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残缺古怪的字
    “黄老弟~~”独孤胜一连喊了好几声,才惊醒了黄逍。

    “啊?独孤兄,刚才你说什么,残缺不齐的字?”黄逍回过神后,问道。

    独孤胜眉头一皱,黄逍的反应当真是有些奇怪,堂堂一个高手,如此失神,倒是令他很是意外和不解。

    不过,他还是点头答道:“是啊,是残缺的……”

    于是,他又是解释了一遍。

    “就是这个样子的。”独孤胜说道,“怎么?难道黄老弟,你能够认出这些残缺古怪的字吗?”

    “你研究了这么长时间,都不知道是什么字,我哪能知道?”黄逍笑道,“不过,你说起残缺的字,我倒是见过一本秘笈也是如此,上面都是一些残缺古怪的字。”

    “咦?”独孤胜有些惊讶地问道,“是什么秘笈?”

    “就是这本。”黄逍说着便从自己怀中掏出了那本《残剑经》。

    “《残剑经》?”独孤胜看了封面上的三个字念道,“据我所知,这本《残剑经》应该是一个名为‘残剑’的高手所拥有,你怎么会有?或者这是另外一本?”

    “不,就是这一本,这一本就是从‘残剑’何靖身上得到的。”黄逍说道。

    “真的?这个高手已经很少行走江湖了,恐怕是绝世境界的高手了,他的绝学是一门‘残剑剑法’,而这剑法便是悟自《残剑经》。这可是了不得的秘笈啊。对了,黄老弟,你是怎么得到的?”独孤胜问道。

    “因为他死了。”黄逍说道。

    “死?死了?”独孤胜很是惊讶道。

    “没错。死在一个更加厉害的前辈手中,而后我便从他身上得到了这本《残剑经》。”黄逍说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么一个高手也就这么死了。”独孤胜叹道,“是在你去契丹的的时候吗?”

    “恩,没错。”黄逍点头道。

    独孤胜也没有多问那个杀了何靖的前辈到底是谁,因为就算知道也没有什么用,再说。黄逍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黄老弟,你这是?”独孤胜见黄逍将《残剑经》推到了自己的面前。脸上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问道。

    他虽然猜到了黄逍的用意,但是还是有些激动。

    “独孤兄,你精通剑法。这《残剑经》你帮忙看看。我是看不懂里面的玄机,你或许能够参悟一二。”黄逍说道。

    他确实对剑法没有什么研究,所以这本《残剑经》他也是看了好几遍,一点感悟都没有,这让黄逍无可奈何。

    本来他就想有机会让独孤胜看看,毕竟独孤胜精通剑法,说不定能够琢磨出什么。

    这只是自己得到的秘笈,不是自己师门的功法,倒也不用顾及师门。给独孤胜看也没有什么不妥。

    “这本《残剑经》也是残缺的文字?”独孤胜问道。

    “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明白了吗?”黄逍笑道。

    独孤胜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黄兄弟这可是你得到的秘笈,你给我看。不妥。”

    “有什么不妥的,我又不懂剑法,根本看不懂。再说这又不是我师门的功法,只不过是意外得来的,看吧,说不定你悟到了什么还能传授我。”黄逍说道。

    “黄老弟。那我也就推辞了。说实话,我对这本秘笈也很好奇。”独孤胜说道。

    独孤胜也是豪爽之人。这本《残剑经》他确实很感兴趣,因此他也不会掩着藏着,便直接说出来了。

    说完之后,独孤胜便翻开了《残剑经》。

    这一翻开《残剑经》,当他看到书中的残缺文字之后,他的眼睛便死死盯在了上面。

    黄逍一直注意着独孤胜的神情,只见他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他便明白了,独孤胜应该是可以理解其中的一些秘密了。

    独孤胜很快便将这本《残剑经》翻了一遍,而后又从头到尾,仔细地看了一遍。

    半个时辰之后,独孤胜才意犹未尽的将《残剑经》合了起来。

    “让黄老弟你久等了。”独孤胜很是开心地说道。

    “看来独孤兄是看懂了,我就说你可以的。”黄逍哈哈一笑道。

    不过,独孤胜却是摇了摇头道:“我倒也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

    “咦?”黄逍有些疑惑,从独孤胜现在的神情来看,他显然是很有收获才是啊,不可能看不懂吧。

    “黄老弟,你也别惊讶,虽然我不懂其中文字的含义,但是我惊奇的发现,这本《残剑经》应该是出自同一个前辈高人之手。”独孤胜说道。

    “同一个?”黄逍喃喃道,“你说的是在你发现的那个山洞中留下剑痕的前辈吗?”

