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决斗
    崔铭问:“你和小波怎么样了?”这是重点问题。

    米小南许久没开口,大约有半分钟,才开口:“我们原本通信很频繁,我在罗尼群岛时候,还特意留了曙光帝国海军码头的地址,码头是十五天接货发货,刚开始,每十五天能收到她三四封信,后来就一封,一个月一封,到最后半年没有音讯。罗尼群岛没电视,我就天天从她信件中揣摩电视剧的进程和发展和她交流,看她信越来越少,我想是不是她不满意我胡编乱说。回到大陆后,我就开始恶补电视剧,也有了电话。不过,她每次接电话都不聊电视剧,问我罗尼群岛,问我有没有什么进展,聊一些联盟和修行者的事。”

    崔铭摸摸米小南的脑袋:“可怜的孩子,人家的兴趣已经不在电视剧上,人家以为你喜欢电视剧,但是她不看电视剧,说不出什么,所以回信就少了。女人是善变的,所以你要贯彻男人的品质。”

    “男人的品质?”

    “喜新厌旧,更加善变。”崔铭回答。

    米小南看远方白云,跳站起来:“我要加油了,不管她会不会看上我,我首先要看得起我自己。”

    “说的好,要让女人看得起你,自己要先看得起自己。”这点是崔铭自己体会,不要一直投北月所好,首先你要让北月能看得起你。君不见七个小矮人为白雪公主付出那么多,但是最后来个莫名其妙,一直没看他出场的王子,就把白雪公主带走了。如果七个小矮人中有一个矮人,把伺候白雪公主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增强自己,说不准成为某个国度将军,再篡位得国,王子是什么东西,老子是国王。白雪公主为什么死心踏地和只见一面的王子私奔,一个原因是王子帅。最重要原因这家伙是王子。换个英俊的马夫和丑陋的王子试试,一样是王子得胜。诸如灰姑娘之流,她心愿就是混到上流社会,参加上流社会的社交晚会。为什么?可以把自己推销出去,如果一直混在底层,那只能推销给贫民。

    为什么会这样?主要问题在于男人的内涵,男人的实力是男人很重要内涵。无论是王子这样继承的实力,还是勇者屠龙的实力。有实力才有内涵,才会吸引女性。或许提升实力不能让女人对你青睐,但是最少不会看低了你。

    这是崔铭这个雏鸟的个人看法,对和不对他不知道,米小南是很好的兄弟,自己有话就说。同时就朋友和同伴立场来看,他本人也希望米小南的实力能提升。

    ……

    丁泽看起来还是那老样子,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烟瘾不仅没有因为几年的戒烟而减少。反而这几年的时间让他更珍惜和香烟在一起的一点一滴。用丁泽的话说,能抽多少抽多少。

    入夜,崔铭接到电话,叫上李青他们前往竞技场,竞技场正在进行一场对决,这是流浪临时找魔力系修行者布置的一个领域,走了后门,托了关系的。对决的双方就是风和风的师妹。

    赌约,如果师妹战败,将不再攻击、追击风。同时联盟会对其师父之死进行全面的调查。如果风战败,五年之内必须找出弑师凶手,否则将自裁以示清白。如果风五年内找不到凶手,并且不愿意自尽。那么风将背负弑师的罪名,重新成为联盟的通缉犯。

    赌约内容二,无论胜败,师妹必须参加数天后的联盟考核,如果考核中胜出,同时战败。将为猎人工作五年。如果考核胜出,同时战胜风,将作为义工为联盟服务一年。如果考核失败,同时战败,那将为猎人总部工作十年,如果考核失败,同时战胜风,将为猎人总部工作七年。

    无论怎么说,联盟猎人总是赚的。崔铭在流浪身边坐下,侧头问:“你是怎么逼迫她签署这不平等条约的?”

    流浪回答:“当我看见风故意示弱,表现出畏惧,害怕等情绪,她自感胜率大增时候,我就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联盟既然提供给你们解决问题的场地,还耗费了很多人力和物力,那么……”

    “姜还是老的辣。”崔铭赞一句,问:“同时,这点我又不太明白,风的师妹有你这么自损名誉坑她的必要吗?”

    流浪反问一句:“你觉得谁会赢?”

    “如果是我,我会买风胜。”崔铭分析道:“风扮猪吃虎,他的能力我很清楚,而且和其师妹之间很了解,不存在克制或者压制的情况。他们比拼的是技巧,技击的技巧。”

    流浪道:“我买她师妹劳伦胜。”

    “为什么?”

