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半场(八)(250)
    黄牌效果结束后,丁娜连泥带水跃起,落在崔铭所在房子的上方,一路追击而去。崔铭悠悠的出门,混到人群中去,继续游行……看,最好的逃命手段,就是灭。修行者非灭状态,身体使用包裹一层原力,如同外套一样,能轻易被原力修行者发现。但是灭了之后,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崔铭和群众一样的衣服,戴着脸谱,木然撒花跟随游行队伍,丁娜就在他身边的房子屋顶,恼怒的扫视这片区域。崔铭的心态是非常好的,他能在主人在家情况下入室盗窃,这可是后天练出来的淡定心。

    丁娜不止一次看见崔铭,但是都是一扫而过,这时候南街钟楼顶部出现了一个人。丁娜凝目一看,是北月,回来了。北月在钟楼上扫视,几乎同时发现了没有遮挡的丁娜所在,二话不说,就冲向东街。

    丁娜人翻下屋顶,一手拿匕首,一手抓了屋檐静静等待。

    北月不疑有他,依仗自己辅修强化系的能力,直接落到街道上。这时候丁娜动了,一枚匕首扔在北月身体上,人瞬间到北月身边,身体旋转而去,飞起直径十米的旋转刀光,无数枚匕首三百六十度的朝外发射而出。

    北月还没回头,就感觉不对,太快了,北月下意识看一眼左手捆的生命石,生命掉落速度奇快无比,而旋转的力量带来另外一股力量,让北月步履艰难,如同身在龙卷风的中心边缘,无法冲破出去,更容易伴随着圆的旋转。丁娜这么年轻能成为考核官,绝对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

    这是北月成为修行者以来,第一次遇见数秒之间自己就生命垂危的情况。这么多年来,依仗着辅修强化系,北月一直认为自己如同钢铁一般存在,屡次都顶住原力动物的强有力的攻击。但是这次完全不一样。太强,密度太高了……要死……这时候北月才想起李青那句话,你毕竟是辅修强化系,如果把自己当成盾牌。那就大错特错,你是一名战士,无坚不摧的战士。

    丁娜心中冷笑,辅修强化系就这么嚣张,一个小时前。叶伦那主修强化系在这招面前都险些丧命,如果不是叶信支援及时,自己已经斩杀叶伦。对付北月和叶伦这样的,丁娜有自己心得,这些人自以为自己是磐石,反而比丁泽更好对付。偷袭丁泽,丁泽会立刻启动瞬移逃出匕首风暴。而他们还要转身来看情况……

    麻痹,还是黄牌……在北月危机关头,附近崔铭立刻结束灭,抽出一张黄牌。这黄牌对付匕首绞杀是完全没有用的。定住对方,对方还能出招……不过,崔铭眼睛一亮,天哪,竟然是张王牌,是一张天下无敌的王牌,这几年来,自己只抽出过三次的王牌。

    “无懈可击。”王牌飞向了北月,王牌在北月身体炸开,一层金黄色镀上北月身体。天塌地陷皆可无视的唯我独尊的王牌……匕首声音立刻变化。从原先的刀刀入肉的声音变成了打铁声。匕首非常多,那响声是连成一片,非常悦耳。

    旋风效果没有了,北月从容完全转过身来。手握巨刀砸在丁娜的身体上,旋转中的丁娜瞬间原力被打散,一路翻滚出十来米。最致命的状态,也是最脆弱的状态……北月人跟随丁娜而走,四刀齐飞,空中接刀。四刀合一。自从见了北月父亲朋友后,北月的刀又有变化,落下时候拿的不再是四刃巨刀,而是四刀合成的一把巨刀,另外三口刀融合到了‘严’刀之内,一斩之下,势如破竹,丁娜生命石炸开,人被自动传送离开。一张卡片停留在她消失的地方。

    北月接过卡片一看,蒙面刺客,四星。下面还有背景故事,传闻在镇子出现一个女性蒙面刺客,专杀过往的外地客商,没有人见过她的真面目,因为见过她真面目的人都已经死了,死的人绝大多数是没见过她真面目的人……

    崔铭鼓掌:“北月威武。”在崔铭印象中,北月是面盾牌,无人可以打破,同时也并不致命。今天两招就取了丁娜小命,让崔铭颇为震撼。暮光城一行,北月是走对了,她得到了巨刀的秘密。同时崔铭心中有些忧伤,北月实力增强说明她已经抛弃了一些多余的东西。而北月东西本来就不多,被抛弃了什么?崔铭心中有数。

    米小南也到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听崔铭说北月两招做掉了丁娜,看北月惊为天人。北月自己心中有数,如果不是崔铭神来之笔,自己已经交代了。果然是刺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招分生死。北月见崔铭那样子,也懒的说太多,这家伙是明白人装傻。直到现在北月身体的金黄色才消失无踪。

    北月反倒对崔铭这招颇为震撼,问:“什么?”

