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鬼灵九变诀
    “本座的练功密室还不错吧?”正当鬼臼心中惊恐不已的时候,这个背对着自己的人终于是出声了。

    听到这话,鬼臼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不住磕头道:“鬼臼该死,鬼臼鬼迷心窍,请主人恕罪。”

    要是有其他人看到的话,绝对是不敢相信会有如此的景象。

    鬼臼是什么人,那可是堂堂的‘鬼门门主’,如此的身份,如此的功力,竟然如此失态。

    “何罪之有?”那人淡淡地问道。

    鬼臼身子一震,他原本惊恐的神情马上便消褪了不少,他心中不由暗道:“我还怕他什么?如今我的功力大增,就算不是他的对手,想要我的性命,也是没有那么容易。”

    想到这里,鬼臼信心倒是增加了不少。

    “没想到你还活着,我是亲眼看到你身死的,怎么可能?”鬼臼平静了一下之后,问道。

    “咦?”听到鬼臼有些平静的语气,那人有些惊讶道,“你竟然敢如此和本座说话?哦,本座明白了,现在的你,功力确实比当年强上不少,看来这自信增长也是正常。”

    说着,他缓缓转过了身。

    当鬼臼看清这人的相貌之后,整个人瞬间就石化了,好一会儿之后,他难以置信地吼道:“慕容兴?怎么是你?你小子怎么会在这里?”

    鬼臼这话一出之后,只见慕容兴正冷冷地盯着自己,那双眼的眼神中他看不到以往慕容兴的样子,他看到的是一双异常深邃,自己根本难以看透,难以琢磨他心中想法的双眸。

    这双眸的眼神令他心悸。令他不安,令他惊恐。

    虽然这相貌不同,但是这一双眼神他异常的熟悉。是一种深入灵魂的畏惧。

    “没想到你竟然化身慕容兴,真是没有想到。谁也想不到。”鬼臼深深吸了一口气道。

    “你错了,不是化身慕容兴,本座就是慕容兴,慕容兴也是本座。”慕容兴淡淡地说道,“这些年,本座不曾现身,你倒是了得,将‘鬼门’经营的有声有色。势力也渐渐渗透到了其他的江湖门派,各国各地。本座倒是没有看错你。”

    “你想怎么样?今天的我可不是当年的我了,我不会再听你摆布,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辛辛苦苦经营下来的,都是我的!”鬼臼盯着慕容兴道。

    “是吗?”慕容兴冷冷地说道,“看来本座真的没有看错你,你的野心果然不小,胆子也不小,适合做这样的事。不过,你的胆子也是太大了一点。竟然敢打本座后人的主意,谋取本座的功法。”

    “哈哈~~”鬼臼这个时候反倒是放开了,毕竟他已经将这些都是讲了出来。心中的负担反而是小了不少,对慕容兴也就没有那么恐惧了。

    “现如今,我虽然没有学全你的功法,但是至少都是知道了一些,你想要对付我,恐怕没有那么容易。”鬼臼说道。

    “很好,你的野心和胆子确实让本座很是欣赏,不过,本座可不喜欢你将你的野心和胆子用在本座身上。”慕容兴冷冷地说道。

    “你又能奈我何?”鬼臼问道。

    “鬼臼。你以为本座今天站在这里,你会有机会?”慕容兴问道。

    鬼臼眉头一皱。虽然说他现在想要摆脱慕容兴的控制,但是他也知道慕容兴的深不可测。因此慕容兴的话,令他心中很是不安。

    “你休要装神弄鬼,有本事就来吧!”鬼臼喝道。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鬼臼心中还是异常的忌惮,不过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只有出手了。

    “哈哈~~”慕容兴大笑一声道,“你的功法都是本座传授的,你认为你能击败本座?而且,当年传你‘鬼灵九变诀’的时候,本座会不留一手?”

