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千里追击
    第二天,崔铭真人对上矛兵了,矛兵每次冲杀后都会后退到原地,等待崔铭准备好再次冲杀。刚开始很惨,十中十,后来慢慢有闪避成功的例子,并且成功比例慢慢增加。然后是双矛兵,接着是双矛兵加一弓。箭很难躲,但是拉弓有个动作,可以飞牌先发制人,骚扰对方,箭枝偏离一点点,到崔铭附近偏差就已经很大了。

    一天,两天,三天,三个月过去了,崔铭每天都在和沙兵玩耍,到达了沙兵屁股一撅,崔铭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是只对沙兵有用,还是对修行者有用呢?可以做个试验。

    风拿了木刀和崔铭玩上了,风斩,动作太大了,崔铭轻松闪避,但是风手腕一转,变斩杀为横劈。崔铭也看见了风的手腕原力变化,向后一倒,避过这一砍杀,但是身体出现了十几道血口,虽然避过了木刀,但是没有避过风,即使是木刀,风的威力也非常大,切破护体原力,直伤本体。

    所以结论是,这手段对一些对手有用,对一些对手没用。诸如北月这样,震地击不需要打中你身体,打在你身体旁边,你一样会被震飞,闪避的意义不大。但是诸如米小南的千鸟,就可以比较轻松的避过。

    最大收获不是获得对敌一些对手的优势,而是经过锻炼,崔铭的心更细了。伴随着心静和心细,命牌的感识范围和敏感度大大增强。和风对阵之后,沙兵再也没有出现,似乎知尔觉得训练到这水平已经差不多了。

    取而代之是沙墙,一面墙壁和原力融为一体,要打破这沙墙,就必须对同一个点准备攻击,同时还要增强攻击力和攻击频率。时间有限,沙墙出现五秒内快速朝崔铭移动,五秒后会将崔铭撞飞。

    古代有个传说,两个神箭手比赛。结果一名看似更有把握的神箭手惨败。有人问神箭手为什么会惨败呢?神箭手告诉他们,自己射箭是在自己后院,从容的射击。而对手是站立在悬崖边缘进行训练。这位神箭手战败后,找到了一处最险峻的悬崖。站立在悬崖边,迎着狂风,睁着眼睛射击悬崖上空的飞鸟……最后怎么样呢?最后摔死了吧?应该。

    这故事有个道理,在压力下训练和正常情况训练是一样的,但是在临敌时候。在压力下训练的人总能拥有更稳定的心态。当你知道五秒后墙就要将你撞飞,那种急迫感难以压制的浮现出来。压力有时候是动力,有时候是帮倒忙,就看自己怎么看待压力了。

    刚开始崔铭总是为了准备接受沙墙的撞击而放弃最后一秒。面对对手拳头,不要眨眼,即使打在眼眶上……想虽然是这么想,但做很难做到,身体总会下意识的保护自己迎接撞击。沙墙不知疲惫的出现,撞击。崔铭不恨沙墙,恨自己总是放弃最后一点点时间。

    脸不要了。崔铭深吸口气,准备,飞牌,墙移动,飞、飞、飞、老子就是不闪,最后一张牌距离沙墙只有十公分飞出。但是崔铭还是撞飞了,因为崔铭这张飞牌没有打在沙墙同一位置上。

    崔铭沙兵再次出现,开始演练,出牌速度完全是模拟崔铭出牌的速度,当沙墙撞击沙兵一瞬间。沙墙被打穿,变成沙子铺盖过沙兵,对沙兵没有任何伤害。

    一关关难度克服,克服精神上的。克服技巧上。这五个多月来,在知尔的帮助下,崔铭的增强系的成就是突飞猛进。知尔懂的很多,虽然不说,但是崔铭沙兵总是能模拟出崔铭的动作,比崔铭做的更好。引导崔铭的进步。

    增强系已经不再是崔铭的鸡肋辅修,而成为很强大的一种攻击手段。当崔铭用十二张飞牌切破风的风墙后,风难以置信,这风墙可以对付所有的飞行道具。再来,还是被破,风的原力无法补充被崔铭连续攻击的风墙位置,只能看着风墙某点被连续攻击,最后被一点突破,风墙完全被击溃。

    对阵更受不了,崔铭的飞牌始终是朝一个位置飞,黄牌一定,一连串的飞牌猛攻一点,在黄牌时间内,轻松破掉风的护体原力,直袭本体。

    不许用黄牌,崔铭倒是无法一直攻击某点,但是崔铭的增强牌又有了新变化,纸牌命中原力后,能爆开变成碎片,虽然威力不大,声响不大,但是能让风原力颤抖一下,身体也会忍不住顿了顿。崔铭这招简单来说,就是把自己原力混入风的原力,崔铭没学过,也不擅长融合原力攻敌手段,但是崔铭这招纯粹是吓唬原力。原力一呼一吸,浑然一体,当感觉到外力原力突入,会如同白细胞发现伤口一样,迅速汇集伤口,这就导致了身体不受控制的一顿。

