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风
    崔铭回来的路上购买了一堆当地的美食,最著名就是大锅,很粗犷很男人的食物,类似火锅那样,把食物全部扔到一个锅里去烹调,区别就是食物块头大,把大锅送到酒店,点液体酒精加热后,北月也被吸引过来,三人在酒店里享受了晚餐。

    第二天早上,用过早餐之后,三人上了一辆汽车,开车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大叔和崔铭相当能聊。

    中大陆南方多山,这条公路是在六个山头建设的公路,宛如一条长蛇一般跨越过山脉。道路宽六米,左右单行道,没有护栏。伴随着高度的提高,可以看见两边都是悬崖。

    大叔开车很稳,上坡能感觉到动力不足,就停车充能,然后续航再上。下坡时候速度也控制的很好,几次后面汽车无法控制速度,他都能抢线避让。抢线是个技术活,要估计到逆行车道汽车的速度,自己的速度,后面汽车的速度。即使这样,还是发生了几次惊险的交汇车。

    目前紫月城正在修建铁路,放弃双桥城等内陆城市,延海岸线直达暮光城,工程很大。同时一些内陆城市对此不满。一旦紫月城和暮光城的铁路开通,那内陆城市贸易和运输成本将会很高,但是内陆山太多,作为紫月城也是一种无奈的办法。

    出盘山公路已经是下午三点,到了傍晚六点终于到达了双桥城的郊区,和大叔再见后,崔铭没有先找旅店或者酒店,在郊区先找上马帮。双桥城除了有公路连接紫月城外,去其他城邦就完全是靠人力或者马帮了,因为他们被星球最大峡谷所包围。双桥城也是内陆城邦的物资中转站,紫月城运输来的物质,内陆城邦依靠马力运输出来的交易品,都在双桥城进行中转。所以双桥城的马帮是非常出名的。

    这是一片简易的大棚子,男人们喝着酒围火聊天,几乎看不见女人。崔铭上前,立刻有马仔拦住,交谈几句后进入大棚子。崔铭不是雇佣马帮,也不是买马,而是买路票。因为贸易关系,在大峡谷有很多股马匪,他们时常出没洗劫马队。要想不被攻击,唯一办法就是购买路票。

    大家都心知肚明,马匪是马帮自己开发出来的产品,如果没有马匪,马帮的收入并不稳定。商家们会自己购买马匹运输贸易品。有了马匪就不一样了,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遇见马匪,所以购买路票是最安全做法。即使有不长眼的马匪抢了马队,马帮也会全额赔偿损失,至于女人被抢走,人被杀,这个……没法赔了。

    崔铭拿了路票出来,北月迎接上去,问:“怎么样?”

    崔铭道:“有点麻烦。”

    “怎么?”

    “北月你太漂亮了。”崔铭道:“会有人盯着我们,如果猜测没错的话,会杀了我和小南,然后把你抢走。”

    北月忍不住一笑:“那你还买路票?”

    “大峡谷太复杂了,我们需要向导。”崔铭道:“我已经很客气说明我们是道上的,但是这年头帮会道德沦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走吧,我们去附近旅店休息,明早九点出发,估计下午三点会遇见马匪。”

    ……

    第二天一早,三人在一位壮汉向导带领下,朝峡谷出发,上午十点半左右进入大峡谷区域。双桥城也是靠山吃山,以大峡谷有马匪出没为理由,拒绝任何人进出大峡谷。交保障税就可以自由进出,保障税很光明正大,双桥城会为大峡谷遭遇困难的人提供援助和搜救工作。前提是你有机会求救。

    但路就一条,想进去,想出来,人家有士兵手中有枪,你能不答应缴费吗?

    汽车停下,然后关卡附近的马帮牵来三匹马,向导一匹,北月一匹,崔铭和米小南同乘。首先要教北月骑马,向导大汉非常乐意,但有崔铭在,他只能在一边看着。看着崔铭扶北月上马,抱住摔下来的北月,心中冷笑,下午这女人归谁还不知道。

    北月领悟力很强,习惯马蹬后就可以正常上路,四人出关,进入大峡谷。从某些角度看大峡谷很漂亮,同时也很凶险。这片大峡谷如同是一块蛋糕,分裂成无数块,无数道缝隙连接和迷宫一般。过路的人不仅要知道路,还要在缝隙中行走时,祈祷头顶的落石不要砸在自己身体上。

    向导和三人没有交谈,已经摸过底了,崔铭应该是道上的人,走过这条路,老大交代不要坏了性命,扔在峡谷让他自己等死。女人肯定要,北月姿色出众,即使没有任何打扮,也如同雪莲花一般吸引人注意。

    大峡谷静悄悄的,连风都被石壁所遮挡。但是在顶部,风很大,岩石被日晒雨淋后开裂,被大风吹动滚落峡谷下面的过道。一个男人闭目静静的盘腿坐在山顶上,面对大风而坐,面前插了一把武士刀。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三天了,不因为别的,因为他喜欢山顶的风,是那么纯粹,那么的自然,毫不做作。来时暴风骤雨,去时无影无踪,你永远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来,会什么时候走。

    当然,也有让他不开心的事,比如山下面传来讨厌的马匪叫嚣声淫笑声,打破了宁静,甚至连风都拒绝再前进。

    突然,他动了。身体一窜,左手拿了武士刀,人飞出山顶,一路踩踏山崖而下,他的右手已经握住了刀柄,眼睛还闭着,还在感受疾速冲击制造出的大风。风声也给他带来了情报,下面有十二个人,九个人围住三个人,能闻到其中几个人身上传来的酒气,是那种廉价的白酒。还能闻到身上的臭气,是长久没有洗澡传来的酸臭味。就连他们说的那些猥亵女性的话,都充满了恶臭。

    落地,他如同风一般的出现,铿锵的拔刀声,发出鲜明的节奏感。他闭着双眼双脚落在那位女性的马头上,刀锋一转,风飘出。他静静保持帅气姿势数秒,这时候他终于听见九个人倒地的声音,还有头颅被切断后大动脉鲜血喷洒的声音。

    他双腿轻用力,人翻转落在马前,背对马匹,右手武士刀旋转一圈入鞘,轻抬头看天空,孤寂的英雄,如同峡谷一样的无情。

    按照剧本,身后传来了女性的声音:“你是谁?”

    他头微偏,回答:“风!”举步而走,不带走一片云彩,深藏功与名。(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