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一十四章 南极
    在崔铭面前是一个扑克牌纸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五张扑克牌,但是全部是玻璃,上面印了扑克牌的图案。崔铭拿了扑克牌左右看:“玻璃?这么轻?”

    米大头对自己同学道:“不用解释太多,就是玻璃。怎么样?”

    “相当不错。”崔铭非常喜欢,厚度很薄,手指触碰有锐利感,光滑平整不变形。崔铭对米大头同窗道:“先来两吨。”这东西是高消耗品。

    “……”米大头同学一头黑线,自己这边是实验室,不是工厂。

    米小南一直在监工,但是对于不懂行的他,实在没有什么好监的,现在是表现机会,上前道:“一副我们出价十万,先来一百副吧。”

    未想,米大头同学摇头:“这材料成本并不贵。我知道你们钱不是问题,但是这里实验室,不是工厂,我们没有办法进行批量制造。如果需要,我可以和工厂联系,建立模具等,但是需要时间,最少也要三个月,而且这种材料,样品制造,专门车床,还需要订购专门的车床刀,加之客户只有一位,成本就会非常高。”

    米大头大方道:“黄瓜,没有问题,需要多少钱直接打电话给我助手。”他是真正有钱人,不用依靠世家,就凭借专利,钱多的就难以想象。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预定一千套扑克牌,三个月后崔铭自己去暮光城提货,崔铭自然对米大头表示了感谢。这不是钱的问题,这些天才牛人对钱兴趣不大,他们的钱已经足够他们花天酒地的,他们更多是兴趣、理想和追求。没有米大头的面子,人家是不会帮忙的。

    要求是相当难的,需要光滑,硬度,重量,这几个标准。特别是硬度和重量存在一定矛盾。崔铭拿了五张扑克牌玩耍,心中非常喜欢。米大头和崔铭认识,关系一般,主要是米小南的面子。崔铭当然是要好好夸奖下米小南。

    当天,崔铭在码头送走了丁泽,米小南和米大头,他住进了酒店,等待风和北月和自己汇合。

    北月有公事。崔铭完全理解,但是风这家伙玩什么神秘,一个光棍说有事,七天后神岛城见……说到光棍,风貌似对柳媚儿卖相是很有兴趣的,为什么慈善晚会没有看见风呢?

    实在上,风在决赛结束后,就已经前往神岛城。他现在就在神岛城。

    ……

    神岛城因为是岛屿,自然有一些资源,但是很多资源。特别是肉类资源匮乏。在全球贸易发展中,冷冻技术也有长远的发展,事实上,潜艇从鱼腩变成利器,冷藏技术功不可没。在神岛城也有一片区域,专门储存冻品,同时也有专门研究制冷技术的研究所。

    风就在研究所内,实验室在实验场地,能制造出零下百度的极寒温度。当然这不是极限,相对场地来说是极限。风看过研究所制造的零下一百九十度的场景,连空气都变成了蓝色,非常漂亮。研究所负责人告诉风,很多金属在一定温度下会有不可思议的变化。而他们就是全球最专业研究寒冷的团队。

    风开始了寒冷的洗礼,先是零下三十度,还行。到达零下四十度,风就感觉很不自然,无法自由做事,十分钟时间必须花费一到两分钟冥想运转原力。因为原力在这温度下,为了防御寒气入侵,消耗非常大。而实验室收集数据表明,南极比北极要更为寒冷,以靠近女巫岛的地方检测,最低温度达到了零下六十度,平均温度是零下三十度。女巫岛中心地带平均温度在零下四十到五十之间飘动。北极最低温度记录为零下50度左右,在北极是有一定生存可能,但是人不可能进入南极腹地。

    风挑战的温度是零下五十度,很艰难,生存没问题,可以进行一些日常活动。但是如果说要战斗,那等同自杀。零下五十度,一旦寒气入体,血管,神经会立刻麻痹,时间一久,血管和神经就会被冻死。最主要是会降低人体的温度,人体温度低于35度,走路困难,低于33度会丧失理智。

    打不了,身体都不能裸露在空气中,北月那原力当量可以来两招,自己和崔铭没戏。那女巫呢?没得比,人家生活在这里,如果寒冷会导致其战斗力从100减少到10,那她也不会在这里居住,毕竟北极附近暖和多了,而且也没有人打扰。