    “无懈可击。”

    看,就知道是聪明人装傻,自己只说什么,就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

    崔铭道:“这张牌六七年来,我就抽过三次,我抽关门捉贼的次数估计都破万次了……”在监狱就是抽牌,抽牌,抽牌……北月,你运气不是一般的好。”这不是自己运气,是北月的运气。

    暮光城之行,加之考核,让北月是大开眼界。特别是强化系叶伦的表演,一个强化系能发挥出如此巨大攻击力,甚至超过主修增强系的自己,这让北月谦卑心态更进一步。也没感觉自己刚才有做的多好。

    场外,会长看身边火冒三丈的丁娜,问:“为什么先选崔铭?”

    丁娜反问:“难道不应该选崔铭?”

    “不应该。”会长道:“这五人中崔铭无疑是最为狡猾的,这五人中,除了丁泽瞬移之外,其他人一旦被你抓上,都难逃被斩杀的命运。崔铭则存在变数,按照理论来说,他是最容易消灭的。但是实际来说,他因为过于狡猾,应该是最后选择,而不是优先选择。知己知彼,你对其他四人应该都有所了解,再怎么变,本质不会变。但是崔铭是策系,策系有什么我怀疑连崔铭自己都没弄明白。”

    光头流浪道:“要不我给他们送张五星卡?”

    会长连忙道:“你去太过份了,你抽个猎人下去热热身。”

    “好啊。”

    ……

    李青顺利拿到一张卡片,四人集合准备支援丁泽迷宫山时候,丁娜出现了,传送来的。还没开口,崔铭的黑牌已经抽出来……丁娜忙阻止,这几个人中崔铭出招速度是最快的,手指一动就能把牌飞出去。

    丁娜先让魔法师把丁泽传送过来,对着五人道:“经过会长商议,让我和你们商量,增加一张五星卡,是替身。如果你们同意的话,那么即使你们本次任务失败,也可以白送基础分三十分过关,如果任务成功,无论任何原因,基础分五十分满分送上。”

    北月正要说话,崔铭先开口道:“就目前看,我们任务中,丁娜你应该是最强的四星卡,所以拿五十分基础分没有问题,我们凭什么要增加一个考验呢?”

    这句话很有讲究,崔铭先做了一个肯定的假设,假设丁娜是唯一一张四星卡,最高难度的卡片。

    果然丁娜中计,顺着话回答:“当然还有一个好处。”变相证明了崔铭的假设是真的,其他卡片最高只有三星难度。

    米小南傻乎乎不知道,北月等人立刻明白了关节所在,北月庆幸自己没有开口,否则就中计了,用自己已有东西去交换。

    崔铭不动声色:“什么好处?”

    丁娜道:“如果你们能拿到这张五星卡,那么将无条件保送一人通过考核。”

    崔铭当即摇头:“不,如果我们答应新的五星卡进入任务,那么将无条件保送一人通过考核。丁娜,我们目前形势很乐观,进入下半场肯定是低难度。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损失20分的基础分。诚然,即使是低难度也有挑战,我们无法保证全员过关,所以你的给好处不够。”崔铭和丁娜意思差不多,但是崔铭要的更多,不仅要五十分基础分,还要保送卡,这样一来,即使无法拿到五星卡,也算过关,也拿五十分基础分,只不过印象分,个人分就被扣掺了。

    丁娜想了好一会,问:“可以,不过你们现在就必须选择某人保送,此人会和你们一起继续参加考核。”

    很阴啊,这个条件在普通队伍来说,是一个挑拨离间的条件,队员们讨论,必然引发争执。就算最后把一个人选出来保送过关,隔阂已经产生。同时在下半场比赛中,这位被保送的成员就成为随时可以牺牲的人,很容易把这张牌用掉。所以看似是一个公平友好的提议,其实内藏乾坤。

    不过,崔铭不能不同意,因为下半场即使是低难度,北月也有可能阵亡。万一其他四人过,就北月不过……崔铭看看大家,拍下李青的手臂,李青点头,米小南和丁泽也没有意见。北月准备说话,崔铭摆手,示意不要争执,山人自有妙计。

    崔铭道:“我们保送北月。”(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