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离开
    第二天,两人向知尔告辞,知尔没有挽留,也没有表现出不舍等情绪,也没有说客气场面话,也没有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他在豆芽泉遇见了风和崔铭,并不是去寻找风,而是去照料和看护一下豆芽泉。他是这片沙漠的皇帝,绿洲就是他的子民。他有自己打法时间的办法。

    数天后,两人回到了月亮湖,风变得很刻苦,不再是三天两头去豆芽泉看自己的地盘发展怎么样了,而是专心致志的修炼起风之剑术。

    崔铭没有再苦修增强系,增强系已经到了一个难以逾越的瓶颈,力的掌握、力的使用、节奏的把握等崔铭已经到达了巅峰境界,能提高的程度非常有限,现在只有通过两个手段突破,第一个手段是增强自己的原力当量,这需要日积月累。第二个手段是拥有一张原力石打造的纸牌,就目前技术来看,没有人或者机械可以做到。

    崔铭训练方向还是朝策牌和命牌方向前进,在之前多次实战中,崔铭使用的多是黄色牌,黄色牌是辅助牌,最有用就是关门捉贼和画地为牢。两者也有区别,关门捉贼是定身作用,比如有人冲向你,你可以定住他,但是你无法消耗他的惯性。画地为牢时间较短,但是更为强悍,能让对方无论什么情况和状态,立刻回归大地,脚步无法动弹。至于切断了腿是不是能破这招,目前还不清楚,有机会可以抓个人试验一下。

    黄牌多用原因是崔铭很弱,时刻要依仗这两张牌保命。三色牌中最强大的反而是红色的增益牌和黑色阴谋牌,比如红牌破釜沉舟,让叶伦原力当量倍增,生扛骨龙一击而不受伤。黑牌的借刀杀人,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更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常驻卡片。

    三色卡片又有各种细致的分类。诸如胜战卡,是在自己在强势的情况下,减少损失打败对手的卡。还有和地方势均力敌时候的卡片,弱势时候的卡片等等。卡片虽然多。但是有些卡片只有在特定地点,特定情况下才会发挥作用,在普通情况下抽到就是废牌。虽然没了颜色的废牌,但是还有有颜色的,发挥不出作用的废牌。崔铭的目标是随心所欲。想抽什么牌,就能抽出什么牌来。

    专心很重要。即使是这一年半的闭关来看,崔铭修炼五花八门,心思也不在一块,有增强系,突破命牌,自创爆炸飞牌,从来没有专心在一个领域上。现在崔铭对自己实力有数,增强系接近极限。爆炸飞牌作用明显,提高杀伤效果没有意义。命牌虽然出现瞬移。但是自己对命牌还是雾里看花,不知道如何着手。唯独是策牌,崔铭总感觉自己可以得到更多。

    风的风之剑术,简单来说,只要有动作,就能带动风。呼吸,心跳,都会引发空气的波动,导致风的出现。风之剑术的突破,不再有各种招式。而是一种境界的突破,从原来的感应风,感觉风,利用风。使用风,到最终的我就是风,风就是我,人风一体,随心所欲,缥渺无踪。来无影,去无形。顺风一步攻,可无坚不摧进百米,逆风一步守,可造坚如磐石风盾。顺风逆风,变化随心。

    风虽然在沙漠好多年了,但是从来没有静下心来修炼。豆芽泉就是他玩物丧志的标志,这次出去后,发现自己故意遗忘了一个自己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师妹。回沙漠后,风的前半年也可以说是三心二意。

    然后风发现崔铭在快速的成长,速度之快,虽然自己嘴上不说,但是心中是嫉妒羡慕恨。最后半年,崔铭肯定要走,风自认为一个人也留不下来,就算两个人,他也腻烦了这地方,他要美酒,他要女人,还要新鲜的三层肉。加之崔铭着魔一般的,除饮食和排泄外,始终入定在凝状态,让风也起了再不努力,就要落后,就要被欺负的感觉。

    所以这选朋友很重要,你要和六十分万岁的哥们为死党,你有可能会慢慢拉升你死党的品味,你死党有可能会慢慢拉低你的品味。前提是以成绩为标准来说。话说一个故事,大学宿舍三妹子故意嘲笑和奚落一位处妹子,告诉她成为女人才是幸福人生的开始。那处妹子价值观被逐渐扭曲,随便恋爱开房,结果四人成为一伙,开始合谋将外寝一个个处妹子拖下深渊。她们已经失去了,嫉妒别人拥有而已。在年轻时代,朋友可以说是超过金钱和父母对一个人的影响,选择一个对的朋友很重要。

    风:尼玛,别练了,我们去转转,换换口味,观赏大漠美景,聆听水声。

    崔铭:我练。经验值+2。

    风:我想去豆芽泉看看,你去不?

