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零二章 赌徒式追击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弗拉会死亡?这些问题,死亡的同伴不会回答你,在丁兰身后的丁诺,立刻前往弗拉死亡的附近。这段路并不远,而且靠近自己的野区,丁诺怀疑弗拉不小心进入了巨蛇领域,毕竟巨蛇就在这片野区内,还可以承受。丁诺属于自然反应,探查真相,却忘了这是竞技赛,如果是巨蛇,没有意义,如果是埋伏,自己去不是送死吗?

    丁诺走着,一道黄牌从左侧迷雾飞出,定身。三口手里剑从右侧迷雾飞出,米小南扑向丁诺,人没到,忍术先动,在丁诺头顶十米,米小南全身原力突然一灭,身体只剩余稀薄的原力。米小南落下,手掌打在丁诺身上炸开雷暴,丁诺一声不吭的死亡。

    崔铭挥手,米小南立刻向中路突击,米小南这招是将常驻的全部护体原力转变查克拉,达到一瞬间爆发的威力,并不伤害原力的正常运行,也不属于灭的范畴,身体原力会快速补充。

    丁诺死亡后,丁家这组旧没有人示警或者做出战术调整,丁兰一边猜测情况,一边在和丁雯联系,犹豫是做任务赚钱复活,还是先退回去看看情况。当丁兰想退时候,崔铭已经从箭塔后断了后路。箭塔对崔铭伤害挺高,但是无所谓了,丁兰准备启动突袭,冲出去,崔铭黄牌已经定身,米小南故伎重演,后排而上,照葫芦画瓢斩杀丁兰。米小南化成闪电,冲出箭塔区。崔铭原地启动命之瞬移。

    就在丁家组连续阵亡时候,李青已经从下路进入野区,急速朝丁雯靠近,丁雯很机警,在发现丁诺也死亡后,和丁兰对话时候,自己已经后退。距离自己大本营还有三百多米时候,崔铭从天而降,一张黄牌再次定身。策牌还有个作用。比如关门捉贼抓住丁兰,丁兰死亡后,立刻可以再抽策牌,这是崔铭在竞技场发现的。至于外面能不能用,不清楚,崔铭暂时也没有仇家可试验。

    崔铭扔出飞牌攻击丁雯,攻击力不错,但是要杀死丁雯。那几乎不可能。援兵到了,李青速度不是最快的,但是在野区赶路速度绝对是本次比赛的三甲之。,他甚至不绕路,直接飞腿穿过了红龙的地盘,他能在迷宫般的野区中直线行走。后发先至,李青赶到了战斗现场。李青落下时候,崔铭的策牌时间即将到达,李青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杀死丁雯,但李青不杀。落地后,一脚重踢,将丁雯踢向了赶来的米小南。

    米小南这次没有用千鸟,千鸟需要配合崔铭的定身牌才好用。这次米小南是用忍术的分身术,一化为四扑向丁雯,丁雯毫不畏惧,大刀一举,斩向其中一个米小南。米小南吃了一刀,一把抱住了丁雯。

    丁雯愣神中,米小南炸开千鸟……

    在赶赴这里时候。米小南就在自残,对自己戳千鸟,等千鸟印记时间快结束,再戳一根。到了丁雯面前,足足戳了六根,启动奥义雷暴。奥义雷暴是米小南的杀手锏,大范围的雷暴术。这招的变异是从三年前,保护杰西妹妹那边学到的。当时米小南听崔铭的馊主意,关在小笼子内。破笼而出之前,对一只老鼠使用千鸟,然后炸开老鼠千鸟,利用面积伤害,伤害到了杰克。

    不过,由于不是千鸟主印记对象,丁雯所遭遇的伤害并不大,但是米小南这招不是要弄死丁雯,而是要麻痹丁雯,雷暴炸开,丁雯被闪电麻痹,滚地刀被破,自己也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在地。

    米小南本人是免疫千鸟雷暴的,这也是他从残杀老鼠转变为自残的主要原因。米小南全身原力再次突然消失,转而,右手手掌出现一个急速旋转的东西。这个东西是查克拉能量制造出来的,一半是球体,快速旋转,另外一半是钻头式的尖锐尖刺。丁雯眼睁睁看着那东西砸在自己胸口,一瞬间钻开自己的护体能量,丁雯甚至想到自己心脏位置出现了一个大洞。

    丁雯死亡消失,米小南后翻两圈落地,右手双指朝上举:“嗨呀!四杀米小南,天下无双。日落西方,唯我第一。”李青毫不客气一脚飞过去,敲了米小南脑壳一下。

    五分钟时间,比赛开始到结束只用了五分钟时间,而在中路突袭战开始,距离结束不过一分三十秒时间,这还是因为埋伏丁诺浪费了时间。

    观战的叶文额头出现冷汗,虽然自己有自信不会像丁家输的这么惨,但是必须承认,自己完全低估了北月组的人,真打起来,十有九输。这种输法自己是无法承受的,叶家也无法承受。叶文一指竞技场内正在看红龙的几个人,问道:“是谁?”

