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迁徙
    崔铭拿出一叠钞票,分钱:“来来来,发筹码了,输的那个人向着太阳的方向裸奔五公里。”

    知尔点头,看了眼风,风不裸奔,难消自己心中遗憾。这么细致的牌局,自己算的这么清楚,竟然被你坑了。

    崔铭现在完全不讨厌知尔,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是人挺有意思的,和崔铭过一个眼神,就商议好两人要合伙把风弄出去裸奔。他没有认为这是无聊的恶作剧,也没有表现出非常有兴致,他只是感觉这么做挺好,应该的。

    不可能有意外,风在一把把悲叹声中,扒光衣服去裸奔了……其实真没意思,两个男人看一个男人裸奔,这也就是在沙漠才会出现的恶作剧。

    风没意思,不会专心去玩,那就两人游戏,崔铭从灌木处拣了一堆小石子,然后在沙地画图,和知尔两人蹲在沙地位置开始下起五子棋。风旁边看了会索然无味,溜达过来,溜达过去,实在无聊。于是就奔跑迎接狂风,在沙丘顶部盘坐冥想,感受沙漠中暴虐的风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风睁眼,掏出望远镜看豆芽泉,只见两个人还蹲在沙地上……这两人有多大的仇?下个五子棋能下一整天。饿了,懒洋洋的回来,吃东西,在旁边看了一会,发现棋盘上没棋子,棋盘被标注号码,纵向是一到十七,横向是十七到三十四。下棋的手段更是让风瞠目结舌。

    “六,三十。”崔铭盯着棋盘道。

    知尔:“五,二十九。”

    风忍不住问:“你们无聊不无聊?”下盲棋。

    崔铭回头四面看了一眼:“你找点有聊的事情说说。”

    风道:“还真有,我们得去其他绿洲采集食物了。”

    知尔站起来:“告辞,有空一起来我家玩。”

    崔铭站起来:“好。”

    知尔转身拿起自己行囊走了,不快不慢的走向沙漠,消失在远方。崔铭看风,风此人是不是太大路了,知尔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最简单的,夜晚下棋。没有月光的夜晚。风已经习惯了原力眼,所以觉得大家都应该能看清楚。

    风关注点完全不在知尔身上,收拾清点东西道:“这地方其实不算是长久居住的地方,我们主要是第三块和第四块绿洲活动。我准备把豆芽泉水道再拓宽,加深,养鱼为主。”

    崔铭问:“既然你知道地下河的位置,为什么不挖一个湖泊出来?”

    “可以吗?”风惊讶问。

    “不可以。”崔铭苦笑,理论上做的到。但是你需要设备和人员,打穿坚硬的地表层。

    风无所谓道:“第三块绿洲就有湖泊。”

    ……

    为什么沙漠会有湖泊,这问题地质学家们研究很久后,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给出结论,就是地下水。哪来的地下水?一般是很远的地方有冰川雪山,融化后通过地下河道到达这里。也有说,是因为多雨地区的渗透性好,雨水得以在地下河中保存。姑且不管是真是假,在十天之后。风和崔铭到达了风称呼为永久性住所的月亮湖。

    月亮湖挺大的,而且到达时候,这片地区正在下雨。这片不算绿洲,周边没有什么绿色植物,就如同是一个沙盆里的水一样。月亮湖四周是沙丘,风说,这地方很奇葩,雨量非常充足。而且分为干旱期和雨季,干旱期是冬季和春季,湖泊面积只有原来的二十分之一。到了雨季时。又会重新变成这么大。最好看的是水里的草,干旱后他们变成了一蓬蓬的绿色植物,等待着雨季的降临。

    风说,他出去后询问过一些地质专家。专家们告诉风,沙漠中的湖泊并不少见,湖泊是因为在下方有个巨大的地下水库。沙漠也是会下雨的,只不过下的雨会被快速蒸发,无法行成湖泊,也不可能有绿色植物生长。但是地下水库有蓄水作用。雨水落到湖泊中不会如同落在沙子上一样被吸收,被沙地的热量所蒸发。同时这个区域持续降水,会给沙地降温,渗透沙地,进入岩尘,最终进入地下水库水道,被地下水库所储存。为什么周围没绿色植物?是因为月亮湖就在水库上方,而周围是沙丘,在雨季会有绿色植物生长,但是到了旱季,就因为无法吸收到水份而死亡。

    因为周围没有绿色植物,所以这地方食物就是淡水类动物。鱼类、虾类、蟹类很丰富,但是数量相对会比较少,还是因为旱季的原因。这次风来还有一个大工程,就是要把月亮湖局部挖深,用专家的话来说,就是减少湖泊的面积,增加湖泊的深度,这样在旱季可以保证水生动物有更好更大的生活环境。

    崔铭下湖,最深三米,崔铭道:“我觉得月亮湖就可以做永久性居住地。”

    “你白痴啊。”风道:“雨季当然可以,旱季怎么住人。旱季我一般是去第四块绿洲,第四块绿洲就是我遇见的第一块绿洲,是很多动物和植物的栖息地。崔铭,我觉得沙漠挺好的,为什么会没有人居住呢?”

