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银面候爷
    这个候爷突然出手,令边上的侍卫都是来不及反应,不过就算他们反应过来了,也没有上去阻拦的意思。

    黄逍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对自己出手,不过,他一瞬间也是反应了过来,身子猛地往后一跃,便退后了三丈。

    只是,当黄逍后退的时候,那候爷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紧跟着追了上来。

    黄逍不得已,一掌击出,只听到‘嘭’的一声,然后身子便被击飞了出去。

    只见黄逍的身子凌空翻了一个身,落在了地上,身子又是踉跄地往后退了五步才站定。

    反观那个候爷,身子站在原地没有退后丝毫。

    黄逍脸色大变,他知道眼前这个候爷的功力可不是自己能够相比的,他的实力足以一掌击毙自己。不过,刚才的掌劲虽然强劲,但是他还是卸去了掌劲,并未受到什么伤害。

    赵元侃心道不好,他不由大声喊道:“有刺客!”

    可是,他忘记了,这里不是大宋皇宫,而是契丹皇宫。他这么一喊,就算是几步外的那些侍卫都是没有动静,好像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赵元侃脸色甚是焦急,他没想到在这皇宫之内竟然有人对黄逍动手,而且这些侍卫竟然无动于衷,难道说这是耶律隆绪授意的吗?否则,谁能够在皇宫中如此明目张胆杀人,杀的还是外国的使节。

    倒是边上的吴大人脸色平静,他不由小声说道:“殿下,你且放心,黄大人无恙。”

    赵元侃自然是看出现在的黄逍并未受伤,可是他也知道黄逍恐怕不是眼前这个候爷的对手。再下去,黄逍肯定不是对手。到时候还能无恙吗?

    不过,当他看到吴大人对自己使眼色的样子,他也是回过了神。

    这里毕竟是皇宫。对方如果真的要杀黄逍也不会选择这里吧?因此他心中的担忧倒是少了一些,不过。黄逍的处境还是令他有些心惊。

    那个候爷看了不远处的黄逍一眼之后,淡淡地说道:“堂堂的‘捕圣大人’就只有这么点实力吗?”

    黄逍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从刚才他的出招来看,也没有想要自己性命的意思,否则以他的实力,自己绝对是难逃一死。

    “前辈功力深不可测,晚辈不如。”黄逍躬身一礼道。

    武功高低不分国界,眼前这人的实力比自己高那是肯定的。黄逍自然也不敢冲撞,因此才恭敬地行礼。

    那候爷只是再盯着黄逍看了一会儿后,然后便径直走开了。

    看到那候爷离开之后,赵元侃这才急忙跑到黄逍身旁问道:“黄大人,你的伤势如何?”

    “多谢殿下关心,卑职倒是没有受伤。”黄逍说道。

    赵元侃尝尝舒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这个什么候爷只是和你切磋一番,否则就麻烦了。”

    “这能算是切磋吗?”黄逍心中倒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切磋怎么说也是两个功力相仿之间的事,自己和那候爷实力相差太悬殊,完全不是切磋了。只能是说,刚才那个候爷稍稍教训了自己一下。

    “宋朝使者,还请随咱家出宫吧?”那个太监说道。

    黄逍三人自然没有什么异议。点了点头,跟着太监继续朝着宫门走去。

    将三人送出宫后,那太监就回去了。

    “殿下,请上轿!”吴大人说道。

    “不用了,我们走几步吧,边走边说。”赵元侃摇了摇头道,“吴大人,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候爷?真是怪里怪气的,竟然还带着面具。”

    黄逍也是看向了吴大人。有关契丹的情况这位老大人可比自己两人知道的要多的多。

    “老臣倒也不认识这位‘银面候爷’,只是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吴大人摇了摇头说道。

    “银面候爷?”赵元侃点头道。“没错,他是带着银色面具。这封号倒也另类,他到底什么来历?”

    “这位候爷具体姓甚名谁老臣也不知道,似乎契丹的人也是不知道,只是按照这个封号来叫的。”吴大人说道,“‘银面候爷’算是契丹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高手,当年契丹的‘隆璃公主’忽然低调成婚,而驸马便是这‘银面候爷’,当然这个侯爵之位也是成婚的时候加封的。所以说,这位‘银面候爷’的来历恐怕只有契丹皇族的少数人知道。”

    “‘隆璃公主’?是不是当年人称契丹第一美人的耶律隆璃公主?”赵元侃问道,“原来这位隆璃公主最后是嫁给了‘封面候爷’啊。据说当年可是有不少人为隆璃公主疯狂啊。”

