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 旁支
    卫薇对流浪道:“崔铭还和我说,谈判时候可以借这事情和火教沟通,为避免双方的修行者相遇产生误会,见个面,或者留点资料什么。联盟人都在明面上,把他们钓出来才是正经事。如果对方不干,以后再死个猴子,死个狮子的,可千万不要发火。”

    “大西瓜,人都烧成灰了,他还要压榨点东西。我喜欢……就是这家伙道德值太低了,没有什么正义感。我本来约他吃晚饭,想说服他去一起谈判,但是刚才一想,不行,崔铭这人,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家人,朋友,他是非常在意的,但是要说服他放弃一个朋友拯救联盟,他绝对反咬你一口。这家伙朋友挺杂的,认识的人有幽静城的长老,还和巫妖有牵扯,还去了沙漠。”如果崔铭和知尔是好友,有天联盟发现知尔在酝酿一个阴谋,要除掉知尔,崔铭十有八九会通风报信,阻挠联盟。

    卫薇点头:“他心中没有大义,只有小义。没有国家,只有家国。路上我向米小南套话,才知道崔铭本来要坑柳媚儿,但是发现适合背锅的人只有均衡教,因为米小南也是均衡教的,所以他闷声发财,一句话都不说了。”

    “也就是说他当时有机会坑柳媚儿。”

    “是,可以说有绝对把握。”

    “就是这样,所以我看有才无志的人,总感觉恨铁不成钢。”流浪话语一沉:“但是火教那边绝对有个很难对付的头脑,谁都没有想到,火教人会干这一票,到英雄城来刺杀我。很险,如果不是布冯,我就交代了。这种险招,一般都是阴险狠毒的人出的,这真要斗下去,我们也不好受,你通知所有猎人。眼睛放亮点,做事小心点。最近如果没有什么大事,尽可能的低调,闲赋在家也不错。”

    “明白。”卫薇知道流浪意思。原力联盟几股势力,四大世家,猎人,这几股势力是联盟凝聚力的主要构成部分。你暗杀一两个散沙修行者,其实对大局来说没有什么更改。同样。假设火教突然宣战,能快速凝聚起来的也是这几股势力。卫薇听出潜台词,流浪认为火教蠢蠢欲动,只是顾忌了这几股势力。只要这几股势力不出问题,火教还不敢跳出来。

    流浪点头,离开猎人总部,步行到了宾馆。宾馆正在整理,连夜整理。同时联盟发布了警戒令,开始安排人暗哨值夜巡逻,不过人手不多。目前只能是抽取值勤议席担任。

    酒店房间内,崔铭和米小南凑到李青一个房间,米小南在嗑瓜子看电视,李青正在打坐,崔铭在弄火锅。门没关,流浪敲门,大家站起来迎接,流浪示意大家不要拘束,说了几句,拿起客房电话。让酒店人送一件冰啤酒上来,再准备一些食材。

    啤酒送来后,流浪关门,和大家席地而坐。倒酒,聊天,很快进入正题:“本来今天要请你们吃饭,肯定有事。还是柳媚儿的事。”

    崔铭问:“有变化?”

    “你们知道曹易吧?无极剑道。”

    “曹易应该是曹家这百年来最出色的一个年轻人。”李青道:“柳媚儿此人过于高调,特别是宣布一个多月后比武招亲。我认为曹家人并不会同意曹易和柳媚儿的结合。世家之间联姻的话,柳媚儿是一枚非常重要的棋子。比如叶文家主,不行,曹易,是希望,不行。但是叶伦这样的重要家庭成员,和柳媚儿配对,是一场双赢生意。”

    流浪点点头:“柳家人对柳媚儿未经过同意,以叶文私人朋友拜访叶家,不太高兴。大家都知道柳媚儿肯定是柳家最重要的一枚政治筹码。事实上,钟情柳媚儿的人真的很多,包括了叶文和曹易。”

    崔铭道:“叶文的价值在叶家,曹易价值在本身,选择曹易,对柳媚儿作为火教人来说,不是一个好选择。”

    “先从曹易说起,在考核赛后,有人称曹易为未来剑圣。”流浪道:“而你们可能没有注意到和你们同批参加考核的丁家人,他们有一个高手,叫丁泰,我称他为未来刀圣。”

    “丁家?”崔铭反问一句,考核赛时候确实有丁家队伍,但是很平凡,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大家也没有太在意。说到丁泰,崔铭仍旧没有太大印象。

    流浪点头:“你们考核赛是一路赶,还没有喘气,崔铭你就失踪了。和你们队伍比较友好是叶家和雷福斯的队伍。除了这些原因外,丁泰本人也非常低调。这是他的照片。”

