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梦
    劳伦上了,速度不快不慢,手中宝剑指向了风的胸膛,在她看来风的全身都是破绽。

    风闭上眼睛,动就有风,来了,风用身体带刀滑斩劳伦,但是他的胸膛还是开的,劳伦化出一个实体到侧面,风转动身体,将身体拧成麻花,避过了劳伦的一刺,一刀斩在面前劳伦的身体上,面前劳伦身体破开大口,鲜血喷出。但立刻消失,侧面的劳伦在收回实体同时,递出了一剑,细剑刺进风的右腋,从后背穿出。

    两人一个照面交手,各自受伤。显然风利用了风带来信息,避让过正面一剑,同时伤到了劳伦。而劳伦的化身实体,受到创伤同时,也看准了破绽,刺伤了风。李青出口大气:“这两人是同归于尽的局面。”风对风的感应理解,静和动的理解,已经到了非常细节细微的地步。而劳伦对破绽打击的精准,也是无以伦比的。

    流浪道:“这两人其实可以算得上联盟中突破型高手。”

    “突破型高手是什么意思?”

    “准修行者修炼六要素后,所能得到成就差不多,主要是依靠突破。为什么说丁家宗脉平庸,修行者数量不少,但是就是平庸,因为没有突破。李青你算一个,三年来,你从只会飞腿到了禅武,这就是一种突破。看丁泽变化也很大,崔铭你是进步最多的一个,别人突破很艰难,你突破比他们要容易的多,这算不算是策系的特点?修行者一直存在这种情况,只不过联盟淡化了突破者和普通修行者的区别。联盟恋人考核第一关是实力考核,就是判断对方的实力,是平庸还是突破。”

    最边缘坐立的米小南,心头拔凉。

    流浪道:“能突破的人一般有几种情况,性格坚定,简易,执着,如同李青。面对一个未知的方向努力。要么如同丁泽,有一定的奇遇,加上本身聪慧,虽然不具备执着、坚持和勤劳的美德。但是仍旧会获得成功。崔铭你比较奇怪,你似乎心里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似乎知道自己应该追求什么,然后你朝这方面去努力,比别人少绕很多弯路。毕竟发的训练。外人几乎给不了意见的。”

    崔铭一笑:“我的命运尽在卡牌中,我只是努力从顺天应时,转变为自己掌控。”

    流浪点头:“看来策系最讲究的是悟性。”崔铭的表达颇有些虚无缥缈,但是流浪反而能理解,换成画家来看,李青属于勤奋型的,本身天资不错,加之后天努力和坚持,终于有回报。丁泽属于天生型的,自身带有太多优势。加上运气好,有名师指导,自身天资极其出色,虽然懒了点,但是也有成就。崔铭属于印象派,印象派好坏在于灵感和悟性,对艺术的理解和独立的想法。谁的成就会更大,不好说,如崔铭这印象派,能理解和共鸣的人始终比较少。李青和丁泽画作比较受大众的欢迎。相比之下,丁泽更有灵性,李青基本功更好。崔铭呢?基本功不如李青,天赋不如丁泽。但是他有自己的艺术主张和理解。这点是其他人无法模仿的。

    还有一个米小南,流浪实在不想点评。在三年前考核中,米小南是他非常看好的人,具备了相当的潜力的人。对忍术,对查克拉,对原力都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可以说米小南具备了丁泽的天赋和崔铭对艺术的理解,但是欠缺了李青的勤奋和执着。不要看丁泽懒,但是这几年忍受烟瘾折磨坚持下来,也是一种付出。崔铭沙漠三年,几乎都在训练,冥想中,勤字更不用说了。

    99%的汗水加1%的灵感,如果没有1%的灵感,也不会成功。这句话前提是,你付出了99%的汗水,即使是丁泽奇遇好运类的,也要付出99%的汗水。米小南不缺灵感,其理论知识非常扎实,在约克族年轻一代中也算是拔尖。只可惜少了勤字。

    大家心中各有所想时候,胜负出来了。原本是两人你一刀我一剑的拼血之战,但是突然画风改变。这时候李青才知道,所有的你来我往,都是为决胜一招做铺垫。了解对方,消耗对方,最后一决胜负。

    劳伦避开了风的滑斩,细剑刺穿了风的胸膛,但只避让过风的刀,却没有避让过风的风。风这一刀如同超音速一般,刀已经过去了,声音却还没有到。刀已经过去了,风随后才到。这道风比发丝还薄,后发而至的速度如同电石火光一般,将劳伦拦腰斩成两截。同时劳伦的细剑也完全穿过了风的胸膛。

    “你输了。”风说了一句,劳伦消失,风单手握住细剑剑柄,从胸膛处拔了出来。这剑距离心脏很近,非常近,只要劳伦转动宝剑,就能切破心脏。但是劳伦没有这个机会。

    崔铭问:“如果是现实,被拦腰斩的人有力气将剑朝心脏位置移动两公分吗?”

