天魔典》而大加重视。但是却也无法印入她的心底。毕竟黄逍也只能算是众多年轻才俊中的一个,还未曾让幽怜儿心动的地步。

    可是因为‘玉女清心经’。这一切都是变了,或许幽怜儿自己也不曾察觉到,只是这种变化一旦开始,那么只会慢慢加深,而不会减弱。当然,现在也不没有像张浦说的那么夸张,说幽怜儿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只是一种好印象,好感罢了。

    “不能让怜儿再见到那小子了,毕竟只是一次,希望这‘玉女清心经’影响不大,这样或许还能让怜儿忘掉这一切。”幽夫人心中想道,“或许,慕容家的事得抓紧答应,让怜儿嫁过去也好吧,免得横生枝节,陷入太深,那~~~”

    幽夫人不想幽怜儿因为‘玉女清心经’而陷入情网之中,如果那个时候自己再让自己女儿嫁到慕容家,那就是硬生生拆散一对,这对自己的女儿伤害更大。现在虽然也是强行将自己的女儿嫁入慕容家,但是至少她还没有喜欢的人,就算心中不愿,那也比到时候心死的好。

    这样的事,自己‘幽家’的先辈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为了‘幽家’而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人,最后郁郁而终。作为一个母亲,幽夫人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快乐和幸福,只是很多时候身不由己,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谁让幽怜儿是‘幽家’的人呢?

    “娘!”幽怜儿又是喊了一声,她有些不满了,刚才自己母亲已经回过神了,不知道又是想到了什么,又是有些失神了。

    “没什么!”幽夫人摇了摇头道。

    “没什么事才怪呢!”幽怜儿心中暗道,不过她也知道恐怕是一些事,自己母亲不想说,也不想让自己知道,那么她倒也不想多问。

    “那女儿继续说?”幽怜儿问道。

    “说吧,我倒是好奇,虽然那小子‘天魔功’突破了第四重,你的‘第五音’也有所领悟,对付那个方家使者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虚无欲赶来的话,你们两个恐怕还不是对手,看起来这里面还是发生什么吧?”幽夫人分析猜测道。

    “不愧是娘啊,什么都瞒不住你!不过,这一次您算是猜对了一半,恩,应该说是这一半还是无关紧要的。”幽怜儿嘻嘻一笑道。

    “哦?你说说!”幽夫人心中有些好奇了,不知道自己猜对了什么,又猜错了什么。

    “娘,后面的事情发展确实出人意料,这点您老人家没猜错。只是并不是虚无欲,当时虚无欲还在化解‘死符’,根本来不了。而是那个方家使者没有那么简单,女儿和‘毒神谷’的小子联手完全不是对手,应该说,根本就伤不了他的一根汗毛!”幽怜儿说道。

    “咦?隐藏实力?不应该啊,他们方家就是想要抓到你,然后可以借此威胁你义父,从而逼着夏王接受他们的一些条件,他没有隐藏实力的必要。”幽夫人有些想不通。

    看到自己母亲也有想不透的时候,幽怜儿脸上满是笑意道:“其实很简单,他不是方家的人。”

    “哦?”幽夫人眉头一挑,这个结果倒是有些出人意外,她完全没有想到。

    “这老头功力深不可测,就算是那个虚无欲十个八个的也不够看,不过,女儿很是好奇,这样一个人待在‘方家’数十年,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图谋。”幽怜儿摇了摇头道。

    “他自己告诉你们这些?”幽夫人心中有些怀疑,如果说他真的不是‘方家’的人,那么他怎么可能和怜儿还有那个小子说呢?

    “是啊,都是他说的,对了,娘,他好像对‘天魔功’很是熟悉。当时那小子施展‘天魔伏虎拳’的时候,他应该就认出来了。”幽怜儿说道。

    幽夫人眉间一动,这让她脑海中浮现了不少的猜测,不少的想法。

    幽怜儿没有注意自己母亲的神情,继续说道:“还有,最令女儿感到莫名其妙的还是他临走前,留下了一句话!说是让我回来带给家中的长辈。”

    “什么话?”幽夫人问道。

    “‘希望你们‘幽家’记得自己的本分,就说这话是‘金旗卫第三掌旗副使’说的’,这是他的原话。”幽怜儿将‘金旗卫第三掌旗副使’的话转述了一遍道。

    “你说什么?”幽夫人脸色一变,急忙问道。

    于是幽怜儿再复述了一遍。

    幽夫人沉默了,就在和自己女儿谈话的短短几刻钟里,让她惊讶,让她震惊的事情太多,而现在幽怜儿说的这个消息,更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

    “娘,您知道他的来历?”幽怜儿看到自己母亲的神色,也是明白自己的母亲肯定是知道这‘金旗卫第三掌旗副使’的来历了。看来那个老头说的没错,自己的母亲是知道,那么自己的另外长辈自然知道,看起来自己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啊。

    “娘当然知道。”幽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声叹道。

    “娘,到底是什么,您和我说说啊,这老头是不是也是‘天魔门’的势力?是那个家族的?要不然他肯定不会对‘天魔功’这么熟悉?”幽怜儿好奇地问道。

    幽夫人思索了一番,最后点了点头道:“也好,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