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狐假虎威
    幽静城的使者并非魔力系,他们是普通人,是城主改造的普通人。比如崔铭原力实力为10,他们在3-4之间,而火教制造的野人为1,这是幽静城城主代代相传的秘术,不是念咒语就可以做到的,而是要杀死一名修行者,然后再制造一个半野人,过程只有幽静城城主知道。这几百年来,幽静城城主从不攻击联盟成员,也没有攻击普通修行者,他制造半野人的取材都是幽静城里动武的人。半野人缺点明显,实力不可能和野人相比,优点也很明显,就是他们不会发疯。他们就属于幽静城的二级,负责日常生活事务的管理,代表城主和外界人交涉。

    北月和伊娃一样,立刻道:“我爸。”

    崔铭道:“不是。”他能肯定不是北月爸爸。北月和伊娃想法很符合逻辑,因为北月就一个爸爸的背景,导致她有可能被攻击。但是崔铭是理性分析。崔铭道:“不管你爸爸为什么离开,最少有一条,你爸是爱你的,我不认为他会雇佣伊娃这样的刺客团,罪恶战队去抓你。”

    北月道:“那有可能是坏人抓了我爸,我爸不听他们的,不帮他们打造武器。他们就要生擒我?”

    崔铭点头:“这可能是存在的,幽静城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城主非常神秘,但是实力肯定很强。他雇佣伊娃他们是用一件上古宝物,伊娃为此心动,甚至放弃了最基本理智,强攻我们。北月,你不能和杰西说明,反过来,你要以保护杰西的名义,和杰西一起去叶家避避风头。”

    北月一愣:“然后呢?”

    崔铭道:“我会和小南把使者抓住,看能不能追查,如果没法追查,就会去叶家。最好是查清楚为什么幽静城城主要生擒你。”

    “不行。”北月一口否决:“太危险了,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缺乏基本的保护。我不同意。”

    “就目前看,他们没有人出来,否则不会雇佣伊娃他们。”崔铭吞了下口水,两人凑太近了,该死的原力,如果没有原力,现在是黑漆巴乌一片……

    北月等了一会,没听崔铭说话,转头看崔铭,太近了,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问:“然后呢?”

    “这里是重点,为什么要隐瞒目标是你呢?因为我们实力太弱,在暮光城人生地不熟。但是暮光城有BOSS,叶家世代忠诚暮光城皇室。杰西是皇室唯一一位修行者,这对叶家更加重要。所以只要叶家认为幽静城目标是杰西,那一定会查清楚。甚至不惜前往幽静城。”崔铭道:“前提就是你要能保密,所以我半夜来和你对口供。明天一早,我会说明夜里见了伊娃,伊娃说是幽静城城主雇佣他们生擒杰西。九真一假,所有细节都可以,只是把目标从你换成杰西,没问题吧?”

    北月想了一会:“我坚持不能让你和米小南冒险,我们三人一起去叶家保护杰西。而且……我皮没你厚,杰西问我为什么我要保护他,我不会回答。而且他那种人,肯定会乱想,我不想惹麻烦。”

    这倒是,这很重要。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什么不用老婆套狼?因为有老婆在,就有陆续的孩子……

    北月问:“干脆,现在把使者抓了。”

    “不行,我怕惊动杰西。”

    “杰西就算知道真相,我认为也会庇护我们。”

    “我知道,但是叶家就不会为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了。”

    北月张嘴愣了好一会,道:“我感觉我变成了一个小人。”叶家肯定要解决这件事,甚至直接闹到幽静城,说不准还会进攻幽静城?难说,按照杰西说的世代忠良,真的可能会发生。北月道:“叶家要对抗幽静城,幽静城城主肯定会说明原因……”

    “对啊,我们就是为了知道原因才这样安排。我们人微言轻。这一策叫狐假虎威。”

    北月看这男人,没由来产生一种安全感和信任感,自己疑问虽然多,但是他已经规划好了,想好了。自己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信任他就好。北月看了很多书,不乏言情小说,崔铭行为和白马王子实在有太大差距,甚至连黑暗王子都比上他。黑暗王子就是坏,而崔铭是诡。北月点头:“好。”

    崔铭松口气:“真怕你和我争。”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和你争论,这关系到你的安全,我必须坚持自己的做法,就算你不高兴。”

    北月道:“你记得今天我说的吗?丁泽的事要丁泽自己选择,我们不能做主。”

    崔铭苦笑:“记得。”北月意思是说,北月她的事,她要自己拿主意。

    北月道:“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去休息吧。”

    “不不,你不知道,你不会说谎,我要短暂对你进行训练。两点,表情和眼睛。”崔铭道:“很简单,很快,不会说谎的人在撒谎的时候,表情和眼睛会有变化,很容易被有阅历的人看穿。所以你一会要自己对镜子锻炼,最快捷径,你心中要想别的,比如你看的书情节,然后说出谎话,这样你的表情就不会跟随而动。话要简单而少,不主动说,不主动提,只回答,或者不回答。”

    北月道:“崔铭,我不是小孩子。”

    崔铭不说话,拿出两张纸牌,一张J,一张Q,道:“三次,我选到J我输。”

    “无聊的游戏。”说虽然是这么说,北月还是接过纸牌,走到床边坐下,崔铭也坐下,两人面对。

    北月在手放背后洗牌,然后把两张牌放在面前,还没说话,崔铭就点:“这张J,这张Q。你表情出卖了你。”

    看着崔铭自得的微笑,北月有一巴掌拍过去冲动,眼睛盯着崔铭,努力保持扑克脸,然后洗牌,放到面前:“我右手拿的是Q,是谎话还是实话?”

    “对,就这样,眼睛不要去看牌,这样你就不受影响。”

    崔铭刚说完,北月就下意识去看牌,崔铭泪奔,将Q抽了出来,恨铁不成钢道:“你不会撒谎,就不要去看,明白?”

    北月忍气,什么时候不会说谎也成为缺陷了?北月洗牌,怒目看崔铭,牌抽出来,一双眼睛愤怒的看牌。崔铭点头:“对,这也是一个办法,用极端的眼神来掩饰真实的眼神。请给我提示。”

    北月道:“我右手拿的是Q。”

    “你思考了,犹豫了一下,说明右手不是Q。”崔铭闭眼敲额头,怎么教呢?

    北月负气把牌扔给崔铭:“就这样吧。”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