    一看几张照片,崔铭赞一个,好一个刀锋男子,非常帅,这种帅不是电视中那些奶油小生,统一发型,统一小脸那种大路货的帅,而是菱角分明的那种帅。照片中丁泰穿了一件银色的带帽斗篷,帽子戴在头上,头低的很下,但是从侧面可以看出他英姿。崔铭道:“从照片看,这是个桀骜不驯,独立独行,做事低调,做的比说的多的人。”

    流浪一指崔铭,赞道:“基本差不多,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丁诺是丁家的王牌,首脑,似乎除了丁娜外,再没有其他人可以和他媲美。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丁家人才济济,首先是宗脉的丁娜和丁雯,虽然是两位女性,但是很强。丁娜现在已经无心再为丁家的事烦恼,专心做自己的联盟工作。”

    “丁雯,和丁泽一样,是被放逐的人。”丁雯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一直处于失踪状态,突然报名参加了一个多月后的考核赛。

    “恩,丁雯很强,非常强,这是一个有志向,有理想,有实力的人。虽然在放逐前丁雯一直很少和丁家人接触,但是丁雯绝对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只要有她的地方,她就是焦点。”流浪道:“丁家旁支中的中大陆西北系的丁泰,则是一个真正低调的人。”

    “丁家除了他们,还有弗拉,这位吸血鬼旁支。”果然不愧是世家,确实很多人才,崔铭问:“这个丁泰既然很低调,为什么会入你老的法眼。”

    “丁泰此人是个另类,他没有世家那种荣誉感和责任感,他的故事我简单介绍,他虽然是丁家旁支,但是生活并不如意,测试的人根本没有到西北偏远地方找丁泰,就向家主报告,西北系没有修行者。没有修行者,生活完全是两回事,特别是旁支,只能自己谋生活。丁泰的父亲是一名驻守首都附近小镇的低级军官,丁泰从小就在武器堆中长大,不喜欢枪,特别钟情于刀,大刀,小刀,玩的非常的顺溜。”

    原本丁泰生活不会很糟糕,九岁那年,内战爆发了,丁泰父亲离开了他们,率领士兵前往前线。几个月后,反对派武装统治了国家,而丁泰父亲被反对派处死,同时丁泰和其母亲,还有一位姐姐被邻居告发,是和当权者战斗到底的独裁者军官的家属。战争爆发,需要大量军官,丁泰父亲因为有军功,被突击提拔成中高层军官,而这一切,伴随着他所支持的势力失败,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反对派也是独裁者,他们利用农民推翻了暴政,夺取政权后,他们并没有依照承诺把国家还给人民,成了教科书中典型的寡头政治。丁泰的母亲病死,丁泰的姐姐因为母亲临终的嘱托,嫁给了一个首都因为战争残疾的新势力军官。按照道理来说,丁泰也应该翻身,成为人民的剥削者之一。

    但是十一岁的丁泰拒绝了姐姐的好意,离开了首都,开始自己流浪生活。他做过小偷,抢劫,杀人他都干过。但是和别人不同,他是为了生存。那时候的丁泰最恨是谁?不是新的统治者,不是姐夫,而是丁家。偌大的丁家,在永恒联盟中说一句话就可以了,但是没有,他如同被遗忘的人一样。

    这一切到了十五岁,丁家宗脉没有什么人才,缺乏人才管理,就导致丁家办事的人没有责任感。家主的堂叔,作为丁家长者,见此非常生气,主动担负了家族一些事,其中包括宗谱的完善,特别注意旁支的族人去向。

    中大陆西北系只有两家,一家已经在战争中和结束后,全死了。只剩下丁泰一脉。堂叔亲自去中大陆西北,找到了丁泰姐姐,而后通过官方寻找丁泰。堂叔的意思就是入个族谱,毕竟有男丁,如果看合适的话,就安排到一些稳定的大家旁支丁家中,做点事情,养家糊口,不能让西北系断了。

    堂叔是原力联盟成员,当权者不敢得罪,全力寻找,终于找到了因为杀人罪被捕,即将执行死刑的丁泰。丁泰杀的人是他的邻居,就是邻居为了献媚当权者,表明自己的立场正确,告发了丁泰是前政权军官家属,导致了一系列的灾难降临。

    堂叔和当权者达成协议,把人带去西湖城,西湖城里有一丁家旁支,做服装生意。由于是独裁国家,法律只制约底层人,保护上层人,上面人说一句,人就带走了。这时候堂叔才发现丁泰竟然是位准修行者。

    这是大错特错,丁家人犯了世家绝对不能犯的大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