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心生贪念
    “站住!”卢旺急忙喝斥道,他伸手想要阻拦金逸,不过手中稍稍慢了一拍。

    也不知道是金逸走的太快,还是他故意慢了一拍。

    正如金逸所言,卢旺自己也想知道屠丈源的生死,可是他是没有这个胆子去探查,那么现在由金逸出面,对他来说,有益无害。

    ‘铛~~’忽然两人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

    “什么人?”卢旺和金逸都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好像只是一只飞鸟落下拍落了一些枯枝。

    而就在两人回头看向落下枯枝的时候,那洞口一道虚影一晃而逝。

    金逸似有所觉,急忙转头看向了洞口,可是没有看到任何的异样,心中不由暗笑一声道:“看来是我太敏感了。”

    之前因为和万青滕交手,在万青滕手中吃了不小的亏,再加上曹无心的身死,让他最近的精神状态不大好。

    “金逸,就凭你也敢对本宗主不敬?”正当金逸快要走到洞口的时候,只听到洞内传出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听到这话,卢旺脸色一变,继而露出了一丝惶恐,急忙恭声道:“宗主,这位是‘太玄宗’的长老,他手持‘宗主令’,属下实在不得不将他带来宗主您的闭关之地。”

    如果说,卢旺的脸色大变是因为对屠丈源的敬畏,而金逸脸色一变,那是因为刚才那一声直接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令他都是感到了一阵恍惚。

    他心中不由暗自震惊,他没想到屠丈源的功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不过,他很快也就放平了心态,怎么说都是宗主亲自交代下来并且看重的人,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屠宗主说笑了。金某岂敢!”金逸微微一笑道。

    “哼!”屠丈源冷哼一声道,“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

    “宗主?”卢旺又是喊了一声。

    “滚下去!”

    卢旺听到屠丈源的话,哪还敢迟疑。急忙有些狼狈地离开了这里,至于金逸找宗主有什么事。他还没有这个胆子去打探了。

    “有屁快放!”屠丈源冷声道。

    屠丈源的语气令金逸不快,不过想到他的功力,金逸也只能忍下了。

    “宗主有令,命你接下来重点注意‘鬼门’,‘千魔教’的动静,当然,还有‘天魔卫’,或许用不了多久就是‘天魔门’了。”金逸淡淡地说道。

    他现在口中的宗主可不是指屠丈源。而是指自己‘太玄宗’的宗主。

    “知道了,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就滚吧!”屠丈源直接下了逐客令。

    金逸也不再多话,自己已经将宗主的话带到了,那也就可以了,于是便离开了。

    而且,他心中也是暗自嘀咕,自己宗主果然料事如神,屠丈源这么多年不曾出动,这身功力显然大进。

    当金逸离开之后。静静站在洞内的一道人影缓缓转过身,赫然是慕容兴。

    他环顾山洞四周,不由自嘲地笑了笑道:“没想到十几年不在。这里都是布满了灰尘。看来卢旺等人虽然心中怀疑,但是还是没有胆子进来。恩,那么就暂且饶了他们一次。鬼臼嘛?胆子当真是不小,看来,我还得赶紧回燕子坞一趟了。”

    刚才慕容兴并不在洞中,他来到这里的时候,算是迟了金逸和卢旺一步,不过他弄出了点动静,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这才闪进了洞中。

    虽然说他现在不怕什么人,但是有些事能够不暴露还是不暴露比较好。这对自己接下来的事是非常有利的。

    卢旺心有余悸地回到了大殿,他心中很乱。也很惶恐。

    自己刚才的行为肯定瞒不过宗主,如果宗主真的要追究的话,那自己这个副宗主也不算什么。

    在‘噬魂魔宗’,那就是宗主屠丈源的一言堂,他要谁死,谁就得死,自己这个副宗主也不例外。

    正当卢旺心中惶恐不安的时候,忽然他脑海中响起了屠丈源的传音:“本宗主出关一事暂时保密,不得外泄。近段时间,本宗主还需出门一趟,宗内事务照旧!”

    听到这话,卢旺心中一震,不过他那惶恐不安的心算是放下了,说明宗主至少是不会再追究自己什么了。

    他知道宗主传音给自己的时候已经走远了,于是只能朝着大门外躬了一下身。

    ……

    燕子坞。

    现任姑苏慕容家家主慕容狐怀中抱着一个紫檀木做成的盒子,脸色凝重地走到了一座小院前,然后恭声喊道:“门主前辈,慕容狐拜见!”

    “进来吧!”

