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三皇经》
    半个时辰之后,原本脸色有些发白的赵光义恢复了正常。

    他轻声说道:“小钰,辛苦你了,我没事了。”

    闻言,小钰也收功,然后扶着赵光义坐好。

    她环顾了四周一眼,只见赵光义的书桌上放着一个小瓷瓶,然后伸手凌空一抓,那小瓷瓶便被她摄拿到了手中。

    赵光义对小钰的功法倒是不意外,而是笑道:“我现在都不知道你的功力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别说话!”小钰喝斥了一声,然后拧开了小瓷瓶,接着从中倒出了一粒丹药,放在鼻尖处闻了闻。

    “这是护心丸,‘医神谷’谷主特别炼制的,正是靠着这护心丸,我的心痛才得以缓解。”赵光义说道。

    “吃几粒?”小钰问道。

    “三粒!”赵光义答道。

    小钰倒出三粒护心丸,替赵光义服下,然后从边上端来了一杯温水,让他吞服。

    “这么多年了,你的伤一直未好?”见赵光义服下护心丸后,神色差不多恢复如常,小钰不由轻声问道。

    “好不了了,当年我心脉受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奇迹了。你看我大哥,唉,他同样心脉受损,可是没有坚持住,英年早逝。天下间谣言四起,说我谋害了大哥,篡夺了皇位,可是事实如何呢?”赵光义叹道,“尤其是我那两个侄儿,德昭和德芳,两人早逝,更是成了某些人攻讦朝政的借口。可是这其中的事情,他们又怎么知道?或许他们知道也是装糊涂。”

    “别激动了,当年你和大哥到底为何而受伤?而且都是心脉受创,伤你们的人到底是谁?”小钰见赵光义神情激动。不由安慰道。

    她知道其中的一些内幕,因此也知道赵光义心中的压力。当年他大哥赵匡胤突然驾崩,然后即位的不是赵匡胤的儿子。而是他的弟弟,这才外人看来。弑兄篡位的嫌疑自然很大。可是她知道,当年赵匡胤刚刚打下江山,建立大宋,杯酒释军权之后,也算是稍稍稳固了江山。

    只是,朝廷中内忧外患还是不少,外有契丹虎视眈眈,还有西边夏州之地的李继迁时常侵扰。内部自然也有不少的前朝残余势力。总之一切还不算太平。

    当年赵匡胤并非突然驾崩,而是他早已重伤在身。之前他一生戎马,经历战事无数。自己的功力也不简单,可是最后还是受了重伤,而且是伤及心脉。最后也是勉强保住了数年的性命,最后驾崩前将皇位传给了赵光义。

    赵匡胤自然是想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只是当时他的儿子不足以扛起整个大宋,而自己的弟弟赵光义,差不多就是和自己一路厮杀过来,由他继承大统倒是可以继续让大宋江山绵延下去。

    最后。赵匡胤选择了赵光义,一切为了赵氏子孙考虑。

    当赵光义登基之后,自然也是重封两位侄儿。可是他们两人没过几年便相继暴毙。这其中的一些事,小钰也不大清楚,要不是她知道赵光义的为人,恐怕也会像外界猜测的那般,是赵光义容不得两个侄儿,想要斩草除根。

    而且她也相信,赵光义的两个侄儿肯定也不是暴毙那么简单,其中恐怕还是有些内幕的,只是她现在也不知道。赵光义也不曾和她说起。

    “那个人啊!”或许想起了往事,赵光义脸上露出了一丝回忆之色。最后摇头叹道,“说真的。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谁。从大哥那个时候起,便一直在寻找此人的身份,到现在,还是一无所获。”

    “这么神秘?”小钰有些惊讶,现在赵光义可是大宋的皇帝,手下能人异士无数,即使这样也难以查清一个人的底细,这不得不让她心中震惊了。

    “是啊,正是太神秘,我心底才惶恐不安。这些年来,我一直睡得不安稳,幸好这些年大宋江山渐渐稳固,他们或许隐藏在暗中,不敢贸然行事吧。不过,他们要是真的行动,那这天下恐怕又得动荡了。”赵光义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显然这件事他很重视。

    “你也别想那么多,或许他们见事不可为,已经放弃了也说不定,而且,你说的那人现在还在不在世都是难说。”小钰劝慰道。

    “你说谁死都是可能的,唯独那个人,就算我们都死了,他应该还活着,他没有那么容易死的。你可记得当年的《三皇经》?”赵光义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自然记得,原本我‘天山阁’的‘极乐典’没有现在如此神奇。当年你借我看了一下其中的‘娲皇篇’,我将此篇内容带回了‘天山阁’,门中长辈们从中悟出了不少精妙功法,更是将‘极乐典’完善,才成了现如今的‘极乐典’。”小钰说道,“只是,你曾说,《三皇经》一共分为三篇,一为‘燧皇篇’,二为‘羲皇篇’,三为‘娲皇篇’,其他两篇我倒是不清楚了。”

