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一十七章 翻脸
    崔铭拉了下木头,木头坐下,也不知道想什么,没有什么动静。北月和风坐下,女巫将手放在金属水壶上,原力加热水壶:“在南极中,最多就是淡水,最缺的是植物。和三大陆相比,感觉挺可笑的……我二十多年没出门,原力联盟现在怎么样?”

    崔铭回答道:“如日中天。”二十多年没出门,这句话很可能是谎话。虽然客厅很空,但是可以看见三个房间内一些物品。一个房间内堆积了一些食物,主要是鱼干之类,是储存粮食的地方。一个房间有琴。还有一个房间是卧室,里面有镜子,梳妆台,床铺,是东西最多的一个房间。崔铭进客厅时候,就注意到了女巫的鞋子,是一双轻软的工厂货,而鞋子面上的系带,是五年前开始流行到现在而不衰的系带方式。也许没说谎,她只有有访客,给她带来东西。

    风已经了解情况,很配合崔铭道:“二十多年没有出门,我不太理解。我们老大并没有限制女巫离开女巫岛。只是要求女巫岛不藏匿联盟通缉犯。”

    女巫轻叹口气:“心已死,此处就是我的终老之地,大陆的繁华对我没有吸引力。”

    水开了,女巫泡茶,茶叶也不会是二十年前的,女巫似乎并不关心这点,道:“你们既然是原力联盟的人,应该听说过北大师吧?”

    北月瞳孔一缩,崔铭右手在其手上轻拍,心中有些奇怪,从北月父亲朋友话语中了解,女巫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北月父亲朋友还做了实验,证实女巫完全漠视其他人的生命,只关心北月的父亲。不过,一家之言,主观看法,很难说谁真谁假。

    崔铭凝重点头:“当然。”

    女巫有些奇怪:“你这表情?”

    崔铭颇为惊讶。女巫似乎真不知道北大师的事,崔铭道:“在十多年前,北大师就失踪了,一直是我们猎人调查的悬案。”

    “失踪了?”女巫惊愕表情不似作假。女巫道:“北大师是我故人。据我所知,北大师因为一些事被流放到初晓城,和一位普通女子成婚,还生育有一女,对吗?”

    崔铭点头:“是的。不过十七年前,不仅北大师失踪,而且在北大师失踪当天,其家发生火灾,其妻在火灾中罹难。”

    女巫竟然站了起来,眼神冰冷看崔铭:“十七年前?当真?”

    “当真。”

    女巫问:“那孩子呢?”

    “孩子侥幸活下来,是准修行者,但是天资一般,被流浪收为联盟学院的成员,她叫北月。现在在联盟工作。”

    女巫阴晴不定,许久后问:“北大师死了吗?”

    “不知道,目前只知道失踪。”崔铭道:“女巫,既然北大师和你是故人,我们联盟一直在追查这件事,不知道女巫有没有什么线索。”

    女巫摇头回答:“没有。”

    撒谎,崔铭道:“女巫如果有线索告知,我们联盟不胜感激,并且我可以代老大解除合约,女巫岛不再受到限制。”

    未想。女巫下逐客令:“你们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们。”

    怎么谈的好好的,就突然翻脸?崔铭推测,女巫友善是因为想探知北大师现在的情况。可能她就关心这一点了。这么推测,似乎女巫真不知道北大师失踪的事。但是崔铭肯定女巫有线索。

    崔铭脚碰下风,风左手慢慢的摸到了刀柄上,崔铭道:“女巫,我们很尊敬你,看得出来。你……”

    “走,马上走。”女巫声音变成冰冷。

    崔铭道:“女巫不欢迎就算了,但是我们还有公务……”

    “哼,流浪吗?在女巫岛我没把他放在眼里,少拿他来压我。趁现在立刻离开,在我改变心意之前。”

    北月是聪明人,也看懂一些,带哀求口气道:“女巫,如果……”

    “没有如果。”女巫声音从冰冷转为了冷漠。

    崔铭右手放在北月手臂上,示意北月不着急,道:“如果我们不走呢?怎么,你要在这里动武吗?然后再修建一座冰屋?”

    女巫一声不吭,走出了冰屋,走向裂缝。北月三人莫名其妙,这什么意思?站起来跟出去,那人家就不会投鼠忌器。不跟,这么呆着,感觉好傻哦。

    风和北月看崔铭,崔铭也有点不知所措。缓兵之计?不,不能用,等自己离开,再登岛,人家迎接就不会是言语,而是魔法阵了。根据流浪所说,六冰山中央范围,反而是魔法阵无法攻击的位置。

    崔铭站起来,四人走到外面,却见百米之外的裂缝中,一个男子翻出裂缝。那男子,身材魁梧无比,但是脸是歪的,如同中风一般,一口烂牙露在外面,一条舌头舔着烂牙,打量四人,和女巫悄悄说话。

    卧槽,中大奖了,蒙多,王八蛋蒙多竟然在女巫岛。三人吓出一身冷汗,如果在三大陆,三人不怕了他们。但是在女巫岛,天寒地冻的女巫岛,己方战斗力不足两成。崔铭当机立断:“既然女巫不留,那我们就走了。”

    “哈哈哈哈。”蒙多大笑,走向四人,女巫转身,漠然的看着。蒙多流着口水:“光头要抓我,为什么不自己来,派一些虾兵蟹将来女巫岛,不是自寻死路吗?”

