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八十三章 缓兵之计
    崔铭见风准备朝前走,道:“喂,回头走,这条路是死路。”

    风把武士刀插回腰间,问:“你怎么知道?”(武士刀到底是剑还是刀?是刀的话,为什么称之为剑术,剑道,剑豪?)

    “因为痕迹。”崔铭指地上道:“山顶上岩石很多,风吹雨淋之后,被大风一刮,落到四面,多是散碎的小石头,如同灰尘一般。看这条路,中央和两边的的灰尘是完全一样的,说明这条路很久没有人走过了。有人走过的路,因为是商队居多,货带的多,峡谷裂缝有些地方比较狭窄,所以肯定是只走道路中间。只要找到中路灰尘和两边不同的道路,就是我们离开大峡谷的道路。”

    风赞叹:“不错不错,没请教。”

    “崔铭。”

    “幸会。”风点头。

    米小南终于忍不住,问:“崔铭……”

    “他应该不是凶手。”崔铭回答。

    “为什么?”风和米小南同声问。

    “简单,为什么弑师?限制自由了?打骂了?没有。动机就是要偷走那口珍藏的妖刀村正。武器在哪呢?再看风的风之剑术,偷袭性并不强,比如他走到他师父背后,然后用风之剑术砍死师父,还不如直接用短刀捅一刀。风之剑术是搏击术,不是暗杀术,在搏击中强有力的攻击手段,在攻防转换时候突然变招,变守为攻。守势是为了攻势而做准备。”崔铭问:“对吗?”

    风点点头:“对,纠缠,陷敌,杀之。你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你没跑,说明你知道跑不过小南。不是速度型的,又不具备隐身等刺客能力的人,风之剑术不会是刺客剑术。”崔铭道:“所以我个人猜想,如果你要暗算你师父,不会用风之剑术。如果你用风之剑术,你师父必然有时间和机会反抗。第二点,妖刀村正在哪?你辛苦拿到的妖刀,不仅没有修炼,也没有随身携带?所以我怀疑你是变化系,用特殊手段将实体武器转为虚幻,或者是吸收妖刀的妖气,强化你的武士刀。”

    崔铭继续道:“当然,还有很多可能,可能就是你杀的。不管怎么说,你杀死师弟是事实。也证明你没有太多逃逸手段,才被师弟追上。我很奇怪,为什么你要杀死你师弟?”

    “我们是决斗。”风闭眼想起了当时情况,师弟拔刀,向自己发出决斗。这如同骑士决斗,将手套扔在对方脸上一样。武者之间的生死战,这似乎根本不需要弑师的理由一般。风记得师弟说,让我看看风之剑术,我就知道是不是你杀的师父,用全力来吧。和别人打斗不一样,和师弟决斗就是一招,酝酿,准备,寻找破绽,然后两人冲击,错身而过,风用刀口挡住了师弟的致命一击,而师弟的刀柄只挡住了刀,没有挡住风。师弟临时前说,你不是凶手,因为你杀人用的不是刀,而是风,凶手用的是刀。外人很难理解,但是风理解了。风,是一种境界,真正凶手虽然会风之剑术的形,但是不会风之剑术的神。

    “走吧。”崔铭上马,米小南看了风一眼,也跳上马去,北月和崔铭并排而走,而风在背后慢慢的跟随,拉开好长距离。似乎在警惕崔铭的偷袭,似乎也是为了避免崔铭他们怀疑自己会偷袭。崔铭说了一句话,险些让北月笑喷,崔铭道:“其实他葫芦是空的。”

    北月忍不住回头看风,风正在很酷的喝酒,他显然也听见了崔铭的话,尴尬的定在当场。然后还是坚持喝了一口空气,洒脱的把酒葫芦挂回腰上。自己拉远还有一个目的,能不能从马匪尸体上弄点酒喝……不要说破好不好?太讨厌了这人。

    打马慢跑,风真的回头去拿酒了,反正被看破了,脸也可以不要了,酒更重要。米小南一直是站立在马头看他,问:“崔铭,你确定他不是凶手?”

    “小南,我不确定,我一半是推测,一半是胡扯。”崔铭道:“两种可能,第一个可能他是凶手,是恶棍,在这样的情况我们三打一,他会盯住你和我,我们有一定和他同归于尽的危险。第二种可能,他不是凶手,被逼无奈才和我们打,那我们不会有危险,他不会耍狠,因为他不是坏人,所以内心肯定有对师弟的愧疚。也许会展示下剑术什么的……好吧,以上都是推测。我只是见了他疾风而下,一刀九命,知道他比小南你想的更难对付。”

    北月问:“然后呢?”

    “然后他是不是凶手无所谓的,只要小南认为他是凶手就足够了。”崔铭道:“他孤身一人,看样子也是要去西湖城,西湖城有小南你朋友,到时候打个电话,就他的逃跑水准,我觉得四打一,问题不大。西湖城可以看成孤城,向西到暮光城,向东过峡谷到双桥城,有心追他,他跑不掉的。小南,你自己看吧,到了西湖城是打电话叫兄弟们轮了他,还是相信放过他。”

    米小南道:“其实我要拜访的朋友他可能就可以打败风。但是……这很违背武者精神。”

    “狗屁,你就一丫的忍者,忍者是什么?在樱花岛,忍者职业地位地下,他们通过下毒,埋伏等手段刺杀敌人,同时还潜入敌人军营盗窃情报。你一个忍者不好好定位自己身份,非要扛武士那把刀,我可以鄙视你吗?”

    米小南想了好一会,求助看北月:“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北月做个了解表情,崔铭的利益和立场说,经常让北月无法反驳的,北月道:“崔铭,你想多了点,其实我一个人就可以打败他。”北月很少这样说话,她敢这么说,就是有自信。修行者世界就是这样,每个人总是有弱点,难以十全十美,而北月就是能克制风的人,这点北月在看风两次出手后心中就有数了,

    崔铭看米小南:“小南兄弟,现在你说的算,你说一句,我们立马回头做了他。”信心爆棚啊,从不夸口的北月这么一说,崔铭立刻同意回头。反正对错是米小南的事。

    米小南摇头:“我也算一时冲动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风的师妹曾经写信给联盟,要求撤销对风的通缉令,目的不是因为相信风,而是她要亲自杀了风。”

    崔铭恍然:“难怪没有什么逃命手段的通缉犯,一两年了还在闲逛。”(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