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一十二章 恶作剧
    崔铭问:“相亲程序是什么?”

    “崔铭,没有相亲,相亲是大家说的,柳媚儿明面上说的是认识各路英雄豪杰,设立慈善晚会,以半个主人身份,宴请大家。她不需要圈定一个特别的人,她在大家中游走,聊天,让大家近距离和她接触,对她好感增加,自然有人会主动的表达爱慕之心。”叶伦道:“就这一两天,柳媚儿接触最多的人,不是我四哥,而是丁家弗拉。崔铭,我现在不太担心我四哥娶柳媚儿,实在不行,就暴了,我四哥非常识大体,他会有正确的决断,即使很痛苦。我担心是这女人正在玩美人计。”

    “貂蝉?”崔铭疑问。

    “恩。”貂蝉为古代美女,挑拨两位壮士互相攻伐。貂蝉先对一人表达爱意,又委身于另外一人,利用消息不对称,制造出两个假象。在爱人面前,她是被逼和另外一个人上床,很痛苦。在另外一个人面前,她说爱人一直在调戏她。为什么两人不对质呢?因为两人都不怀疑她的话,从而制造出裂痕,最终互相攻伐。这个美人计和二桃杀三士有异曲同工之妙,资源数量无法满足需要资源的人。

    崔铭道:“听起来丁家旁支上台,和叶家不太和睦。”

    “是啊,这也是我们没想到的。丁家旁支更注重内部,而且丁诺这人有霸气,是个霸王,但是不是一个君王。他领导旁支推翻祖训,是有私心的。更关心丁家内部的稳定,很看重个体对他的忠诚度。而弗拉这人,是个识大体的人,和丁诺私交相当好,他主要是负责化解丁家内部矛盾,可以说是丁家的二大王。”

    崔铭道:“叶伦,这事情我没办法,我建议你和流浪联系,流浪有一整套坑柳媚儿的办法。”

    叶伦点点头:“只能希望流浪能处理。对了。你刚才说缺钱?”

    “没,开个玩笑。”钱对修行者来说是最不重要东西,怎么能为最不重要东西去欠人情呢。这种买卖,崔铭是绝对不干的。

    ……

    崔铭买了三幅画。都是一百万的,然后分别写了丁泽、自己和李青的名字。和叶伦告辞后回到了居住处。没想到柳媚儿和琴琴也在其中。

    琴琴早知道李青和自己有渊源,她是柳家安置的孤儿,但是因为本人是修行者的原因,成为柳家的人。是她请柳媚儿陪同自己来见李青。为多年前的事道谢。琴琴本人在弹琴演奏时候落落大方,但是在台下,是个容易脸红,害羞的漂亮女孩。反正崔铭回来时候,琴琴脸是红的。

    再看丁泽,注意力竟然在柳媚儿身上,情场浪子丁泽知道自己被柳媚儿的姿色吸引,但是又情不自禁的和柳媚儿多聊几句。不过丁泽还是很有分寸,没有因为被诱惑,而导致话语变多。这说明他还是非常清醒。

    “介绍一下。”李青站起来:“琴琴,和你说过的,这是我师弟,崔铭。”

    琴琴和崔铭握手,琴琴微笑点头,笑的很甜。崔铭和柳媚儿握手:“你好。”

    柳媚儿点头:“你好。”

    崔铭回点头坐在一边,从位置上来说,没有打算参与到四人谈话中去。琴琴的交流方式是笔和纸,辛亏李青有心眼,否则这两人怎么交流呢?崔铭看琴琴的位置。还有那微红的脸蛋,呵呵一笑,心中有数。没办法,修行者的择偶面太窄。特别是女性,很不愿意找一位普通男性。多数女性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比自己强。

    另外一边,丁泽和柳媚儿正在讨论油画,丁泽这家伙肚子里是真有货。作为记忆超强的人,并且接受正规的教育的人,谈论起来那是一套一套的。这也是丁泽把妹的基础。有阅历可以聊天,有肌肉可以秀肌肉,实在没有,那就在一边装酷,等女人倒贴会比较有胜算一些,少说话,不要暴露自己内涵。

    柳媚儿有意把话题引到崔铭身上,道:“我觉得崔铭很聪明,怎么会是你丁泽口中队伍中最废物的那个?”说完掩嘴一笑,小女儿态。

    厉害,一句话就挑拨了,不过哥几个的境界不是你所能理解,崔铭冷哼一声,酸溜溜道:“我知道有些人出生名门世家,眼睛长在头顶上。买幅画点名我去跑腿……哼!”

    你真爱演,丁泽淡淡道:“崔铭,说这就没意思了,我只是和媚儿开开玩笑。”

    李青凑热闹:“好了,有客人,你们不要闹了,崔铭,没咖啡了。”

    崔铭欲言又止,终于是拿起咖啡壶,一声不吭,如同受气包一般的去厨房煮咖啡。

    接下来,丁泽来兴趣了,开始大秀演技,明嘲暗讽抬高自己。李青也来凑热闹,似乎公平公正,但是表现出从心里没看的起崔铭。崔铭则扮演了一个,忍气吞声,偶尔逞点嘴上便宜的人。这气氛慢慢的就不太友好,柳媚儿知机告辞,丁泽和李青送她们到门口,崔铭局促的跟随在后面,想和柳媚儿说话,又不太敢。

    柳媚儿心中一笑,伸手向崔铭,崔铭忙上前一步握手,柳媚儿问:“能拍张照片吗?”