    流浪回答:“现实是可能的,但原力是不可能的,上下半身一分开,原力会立刻溃散,无法控制。相反,风即使心脏被刺穿,神仙难救,但是还有拼死一击的机会,因为他的原力还在,还有意识,还能控制原力。”

    劳伦本体因为自己要求,被送到风的面前,道:“如果你六年前会这招,你不用偷袭,直接可以杀死师父。”意思是六年前风有这能力,那师父就不是他杀的。

    风道:“我没有杀死师父,我解释了一万遍,我为什么要杀死师父?妖刀?我没有,我来去自由,师父放纵我的个性,虽然有些放荡不羁,但始终认为我是善良的。我那时候风之剑术只有形,没有神,为什么我要杀死有可能指点我的师父?”

    “除了你,没有人能将风用的那么薄,师父的尸体不是被刀刃砍开的,而是被极薄的风切开的。”

    风问:“难道比我今天斩杀你的风还要薄,还要快?”

    “不……更为粗糙,但是,你一直在进步。”劳伦转身,走向传送阵:“祝贺你,你赢了,我现在只能期盼你不是凶手。”

    风坚定回答:“我不是。”

    “那就把凶手找出来,否则我始终会认定你是凶手,即使因为誓言我无法报仇。”劳伦消失了。

    风出口大气,走向传送阵,也消失在竞技场,竞技场重新变成一片死寂。

    ……

    这天晚上,米小南以温习电视剧为借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是他没有打开电视声音,只是看着电视屏幕发呆。很多人都和他一样没有突破,但是米小南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突破是因为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也浪费了自己最有感觉时候的契机。虽然他和崔铭说,自己要开始变强,但是他已经失去了那份灵感。

    他不愿意让别人看出异常,不愿意和崔铭他们分享心事,宁可一个人孤单坐在黑暗中。

    不知不觉,坐在地上,后背靠在床上的米小南入睡了……

    这是一个梦,但又不像是梦,因为很真实。米小南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清楚附近,附近是一片空洞。伴随着脚步声,一个怪物出现在米小南的眼前。他的脸只有一双发出白光的眼睛,他没有脚,代替的是一条黑色阴影,他的身体和人差不多,但是双臂很长,如同长臂猿一样。

    怪物开口了,道:“是不是很失落?”

    米小南不由自主的回答:“是。”

    “你是不是在为他们高兴同时,又嫉妒他们。”

    “是。”

    “你甚至是不是认为,如果大家都没突破是不是更好?”

    “是。”米小南回答,眼泪落了下来。

    “即使是最好朋友,当他拥有你没有的东西,你也会嫉妒,这是人性,并不丑陋,你不用为此羞愧。”怪物道:“嫉妒是一种力量,能让你变强的力量。力量没有对和错。”

    “但是他们是我最好朋友,我很愧疚我内心有这样的想法。”

    “你没有错,不需要愧疚,不需要抱歉,你是你,做你自己,你首先要对自己负责。”

    米小南问:“你是谁?”

    “我是你的内心,你坦然面对我,说出实话,并不感觉到恐惧,就因为我是你的内心。”怪物伸出手:“跟我走。”

    “去哪?”

    “去寻找力量。”

    “小南。”崔铭声音突然传来。

    怪物平静道:“不要告诉别人我的存在,如果你需要我,我们会再见面的,我是你的内心。”说罢,慢慢的淡去,消失在空间中。

    而米小南全身打个激灵醒来,开门,若无其事问:“怎么了?”

    崔铭表情有些奇怪,看着米小南道:“没,我师兄那头猪又饿了,不想半夜麻烦人家服务员,你这边有食材吗?”

    “有,冰箱有吧。”

    崔铭进入房间,看了眼电视,慢慢的观察房间,米小南拿出几包培根和一些西兰花:“够吗?”

    “够。”崔铭接过食材,走到门口,问:“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被电视剧感动。”

    “哦。”崔铭关门,回到了李青房间,关门,将食材在桌子上一放,陷入沉思。

    李青道:“师弟,不要偷懒,你输了。”

    崔铭没回答,抬头看墙上的时钟,凌晨一点……

    “怎么了?”

    “有些奇怪。”崔铭皱眉沉思一会:“但不知道怎么说。”(未完待续。)

    ...(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