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一十八章 倾覆
    蒙多见猎物大笑,不快不慢的走向北月:“我要她的头发,她的血。”

    女巫道:“她还是处子。”

    “所以我要她的血,其实用处也不大,我存储量不少。”

    “随意。”女巫双手放在背后,踏步离开几个人体冰柱中央。

    突然女巫感觉一片绿光,一条裹尸布飞出,将自己缠住,一拉扯,木头飞向了女巫。裹尸布如同无限长一般,急速的缠绕上女巫身体。女巫一捏拳头:“去死。”手中发出极寒之冰,打在木头身体上。木头毫无感觉,撞上女巫,身体炸出一个三十米宽的金光,金光之中出现古老的文字,文字急速飞向女巫的身体,一层层的裹尸布缠绕而上。

    木头双手拽拳,吼道:“放开我朋友,放开我朋友,放开我朋友……”伴随愤怒的吼声,其原力当量倍增,倍倍增。地面也因为原力胡乱波动开始摇动。

    蒙多扑向了木头,单手抓起木头提在左手上,右手拿出一口带有病毒的手术刀,对着木头狂刺。没错,他已经看出木头实战能力几乎为零,轻松得手。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能破天下护体真气的病毒之刃,竟然对木头没有半点作用,明明将其心脏、肝脏、肺部全部刺穿,但为什么木头不仅没死,而且越来越愤怒呢?

    突然,地面发出一声声响,一道裂缝出现,并且慢慢扩大,朝原始冰川裂缝而去。女巫被裹尸布包裹,只露出一张嘴和一对眼睛,撕心裂肺喊道:“不。”

    但声音无法阻止裂缝的扩大,终于裂缝连接在了一起,接着是地动山摇,裂缝四处出现,将女巫岛一块块的分裂,首先先沉没的是冰屋,被冰缝所吞噬。接着。裂缝朝大家这边扩散而来。

    “你神经病啊,救你朋友就去救啊。”女巫愤恨又悲痛道。不用来人了,女巫岛已经不复存在了。魔法阵的冰柱倒塌,砸落下来。看似简单的几样东西,都没了。

    女巫让救朋友的湖让木头愣了片刻,蒙多还在戳,木头无感,蒙多愤怒将木头扔出去。木头在冰面上撞击翻滚,没事一般。木头收回了裹尸布,裹尸布飞向了崔铭三个冰柱,一拉,将三人捆绑一起,冰柱碎裂,裹尸布缠住三人。崔铭虽然被冻住,但看得明白,道:“木头,拉我们走。”他们被寒气入侵。全身僵硬,崔铭只能临时解冻说话功能。

    说话间,大家站立的位置翻了,倾斜下来,然后巨大的冰块朝裂缝中滑去,崔铭看那裂缝,深不见底。显然女巫岛下面是空心的……卧槽,我还有空推断这个。

    木头虽然有些呆,但是很听话,说跑就跑。如同放风筝一样,抓了裹尸布拉扯三人逃跑。女巫和蒙多本打算追击,但是倒塌的冰柱炸向两人,大地震动不停。加之两人都怕了木头,于是朝另外一个方向奔逃。

    ……

    五分钟后,崔铭他们在远处的冰川冰山上看女巫岛,女巫岛已经完全消失,女巫岛如同被空洞吞噬一般,海水掩盖过去。五分钟时间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除了海面上漂浮这一些东西外,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风看不存在的女巫岛:“崔铭,这次我要鄙视你。”

    崔铭点头:“我崔铭今生如果再吃这么大亏,就永世居住沙漠,tm的,没脸见人。”女巫的变脸,自己看见善良温和的女巫,虽然心有存疑,但是仍旧被欺骗。女巫的底牌在对话中,一张都没套出来。更没有想到,女巫的言谈举止将蒙多隐藏。最白痴是,自己低估了女人嫉妒心,没有交代北月,绝对不要暴露身份。实际上,在北月说明身份时候,崔铭甚至有几份侥幸,认为女巫会因为北月的身份而怜悯。事实恰恰相反……

    虽然这结果能接受,但是崔铭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自从出道以来,就没有败这么惨过。甚至可以说,在实力可敌情况下的,自己从来就没输过。自大,没错,是自大,不是自信。冠军让自己太飘飘然了。幸亏上天送了个木头……话说,这木头真厉害啊。他本是尸体,完全不存在被杀的可能。这……太赖皮了。当然,崔铭知道,但凡很厉害的人,总有很厉害的缺陷。比如知尔和巫妖,他们半神甚至可以说接近神,但是他们不能离开自己的地盘。后天努力的奋斗不会有太大副作用,但是天生奇技的人,总会有很大的弱点。

    崔铭摸摸木头脑袋:“谢谢,兄弟。”

    木头摇头:“他们是坏人。”

    “为什么?”风好奇问。你是怎么下判断的呢?