    “当然。”崔铭受宠若惊。

    琴琴帮忙,柳媚儿靠近崔铭,低声道:“别听他们的,你有一份其他人没有的魅力,不比他们差。”

    柳媚儿和琴琴离开,三男站立在门口看背影,崔铭道:“毫无疑问,我赢了。”

    “切,就你那烂演技。”丁泽不屑道:“我可是正经学过表演课程的。”

    李青叹气:“争冠军有意义吗?我们不是避免当最烂的那个就好了吗?”

    崔铭速度到李青身边:“师兄,你帅呆了。”

    丁泽拍头,李青举手:“投票,同意崔铭最烂的举手。”

    丁泽立刻举手:“两票,哈哈,崔铭,夜宵你负责。”

    “师兄……”

    “你确实烂,你没有表现出被媒人青睐的幸福笑容,我心眼看见你的表情是:tm的,我本来就有魅力好不好,一副牛气哄哄的样子。”李青正色道:“柳媚儿这人才能似乎比较有限,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崔铭你一肚子坏水,她怎么会没有怀疑呢?”

    崔铭无所谓道:“等比赛录像播放后,火教那位幕后人会改变她的想法。”

    李青沉思,这玩笑有点过了,崔铭这样的人本应该知道这玩笑有负面作用……得找个机会和崔铭聊聊,但是聊什么呢?你自大了?自大和自信有时候真的不好分。

    ……

    被调戏的柳媚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服装设计师的帮助下,换了一套衣服,休息一会,看会书,前往侧面的小别墅,约好时间和叶文下围棋。

    树上桃花开,树下下围棋,英雄美女对弈,花瓣飘落,本应该是良辰美景,可惜多了一个人,叶信。叶信并不知道柳媚儿身份,但是前家主交代,不太放心叶文,让他多看着点。叶伦很快也来了,两个电灯泡看下围棋,那是贼亮。

    叶信站立在叶文边,叶伦是坐在中间看围棋。柳媚儿和叶文聊天,他们都没有插口。直到柳媚儿开玩笑似的说了刚才拜访北月组,说起三人不和,崔铭被看低的事。三叶同时愣了愣,互相看了一眼,柳媚儿见了奇怪,追问一句。叶文落子道:“媚儿,这可能有误会。”

    “什么误会?”柳媚儿不明白。

    说误会真说不通,叶文难得一笑,道:“别管他们,几个人喜欢开玩笑。”

    柳媚儿没有落子:“我不太明白。”

    叶文无所谓道:“崔铭是北月组的大脑,本来我也不信,叶伦和叶信都和我说,宁可对上火教组,都不愿意对上北月组。对上火教组还能堂堂正正打一次,对上北月组赢了不光彩,输了会输的非常恶心。就因为有崔铭。你别小看他,对丁家,对火教,都是他一个人策划出来的战术。”

    “哦?”柳媚儿脸有些烫,如果是这样,那刚才三个人……不知道这玩笑是不是有一定敌意,或者是因为他们性格如此。如果有敌意,那就很奇怪了。柳媚儿也感觉有些不对,这三个人中,丁泽确实对自己的容貌欣赏,但是三个人都表现出了非常的淡定,没有太多热情,这和参加慈善的其他人是不同的。

    叶伦道:“四哥,也不用抬举他们,他们其实就是下险棋,比如最后一场,去赌后路,侥幸赌对了。而且,这几个人一向目中无人,对流浪也是非常放肆,什么玩笑都敢开。小鬼,不知道分寸。”

    叶文摇头:“不是,崔铭很强,而且进退有度,城府很深。打丁家,他们放弃看我们和火教的比赛,将丁家引入误区,还布置记者采访丁泽,暴露出内讧。很多人以为丁家指挥官是丁诺,他们明确定位弗拉。还有第一轮比赛,他们简直烂到家了,演戏演了全套,叶信对此就说,这代表他们意志坚定,老谋深算。打火教前,崔铭自降身份,半夜三更吼跑调的歌,火教组人逼于无奈,只能和他见面。看似疯疯癫癫,却是一环扣一环。这种人最好不要和他为敌,否则就要一棍子打死,不要犹豫,不要给他任何机会。”

    柳媚儿吃惊:“四哥,你这评价很高,很少见你评价这么一个人。”

    “他把我蒙过去了,我自然要对他进行全面了解。叶信,我这么说,客观吗?”

    叶信点头:“第一次和崔铭见面是在叶家,他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说崔铭这个没志气的人干嘛。他是有点才能,但是这人自私自利。”叶伦道。

    “这点倒是。”叶文道:“媚儿,到你了。”

    “哦。”柳媚儿从沉思中醒来。(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