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修真小说 > 逍遥派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一株寒梅
    “男人啊,都说爱一个女人,最后心中还是想着另外的女人。我也见怪不怪了,你看我父亲,后宫佳丽有多少?”赵馨儿叹道。

    她倒是不大称赵光义为父皇,因为她从小不在宫中长大,喊一声父亲也算是难得了。

    黄逍无言以对,现在的自己确实没有资格再说只爱赵馨儿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反正这些事也改变不了。”赵馨儿又是说道,“你之前受伤了?”

    刚才在和黄逍欢好的时候,两人真气交融之际,赵馨儿发现黄逍身上的经脉似乎有些不畅,真气不顺。

    “恩,不过,现在已经完全好了,而且这功力更是精进了不少,你的‘极乐功’真是神奇。”黄逍点了点头道。

    “比起幽怜儿的‘玉女清心经’如何?”赵馨儿问道,虽然说赵馨儿对幽怜儿的加入,她只能接受,但是不代表她真的是心甘情愿。因此,这些事上自然要比较一番,最好能够压对方一头。

    “这?各有千秋,‘玉女清心经’主要是固守灵台,保持清明,避免走火入魔,而‘极乐功’是真气交融,两者侧重点不同。”黄逍说道。

    两门功法确实有些相似,毕竟都是男女之间的功法,而且可以相互促进,相互交融。只不过‘玉女清心经’注重心境上修炼,而‘极乐功’是真气内力上的修炼。

    到底谁好谁坏,黄逍自然也不好说,而且就算能够分出高低,他也不能说。

    “女人多了,也麻烦啊!”黄逍心中暗道。

    要顾及各个女人的感受,黄逍现在才觉得齐人之福也是没有那么好享的。

    赵馨儿也不计较黄逍的模棱两可。不过,她也清楚,这功法的高低还真的是难以说清楚。

    “是谁伤了你。以你现在的功力,能够伤你的人恐怕不多了吧?”赵馨儿问道。

    于是黄逍将‘七灵盘’的事说了一遍。

    “你杀了‘太玄宗’的长老?”赵馨儿有些目瞪口呆道。

    “你夫君好歹也是‘天魔门’门主。如果连一个长老都杀不了的话,那么以后怎么和‘太玄宗’斗呢?”黄逍说道。

    “‘太玄宗’可不好惹,你现在的实力比起‘太玄宗’的宗主恐怕还差很远,金逸只是一个长老而已,以后你可得小心‘太玄宗’的高手。”赵馨儿有些担忧道。

    毕竟是杀了‘太玄宗’的人,赵馨儿心中还是不安的,因为‘太玄宗’的实力深不可测,哪怕黄逍现在是‘天魔门’门主还是不如的。

    毕竟‘太玄宗’的宗主怎么都是一个老家伙。黄逍和他比起来,单单这岁数都不知道差了多少轮。

    “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黄逍点头道。

    “不过最后这‘七灵盘’被那鬼臼夺走了,真是可惜了。他拿到了‘七灵盘’,那么这‘七灵刀’的秘密会不会被他揭开?”赵馨儿问道。

    黄逍摇了摇头道:“其实‘七灵盘’的归属,我倒不是很在意。”

    “为什么?”赵馨儿急忙问道。

    “就算有了‘七灵盘’,没有凑齐‘七灵刀’那也是没有一点用处。而据我所知,知道的几把都是在几大高手手中,‘药王殿’殿主万青滕有一把,这一把原本是‘幽家’的。据说当年‘药王殿’本身就有一把,不过好像不在万青滕手中,‘太玄宗’宗主武隆峰有一把。你父皇应该也有一把,之前我的那把在师祖手中,现在师祖身死,也不知道这一把在哪里了。还有一把不知道在谁手中,或许在鬼臼手中,或许还未出世。所以,要想凑齐‘七灵刀’很难,这些人谁也不服谁。”黄逍说道。

    “不对啊,这才六把。还少一把。”赵馨儿心中算了一下,发现黄逍才说了六把。

    “哦。我还忘记说了,我大师兄清风也曾得到过一把。只是大师兄现在生死未卜,他这把刀也是下落不明。”黄逍叹道,“馨儿,我大师兄如果真的死了,那也是死在杜天筹和他师父手中,而现在,我已经杀了他师父,至于杜天筹,也关押在了夏王宫的天牢之中,这几天受尽折磨之后,便让他归西。不管是你的仇,还是大师兄的仇,也算是报了。”

    黄逍知道赵馨儿对杜天筹恨之入骨,现在自己在替大师兄报仇的时候,自然也就替赵馨儿报了仇。

    “唉,他对我心怀不轨,不过正是因为他,才成就了你和我。当然,就算如此,他也该死,该千刀万剐!”赵馨儿道。

    毕竟自己门中的师姐妹也是有人死在了杜天筹手中,而且门中师姐妹因为‘太平宗’而死的可不少,因此对于‘太平宗’的人,赵馨儿丝毫不会手软。

    “放心吧,我已经给他下了毒,不会让他死的那么痛快。”黄逍说道,“馨儿,这五年,你的功力好像也暴涨啊!”

