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少年太师叔
    “这些谣言可笑的很,小妹怎么可能会信呢?不过,怜儿和戈儿的婚事真的?”幽夫人还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这婚事就看他们两个有没有这个缘分了,一切看天意,咱们做长辈的也不好干涉,你觉得如何?”慕容吉哈哈一笑道。

    “既然如此,那此事暂时先缓缓,以后让他们多多接触,这事还是能成的。”幽夫人笑道。

    “我也是这样想的。”慕容吉点点头道。不过他内心却是完全不同的想法,自己的儿子恐怕是自作多情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慕容吉没有接受幽夫人的挽留,他说完之后,便急匆匆离开了‘幽家’。

    当慕容吉离开之后,原本在后屋的幽怜儿走了出来,她脸上多了一份生气。慕容吉刚才的话,她在后面也是听到了。

    “怜儿,这事还得老祖宗们说了算。”幽夫人自然知道自己女儿的想法,只是自己还得将此事告知老祖宗们才是,毕竟还得由她们做决定。

    幽怜儿没有出声,也没有看自己母亲一样,径直走出了屋子。

    幽夫人伸手想要喊住幽怜儿,最后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任由幽怜儿离开了。

    “夫人?”刚才那个进来的侍女在一旁轻声问道。

    “你跟着小姐,有什么异常马上前来汇报。”幽夫人说道。

    那侍女点了点头,躬身一礼后,便急忙朝着幽怜儿离开的方向追去。

    当慕容吉和幽夫人商量此事后的第二天,远在大理长春山深处的‘药王殿’,一个头发半白的老头急匆匆穿过一个小院,进入了一个小茅草屋。

    “何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当他进入小茅草屋后,只见这屋中榻上坐着两个年纪约十七八岁模样的少年。两人一个身穿白色麻衣,一个身穿黑褐色麻衣。他们两人面对面坐在棋盘旁。那身穿黑褐色麻衣的少年正手执黑子,似乎在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

    “两位太师叔。徒孙失礼了,只是这事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个老头急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地说道。

    “起来吧,有什么样的事如此惊慌失措?”身穿白色麻衣的少年见对面的少年依旧在思索着下一步棋的走法,便摆了摆手说道。

    “师兄,你不用想了,都想了三天了,我都说了这是一盘死棋。你输了。”白色麻衣少年对手执黑子的少年笑道。

    这黑褐色麻衣少年没有出声,依旧眉头紧锁。

    “你继续说事。”白色麻衣少年对这个老头说道,从他的称呼中,可以看出对面这个身穿黑褐色麻衣的少年是他的师兄,而这个老头竟然是两人的徒孙。很显然,这两个人虽然是少年模样,但是真正的年纪恐怕比这个老头要大很多。

    “是。”老头急忙说道,“刚从慕容家族中得到消息,他们说~~说~~”

    “说什么?吞吞吐吐的?”白衣师弟脸上有些不悦地轻喝了一声道。

    “他们说,祖师爷还活着。”老头子再也不敢迟疑。急忙将自己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恩?活着就活着吧!”白衣师弟显然对别人的生死不大在意,不过当他的话刚说完的时候,好似回过了神。惊呼一声道,“你刚才说谁还活着?”

    “祖~~祖师爷!”老头又是说了一句道。

    他的话一说完,这屋中便瞬间变得沉寂。

    “啪嗒~~”一声,这一声是那么的突兀,是那夹在黑衣师兄手指间的黑色棋子掉落在了棋盘上,发出的声响。

    这棋子掉下去之后,便将整齐的棋面给弄乱了,可是现在两人谁也没有在意这棋面了。

    “祖师爷?”两人都是惊呼一声问道。

    “我们安排在慕容家的人是这么说的,这件事他很肯定。”老头说道。

    两人对望一眼后。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骇之色,甚至隐隐还有惊恐之色。

    他们两人相信这个徒孙敢来和自己说这样看似荒唐的事。恐怕是很确定的事。否则谅他有几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欺骗自己。

    “为何这般确定?”黑衣师兄这个时候也是回过了神,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问道。

    “据说。慕容家家族墓地发生了变故,具体是什么还不大清楚,不过依稀可以猜测,那就是慕容家的一位先祖骨灰坛被人挖走了。”

    “骨灰坛?”白衣师弟眉头一掀,喃喃道,“盗取骨灰坛做什么?”

