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同出一家
    黄逍听到郑志义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愕之色。

    “哎呀,还真的让你给蒙对了啊!”看到黄逍脸上的神情后,尤一道自然是明白了。

    “对,小弟就想知道慕容德正和姑苏慕容家有没有关系,毕竟都是姓‘慕容’。”黄逍对此还是很好奇的。

    如果没有慕容兴,黄逍或许对姑苏慕容家没什么兴趣,可是因为有了慕容兴,那么有关姑苏慕容家的事,他总得要了解才行。

    “这件事呢,你是多想了,他们两家算是没有关系。”郑志义笑道。

    “算是没有关系?”黄逍眉头一皱,抓到了郑志义话中的一些模糊之处。

    “郑兄,给老弟一个机会,这件事就让我来说吧?”尤一道急忙说道。

    “没问题,不过,这一次算是你输了吧?”郑志义问道。

    “不就是三壶酒吗?”尤一道摆了摆手道,“黄老弟,说起两家的关系,第一次听到的,还真的会和你一样,认为两家有关系。”

    黄逍点了点头道:“没错啊,毕竟都是姓‘慕容’,不得不让我这么想了。”

    主要是最近慕容兴的事让黄逍印象深刻,因此一下子便想到了‘姑苏慕容家’身上。

    “真正说起来,两家还是有关系的,他们都是同出自‘天魔门’原势力‘慕容家’,只不过慕容延钊跟随太祖南征北战,后来便没有再回‘慕容家’,算是自成一脉了吧。而慕容兴那一脉也是如此,他们也是从原‘慕容家’分离了出来。两家似乎没有什么来往,因此可以说,他们两家是没有关系的。”尤一道说道。

    “原来是这样。”黄逍说道。

    姑苏慕容家和慕容家的关系。他听芸雅郡主说起过,自然清楚。

    没想到这个河南郡王慕容家,同样出自原‘慕容家’。

    “不得不说。当年的‘天魔门’势力个个不简单,就拿‘慕容家’来说。虽然分成了三家,但是不管是哪一家,他们的实力都是深不可测。当然,慕容德正这一脉算是最弱的一家了。”尤一道说道。

    黄逍当然看得出,当时的慕容德正功力是绝顶下品的样子,比起现在的慕容兴也是大大不如。而且,慕容德正一脉是从慕容延钊开始,这底蕴恐怕没有慕容兴的家族深厚。

    时间太短。根基就浅。不过,慕容德正有河南郡王的身份,自然有朝廷支持,因此就算他自己现在的实力不强,但是真正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慕容德正身旁的那个人是皇家中人?”黄逍又是问道。

    “哦?你还不知道吗?”尤一道有些惊讶地问道。

    “难道一定要知道吗?”黄逍不解地问道。

    “尤老弟,黄老弟在开封也没有待多久,不知道倒也正常。”郑志义笑道,“他是当今太子。”

    “太子赵元侃?”黄逍惊讶一声道。

    太子赵元侃,黄逍当然知道,他是当今皇帝的第三子。不过。黄逍也只是听过他的名字,并没有见过真人。因此,黄逍自然不认得。

    “没错。就是他了。”尤一道说道。

    “看来是我自己虚惊一场,我还以为慕容德正与慕容兴有什么关系,现在我也是放心让小琴在这里了。”黄逍笑道,对于什么太子,他是没什么兴趣了,也不再继续他的话题。

    “这点你大可不必担心。”郑志义笑道。

    “哦?先不说这些了,上菜了!”尤一道耳朵一动,笑道。

    当外面的人进来后,黄逍便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他步履有些蹒跚,不过还是没有让人搀扶。

    “郝大师。您怎么来了?”尤一道和郑志义都是站起了身,说道。

    他们对郝大师心中还是有些尊敬的。不单单是他厨艺无双,而且也算是一个长者。

    “两位大人,老头子这次过来是多谢这位黄大人,要不是黄大人,刚才的事恐怕~~~”郝大师自然也是一阵后怕。

    他没有子女,自己的几个弟子他都是当亲生儿子对待。而胡奎的儿子胡帆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无异于亲孙子。要是自己孙媳妇遭人调戏侮辱,那让他还怎么活?

