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邻居
    风介绍自己邻居道:“他所居住那片绿洲称之为珍珠湖,地形很奇怪,周围如同山脉一样的沙丘,中间就是一片绿洲。按照道理来说,这样绿洲很容易被沙尘暴掩埋。不仅没有被破坏,而且还长了好多树。还有鸟等等的。我告诉他我住在豆芽泉。没想到,一个月后,他竟然上门拜访我了。普通人从那绿洲到我豆芽泉,最少要二十天。”

    崔铭问:“他怎么过来的?”

    “我没问,就剩下感动了,把兔子杀了一只,把最后一壶酒全送上了。他的话还是很少,就是听我在废话,我难得有个人听我说话,就一直说一直说,第二天,他要走了,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可以搬到他的绿洲那边居住。我就说,你的地盘你做主,混不下去会去投奔他。我问他要不要离开沙漠,我说我可以帮助他。他回答说,他已经在沙漠住了七年了,这里就是他的家。最后约我有空去找他。然后我就有事干了,去买酒,然后去找他,这一套做下来,半个月就过去了,自从认识他后,我觉得时间也不是那么难过。买酒时候,我劫富济贫,绑架了双桥城城主的孩子,弄了一千万,报名参赛。反正只要我一报名,我就可以免罪。”

    崔铭点头:“难怪你带了一背包的酒回来。”

    “沙漠中的邻居,真的比知己还难得。我每天自言自语,有个人说话感觉非常好。我就把这一个月想的,做的事告诉他。他静静的听,偶尔说一句。”风泪奔道:“可惜他是个大叔,为什么不是小妹妹呢?被逼无奈,带个人进沙漠躲几年,又tm是个男人。想想都伤心。”

    伴随深入沙漠,风的话是越来越多,即使生活了多年,他在这片沙漠还是感觉到寂寞。说话就是他缓解压力最好办法。崔铭外软内刚。五年的禁闭生涯都能坚持下来。不过,禁闭和沙漠真的没法比,禁闭毕竟每天有人送食物,偶尔可以说两句。

    “说不准过上几百年。这几片绿洲连在一起,变成了修行者罪犯避难的圣地,我的雕像竖立在最高处,手拿刀,静静的。深邃的看着远方,带有几分中年男子的沧桑,又带有几分怜爱的慈祥,又有几分刚正威武的气势,又有几分帅气的风韵。每个人进入避难所,经过我的雕像时候,心中都会油然而生出膜拜之意,只可恨自己不能早出生几百年,和我一起驰骋沙漠。”

    “说不准会变成一座沙漠城市,开通飞艇。交通方便,旅游业发达,国民富庶,他们从来没忘记一位风一般的男子,这位男子开创了这个城市,他是这座城市的创世神,每个生活和经过这里的人,对他都充满了感激,对他的生平充满了敬佩。人们谈论起他时候,总是发自内心很尊敬很小心的谈论他……”

    麻痹。你得妄想症了,不过在沙漠有个话痨陪伴确实不错。最不错是,这话痨对自己没问题,自己可以不回答。他就一个人在说。

    ……

    九天之后,终于到达了豆芽泉,远远看去,如同沧海一粟,一抹绿色让人心旷神怡。崔铭也体会到,为什么风会说。听见水声如同天籁之音一般。

    豆芽泉还有人在,靠近后,风道:“是我邻居,什么时候过来的?”

    崔铭看那人,不到四十的男子,穿着一套土黄色的衣服,上面满是沙尘。戴了一顶破旧的黄色帽子,头发放在帽子里面,面白无须。这一看,崔铭就对此人生疑,绝对不是风说的那样,一个普通人。不过崔铭并没有敌意,他和风在一起相处作为邻居生活了几年来,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行为。

    风见到那人,非常高兴,哈哈大笑,走过去要拥抱,那人静静伸出一只手,风握拳在其拳头上敲了一下,转身看到达崔铭:“介绍下,知尔,我的邻居。这是我朋友崔铭,因为被巫妖追杀,所以到这里来避难。”

    知尔对崔铭轻轻点头,没有任何表情,不说好,也不说不好。风道:“知尔,你今天有福气,上等的好酒,还有风干的三层肉。崔铭,把东西拿出来,我先去种树……兔子怎么还是那几只?”