    慕容狐踏进了小院,只见在小院的石桌旁正坐着一个脸庞枯瘦的老头,此人正是‘鬼门’门主鬼臼。

    当他看到慕容狐手中的盒子后,那波澜不惊的目光中闪过了一道精光。

    “前辈,晚辈这段时间不曾忘记前辈的嘱咐,在家中翻找了许久,不管是暗格还是密室,都是找遍了,才找到了几本书,晚辈觉得这些或许对前辈有用处。”慕容狐恭声说道。

    “放下吧!”鬼臼伸手指了指石桌道。

    慕容狐不敢迟疑,小心将盒子放在了石桌之上。

    “前辈,那晚辈先告退?”慕容狐小声问道。

    鬼臼看了慕容狐一眼,淡淡地说道:“这一次可不要让本门主失望才好。”

    “不敢,这一次绝对会让前辈满意。”慕容狐诚惶诚恐道。

    “恩,本门主和你父亲有点渊源,不忍你们姑苏慕容家就这么衰弱下去。想当年你父亲慕容龙城何等的功力,到了你这一辈,这功力简直对不起‘慕容’二字!你放心,本门主从这些残稿中或许能够帮你们整理出你父亲的一些功法,到时候定会传授给你们家族中天资出众的后辈,比如你儿子慕容兴。”鬼臼说道。

    “是,这一切都拜托前辈了。”慕容狐急忙说道。

    鬼臼这才摆了摆手,示意慕容狐可以下去了。

    慕容狐深深躬身行了一礼之后,退出了小院。

    当他出了小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整个人都是愣愣地坐在了椅子上,神情有些呆滞。眼角的泪水都是情不自禁地滑落了下来。

    他心中自然无比窝囊,就是因为自己功力不足,才让鬼臼心生贪念,窥探自己家族武学。

    虽然说自己‘姑苏慕容家’在江湖中也是威名赫赫,但是自己的功力和鬼臼比起来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现在在他面前只能献出自己家族绝学,才能换得自己家族生存下去。

    这样的耻辱,他只能埋在心底。这些事,家族中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也不敢告诉他们。

    之前面对着鬼臼的索要,他虽然是给了一些功法,但是鬼臼的胃口是越来越大,这一次逼得他已经是没有了办法,只能将剩下的绝学都是放在了盒子中送了过去。

    要不这么做,慕容狐心中很清楚,鬼臼绝非善人,他恐怕会将自己姑苏慕容家从江湖上除名。

    不同于慕容狐的悲哀,鬼臼心中却是激动不已。

    他小心翼翼打开了石桌上的这个紫檀木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三本书。

    于是,他急忙拿起翻看了一下其中的内容。

    鬼臼很快便将三本书的内容都是看了一遍,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微微一沉,喃喃道:“这三本似乎还都是残本,应该还有其他的部分,是慕容狐这小子和我耍滑头?”

    稍稍沉思一下之后,他又是摇了摇头轻声道:“想来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看来应该就只有这些了,或许是慕容龙城没有将全部功法留下,又或者是慕容狐也没有发现其他的部分。算了,暂时这些也够我参悟了,等到我将上面的功法练成之后再去寻找其他的也不迟。先去密室好好修炼一下,沐惊飞,下一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鬼臼便站起身,出了小院。

    没一会儿,鬼臼便到了后院的一处巨大的假山旁,只见他在假山一块稍稍凸起的石头上一按,那假山脚的一块巨石便移了开来,露出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台阶。

    “真是不错的地方。”看着眼前的台阶,鬼臼微微一笑道。

    这里原本是慕容龙城练功的密室,现在自然就成了他的专属练功场地。

    哪怕他不在这里,就算是回到了鬼门,慕容狐也不敢擅闯这里。

    鬼臼已经来这里好几趟了,可谓是轻车熟路,他很快便下了数百级台阶,深入了地下,然后在他前面出现了一道石门。

    鬼臼在石门旁的石壁上有节奏的叩击了三下,只听到‘轰轰轰’的响声,这石门缓缓升起,后面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石室,这才是真正的练功密室。

    当鬼臼一如既往的迈进密室的时候,他身子猛地一震,双眼发直地看向了石室中央,只见一个人正背对着自己站着,那人背负双手,就那么站着,可是让他异常的震惊。

    因为刚才他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的气息,直到他双眼看到,才发现这里竟然站着了一个人。

    “你~~你?”鬼臼脸上的震惊之色难以复加,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脸上的冷汗瞬间直冒。

    他身子不住地往后退去,可是身后的石门早已落下,他甚至不敢到一旁启动机关,打开这道石门,就这么退到了石门边上,身子紧挨着石门,退无可退。(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