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暮光城
    崔铭补充道:“我们知道就这些,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杰克跟踪探险队的目的,但是有一点我知道,杰克虽然和探险队一前一后进入沙漠,探险队全部死光,但杰克还活着。昨天在边境附近,他参与了伊娃和雷福斯对我们的袭击。所不同的是,伊娃和雷福斯是攻击,而杰克是杀人。”

    先知沉默良久:“你见过神秘人的真面目?”

    “是的,只有我见过。”

    “哼,看来杰克确实是他的代言人,他要杀的人是你。”

    对啊,大哥,按照这思路继续想下去,我看好你哦。自己扯淡,不如对方猜测。

    先知道:“你前面说有人知道,现在说不能肯定百分百,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那我也有言在先。如果我找到杰克,发现他并没有拿到路线图,或者是你欺骗了我……”

    崔铭道:“我没有欺骗你,但是我确实不保证他有路线图,或者他知道卡玛镇到绿洲的路线。”这是退路。至于我有没有欺骗你,看我的眼睛,你能看见诚实。

    先知道:“好,如果我发现你欺骗我,我会让你后悔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

    “君子坦荡荡。”崔铭回答。

    “你叫崔铭?”

    “是。”

    “我记住了,把电话给我的使者。”

    使者接电话,喂,恩,恩……她没有任何自己想法,一切听从先知的指示。使者挂电话,对三人点头,离开。

    使者离开,北月关门,问:“崔铭,你……”

    “只能这样。我刚才在餐厅喝茶已经想到北月你拒绝的可能。”北月肯定不会去考虑拒绝的后果,但是崔铭必须要考虑。虽然是引火烧身,把这火烧到自己身上。但是这火在自己身上,自己有50%可能不死。烧在北月身上,必死无疑。崔铭道:“北月,你救过我,并且送我上一条修行者之路。当然,你认为救人没什么,但被救的人不会这么想。无论我们是朋友,还是恩人,这一刀我都要挡,我挡还有很大机会,你挡是没有机会的。”

    北月不同意道:“报恩不是这样乱来的,而且我和丁泽是有救你们的义务,是我们的职责。”

    “北月,放心吧,就算他把我抓到幽静城,我觉得我也未必会有事。”崔铭道:“我七岁时候踩点,因为捞过界,被暮光城本地盗贼团抓了。对方开价五百万,否则撕票。我没那价值,但最后我不仅活下来了,而且没有受苦。另外,小南,北月你们要牢记我刚才说的那个版本,并且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件事,多说多错,我心中有数。”

    米小南点头:“我觉得崔铭这么做是对的,一件事朋友去做必死无疑,我去做,很大可能没事,我也会去做的。不过,崔铭你刚才说的那个神秘人……”

    崔铭正色道:“不讨论,这张牌我也不知道打的对不对,就是刚才灵感一来,就把他加进去。这人不能讨论,因为他如果知道我活着,我必死无疑。”

    北月问:“到底怎么回事?”

    “北月,这事你们谁都帮不上,连教授都束手无策。”崔铭道:“为了我的小命,我们不讨论,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不好?”

    北月和米小南点点头,北月道:“谢谢,崔铭,以后不用再把我当恩人,不管结果怎样,你已经不欠我了。”

    话说小丑杰克到底是什么鬼?第一次无缘无故的袭击了米小南,第二次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攻击现场。北月自认为一个正常人实在无法理解杰克的逻辑,就连崔铭也看不懂小丑杰克。

    ……

    翌日,三人前往暮光城,暮光城雄伟大气,作为钢铁之城,入城位置建立了一座两百米高的高塔,四条道路从塔下穿过。高塔有电梯,高塔上面不仅有饮食,酒店,甚至还有一片公园。这座高塔也是暮光城的标志性建筑,目前在高塔附近郊区正在修建飞艇场地,预计明年六月就可以实现三大陆最大城市的飞艇直通。

    暮光城同时也是节奏紧张的大都市,早餐时候,无论是学生还是白领,都是匆忙吃着早饭,快步赶路,个个行色匆匆。另外一面,暮光城也是夜生活最丰富的都市之一。

    到了暮光城,换车,换乘出租车,先住入酒店,然后前往北月父亲朋友所在的和平七路。

    修行者中因为一些原因,会组建队伍,比如参加考核赛,比如伊娃他们的罪犯队伍。多数队伍在参加考核赛后,即使全员通过,也会因为接下来的生活大不同,而拆散队伍。比如有些人可以向联盟申请职位,成为大陆联络官,成为三大陆和联盟的纽带。有些人则参加猎人考核。有些人在成为联盟成员,享受每月高额补贴后,开始全球旅行。因为志向不同,绝大多数队伍在参加考核后,都会解散。

    北月的父亲也是这样,他和四位修行者组建了参加考核的队伍,在一两年一起生活,训练和磨练后,五人中有三人通过了考核。另外两人只能另外再找队伍,准备五年后再尝试。而通过三人中,北月父亲开始钻研打造术,同时成为各家族的座上客,变成了一名联盟著名打造师。另外一人是吃货,全球旅行,吃尽天下美食。最后一人,申请成为联盟猎人,在两年后的实战考核中,因为被黑暗原力腐蚀身体,又没有利用原力快速驱逐黑暗原力,导致成为一名病人,不仅无法凝聚起原力,而且终身只能躺在床上度日。

    和平七路的地址,是一家疗养院,北月父亲的朋友从二十多年前开始,就一直住在这家疗养院中。因为联盟成员待遇丰厚,所以北月父亲朋友居住在独栋别墅内。

    别墅前有一个荷花池塘,一位漂亮、年轻的女护士推着一个谢顶的中年男子停在池塘边。中年男子头歪在一边,流淌着口水,双手弯曲一动不动,如同一具即将腐烂的尸体一般。只有一双眼睛还年轻,看向走过来的的三个年轻人,他能说话,但是说话很吃力:“余姿,你先去忙吧。”

    那位叫余姿的女护士看了一眼站立在面前的三个年轻人,点头致意,转身回小别墅收拾去了。

    “北月,过来。”中年人道,他的头无法转动。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