    “这是我第二次见劳伦了,第一次见面是你们失踪时候。劳伦给我第一印象就是,她就是剑,在用剑的高手中,我甚至认为她比曹易还要强。”

    “这句话评价很高。”崔铭惊讶,崔铭问过风自感对阵曹易胜败,风说曹易重意不重招,而他重招不重意,如果是新手比拼,他完胜曹易。但双方都达到巅峰时候对决,胜负37开,他是3。

    流浪道:“劳伦和曹易其实是一类的,风并非是纯技击武技,他更重招式,他为什么一直没有领悟风之剑术的真谛,就因为招式。而风是无形的……这句话是他刚才对我说的,他很了解自己的缺点,但是很难改变自己缺陷。除非他连我都骗,已经领域了风之剑术的真谛。”

    “开始了。”

    中央出现一个五亩地大小的平台,风和劳伦各自站立在中央附近,距离百米,这是一片很平坦的地面。流浪拿起麦克风道:“开始吧。”

    两人并没有动,风低头,左手握刀鞘,右手抓在刀柄上。而劳伦举剑指向风,这是一口很普通的细长宝剑,一般工厂就可以制造出来的宝剑。但是握在劳伦手上,却感觉不是凡品。

    李青是技击类高手,他用心眼观看水晶球。在连流浪都看不懂时候,李青介绍说明道:“他们虽然站立不动,其实有变化,劳伦在寻找风的破绽,风保持住自己动作,看起来潇洒,其实他现在是防守方。看技击高手较量,他们不是一招一式就出结果,但是真正的高手,会在技击中慢慢累积自己的优势,最终达到一击致命。在我们武僧中,最注重的是步伐,打乱对手步伐,让他失去平衡,一旦失去平衡,就会导致身体各处用力的变化。在通常时候,人们是以正常状态进行训练,但是很少人有在针对失去力的平衡后进行的训练。风如果要赢,必须动了,时间拖延越久,对他就越不利。劳伦是一个寻找破绽,弱点的高手。”

    风动了,上半身保持姿势,双腿跑动,冲向劳伦。劳伦一动不动的举剑。李青道:“现在的风还没有露出破绽,劳伦在等,等风拔刀那一瞬间。拔刀的那一瞬间就是风防御状态改变的一瞬间,由攻转防,由防转攻,必然会出现破绽。风明白这一点,但不能不攻。”

    开打了,风的刀终于出鞘,在其刀出鞘一瞬间,劳伦身体前倾一下,一把剑送出了十公分,刺在风的手腕上。风攻击招式立刻中止,但风也不是普通人,晃出剑花迷惑劳伦,伴随身体惯性驾风而行,刀在前,人在后,和刀一体刷向劳伦。

    劳伦选择了架剑,蓄力在细剑上和风刀对撞,风是招,劳伦是意,劳伦硬碰硬明显吃亏,人后退,但后退同时宝剑轻送两下,一剑穿破刀墙刺在风的腋下,一剑再次穿破刀的横斩,刺在肩胛骨上。风这两个位置的原力如同消失一般,两道血喷了出来,但马上原力开始修补外伤。

    “不是要害,没有中止风的连续性。”李青介绍:“冷兵器时代,剑比刀要致命,致命在于剑是刺,刺要害即死的特性上。我猜测风知道这结果,自己必然受伤,所以宁可非要害位置挨剑,也要保护要害位置。这细剑很厉害,和大剑不同,大剑主劈斩,刺在人身体,因为面积过大,只能造成外伤。细剑如针,专破护体原力。”

    崔铭道:“师兄,我虽然不懂,但是细剑和风这刀玩招架,是不是太吃亏了?”

    “是,所以风的战术是对剑,撞剑。而劳伦的战术是,避让,寻找破绽刺之。”李青道:“不过劳伦不怕撞剑,你看这连续两次撞剑,虽然导致步伐不稳,但是都留了变化招式,每一次撞剑,都是刻意为之,引出风的破绽,细剑趁机而入,制造伤害。”

    崔铭问:“风会输?”

    “就目前看,必败无疑。”李青道:“但是我没有看见风之剑术,除了他借风滑刀外。”

    在几招之后,风退却数步,身体已经开了八个口子了,地面上都是他的鲜血。风一转刀,凝视劳伦,劳伦瞳孔缩紧,要来了吗?

    李青道:“风这次是摆出进攻阵势,压迫劳伦……恩,有点虚张声势,看不懂。”

    崔铭道:“看他表情,似乎在吸引劳伦先攻。”

    “是吗?”李青不知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访问m..(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