    “崔铭。”叶伦在旁边回答:“崔铭心机很深,他们故意制造了内讧,并且放弃观看我们和火教的比赛。一切都为了今天的铺垫。米小南的强悍出乎我意料,先杀弗拉这样的底气,必须建立在强大的攻击力上。不说丁家,是我我也中招,崔铭的狠毒在我意料之中,但是米小南的实力出乎我意料。还有李青速度,更快了,穿过红龙地盘,竟然没有受伤,也没有被阻拦。还有丁泽……丁泽和米小南两个强力攻击手,李青突进速度可直接打后排的脸,加上崔铭的阴毒算计,这组人目标不会是前三。”

    叶信道:“我认为还是有一定运气成份,崔铭和米小南选择是埋伏左路,为什么能确定弗拉走左路?为什么肯定他们会在丁兰的左右?”

    叶文道:“我知道答案,在前几场比赛中,弗拉左路活动非常频繁。第二个问题,是因为上、中、下三路都没有发现丁家组的人对持,这等同是让北月组白白赚取金钱。但是他们是怎么能把握的这么精准?”

    叶伦道:“李青有真视守卫。”

    叶文点头,原来如此,真视守卫是自身宝物,和侦查守卫可以购买的大路货完全是两个档次。可以放飞到指定地点,李青根据真视守卫,利用对讲机通报弗拉所在位置。而崔铭黄牌定身后,弗拉没办法按对讲机,只能被米小南干掉。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崔铭还使诈了,从迷雾中出现,飞出一张黄牌,弗拉二话没说,启动血之领域,然后才发现是一张黄颜色的扑克牌。刚恢复本体,还没来得及按对讲机,真黄牌就到了。让弗拉唯一欣慰的是,这么丢人被戏耍的细节没有被摄像机捕捉。

    北月组也算懂事,除了崔铭和米小南用生命去看巨蛇外,其他人合力破塔,最终摧毁无人防守的主基地。没办法,竞技赛规则就是这样,必须破主基地,即使对方人全死光。但是毕竟也花了不少时间,这段时间内,叶家人无法交流,无法离开,只能飘荡在基地上空,忍受着屈辱。

    弗拉懊恼不已,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崔铭第一个会选择自己下手。没错,你崔铭有诡计,但是如果弗拉还活着,你坑杀任何一人,弗拉都会立刻醒悟,即使不明白,也会传令后退。这样即使北月组有优势,也不至于一口吞下丁家组。弗拉不怪丁诺,丁诺本身没有不具备领导才能,更像是一名猛将和政客。弗拉在责怪自己,丁家可以输,但是这种输法无法接受,如同被人扒下一层皮般的难受。叶家宁可和火教对阵,也不选择北月组,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多问个为什么呢?

    主基地终于被摧毁,弗拉五人离开了竞技场,回到场上。五个人互相看看,没有人作声,在丁诺的带领下,一声不吭的离开了会场。就连准备采访丁诺的丁诺亲弟弟丁德文,也被丁诺一把推到旁边去。

    场上更多是震惊和不相信,柳媚儿在直播中认为,北月组虽然取胜,但是他们战术之所以成功,完全是运气好。假设弗拉没走那条线,没死,那就不会有之后的结局。假设丁兰在退入箭塔范围后,警惕性增强,有可能逃脱崔铭的冲塔追杀。假设……

    作为联盟会长的布冯,拍拍流浪肩膀:“光头,以后你说的算。”

    流浪道:“我知道北月组有胜算,但是没想到这么狠,一口气吞下去,丁家连一点挣扎机会都没有,柳媚儿说的没错,崔铭布置战术的胃口太大,吃弗拉我明白,正常,但是李青通报丁诺位置,竟然不退却,再次埋伏吃丁诺,就已经很冒险了。然后是丁兰,完全是依仗丁兰临场慌乱得手。就连最后拦截丁雯,李青、米小南接力赶到,也非常惊险,这家伙不仅临场应变能力强,还是个赌徒,还有几分有些目中无人味道。我现在很担心丁诺,丁诺是个政客,同时因为丁家合并的事,是丁家第一人,这种输法,他不可能会心平气和的接受,你这个做会长的,要麻烦你动动嘴皮。”

    “我们就是做这种事的。”布冯回答。

    客房已经准备好了精美的食物,还放了香槟。酒店知道比赛结果后,立刻送去胜利者庆祝的食物。崔铭他们谈笑风生的回到酒店进门,关门,丁泽开香槟,给每个人倒满,大家碰杯:“干杯。”尽显胜利者的喜悦,就不一一言表了。

    海盗组和曹柳家组,海盗组晋级。

    叶家组和火教组。火教竞技。

    丁家组和北月组,北月组竞技。

    只剩余最后一场幽静城和小波组,这场比赛也是非常有看点的,小波组是清一色的约克族人组成,实力相当不错,但是幽静城是有备而来。(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