    黄逍自然是能够看出赵馨儿的功力深浅,她的实力虽然不如洪一和独孤胜,但是至少和幽怜儿相仿,所以说赵馨儿这五年的进步倒是不能小觑。

    “这五年我一直在这里,为了抵御这里的严寒,真气内力运转没有停下过,五年的坚持,也算是有了些回报。不过和你比,那差太多了。”赵馨儿说道。

    “谁让我是‘天魔门’门主呢?”黄逍哈哈一笑道。

    “瞧你得意的。”赵馨儿白了黄逍一眼,没好气道。

    黄逍又是得意大笑起来,不过在他大笑间,他看到岸上的一处岩石旁长着一株梅花,上面大部分都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不过有些已经绽开了,散发着一阵阵的幽香

    随着寒风袭来,那梅花随之摇摆。它那蜿蜒伸展枝条上花朵随之沉浮,在那些枝条间若隐若现。

    黄逍忽然止住了笑声,他双眼紧紧盯着那摇曳的梅花,紧紧盯着那随风而若隐若现的花朵。

    赵馨儿发现黄逍忽然没有了声响,有些纳闷,当她看向黄逍的时候,只见黄逍有些发愣地盯着前面那株梅花,她心中倒是有些好奇。

    这株梅花在这里她自然知道,她在这里五年,自然也是看了五年,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的样子。

    不过,黄逍如此投入的样子,应该是有些原因。

    赵馨儿心中虽然疑惑,但是她也没有打扰黄逍,静静趴在黄逍胸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是盯着那株梅花,不过她的眼神却是有些迷离,嘴角不时露出一丝幸福的微笑,也不知道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这株梅花在赵馨儿看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而黄逍现在在看的并非单单这么一株梅花。而是这株梅花的枝条在寒风的吹袭下,左右上下摆动,那些枝条摇摆之间,其中的花朵,花骨朵时隐时现,令黄逍有种想要抓住它们的冲动。

    可是要想将这些花朵抓在手中,那就得避开那不断阻拦的枝条。

    “这些枝条摆动,犹如一人在出招,这招式变幻莫测,在保护着其中的花朵。”黄逍心中暗道。

    渐渐的,黄逍眼中看到的这株梅花开始变幻,最后竟然变成了独孤胜的模样。

    只见独孤胜手握紫薇软剑,一招一式的在施展他从‘残剑经’上领悟的剑法。这剑法就如同那梅花摇摆的枝条,时左时右,时上时下,飘忽不定,难以琢磨。

    慢慢的,黄逍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的眼睛也亮了起来,而后口中发出了笑声,这笑声越来越响,直至响彻整个山顶。

    赵馨儿被黄逍惊醒了,她不知道黄逍到底是怎么了,不过看他大笑的样子,似乎悟到了什么。

    还未等赵馨儿多想的时候,黄逍的右手一抬,然后手腕一转,犹如蛇身扭动,朝前推去。

    赵馨儿便察觉到一道掌风击出,而方向正是那株寒梅。

    本以为黄逍要将这株梅花击断,可是她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惊疑之色。

    只见那道掌风穿过了那疏密不一,不住晃动的枝条,不曾伤及前面任何的枝条花朵,将最后面一根枝条折断,然后黄逍手掌一招,那折枝便被摄拿在了手中。

    “梅花,这枝条上的梅花开的最好!”黄逍看着手中的梅花,对赵馨儿微微一笑道。

    然后便将这枝梅花轻轻插在了赵馨儿的秀发间。

    “好看吗?”赵馨儿脸色微微一红,问道。

    “花美,人更漂亮!”黄逍赞道。

    “花言巧语,我才不会上当!”赵馨儿没好气道,不过她的脸上却是充满幸福的笑意。

    “哈哈~~”黄逍大笑一声,然后说道,“不是我黄逍心爱的女人,我都懒得去骗。”

    赵馨儿小手轻锤了几下黄逍的胸口,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然后说道:“刚才你那是什么掌法,似乎有些玄妙。”

    “掌法?”黄逍稍稍一愣,而后说道,“其实这是我最早接触的一门招式,名为‘缠蛇手’。”

    “缠蛇手?这名字寻常的很,不过看你刚才施展的似乎另有一番韵味。”赵馨儿说道。

    “自然不是以前的‘缠蛇手’了,我刚才心中忽然有所得,将自己的心得融入其中,心血来潮就施展了一下。你觉得这招式还行?”黄逍问道。

    “既然是你自己悟到的,那就教我!”赵馨儿道。(未完待续)( 逍遥派 /0_95/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