    “当年大哥曾经从‘燧皇篇’中悟得不少功法,尤其是后来他创出的‘太祖长拳’那更是威力无比。只是我不清楚全部内容,只是偶尔看到一些内容。而今‘燧皇篇’已经遗失,当年大哥走的太突然,竟然没有留下这门神奇的‘燧皇篇’。”赵光义很是惋惜地说道。

    “遗失了?”小钰可是知道‘娲皇篇’的神奇,那么这三篇能够齐名,自然都是不遑多让。可是这样一篇神奇的经书竟然遗失了,不得不说太遗憾了。

    “这就是天意吧!”赵光义无奈地叹道,“‘燧皇篇’相传是上古燧皇所著,当然多半是后人借燧皇之名编写的经书,不过,这门经书中充满刚阳之气,毕竟燧皇算是我们的先祖,他最初开始利用火,而火象征着阳,因此,从中领悟出的基本上都是至阳至刚的功法。就像我的‘始皇龙诀’便是至阳至刚之法。”

    “咦?你的不是‘皇龙诀’吗?”小钰有些惊讶地问道。

    “虽然大哥没有传下‘燧皇篇’,但是他从中悟得的‘始龙诀’还是传授给我了,后来我自己凭借那残缺经书,从中悟得的功法是‘皇龙诀’,这些年,我也没有闲着,将两门功法融合为一,便叫‘始皇龙诀’。”赵光义解释道。

    “原来如此。”小钰点了点头,道。

    “‘羲皇篇’倒是还在,只是这么多年,从中有所感悟的人很少,也没有什么成就,那些悟出的功法,都是不入流,最高的也就是一流功法,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赵光义说道。

    “不可能啊?‘羲皇篇’怎么可能只能悟出一流功法?”小钰心中不信了,毕竟不管是‘燧皇篇’还是自己的‘娲皇篇’,从中悟得的功法都是无上功法。

    “所以说啊,这就得看人的机缘和悟性。而咱们的女儿便是‘羲皇篇’的有缘者。”赵光义说道这里,眼睛发亮,脸上洋溢着自豪之情。

    “慧儿?”小钰喃喃低语道,她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之色。

    “唉,这些时日慧儿正好不在宫中,否则今日你也能见到她了。咱们的女儿长得可像你了,当年刚出生,还说像我,我就说一个女子,像我这个父亲,那就糟糕了。看看吧,果然还是像她娘,那才叫天下绝色。”赵光义说道。

    “慧儿去哪里了?”小钰忍不住问道。

    “她去东海当岛主去了,说是什么卦象预示那里会有她的机缘。”赵光义答道。

    “胡扯,你这个当父亲的难道就如此让她胡闹?什么卦象?难不成你让一些不三不四的神棍,诓弄慧儿,让她去相信这些虚无缥缈的玩意?”小钰小脸一沉,怒道。

    “小钰,我是那种人吗?”赵光义知道她性子比较急,心中倒也不恼,继续说道,“这是她自己给自己卜的卦象。”

    “荒谬,你就让她一个女儿家学这些东西?哪怕你让她什么都不学,我也没有什么意见,而你竟然放任她学这些神棍之学,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小钰显然还是对此耿耿于怀道。

    “瞧瞧,你这个人就是不能让我把话说完。”赵光义有些无奈地说道。

    “说,我看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如果这件事不说清楚,我和你没完。”小钰怒道。

    “你这脾气,好,好。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咱们女儿可是‘羲皇篇’的有缘者。”赵光义笑道,“羲皇你应该知道吧?”

    “那还要你多问?谁不知道?伏羲八卦,卦象祖师!恩?”说到最后,小钰神情微微一变,停了下来,然后望着赵光义。

    “你看吧,咱们的老祖宗都信奉卦象,你怎么可以说是卦象是神棍之学呢?你也想到了吧?这‘羲皇篇’其实真正蕴含其中的并不是什么功法,真正厉害之处,应该是卦象和阵法。而慧儿,在卦象和阵法的天资简直逆天。”赵光义说道。

    小钰脸上神情微微一变,她虽然将卦象称之为神棍之学,那是因为天下间能够真正精通此道的实在是太少了。而江湖中不少人借此去欺骗世人,因此便有了神棍之说。其实像少林高僧还是龙虎山的道长们,他们一般比其他门派的高手更加精通此道。只是他们向来不会擅自透露天机,毕竟天机不可泄露。(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