    “那位慕容家的先祖也是‘幽家’的先祖吧?”黑衣师兄淡淡地问道。

    “是。”老头急忙答道。

    听到这话,白衣师弟脸上倒是露出了原来如此的神色,显然现在他也是想到了。

    “还有就是,就在昨天,‘慕容家’现任家主慕容吉赶到了‘幽家’,再次重申了和‘幽家’的盟约不变。原本‘慕容家族’在‘方家’的威逼利诱之下,有臣服的意愿,而现在态度完全改变,显然是受到了陵墓变化的影响。据说,‘幽家’本来还想通过联姻来维系两家关系,现在,慕容吉主动提出放弃。这一切,都是不同寻常。因此,我们才有了那个推测。”说完后,老头静静地站着,不再说话。

    坐在榻上的两人,也是沉思了好一会儿之后。

    最后还是白衣师弟叹了一口气道:“恐怕真的是祖师爷了,想当年他和‘幽家’那位先祖感情纠葛,最后让慕容傲趁虚而入,再加上为了‘幽家’,她选择了慕容傲,这一切都是祖师爷心中的遗憾。他心中后悔,有内疚,可是迟了。当年‘幽家’先祖临终前曾嘱托祖师爷帮忙照顾一下‘幽家’,很显然就是祖师爷了,否则现在谁还会替‘幽家’出头呢?”

    “师弟,这件事你我也无法作主。还得和殿主及几位长老说明才是。”黑衣师兄眉头一皱说道。

    “可是殿主和几位长老都闭关了,也不好打扰,此事虽然干系重大。但是祖师爷一直在外未曾回到‘药王殿’,显然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才是。”白衣师弟想了想后。说道。

    经他师弟这么一提醒,这位师兄思索了一番后,也是点点头说道:“师弟,你说的有道理,眼下殿主和几位长老都是闭关的紧要关头,确实不好打扰。不过,既然祖师爷还在,那么我们之前的一些处事方式便得改改了。”

    “幽家?”白衣师弟问道。

    “没错。上次《天魔典》的事,咱们就没有依照祖师爷留下的嘱咐,以祖师爷的能耐肯定是知道了这件事。眼下我们至少要弥补一下,至少让‘幽家’感受到我们的诚意,我们是信守承若的。”黑衣师兄说道。

    “难啊。”白衣师弟摇了摇头道。

    自己‘药王殿’已经没有遵守承若,现在再怎么补救也是无济于事。

    “‘七灵刀’这件事上,我们或许可以做些让步。”黑衣师兄说道。

    “这怎么行?”白衣师弟听到这话后,急忙说道,“这可是殿主和几位长老特意交代的。”

    “只是做些让步而已,又没有说是不要这‘七灵刀’的秘密。”黑衣师兄说道。

    “哦。看来师兄心中已经有计划了,不妨说来听听。”白衣师弟问道。

    “之前大宋正道不是前往李继迁那里,逼问‘七灵图录’的所在和秘密吗?”黑衣师兄问道。

    “没错。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这‘七灵图录’应该是‘幽家’和李继迁各有一部分,倒是他们提到的可能性很大的‘方家’确实是没有。”白衣师弟说道。

    “之前,我们是想从‘幽家’手中换取‘七灵图录’,因此我们是决不允许‘幽家’将‘七灵图录’交出,而只能交换给我们‘药王殿’来换取一次出手的机会。”黑衣师兄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倒是不能逼得太急了。我的意思是。就让他们将‘七灵图录’公布于众吧。”

    “这?”白衣师弟想了一下,心中也是明白了。“上次我们算是亏欠‘幽家’,不管怎么样。只要‘幽家’有麻烦,我们‘药王殿’便出手一次,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如此甚好。”黑衣师兄点了点头道,“唉~~~”

    “为何叹息?”

    “祖师爷能活如此之久,显然功力境界到达了一个你我难以想象的境界,而你我下一个境界恐怕是迈步过去了。”说到这里,黑衣师兄脸色有些暗淡。

    或许受到了自己师兄情绪的影响,也想到自己以后的结局,这师弟脸色也是很难看,不过他还是笑道:“师兄,祖师爷都能做到,你我为何不可以?”

    “希望吧!”黑衣师兄摇了摇头,然后冷声对那个恭恭敬敬站着的老头说道,“你马上亲自去‘幽家’,将刚才的意思明确告诉他们。”

    “是,太师叔,这件事徒孙一定会办妥。”老头急忙说道。

    “等等,还有‘幽家’的天魔琴,当时那小丫头是在我们长春山被‘方家’的人夺走了,这件事你也要放心上。等去了‘幽家’后,你再去‘方家’,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将‘天魔琴’拿回来。”黑衣师兄又是说道。

    老头脸上愣了愣,不过还是恭恭敬敬地应了下来。

    见他离开之后,白衣师弟叹道:“师兄,这‘天魔琴’恐怕是难了,‘方家’不会轻易放手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有这个态度。”黑衣师兄说道,“我可不介意给‘方家’一点压力,也算是让祖师爷知道吧。”

    白衣师弟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