    崔铭不理会蒙多,他不了解蒙多,对女巫道:“女巫,你可是想好了,蒙多杀了我们,联盟必定踏平女巫岛。你的家,你的经营可都白费了。”

    女巫淡漠道:“联盟猎人有几个人我很清楚,你以为世家会为了你们复仇来这里送几条人命?几百年来,联盟都是四分五裂,这二十年我相信也不例外。你们是联盟猎人?那联盟猎人水准那可是降低不少。我看就这女娃子是猎人吧。”

    崔铭再次吓一跳:“你怎么知道。”卧槽,人老成精啊。

    女巫回答:“只有她有点猎人的样子。”

    “她可是姓叶,叶诗。”

    女巫摇头:“你的谎话实在是太粗糙了,难道你不知道,世家人不会申请成为猎人吗?”

    有这条规矩?崔铭抓狂,麻痹的,自己太大意了。原本以为女巫手到擒来,没想到人家精明透顶。看看看,这就是自大的下场,低估你对手的下场。一直以来崔铭都告诫自己,战略上重视你的任何对手,但是自己帮助北月组拿到冠军,情不自禁的飘飘然。一心只以为女巫是个封闭的,没有见识的高手。恰恰相反,女巫是个精明的,很了解联盟规则的高手。最讨厌是,自己被女巫讹出来北月是猎人这个事实。

    蒙多准备上了,北月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巫看北月一会,眼神一收,冷漠表情有些变化:“难道你就是那个小丫头。”

    不好,这句话弄巧成拙,女巫本是冷漠的,现在是带了几分杀气的。崔铭你个笨蛋,你都在干什么。谈判时候连对方一点底线都不知道,盲目自大,把自己底牌先打光,对方什么情况自己还不清楚。一败涂地啊……糟了个糕,今天麻烦大了。

    崔铭冷哼一声,左手拿起登山包,从里面拿出一条布卷扔了过去:“首先我承认,在女巫岛,我们不是你对手,特别你还有个帮凶。但是我自认是个聪明人,既然要去险地,就必须要有准备。这是两百多名联盟成员的签名,如果我们回不去,他们就踏平女巫岛,替我们报仇。杀人的虽然是蒙多,但是这锅,女巫你背定了。”

    “你们?”女巫有点不相信,打开布卷,上面果然是签名,很多不认识,但是布冯,流浪等,是自己年轻时候的修行者高手。女巫看北月,如果北月没有暴露身份,自己也不会为难他们,让他们滚就是,不管布卷是真是假,自己没打算惹这么大麻烦,这里是自己从小生活的地方,是师父的家。但是有了北月,一切都不同了。女巫看几人,一指北月,道:“她留下,你们可以走。”

    风低声质问:“你就准备了这招?”

    崔铭苦笑:“我就这招。”了解女巫背景,女巫岛的独特,还有魔法阵,崔铭读出女巫岛对女巫的重要性,所以就弄来一份签名,以表示自己重要性。这样一来以女巫自私的性格,肯定不会为了杀几个人,而做出可能导致女巫岛覆灭的举动。

    风悠悠抽出武士刀:“幸亏我有几招,崔铭,定身,我们先杀了女巫。”

    崔铭点头,抽出一张黄色扑克,道:“女巫,别怪我们太坦白,我们四人拼掉你一个人还有有把握的。”

    女巫无所谓道:“死亡是生命的开始。”

    崔铭道:“北月,一开打,你先把冰屋砸了,然后还有冰柱。就算我们死,也得让她伤心一会。”

    女巫叹口气:“去死吧。”话落,人瞬移出现在崔铭身边,百米范围一片冰暴炸开。崔铭三人被瞬间冻成冰柱,极寒之气入侵,全身僵硬。

    崔铭当时脑袋出现一堆成语,不知死活,不做不死,骄傲必败,今天要挂……悔恨,对一个根本不了解的人,只通过个别人的言语提供资料,竟然自信满满的上岛,自己真是太年轻了。虽然只是十几句话的较量,但是却是生与死的区别。

    崔铭现在如同一个吵架过的人一样,总感觉自己在吵架中没有发挥出水平。(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