    “没错,虽然说,那石洞中是以剑为笔,刻下了剑痕,而这本《残剑经》是书写的,上面的笔迹和那剑痕极其相似,我能够辨认出,这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独孤胜说道。

    “你这么肯定?”黄逍问道,“单单从这些笔迹和剑痕上还不能证明就是出自同一个人吧?”

    “我很肯定,因为这本《残剑经》上的残缺文字,能够和石壁上的残缺文字组合起来,变成一个完整的字。当然就算是完整了,除了少数我们认识的字,其他剩下的都是一些扭曲的划痕,我也是不认识。如蝌蚪一般,形态各异,也不知道是什么文字。”独孤胜说道。

    “你觉得这些像蝌蚪的是一个个文字吗?我还以为就是一些笔画划痕。”黄逍说道。

    “我也不能确定,或许是文字,或许也不是,总之这本《残剑经》到底是讲些什么的,我也是看不懂。”独孤胜说道。

    “我还以为你看懂了,不过没关系,怎么说你也比我有机会悟透这本《残剑经》。”黄逍笑道。

    “虽然我看不懂上面的意思,但是我也是受益匪浅。”独孤胜又是说道,“这本《残剑经》算是和石壁上的那些剑痕互相补充,这才完整。也正是如此,我才能看到这一道道完全的剑痕,我能够更加清晰感受到上面的剑意。”

    “剑意?”黄逍摇了摇头道,“可惜我对此真的不懂,看来这本书果然是和独孤兄你有缘啊,你留着好好参悟吧。”

    “黄老弟?”

    “留着吧,我就算是留着也是无用,在你手中,这本《残剑经》才能发挥威力。”黄逍笑了笑道。

    虽然这是一本了不得的秘笈,但是对黄逍来讲,还是悟不透。

    当然,他也曾经想着拿回‘毒神谷’请教祖师,不过,现在他还没有回‘毒神谷’的打算。

    现在遇到了独孤胜,那么自然就找他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好友,而且,这本《残剑经》也是最适合他。

    就算没有了《残剑经》,黄逍也是将这里面的这些残缺文字笔画都是记下来了,到时候真的回到‘毒神谷’,临摹出来再找祖师不迟。哪怕临摹有些区别,以祖师的修为应该能够看出点什么才是。

    而且从独孤胜的口中也是知道,自己这本《残剑经》还真的是残缺了,至少另外一半是在那石壁之上,凭借这么一半想悟出什么功法,确实很是困难。

    那么还不如将《残剑经》送给独孤胜,让他能够参悟完整的《残剑经》。

    “当然,哪一天独孤兄你要是悟得其中的一些武学,还望能够传授小弟一二啊。”黄逍说道。

    “黄老弟,你放心。你的赠书之情,我独孤胜铭记在心,如果真的从上面悟得功法,我定会全部传授于你。”独孤胜说道。

    黄逍如此仗义,他岂能小气?

    “那我就等着独孤兄的好消息了。其实里面真的就是什么剑法的话,就算是你详细和我解释,恐怕我也是学不会啊。”黄逍笑道。

    “黄老弟,你可别自谦。”独孤胜说道。

    不管怎么样,黄逍都是一个天纵奇才,哪怕不精通剑法,那也是针对剑法高手而言的。寻常的高手,就算是黄逍拿着剑瞎舞一通,也足以杀死很多人了。

    “我在想,当年留下《残剑经》的这位前辈恐怕也是非常人啊。”黄逍说道。

    “没错,自从感受到这些剑痕上留下的剑意之后,我才发现在剑法一道上,我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那位前辈子在剑法一道的成就恐怕是我无法想象的,就算是这剑痕上的剑意,以我现在的实力,也只能领悟两三成,如果我能够全部悟透,足以站在江湖的巅峰。”独孤胜说道。

    “哈哈~~好,我也期待有那么一天。”黄逍大笑道。

    “所以说啊,黄老弟,现在你是暂时领先,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能反超你了。”独孤胜笑道。

    “你的剑法倒是令人难以防备,攻击凌厉,就算我现在功力比你高上一些,想要胜你也是没有那么容易啊。不过,我想我应该还是可以应付你的剑法的,破解你的剑式。”黄逍说道。

    “破解我的剑式?”独孤胜听到黄逍的话后,口中不由喃喃道。

    “没错,你的剑法我也曾见识过,虽然……”说到一半,黄逍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因为他发现独孤胜似乎陷入了沉思。

    而这样的沉思,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应该说是某种感悟,顿悟。

    这样的情形可是异常的难得,对于一个江湖中人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时刻,黄逍自然收声,不敢打扰独孤胜。(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