    这是已经一个将近三百平的绿地,有一条水沟将绿地环绕包围起来,在水沟的旁边已经有绿色的植物在生长。只要有水,就会有植物。

    崔铭拿出新的酒葫芦递给了知尔,知尔轻点头,接过去,转回头,静静的看远处的沙丘。好一会后,才喝一口酒,又开始发呆。和普通人发呆不一样,普通人发呆会无视掉身边的事,而知尔发呆时候,崔铭侧面把酒拿过去,知尔就很自然的回头接过酒。

    树种好后,夜幕降临,三人坐在几块石头上,喝酒聊天。多数时候只有崔铭和风在聊,更多是风在说,知尔几乎不说话。他也不问问题,偶尔恩了一声以回应两人的话语。半夜,崔铭和风躺在草地上睡去,而知尔没有入睡,还是端坐着,看着星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崔铭虽然有怀疑,但没有去询问,只要没有敌意,对方如果有需要,会自己说。

    天亮了,开始新的无聊的一天,能做的事不多,看看鱼,在沙地里训练,坐着发呆,实在无聊就数草。

    但是有崔铭,就不会那么无聊了,崔铭拿出扑克牌道:“来来来,我教你们斗地主。”

    知尔勉为其难的走过来坐下,很生硬的拿起纸牌,崔铭说明规则后,作为地主出牌:“三张三带一对。”

    风:“三张六。”

    “三张a。”

    “过。”

    崔铭继续出牌,手上一张单牌,一对子,还有一副2炸。崔铭没有作弊,但算出大小王分别在两个人手上,所以本局自己是必赢。为什么肯定是分别在两个人手上,因为之前没有被炸,崔铭故意做出全部出牌的表情来逗引风。

    “一张4。”

    风出牌:“一张a。”

    崔铭:“二炸,一对……”

    知尔手一伸打断崔铭,很笨拙的抽出两张牌放在草地上,王炸。

    风大喜:“原来你没王。”

    原来是新手,没关系,自己一对k呢。

    知尔出一张四,风是顺子,不出,崔铭犹豫一会,不要。知尔再打出一张四,风一愣,介绍道:“知尔,对子可以直接出。”

    知尔点头,崔铭不要。知尔出一张五,崔铭还不要,知尔再出一张五。

    卧槽了个去,遇见高手了。目前王去了,2和a走光,k应该是最大。但是崔铭知道自己输了,如果没有猜错,知尔手上有一副八炸,他现在要把自己对子拆掉。不着急,他牌还很多,等等再看。

    崔铭不要了,这时候知尔出了三张八带一个,崔铭当即想干掉自己,太蠢了。知尔接下去三连对,然后再出一张,没了。

    高手啊!知尔没有什么表情,似乎觉得自己赢是应该的。

    第二局,这次崔铭还是地主,他开始高端打法,这是作为一个牌王在扑克牌比赛中的高端打法。知尔一副没有表情扑克脸,而风则是表情丰富,一看就知道风手上有什么牌。知尔的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甚至开始仔细的端详废牌,轻皱眉似乎在计算。

    知尔现在有出牌权,手上是一对小三,加一个小四,他不可能赢,他要想办法让风赢。风两张牌,崔铭也是两张牌。这四张牌分别是,小王、两个7和一个3。知尔必须推断出风手上握着的是小王和3,还是一对7。

    知尔脑中分析牌面许久,认为崔铭握有小王的可能很小,否则早就出了。但是第一局知尔就感觉崔铭很会玩牌。这一局崔铭早早就计算出自己握有炸弹,并且成功逼迫自己炸出来,也就是说他早有准备,不用小王去压风,而是等待风出对子时候,直接压死,逼迫知尔出炸弹救场。

    知尔继续计算,假设崔铭是一对7的话,自己炸弹用的时机就是对的。如果是单牌,那自己应该晚一步再出炸弹。所以自己出炸弹就代表自己信任崔铭是一对7,既然这样就不能后悔。知尔抽牌,出一张4。

    崔铭下了一张7,知尔心中有数,崔铭手上是一对7,这局赢了。到风出牌,出小王就可以了。

    风道:“过。”

    “过?”崔铭和知尔异口同声反问,一起看向风。崔铭心中大惊,难道小王在知尔手上?那自己这局完全算崩了,什么牌王,去死吧。

    风点头:“过啊。”

    崔铭示意:“知尔,到你了。”

    知尔手上就3和4,很郁闷道:“过。”

    “过?”崔铭完全看不懂,出牌:“7,我赢了。”

    “啊?”知尔看风。

    风放下牌,是一张小王和一个3,崔铭疑问:“风,干嘛不出小王?”

    风遗憾回答:“我还以为知尔要出牌。”

    “大王都已经出了,小王最大。”

    风一愣,问:“大王什么时候出的?”他以为知尔手上一张大王一张单牌,所以随意的就过了。

    知尔听风这话,第一次出现表情动作,右手一拍额头,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不会算牌不怪你,但你连大王出去过没有都不知道,那就是你的错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