    “郝大师,不必如此,我是小琴的大哥,自然不能让人欺负她。”黄逍说道。

    “老头子知道三位大人神功盖世,老头子也没有什么的东西能够入三位大人的法眼,只能亲自下厨给三位大人做了几道菜,还请不要嫌弃老头子老了,拿捏不准菜的味道了。”郝大师说道。

    胡奎和胡帆还有身后的几个侍女急忙将端着的菜肴上桌。

    “这都是郝大师做的?”尤一道眼睛一亮问道。

    “大人,师父他做了三道,这道,这道还有这道!”胡奎急忙给尤一道解释道。

    “哈哈~~黄老弟,能够让郝大师亲自下厨,这次我们也是沾了你的光啊。”郑志义大笑一声道。

    毕竟郝大师是真的老了,以前就算是出手,也就是一道而已。这一次烧了三道菜,已经破例了。

    “三位大人慢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郝大师说道。

    “多谢郝大师了!”黄逍谢道。

    ……

    黄逍回到杜革的住处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当他回来的时候,从下人口中得知,杜革竟然还没有回来,也和不少捕快们去喝酒了。

    不过,没过多久,杜革带着一身的酒气从外面回来了。

    杜革一回来,便来找黄逍。

    “黄老弟,哦,不,黄大人,恭喜,恭喜!”杜革满脸喜色道。

    “什么大人不大人的,私下不用那么多的礼数,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黄逍笑骂一声道。

    “心中难免有些不适应,‘捕圣’啊,当真是有些难以想象。”杜革微微一笑道,他知道黄逍并不会生自己的气,而私下和黄逍以兄弟相称问题也不是很大。当然,在其他人面前,他还是会紧守自己的本份,毕竟上下尊卑有别。

    “慢慢就习惯了,我自己现在都不习惯。”黄逍笑道,“看你的样子,是喝了不少酒啊,是那些捕快拉着你?”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怎么说我现在都是‘黄门捕圣’大人的好兄弟啊。”杜革说道。

    “我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不会是喝酒这么简单吧?”黄逍问道。

    黄逍相信杜革不会仗着是自己好朋友的身份,在门中行使一些特权。

    “听到点有趣的事。”杜革说道,“有人说,慕容兴并没有去参加‘捕圣’争夺,说是你得到‘捕圣’之位,胜之不武。我觉得这完全是瞎扯淡,肯定是慕容兴失败后不想承认的借口。”

    “你这倒是错怪慕容兴了。”黄逍摇了摇头笑道,“当时他却是没有到场。”

    “啊?”听到黄逍的话,杜革瞪大了双眼,刚才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也就是想要讥讽一下慕容兴,可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是真的?

    毕竟这话是从黄逍口中说出来,应该是不假了。

    “黄老弟,这怎么可能呢?慕容兴没理由不去的,他不是内定的‘捕圣’吗?”杜革急忙问道。

    “什么情况我也不大清楚,黄启涛告诉我,说是慕容兴练功伤及了经脉,从而导致无法出来争夺‘捕圣’之位。因此,当时慕容兴确实没有在场。”黄逍说道。

    “练功伤及筋脉?不会吧?”杜革眉头一皱。

    他怎么也算是一个高手,知道练功能够伤及经脉的情况倒是有不少。

    可是,他心中还是很不解,慕容兴明知道马上就要争夺‘捕圣之位’了,竟然还敢如此拼命练功?这似乎有违常理,在大战之前,虽然说要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功力,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尤其是功力相仿的高手对决,心态非常重要。

    而这个时候,慕容兴竟然受伤了,那只能说他很忌惮黄逍,心中没有赢黄逍的把握,这才拼命练功想要突破,才导致了经脉受损。

    除了这个猜测之后,其他的想法好像都是不靠谱。

    “我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不过多半是真的吧,要不然以慕容兴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放弃呢?”黄逍说道。

    “哼,这次算慕容兴好运,你没能亲手击败他。让不少人有了借口,说你名不副实之类的。”杜革说道,“不管怎么样,现在你都是‘捕圣’了,以后慕容兴遇到你也得夹着尾巴绕道走了。”

    “希望他识相。”黄逍微微一笑道。

    当黄逍和杜革在这里说笑的时候,慕容兴却是将书房中的一切劈了个粉碎。

    那些瓷瓶,书架,稀里哗啦成了碎片粉末,散落了一地。

    “敢死的,混蛋,那小子竟然成了‘捕圣’。”慕容兴一把扯过一扇窗户,双手猛地一合,这扇窗户马上变成了碎片,掉落在他的脚旁。

    “少爷,您消消气,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您就算再发怒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以后再作打算?”慕容兴身后一个老者恭声劝说道。

    “以后再作打算?你让我作什么打算?那小子现在可是‘六扇门’的‘捕圣’,我能拿他怎样?就凭这什么狗屁‘督巡使’?有什么用?你告诉我,这有用吗?”慕容兴转过身朝着这老者大声吼道。(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