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四百零七章 过来人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北月借这名义去女巫岛,寻找自己父亲的下落。但是北月知道自己水平,要和女巫套话,寻找线索,很容易露马脚。她是非常希望崔铭陪同,崔铭如同先知一般,早就知道,不仅说明自己没事,还顺便把风一起拉上。

    风这人除了能打,有很多优点,比如说对朋友肝胆。最大的优点就是贱格,他能干出你想不到的事。崔铭当然不是看到这优点,而是其他人有事,有个现成的帮手,干嘛不拉?觉得不好,船到一半,扔他下海自己游回去就是了,他吃的又不多。

    北月道:“我们猎人一直知道,西大陆西南的毒沼雨林地带的蒙多和女巫一直有来往,在女巫岛上有深达千米的冰川裂缝,裂缝下有温泉,也就是说,这裂缝有从零下五十度到三十度的条件。蒙多的一些器官采集品,就存放在冰川这中。每年,蒙多都会去一到两次女巫岛进行实验。虽然知道这些,但是过于偏远,联盟猎人真要对抗,只能流浪出马,所以一直视而不见。这次就借用寻找第一类通缉犯蒙多的原由,去女巫岛。”

    “小事。”崔铭举杯:“我们喝酒。”

    李青他们看出崔铭早就算计好。虽然北月强,而且阅历也不错,但是毕竟孤身一女子,女巫岛距离三大陆又非常远,鞭长莫及,有崔铭陪同,李青他们也就放心了。有崔铭在。北月想吃亏都难。但是李青觉得崔铭在胜丁家和火教之后,自信心有些膨胀。

    大家吃东西聊天,很快说到了火教。崔铭认为,有流浪在。联盟吃不了亏。但是崔铭同时也认为,火教中有个人挺厉害的,这人即使不是首脑,也是一名相当厉害的幕僚,擅长偷鸡摸狗,阴谋诡计。也许就因为有他,他有这能力,所以火教才跳出来。

    目前联盟对火教还是一知半解。流浪已经让卫薇牵头,寻找高手,组织一个小队,隐瞒身份秘密调查火教修行者的真实情况。数量,质量,实力,后代准修行者繁衍率,为什么有些进化非常差,有些进化非常好。知己知彼,流浪目前要主持的工作就是这件事。这件事没有在饭桌上说。因为风帮柳媚儿发请柬了,就不能让风知道。风发请柬也有原因,原因就是几人闭门不出。还挂不要打扰牌子,作为请客方,总要礼貌一些。柳媚儿恰巧遇见了风,风曾经帮北月组和柳媚儿抬杠,柳媚儿就请风帮忙送下请柬,有美女求办事,必须答应。为什么呢?反正能顺手帮助美女,自己没有什么损失的事,男人通常都是愿意帮的。

    ……

    凌晨两点。崔铭和风在酒店天台喝酒,英雄城还是很热闹。但是这里很安静,因为这里没乐子。崔铭和李青他们接触时间比风要少的多。风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他有自己的道德底线,然后除了底线之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随心所欲,是一个让人很放松的朋友。相比之下,李青有理想,北月有执着,米小南有荣誉,也只有丁泽性格和风相似,但是丁泽懒了点……

    “你刚才踩我脚,是因为你和北月有一腿,需要拿兄弟去祭旗?”风喝啤酒,看英雄城夜景,很漂亮,可惜啊两年才一次,希望因为竞技赛的举办,能变成一年一次,人和人之间更多交流,大家更加团结,更有凝聚力。

    崔铭坐在护栏上,道:“主要是不放心北月,北月有些方面是外强中干的。她对需要和人打交道方面缺乏自信。”

    “哈哈。”风笑了:“那些有自信的人,都被忽悠了,你应该这么说,北月对于一些事情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她擅长的领域。而在永恒星球办一些事,除了实力,交际也很重要。不过你要拉我去杀女巫,那你就坑我了,这女巫相当强,如果在这里,我们三人未必怕了她,但是在女巫岛,零下几十度的地方,我们不会是人家对手。”

    “我知道,所以北月更需要我。北月上女巫岛就会惹麻烦,她和女巫交谈不到五分钟就会被发现别有所图。女巫绝对不是善男信女,女巫和北月父亲相爱过,假设北月父亲不在女巫岛,女巫看见北月有可能会勾起仇恨。假设北月父亲在女巫岛,那女巫更要除掉北月这个破坏她生活的人。”

    风道:“喂,别忽悠,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呢,你拉兄弟我去卖命,是不是因为对北月有企图。”

    “……”崔铭看夜景,许久后道:“我喜欢她,喜欢她的善良和执着,她的坚持在有时候看来是坏的,但是更多时候是好的。不过,也没有太强烈,但是我愿意帮助她。”

    风理解好一会:“你对她有好感,你愿意帮助她,希望有发展。”

    “差不多。”