    “没错,不过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隆璃公主低调成婚的事知道的人也不是很多,再后来,这位公主还有这位候爷几乎不在众人面前出现,久而久之,大家差不多都要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了。”吴大人说道。

    “隆璃公主,我倒也是听说过,她应该是当今契丹皇帝耶律隆绪同父异母的姐姐吧?”黄逍问道。

    “没有错,耶律隆绪今年不过二十多岁,还不到三十岁,而隆璃公主按年纪的话,应该比耶律隆绪大上十多岁,四十左右。因此,可以猜测这位‘银面候爷’的年纪应该也是四十上下,不会相差很大。”吴大人说道。

    黄逍点了点头,对于吴大人的推断,他是认同的。毕竟是公主,选取驸马,自然是择优而取,因此年纪肯定是和公主相仿的。不过,以四十左右的年纪就有如此的功力,黄逍只能说他的天资惊人了。

    刚才的交手,黄逍知道自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这只有绝世境界的高手才能给他这样的无力感。否则,哪怕是绝顶上品的高手,他至少还是可以过几招吧?如果说,那些刚刚踏足绝顶上品的高手。或许他还能够斗上一斗。

    “曾经也有一个传言,说是这位候爷之所以带着面具那是因为他遭人毁容。”吴大人说道。

    “这些传言不可信。”赵元侃说道。

    “确实,这也是契丹国内之人的一些猜测。当不得真。如果遭人毁容,公主恐怕是看不上吧。”吴大人也是笑了笑道。

    “或许还真的是有可能被毁容呢?”黄逍说道。

    “不管是不是。还好他也没有对我们怎么样。”赵元侃说道。

    对于赵元侃的话,黄逍和吴大人也是深有同感。这一次也就是偶然碰到,恐怕是因为自己是年纪轻轻的‘捕圣’,所以让对方有些好奇才出手教训。

    接下来的两国条件谈判肯定和这位候爷没有关系,那么三人也不会在意了。

    三人边说边沿着皇宫前的笔直大街朝着‘使节府’走去,那些大宋跟来侍卫纷纷散了开来,保护着三人。

    当黄逍三人出宫之后,那‘银面候爷’直接进入了后宫。

    这后宫可不是外臣可以进入的。尤其还是男子。

    不过,他进来并未遭到什么人的阻拦,直接到了一处精致院落前站定。

    “都来了,还不进来?”只听到小院中的那座房屋内传出了一个女子的声音。

    “夫人的功力好像又是精进了不少,为夫已经刻意隐匿了气息,放缓了脚步,没想到还是被你发觉了。”‘银面候爷’哈哈一笑,一脚迈进了小院,而后身影便出现在了房屋门口,推门而入了。

    屋内只有一个看上去年纪三十上下。身穿白色宫装的妇人,乌黑的秀发盘起,头上只是简单地插着一根金簪。不过她的容貌之美让人难以直视。这种美是一种雍容华贵之美,少了少女那种青涩之美,多了妇人的成熟之美。

    只见她正站在书桌旁,手持毛笔在一张宣纸纸上勾勒着一副山水画。

    ‘银面候爷’走到了这妇人身旁,仔细看着她作画。

    半个时辰之后,这妇人轻轻地在画的左下角落款后,才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如何?”妇人呼了一口气,看着身旁的银面候爷,面带炫耀之色。问道。

    “看着不错。”‘银面候爷’微微一笑道,“不过~~”

    “不过什么?”妇人急忙问道。

    “你画人物传神。画景那就略显不足了,而且。你这画连一些常识都搞错了,还亏你喜滋滋的落款写下自己的大名,这不是要丢死人吗?”银面候爷评价道。

    听到银面候爷的评价,这妇人原本很是满意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道:“我错了?哪里错了,为了画这幅画,我可是花了整整三天时间,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天我和你没完,晚上别想爬上床!”

    “你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银面候爷’摇了摇头,然后伸手一指画中一处山崖上的一棵松树道,“你看这棵松,这边是南吧?可是这树的树形竟然往北面长,难道不是错了吗?”‘银面候爷’很是自信地指出了画中的不妥之处。

    一般来说,树冠都是偏向南面生长,因为南面向阳,长势较好,树冠较北面会更加茂密。而这画上却是恰恰相反,这就是常识性的错误。

    “是吗?”妇人冷冷地问道,“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

    “这不是自以为是,而是你不懂得谦虚。说起来,嫣丫头在山水景物的造诣可是比你高,你倒是可以向她请教一番,虽然是晚辈,但是学问不论长幼。咦?”‘银面候爷’笑了笑道,不过他刚笑了一会儿,脸色便微微一变,身子趴在了桌上,仔细看着桌面上的画,他的脸几乎是贴在了画纸上。(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