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重逢
    北月怎么来的?当然是追吸血鬼来的,早几天就收到匿名举报,说吸血鬼弗拉在暮光城,还配上了照片。只不过,这举报消息是给联盟,联盟还得联系负责人卫薇他们,耽误了时间。到了暮光城一打听,人已经在叶家了。

    北月下车后,第一眼就看见了崔铭三人,当即鼻子有些发酸,快步走过来,到了近处,又不知道怎么表示,拥抱呢,不符合自己性格,握手太正式,又感觉把叶伦和卫薇扔下不太合适,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崔铭呵呵一笑,大拇指反指身后,道:“北月,有东西吃。”

    好熟悉的话语,这几个人都算刺头,米小南是跟班,有时候北月忍无可忍发飙,又不知道该如何接下一句时候,崔铭总是会说,北月,有东西吃。这句话让当时的北月实在不会接,每次都无奈的看四人。

    现在也不会接,幸亏卫薇到了,招呼:“崔铭,好久不见,想姐姐了吗?”

    崔铭上前和卫薇拥抱:“姐姐这身材是越来越好了。”

    “还是这德行。”卫薇很高兴崔铭夸奖,走两步和李青握手,点点头。她和李青有少年时期的故事,李青又在猎人考核期,接触有些生硬。最后卫薇俯身拥抱下米小南:“小南,干嘛一直包脸,如果不是你这双眼睛,我都不敢认。”

    崔铭顺带道:“介绍一下,杰西,你们都认识,还有这位弗拉先生。”

    卫薇笑容变了,从微笑到冷笑,和弗拉握手:“你的事不是我的事。”看向北月。

    北月看叶伦:“没请教叶家这是什么意思?”

    叶伦请两人落座,大家坐下,拿对讲机招呼换上茶水点心,然后才介绍了原力联盟早一步委托叶伦处理这件事,由于弗拉赞同联盟提议。所以弗拉只需要去联盟接受测试就可以。

    未曾想,北月不买账,问:“是流浪的意思吗?”

    叶伦一愣,回答:“是会长的意思。”

    北月道:“联盟猎人是中立组织。流浪是联盟猎人最高首脑,除此之外,联盟猎人不接受任何人,包括会长有违任务的建议和提议。会长明显是越俎代庖,擅作主张。”

    叶伦有些不明白:“我说的很清楚。弗拉先生目前没有罪行,会长有权撤回命令,我不知道哪里不合适。”

    北月回答:“只有一点不合适。”

    “哪一点?”

    “他是丁家人。”北月道:“丁家做为世家,在联盟中很有影响力。弗拉先生是吗?既然你愿意配合,我也不会为难你,我需要把你锁上,送到原力联盟,由联盟猎人评估你的危害。”

    叶伦还要说,崔铭道:“叶伦,我老板意思是。如果弗拉由联盟去测试,那因为弗拉是丁家人,说不准有失公平。就算没有,外人会怎么想?为了丁家的清白,也为了公正,所以由联盟猎人来解决这件事是最好的。再说,联盟猎人一直标榜公正,公平,正直,勇敢。忠诚,会很公正客观来处理这件事。反过来说,弗拉先生你自己也承认内心有一些不好的欲望,如果联盟猎人做出认为你能克制自己欲望的结论。弗拉先生你也信心百倍。反之,弗拉先生可以听取意见,我认为弗拉先生是一位绅士,并不想去害谁,有善心,也有同情心。更有爱心。当然,和我老板一起走,可能会委屈一些,但是为了丁家荣誉,为了弗拉先生你本人的清誉,我认为你和我老板一起走,是比较合适的。”

    叶伦道:“叶家已经保证弗拉先生来去自由,无论是联盟还是其他原因,我们叶家必须遵守承诺,除非弗拉先生愿意和北月小姐走,否则我们必须要干涉。”

    听起来叶伦在和崔铭唱对台戏,但是卫薇心中笑,这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崔铭不用说,一套说词下来,自己都认为弗拉和北月走,是最正确的选择。而叶伦顺水推舟,先表明了叶家立场,同时暗示弗拉不要让大家为难。

    弗拉沉思一会:“今天就走吗?”

    北月点头:“马上就走。”看了一眼崔铭,看他有什么说法,虽然几年没见,但是信任感一点都没有减少。

    崔铭道:“弗拉先生很配合,老板,我觉得原力锁就不要了吧。闲着也是闲着,我们几个人一起去英雄城,我还没领修行者身份证呢。不过,能不能留一个晚上,明天早上再出发?”

    北月点头:“好。”

    卫薇看北月,好?你北月是什么人?怎么说变就变?你们相遇心情有些激动,我能理解,但是不是一起上路吗?多留一晚,多一分变数,你在没有得到任何必要的答案前,竟然一口答应?