    “我看过两百年前一位修行者的一部小说,说的就是原力修行者的爱情,说原力的修炼总会或多或少对感情产生影响。主角是一个热情如火的人,是个有超能力的英雄,其实就是修行者。和三个女性有感情纠葛,其中一位是修行者,另外两位是普通人。主角最后选择了普通人,因为主角感觉和女修行者总是差了点什么。修行者总是比普通人冷静,原因是修炼了冥,冥的修炼会让人理智看待世界,但是和感情是冲突的。所以修行者很少,极少头脑一热结婚,很多是考虑再三,甚至考虑后代修行者可能性,才去结婚。可惜啊,未来的道路是不可预知的,蝴蝶拍下翅膀,也会改变未来。”

    崔铭道:“你想说什么?”

    “崔铭,北月不太适合你的。你是个聪明人,控制欲是比较强的,从比赛就可以看出来。你的队员很不错,他们完全按照你的布置行事。北月呢,是一个拥有很少的人。父爱母爱相对父母对她伤害要小的多,只有你们几位朋友。封锁内心,没有一位知心女性朋友,几乎没有兴趣爱好。拥有少的人他们有个特性,会珍惜很多,是好事,但也有缺点。”

    崔铭明白,缺点就是,她们会很在乎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比如说朋友,在叶家见到李青他们,北月险些哭了,还失态了。他们在一起时间不算长,相比分别近三年,不算长。但是北月还是在他们身上找到了归属感。

    “看,这就是修行者理智的一面。”风道:“自己看吧,你要想娶两个以上女人,别找北月。如果想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北月是很好选择。我本人呢。从没想从修行者中找伴侣,我想自由自在,等哪天突然累了。就找几个女人做老婆,然后快乐的过上另外一种生活。等我腻了,我也许会七老八十出来继续闯荡……崔铭,这就是人生,人生很短,做自己想做的事很重要。”

    崔铭反问:“我们是不是谈的太远了?”

    “哈哈,崔铭,你竟然没有认真考虑。我觉得你对北月的爱慕很像是高中生,不去考虑将来。面对事情时候做出选择。而步入社会的年轻人,皮肉需要不算。在谈恋爱时候,或者和某异性有感觉时候。总是想的长远,在一起的可能,在一起后的可能,甚至会想到结婚后的可能,从而又考虑到对方的家境,背景,经济,爱好,品德等等。而你,你什么都没想,就想着应该帮助她。你崔铭是什么人,总是能提前准备,提前想好计划的人,竟然毫无想法。”

    崔铭问:“看来你很有经验。”

    “经验算不上,我和我师妹原本是准情侣,我们在一起训练时候感觉都很好,她喜欢看我笑,我喜欢看她认真。有一天,师父和我单独谈了,类似我和你说的。我开始想长远,崔铭,我无法接受我的妻子是个武痴,她每天用在训练剑术的时间超过十五个小时。”

    “然后?”

    “然后我就寻找风之剑术奥秘,开始独自训练。哈哈,真被我领悟到了入门。”风道:“一年多时间,我回来了。我师妹见到我,挺高兴,只是挺高兴。她已经没有了一年多前那种好感。好感在她的长时间训练之中,慢慢淡化,消失。”

    崔铭问:“但是,直到现在,你内心还有你师妹。”

    “哈哈。”风笑,如同听见不可思议的笑话一般,突然笑声停止,回答:“是,我知道她在我心目中有不可磨灭的记忆,但是比爱情更重要的东西很多,我承认我精神有缺失,正因为如此,我更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你知道柳媚儿同一家经纪公司一位著名歌手吗?”

    “恩?”

    “这位歌手在演唱会告诉观众,不要去和你的偶像见面,实在想去,最少要先打个电话,否则你一定会很失望。崔铭,爱情,婚姻就是这样,你先问自己,你对北月真的了解吗?你是了解北月的行为,还是了解北月的内心呢?诚然你可以推算出她要去女巫岛,需要帮助。但是你知道她内心在想什么吗?”

    “你废话真多。”

    “我只是想告诉你,谨慎啊兄弟,你娶一个普通女人,你有能力始乱终弃。但是你要娶一个女修行者,就不是那么简单。”

    崔铭不作声,许久后问:“对了,我怀疑先知和知尔看守的魔导师有联系,他们之间肯定在做某种事情,类似进入虚空中生存这样的事情。你有没有办法通知知尔?不管怎么说,知尔不当我们同类,我们也当知尔是朋友。”

    风拿出知尔送的多兰戒,里面有几个古文,风道:“找学者翻译过,这几个古文,就是朋友的意思,这几个文字在东大陆历史中有记载。看,你就是从行为能推测出人,但是你不了解知尔内心的想法。”

    “喂,不要跑题。”

    “哈,我就觉得能教训你挺过瘾的。”风道:“没问题,从女巫岛回来后,我去沙漠,我也想看看我的豆芽泉怎么样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