    崔铭:我练。经验值+2。

    风:尼玛,不练不行了。我练,经验值+2。

    崔铭:经验值+2。

    风:经验值+2。

    这是励志的版本,反过来就是上面那故事的版本。版本的结果如何,这就要看你要和比你努力的人比强,还是和比你差的人比烂。

    风:今天数学90。

    崔:我92,比你高。

    风:数学80。

    崔:我82,比你高。

    风:数学不及格。

    崔:我及格了。

    风:尼玛,倒数第一。

    崔:哈哈,我比你强一点,倒数第二。

    诚然,励志版本的人活的累,压力大,有时候幸福指数不如很多人。但是相对来说,收获也更大。

    崔铭:“你最近疯了?除了吃饭和睡觉,都在冥想和训练。”

    风:“恩。”

    崔铭:“问题是谁去弄吃的?”

    风:“吃生的。”

    崔铭:“饿了就跳到月亮湖里抓只鱼啃?”

    风:“是。”

    崔铭:“谁怕谁,卧槽了个去。”

    伴随两人出沙,三大陆多了一道美食:生鱼片。这就是永恒大陆生鱼片的来历……

    ……

    两年了……

    不,两年零九个月了……

    他们足足比自己想的时间多呆了九个月,为什么呢?因为tm的这雨季延长了九个月,造成了十五个月的雨季。虽然两人都感觉时间不太对,这雨季怎么还没结束呢?但是由于两人吃饭不对点,睡觉不对点,所以根本没有交流时间。

    两人也没有多想,当发现月亮湖水位开始明显下降,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不需要互相死挺了。当天,风抓鱼时欣喜若狂的打扰了冥想的崔铭:“崔铭,雨季结束了,水位下降拉。”

    崔铭如同被打了兴奋剂一般,冲到月亮湖,仔细比对,果然水位下降了。为了避免判断错误,他们两人在月亮湖守了两天,水位慢慢的降低。这是干旱期,地下水库存水减少,导致的水位下降,所以半年时间终于到了。

    两人收拾东西,将衣服裤子痛快的洗一次,穿上湿漉漉的衣服朝约克山脉而去。路过豆芽泉,发现知尔在豆芽泉,豆芽泉的绿地已经有一亩地大小了,水道因为长久的流淌,宽度和深度也增加不少,水道中的鱼也开始多了起来。

    知尔难得主动站立起来,等两人到跟前,难得先开口:“要走了?”

    “是的。”风凝重之色,如同看一位坚守岗位的同志,认真道:“知尔,我们会回来看你的。”

    “不用。”知尔道:“我在这里等你们,只是想要送礼物给你们,不是珍贵的礼物,只是一句话。”

    两人同声道:“请指教。”

    “风,风无形,来去匆匆,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将要去向哪里,随心所欲,顺其自然,无论在哪,风总是存在的,这才是风。”知尔看向崔铭:“你的命运都在卡牌中,虽然你不能预见未来,但是你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谢谢。”虽然不是完全理解,但是两人还是很礼貌道谢。

    “这有两枚多兰戒,是祭师的遗物,没有什么过于神奇的地方,但是能帮助你们修炼原力比别人快一些。”知尔将两枚戒指递过去,道:“戴上试试。”

    风和崔铭将戒指戴上,戒指流动蓝色的气息混入两人原力之中,慢慢的蓝色气息变淡,最后消失,这代表风和崔铭已经成为这两枚戒指的新主人。风道:“知尔,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知尔摇头:“你又忘了我的忠告,顺其自然,走吧。”

    风点头:“知尔有什么需要的?”

    “没有。”知尔回答。

    风忍不住上前拥抱下知尔:“帮我看好豆芽泉,我一定会回来的。这是风的承诺。”

    这身份颠倒了吧,人家是主人,你是客人……崔铭道:“如果不打扰知尔你,我倒是很愿意没事来沙漠转转,沙漠不仅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而且带给我很多东西,这两年来所经历的事非常少,但是就因为少,我一直牢记在心中。没有一个地方能带给我这么纯粹的感觉,与其说我想回来看望知尔你,不如说我想回来看望这片沙漠。”

    “不打扰。”知尔回答。也没说欢迎,也没说不欢迎。目送两人离开,他化成沙子,本体回到了珍珠湖中,静静的坐在台阶上,双脚泡在水中,继续着已经习惯了的孤寂的生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