    火药味没了,大家喝茶吃东西,不过,北月他们四人坐在一边,两个小团伙,两个话题。大家说了好久,然后看北月,北月觉得自己怎么也得说了,看崔铭道:“半个月前听说你还活着,我很高兴。”

    “北月,你越来越不会聊天了。”李青摇头:“北月,卫薇怎么样?你这个任务官有没有为难你?”

    “没有,很顺利。”北月回答。

    李青道:“听闻你武器又有新变化?”

    “恩。”北月回答,然后感觉自己没诚意,解释道:“我已经掌控了严剑,现在正在接触勇剑。”

    严剑啊,严剑。崔铭心中轻叹口气,想起了三年前,智、勇、信、严四口剑,北月主严,千仞剑,壁立千仞,无欲则刚。这姑娘……崔铭看着北月,和三年前几乎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几乎没变化,实际还是有变化的。北月更严肃了。从北月说话可以看出,她是因为几人关系多说几句话,因为这几句话是特意多说,所以感觉有些别扭。

    李青踢了一脚崔铭,李青心眼发现崔铭这看人眼神有些过了,北月一直偏头过来躲避。崔铭醒悟,尴尬呵呵一笑:“秋高气爽,如此美景,不如我们赋诗一首?”

    米小南一口茶水喷到了北月原力上,同情的看崔铭,向北月解释:“崔铭哥在沙漠呆傻了,经常抽风。”

    北月看崔铭:“沙漠美吗?”

    美吗?漂亮吗?这两个词看似差不多,但是语境又不同。崔铭若有所思:“寂寞,孤独,不是我胡说,寂寞和孤独有时候感觉是一种很另类的美。”

    米小南问:“那你出来干嘛?”

    “小鬼,懂什么,美这东西看三年,会腻的。”崔铭道:“沙漠一行,挺值得。”

    北月好奇问:“因为提升修为?”

    “不是,因为生命。为生命而感动。记得那时旱季,有一对情侣沙鼠,公沙鼠每天都吃的很少,把不多的枯萎的灌木叶留给了爱人,它精神越来越差,但是灌木得不到地下水的滋润,食物是越来越少……”崔铭陷入了回忆中。

    米小南感受到了电视剧的元素,轻声问:“后来呢?”

    崔铭迷离看着远方,沉重道:“因为食物越来越少,我们只能把它们吃了。”

    “噗!”这次喷的是北月,低头捂嘴咳嗽,崔铭忙递纸巾,颇为窘迫的北月忍不住拍了崔铭一下才接过纸巾,然后觉得很不过瘾,脚上再补一脚。虽然动作有些不好,但是北月竟然重温了三年前一伙人聚集在一起感觉。崔铭这家伙,冷笑话多,经常让人受不了。

    北月这两下打的崔铭心神一荡,北月立刻感觉自己动作不合适,后靠,转移话题:“有丁泽消息吗?”

    没有,大家都没有丁泽的消息。

    北月看眼附近一桌的弗拉,问:“为什么要迟一天?”

    “好不容易和永恒第一美女会面,晚上还能一起吃饭,这机会不能放过。”崔铭一抓米小南脑袋,在米小南耳边道:“看见那边保安送来柳媚儿的行李了吗?送到了豪华客楼处,我现在不知道是哪个房间,你拿相机,把她行李内的所有东西全部拍照,然后完整还原,能做到吗?”

    “现在?”米小南问。

    崔铭点头,左手一揽李青肩膀,耳语:“师兄,麻烦你和小南一起去,我怀疑那客楼会布置侦查守卫,需要你的真视守卫破解。”

    李青道:“回来告诉我原因?”

    “恩。”

    李青和米小南没说什么,一起站起来朝洗手间走去。北月问:“我如果想知道,是不是也得把耳朵凑过去?”

    “北月,你缺乏好奇心。”崔铭看北月:“就在前不久,一个医生诊断一个病人,说她是白痴。问能治疗吗?医生说有可能可以,如果能让这个病人产生好奇心,将对治疗非常有帮助。”

    “你在骂我?”北月点头,道:“我有好奇心,但是你能在不使用耳语的情况下对我说明吗?”

    “怕我胡子扎到你?”

    “……”北月无言以对。

    崔铭嘻嘻一笑:“办法是有,不过你肯定不会喜欢。”

    “我会试着喜欢。”

    崔铭站起来,招呼:“几位,我和老板几年不见,去客房开个房间叙叙旧,你们继续。”崔铭笑嘻嘻的转头看北月,未曾想北月那装了武器的布包敲在脑袋上,崔铭吃痛,闪开一步:“有没有搞错,我还没说,你已经准备打了。”

    北月也不理会,头一动,示意散步:“这边走吧。”她随意和其他人点下头,没有半点征求他们意见的意思,我行我素,前面带路走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