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建议
    看十大通缉犯,朗克画地为王,有自己的领域,即使这样,还是被破了两次,只能夹尾巴逃命。金金有大帮会,大帮会幕后是曙光帝国,即使这样,在通缉令出来后,金金如同消失一般。人家都是有背景的逃跑,有自己的地盘。风孤身一个人,没被弄走,看来就和他师妹有关。

    北月问:“风的师妹很厉害吗?”

    “我师父说,他师妹是最出色的徒弟。”米小南道:“不过,他们三个徒弟,谁赢谁输不仅是武技的较量,也是心理的较量……崔铭,你刚才推断不是完全乱说的,对吧?”

    崔铭点头:“确实有一定根据,我主观上并不认为他是凶手。但是客观上我如果寻仇,宁可杀错一百,也不放过一个。”

    米小南点头:“那就不关我事。”

    崔铭笑:“你有没有立场?小南,这世界不是对和错的区别,关键你是什么人……”

    北月忙打断道:“你别听崔铭乱说,对和错是有区别的,一个正常人做了错事是有愧疚之心,因为他知道是错的。崔铭那套理论很容易让你误入歧途。”米小南不是李青,米小南会被崔铭影响的很歪的。

    米小南点头:“我明白。但是崔铭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没道理的话,北月你早就把崔铭赶走了是吧?就因为你认为崔铭这一套对你和对我们团队来说没有坏处,甚至有很大帮助,所以你认同崔铭可以有自己的观点,坚持自己的观点。”

    “……”北月想了好一会,无言以对。

    米小南道:“但是北月你觉得有一个崔铭就够闹心的,不想有人和他狼狈为奸,对吧?”

    北月捂嘴乐道:“对,对。”

    “喂,喂。什么叫狼狈为奸?”崔铭不满,不过眼睛却看向北月,不常笑的北月笑起来后,给自己带来非常愉快的心情,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分泌让自己轻飘飘的。

    米小南道:“约克族中有个说法,我们遵循人之初,性本善,我们认为好人是比较多的。什么是好人呢?就是对你好的人,可能他在很多人眼中是个坏人,但是他真心对你好,那他对于你来说,就是好人。”

    北月摇头:“那你让大义灭亲的人情何以堪?”

    崔铭道:“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就我看来,纯粹为了道义灭亲的人,我不喜欢。话说有个浪子,祸害乡里,母亲下毒把他毒死了。听起来好像很不错,但是寻思一下,这浪子为什么会祸害乡里?是因为母亲的教育问题。诸如孩子为了买东西当街暴打亲妈,我从来不觉得他妈值得同情。那我们反过来,母杀子,大家觉得还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是母亲祸害乡里,孩子很善良,把母亲毒死了呢?”

    米小南想了好一会:“母毒子,比较让人接受,是因为大家认为母亲有权利处置自己的孩子。而子毒母,性质完全变了……没错,崔铭你说的子毒母才是和我刚才说的差不多。母毒子和我那说法无关。”

    崔铭道:“比如说老板,就算是你父亲那个什么,你会为了母亲杀死自己的父亲吗?”崔铭和北月同行,本就是因为李青和崔铭内心有鬼。原本哄骗北月只说了一个可能,万一北月父亲是第二个可能的坏蛋,那咋整?先打预防针吧。

    这问题扔出来,北月愣了好久,傻乎乎的坐马,沉浸在思考中。社会有个现象,部分夫妻不和,也许是因为丈夫有错,一些妻子在教导孩子时候,不仅不会让孩子尊重他的父亲,还会在孩子面前诉说其父亲各种错误和缺点,拉拢孩子同情自己仇视其父。北月听说这种事,心中看法是,孩子父亲对妻子的错,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孩子父亲和孩子是没有联系的。但是现在这问题落到自己身上,怎么想?不知道。真不知道会怎么想,也许只有面对自己父亲时候,自己才知道会怎么做。

    米小南问:“崔铭,如果你是,你怎么选?”

    北月看向崔铭。

    崔铭摇头:“我不能说,这是北月的事,北月显然没主意,我一说,北月就会被我影响。无论北月最终会怎么选择,都会后悔,到时候就怪我喽。”

    北月看崔铭:“崔铭啊,你才几岁,感觉你思考事情的心态很老。”

    崔铭摇头:“哪有那境界,只不过是北月你这事情太敏感,真的不好说。”

    北月点头:“我明白。小南,如果是你呢?”

    米小南立刻道:“我也不说。”

    北月看两人点点头,也不说话,慢慢的朝前走,突然转身吼一句:“说。”

    卧槽了个去,崔铭、米小南外加马一起受惊,马惊厥般的跳了一下,把崔铭掀了下来,还好崔铭是修行者,脚挂在马镫上,回到马背安抚马匹。米小南呢……去哪了?在马屁股后面,摔下去了,崔铭伸手,米小南回到马上。

    北月追上几步,并排而行,冷冰冰道:“说,崔铭,你先说。”不发飙当我好欺负,什么乱七八糟。

    “我说。”崔铭正色道:“如果我是北月你,遇见这种情况,首先要分析为什么会突变,一定有突变的理由。比如第三者找到你爸爸,很好,老爸不能杀,他再坏也你是爸。但老妈仇要报,怎么办呢?那我就从肉体上消灭第三者,从精神上消灭老爸。这样一来,既符合了孝道,又做的干净和安心。”

    北月一指米小南:“你。”

    米小南弱弱问:“崔铭,北月这态度是本色吗?”

    “不是,她是色厉内荏。她在装呢。”崔铭道:“其实我想说,但是我需要一个不担责任的台阶。她给我台阶,我就说了。以后她后悔也追不到我身上。”

    “哦,原来是这样。”米小南恍然大悟,道:“北月,逝者已逝,你父亲导致你母亲死亡的话,这是他和你母亲之间的事。你如果杀死你父亲,你替你母亲报仇,那谁替你父亲报仇呢?如果要按照亲情报仇理论,你最后必须自杀才行。我之前就想到这里,但是崔铭说的很有道理,突变的原因是什么?总是有原因的,这原因才是你的仇家,你父亲就算是你的仇家,你也必须忽视掉他。”(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