    “你才白痴,你从这绿洲到那绿洲,用修行者速度狂奔要七天,人家要走上二十天,能一样吗?再说,只要有人居住,必然会因为人口增加,导致资源的不足。这月亮湖最多养四五个人。如果遇见有一年大旱,全部得饿死。”

    “喂,我才是这里的主人,对我的用词要恰当一些,知道吗?”风很不满回了一句,他正在挖沙子,在月亮湖中央拿了麻袋和铲子潜水,将沙土挖深,装到麻袋中运输出来,倒在旁边的沙丘上。

    “……”崔铭投射鄙视眼神,在水中坐着,看风在干活,问道:“你不感觉自己是在磨铁杵吗?”

    “左右无聊,每天挖两个小时。崔铭,在沙漠中最不缺乏就是时间,最缺乏就是生活规律,特别是我们这样的修行者,只有有了生活规律,你才感觉自己有念想,还有事情要做。”风道:“说不准我就能挖穿岩层,将月亮湖和地下水库直接连在一起。”

    “然后一场大风沙到来,把沙丘堆到地下水库中……”

    “对啊,也有道理。”风停手左右看,如果是现在,沙丘即使移动到月亮湖,那地下水库水还能渗透出来,如同直接盖到地下水库。湖底就是地下水的保护层,想念到此,风把铲子朝沙地一扔,人借力飞起,原力在脚底,快速踩踏水面,站立在湖边沙丘上,左右看去,这是一片沙丘山脉,将月亮湖包围起来,月亮湖的海拔最低,所以地下水才能渗透出沙层。风道:“哪天月亮湖被沙丘覆盖了,我就在原地把沙子挖开,重建月亮湖。”

    崔铭懒的回答,躺在水面上,原力也有坏处,很自然包裹身体,让水不能进入。崔铭现在是灭了原力,享受水抚摸皮肤带来的舒适感。

    这里就成为了两人暂时居住的家,距离月亮湖三公里位置,有风的晒肉架,风捕捉鱼类等水产品,将它们尸体晾晒到晒肉架上,就成为可以保存的食物。每个月,风都会携带鱼干前往豆芽泉,去改造豆芽泉,每次一去,来回都是二十天左右。风对此也是乐此不疲,不管怎么说,他在这片沙漠中有一份自己的工作。他工作的目的就是将豆芽泉改造成一个集合了湖泊、绿地,可供两个人永久生活的一片绿洲。当然不是和崔铭……人要有理想。

    风很多时间在赶路,他总是选择逆风时候出发,不仅是工作,也是一种修炼,他可以在沙尘暴中央冥想,可以放开身心,跟随风的吹拂,这是风独特的突破自己的方式。崔铭显然是学不来的。

    风每次离开,只留下寂静的沙漠,崔铭在监狱早已经习惯了寂寞,静静的坐在沙丘中,享受着烈日暴晒和雨水冲刷,心无旁骛的冥想。无聊时候就在沙丘山脉中奔跑,训练自己的增强系和对力的使用。突破瓶颈后,就要开始一点一滴的通过辛勤积攒自己的实力,以求达到第二个瓶颈。

    崔铭的增强系进步非常快,如同自己主修增强系一般进展神速。崔铭正在追求速度和力量两者完美结合,右手飞牌,左手策牌,心有命牌,三牌同存,一心三用,不仅没有让崔铭分心,而且成功将三者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种本能式的反应。

    “我觉得你适应的很好。”风每次回来,见崔铭几乎不受沙漠孤寂影响,远超在沙漠生活多年的自己,总是要感慨一句。

    崔铭每次都回答:“人比人会气死人。”

    “喂,我们先说好,不能因为你适应力强,就理所当然的霸占我的地盘,你是客人,你必须牢记这一点。”

    “知道拉。”崔铭坐在沙丘上飞牌,飞牌快速在湖面上飞过,由上而下画出一道弧线,又由下而上飞入对面的沙丘中,最麻烦就是收牌,每次飞完,要屁颠屁颠过去一张张抽出来,而且损毁率很高,幸亏自己带了半个登山包的扑克。崔铭问:“风,你要赶尽杀绝吗?”

    却见风正在湖中屠杀大鱼,需求量比之前要高的多。风回答:“最近十天几乎没降雨,我们住了大概半年了,快到旱季了,必须转移。”

    “到第四块绿洲?”

    风道:“我上次出门去第四块绿洲,发现食物无法提供我们两个人度过旱季。所以,这个旱季,我们得去知尔家蹭饭。”

    “他没意见吗?”

    “他对我说,如果食物不足,可以去他那块绿洲住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