    没什么大碍……

    风刚开始是这么想的,十分钟后是三尸神暴跳。崔铭跑的不比他慢,还会闪躲,一张张飞牌炸开,把风的一串流畅性动作炸没了不说,关键是一下一下的如同录像定格让有些许强迫症的风很难受,很抓狂。风大怒对自己身体原力道:“争气点啊,没事的,不要自己乱动。”

    “呵呵。”崔铭笑眯眯。

    风鄙夷看崔铭:“崔铭,你现在堕落到连原力都骗的地步,好意思吗?”没办法,如同别人一拳头打过来,你下意识的闭眼。除非通过艰苦训练才能让自己眼睛睁着,但是为了战胜一个崔铭,有必要针对的去训练吗?

    崔铭再飞出一张爆炸牌,风顿了顿,气的嗷嗷叫,但就是拿崔铭没办法。

    两人在距离绿洲五公里外的一片平坦沙地,这边被沙丘阻隔,看不见绿洲,是风为了不惊骇知尔选择的隐蔽训练点。崔铭懒的和风说,就这样认为其实也挺好的。

    两人对战一会,休息,喝水,聊下刚才的对战的得与失……

    突然面前二十米沙地突然破开,钻出一只巨大的蛤蟆,这蛤蟆脑袋大,身体和脑袋一样大,双腿短小,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容,露出满口的尖锐的牙齿。一个阴影突然出现,阴影似乎站立起来,全身和阴影一样,但是可以看见一对闪烁绿光的小眼睛:“哈哈,找你一年,终于是被我们找到了。”

    风拔刀出鞘:“幽鬼,上次杀你一次分身,这次你连本体都来送死。”

    蛤蟆双短手一抓咽喉,哇的一声,吐出一个人出来。只见那人一身深绿色的袍子沾满了恶心的黏液,但是他却不在乎,手中一条锁链轻轻转动,锁链的一头捆在他的身体上,还有一头是一把死神镰刀。

    “典狱长。”崔铭和风异口同声道。

    不妙啊,打不过。风哈哈一笑,问道:“几位前辈,怎么有空来沙漠玩?”

    典狱长声音如同是从腹部传来的,道:“崔铭,你如果跟我们走,就放你朋友一条生路。倘若不愿意,我就先杀了他。”

    风叹气:“来吧。”干嘛呢?

    蛤蟆站出来:“我先来玩玩。”

    说罢,蛤蟆蹦跳向风。本来就近,这下更近,风毫不犹豫的刀一挥舞,一道刀光带风斩杀在蛤蟆脑袋上。只听见铛的一声,蛤蟆摇晃两下,对风笑眯眯。风骇然,这一刀威力虽然不能说非常大,但是任何一个修行者被这刀砍实,必然会被破开原力,伤及本体。而这家伙外层原力虽然被破开,但是身体还有一层护盾,将这刀结实的接下来,毫无伤害。

    风急忙后退,说时迟,那时快,蛤蟆舌头一吐,变成一根绳子一般长,将风和武士刀一起捆住,风急忙招呼风之剑术来切断舌头。蛤蟆舌头一缩,大嘴一张。风被整个吞进了肚子里。

    卧槽,一个照面就没了?崔铭大惊,一张黄牌飞向蛤蟆,蛤蟆不知天高地厚用舌头一舔,被定身当场。崔铭准备出牌,侧面典狱长悠悠道:“你的对手是我。”

    伴随话语,镰刀飞向了崔铭,崔铭身体一闪,躲避过这一勾,双手齐飞,飞牌不停的打在典狱长的身体上。一手为爆炸牌,一手为切割牌。典狱长也不动,就让崔铭切一轮,然后看见自己露出来的肋骨:“有点能耐,先知怎么说他是新人?”

    幽鬼在一边道:“一年前还是新人,要帮忙吗?。”

    “切?”典狱长身体跳起,镰刀砸入地面,一个两百米直径的圆出现在沙地上,无数道绿色的尖牙覆盖了这个圆的一圈。圆圈内,无数如同萤火虫一般的各种绿色物质随处飘荡。典狱长落地,手拈一片绿光,看着崔铭道:“这是灵魂,被我折磨而死的人灵魂,这个区域就是我的领域。”

    崔铭全身被巨大力量舒服,难以动弹,强行利用原力撑开,一步步的走向边缘。典狱长问:“有意义吗?”说罢,扔出了镰刀,镰刀飞向崔铭,崔铭闪躲,但是动作太慢了,被镰刀勾住了肩胛骨位置,直接穿透原力入体,疼痛难忍。(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