    不过风并没有放弃,既然答应要去,那肯定要去,他不会把命运交给别人。他开始用风来对抗寒冷,在身体移动等状态下,风始终存在正面或者背面,将风利用形成原力外层的护盾,理论上是可以有效保护寒气的入侵。可惜,时间太短,不管怎么说,风得到一个真理:不要在女巫岛上打架。

    ……

    数天后,北月、风找到了崔铭所在的宾馆,崔铭已经租借好了船只,小住一晚后,三人登船,朝南极大陆方向而去。

    由于南极比北极寒冷太多,所以南极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小岛,这是一片冰雪的世界,看不见绿色,看不见黄土,甚至连岩石都看不见。

    船只朝西南位置,进入海盗王的活动区域边缘,再一路朝南,经过了十天的船上生活,三人终于是到达了南极冰川附近。船只无法再前进,除非有破冰船,即使是破冰船也无法前进太远。崔铭和船长约定了十天的期限,如果十天内他们没回来,船长就自便。

    这段路还是有人类来过的,还是普通人,科考队的队员。这属于南极外围,外围海水并没有全部冻上变成浮冰,特种船只还可以继续再前进几十公里。崔铭他们就不需要船只了,双腿原力赶路,效率不会低。

    现在南极是极夜状态,没有太阳,看不见太阳,并不是科考的时间,温度也比极昼要低的多。第一夜,搭建了帐篷,三人拿了联盟提供的地图研究,流浪去过一次女巫岛,根据他的描述,三人距离女巫岛只有一百多公里,快的话,后天就可以到达。

    崔铭唯一没想到的是,风和北月相当不对付,不是肥皂剧那种冤家不对付,完全是不对付。北月前几天还因为风来帮忙,忍受风的神经质,但是在风跳海在鱼群中用尿尿射飞一群鱼,上岸后炫耀时候,北月终于忍不住问:“你就没有点更有追求的娱乐方式?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将这种事放在我们午餐时候说。”

    崔铭开解:“我们午餐时候说过更恶心的,因为在沙漠吃老鼠时候太恶心了。”

    男人的临界点是地雷阵,不踩到地雷就没事。女人的临界点是高压锅,累积着气压,最后爆发。北月就反问:“那大部分船员休息时候,你在甲板唱歌……”

    “因为突然有灵感。”风回答:“我知道他们没睡好,所以第二天一早,我下令休息半天再起航。”

    “是,我们浪费了半天,还浪费一天,原因是经过朗克势力范围时候,你将自己打扮成海盗,还挑衅联盟海军。”

    “我就是想知道两条船的速度差是多少。”风道:“北月,旅途无聊,找点乐子,不要这么死板嘛。”

    北月问:“那你和船员用餐时候,讲黄段子,有没有顾虑有位女士在一边?并且是船上唯一女性。”

    “知道你不开心,我就不说了。”风补充道:“我本以为你是女汉子。”

    同样的,风对北月也有不满,北月对时间很重视,在北月计划中,今天干什么到哪,明天到哪,都有规定。但是偏偏风喜欢猎奇,看见远处小岛,就让船只停一停,上去转一圈,自然就耽误了时间。风认为难得来一趟,女巫岛又跑不掉,食物食水充足,不着急赶时间,而北月如同催命一般。

    另外就是吹牛了,风平浪静,海员们用餐休息时候,风就坐在船长室,拿了喇叭讲故事,三真七吹。最让北月生气是风的说话,比如找崔铭,就问北月:“你那口子呢?”

    北月刚开始很认真的纠正:“我和崔铭是很好朋友,但是没有私人关系。”

    风无所谓,问北月所在,问崔铭:“你马子呢?”

    崔铭没有那么认真,知道风找北月,自然就顺着回答。

    北月并不非常反感风对崔铭身份调侃,用非一般朋友这样的用词,最反感就是马子这个词。马子这个词来源古代的夜壶,因此古代人将暗娼和不正经的女性称呼为马子,后转化为代称被男性发泄的物品。在早年电影中,黑社会都会介绍:这是我的马子。除了无知之外,是一种对女性侮辱,认为只是一种胯下使用品。(据说在粤几乎没有人会称呼自己的女朋友为马子,不了解。)

    崔铭知道风没恶意,只不过北月认为有恶意,但就崔铭本人来说,就算北月是自己爱人,马子一词过了点,怎么理解都感觉有贬低的意思,最少也是说女性是男性的附属品。因为此,崔铭和风说了两句,而风确实不再这么说话,但是感觉崔铭被北月管死了,没事会冷嘲热讽两句。崔铭洒然一笑,北月无意听见,自然又增加不满。(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