    “你是说?”鬼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额头冷汗再次冒了出来,他的身子都是开始颤抖了起来。

    随着身子的颤抖,他的脸孔也是有些扭曲了,其实他的脸孔已经干枯,就算是扭曲也是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可以看出鬼臼是异常的痛苦。

    “主~~人~~您饶了我,饶我一次~~”鬼臼已经站不稳了,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蜷缩成了一团,痛苦不堪地求饶道。

    慕容兴似乎没有听到,只是自顾自地说道:“‘鬼灵九变诀’,每一变都能够提升极大的功力,不过练了这功法,整个人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且得受鬼气攻心之苦。你可知道,真正得‘鬼灵九变诀’是怎么样的?真正的‘鬼灵九变诀’就算是练了也不会像你这般变成一副鬼模样,更不会受到鬼气攻心之苦。而且,你的身上早就被本座下了毒,只要本座愿意,一个念头,你马上就得归西。”

    “主人饶命~~”

    “不仅仅是你,还有那方克天,本座的功法岂是那般好学的?‘妖灵九变诀’,哈哈~~自以为是,自以为可以摆脱本座的控制?真是可笑!”慕容兴大笑一声道,“不要说是用这些控制你们了,就算不用这些,本座要想杀你们,也是易如反掌!哪怕是现任的‘太玄宗宗主’武隆峰本座都不放在眼中。本座隐忍筹划这么多年,这天下谁还能是本座的对手?要不是当年,当年的‘太玄宗’李~~~”

    说道这里慕容兴眼角不由抖了抖,身上的气息瞬间变得异常的狂暴,眼中甚至都是泛出了血红之色。

    不过,这样的神情很快便消失了,气息也是恢复了平静。

    只是就那么一瞬间爆发的气息令在地上痛苦不堪的鬼臼都是吓得不敢出声,那股气息令他惊恐,这惊恐之心竟然让他忘却了身上的痛苦。

    当然,随着慕容兴的气息恢复正常,鬼臼的这股惧意也随之消失,他又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慕容兴静静地站着,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长长呼了一口气,这下才算是真正将内心的波澜给平复了。

    “没想到当年的事,到现在,我依旧难以释怀啊,也是,要不是他,我早就成功了,这天下早就落入我手。不过,现在也不晚。”慕容兴心中暗道。

    他低头看了一眼在地上哀号的鬼臼一眼,然后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将他整个人踢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那扇石门之上。

    那巨大的撞击之力,直接将这扇石门震碎,然后鬼臼的身子便随着这些碎石被抛到了外面的台阶之上。

    鬼臼撑起自己的半个身子,口中吐出了好几口黑色腥臭无比的淤血,吐出淤血之后,他竟然发现自己身上刚才那股剧烈的痛苦竟然消失了。

    他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势,急忙连滚带爬地到了慕容兴的面前,然后趴跪在那里,不敢多说一句话。

    慕容兴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暂时还用得到你,本座留你一条狗命。”

    “多谢主人不杀之恩,鬼臼一定将功赎罪,万死不辞!”鬼臼急忙说道。

    他知道自己算是保住了性命,现在他完全是不敢有任何的异心了。

    之前他会有这样的心思,自然当时他亲眼看到慕容兴身死,也就是慕容龙城身死,他才会生出了这个念头。

    毕竟慕容龙城死了,也就没有人能够再命令他了。不过,他也是有野心,因此也算是继承了慕容龙城的遗志,继续暗中积蓄力量。

    同时他也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功力,而姑苏慕容家自然就成了他的目标。

    最开始的时候,虽然说他曾亲眼看到慕容龙城身死,但是出于对慕容龙城多年的敬畏,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对姑苏慕容家一步步紧逼,也未发现有什么不妥,这才导致他的胆子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的毫无顾忌。

    毕竟在他看来,如果慕容龙城还活着的话,肯定不会让自己这么对待他的家族后辈,所以说,慕容龙城一直未出现,那么他肯定是死了。

    可是谁能想到,到头来,这一切还是自己想错了,自己还是摆脱不了慕容龙城的控制。

    “主人,您请吩咐!”鬼臼急忙问道。

    慕容兴想了想道:“这天下还是太平静了,这样不好,很不好。”

    听到这话,鬼臼眼睛一亮,说道:“主人,您放心,小的有办法挑起江湖争端,让江湖动荡起来。”

    “单单江湖还不够,得让几个国家乱起来,斗起来,那才算开始。”慕容兴说道。

    听到这话,鬼臼就不敢接话了,因为他虽然有点自信能够搅动江湖,但是对于大宋,契丹,大理和李继迁的夏州,那是有些无能为力。

    现在大理刚刚经过叛乱,或许还有点机会,夏州在李继迁的掌控之下还算稳固,自己插不上手,至于大宋和契丹,那更加没有什么机会。

    赵光义现在早已坐稳皇位,而契丹又是‘千魔教’总坛所在,凌天涯不会让自己为所欲为的。

    “主人定有奇谋妙计,还请主人赐教!”鬼臼说道。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让他们乱容易,要想达到本座的目的,那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借此机会,本座要扫除所有障碍!”慕容兴说道。(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