    “北月是好人,他们要伤害北月,那他们就是坏人。”

    这句话听的北月心中暖洋洋的,各种负面情绪一扫而光,对木头道:“木头,即使你找不到家,你也能重新开始,我们就是你的朋友。”

    崔铭忙道:“当然,目前要先去沙漠。”北月,你不要开玩笑,这家伙破坏力很可怕。越纯真的人有时候行为越可怕。小孩纯真吧,但可恶起来堪比小魔鬼。

    风再问:“木头,你为什么认为北月是好人?”应该先认为自己是好人吧。

    木头回答:“昨天露营休息时候,北月将自己的睡袋给我,说睡眠时候原力运行会减慢,用睡袋可以有效御寒,她是真的关心我,那当然是好人。”

    崔铭道:“我也是。”

    木头看崔铭好久,道:“我总感觉崔铭你不可靠。”

    “胡说什么,我们是朋友。”崔铭摸摸木头脑袋,而后说正题:“女巫和蒙多跑了,我肯定女巫知道你父亲的线索。”

    北月点头:“这次没办法追了,我们得尽快离开这么冷的地方。”

    崔铭道:“放心,女巫岛已经没了,女巫在南极会越住越伤心。”这点还是有自信的,女巫岛对女巫很重要,是一种寄托,也是女巫的家。在南极很难再找出一个有温泉的天然地方,还要建造冰屋,制造地毯,建设魔法阵。而且,女巫之前做出善意,是为了探听北大师的消息,女巫唯一牵挂的人就是北大师,而女巫如果有线索,肯定会出发寻找。但是崔铭不会说出来,因为崔铭不肯定女巫的线索是什么。影岛巫妖的地盘,还是幽静城的地盘?

    风当然没有听出崔铭话中有话,冷声道:“等她去了三大陆,我会打的她连她妈都不认识。”

    北月对这些狠话不放心上,反而感觉风幼稚,道:“我们走吧。”

    ……

    四人朝船位置而去,崔铭随便表面还是乐呵呵,但是心情并不美丽。这是第几次了?第一次面对巨虫,北月和丁泽拯救了自己。第二次是面对典狱长,知尔拯救了自己。第三次是遇见女巫,木木拯救了自己。就目前,自己的运气一向不坏,但是作为牌王,崔铭知道运气这东西是最靠不住的。

    崔铭不需要人安慰,他从来不会被击倒,除非自己愿意垮掉。别人对他的鼓励,对他帮助并不大,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北月和风都是不会安慰人的人,风更是没有注意到这点。北月对崔铭很了解,知道崔铭有些颓废,但是她不知道说什么,就因为了解崔铭,她知道崔铭不需要开解和鼓励。如同崔铭知道北月不会因为他的自大而责备自己。

    木头人如其名,反应有些慢,很少说话,更善于倾听。他不需要吃东西,不需要喝水,对很多东西充满了好奇,北月不厌其烦的介绍三大陆等人文,地理等。看得出木头对北月表现出非常信任的一面。

    木头是不死之身?不尽然,和知尔不一样,木头是因为身体特殊构造而免疫一些伤害,诸如刺伤、毒、寒冷等。但是对火焰、闪电、雷电表现了恐惧。木头的实战经验几乎没有,甚至只会一招发,就是用裹尸布抓人。但是这手很厉害,一百五十米范围内,一抓一个准,这裹尸布也非常神奇,如同无限长一样。风好奇问之,木头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四人路过遇见木头盆地时候,又看见了那只凤凰,这次它没有麻烦,它就趴在四人附近的冰柱或者冰山上,打量和观察着他们,没有任何敌意,纯粹是好奇,还有点害怕。凤凰一路送着四人到海边,崔铭他们向凤凰招手再见,凤凰才离开。

    船只还在,崔铭他们没有超过时间,四人上船,船员们知道他们是修行者,对于带回来一个绿色怪物,也不奇怪,最多私下议论几句。谈论最多就是这个叫木头的绿色怪物,喜欢在夜间坐在甲板上,静静的看月亮,能看一整晚的月亮。

    崔铭也看月亮,但不专注月亮,崔铭在甲板的另外一边,靠躺在沙滩椅上。身边桌子上有一瓶橙汁,如同品酒一般,倒一杯橙汁,装忧郁中。事实上,崔铭并不忧郁,而是很享受月光铺洒大地带来的银色之感,还有波涛声和海浪声。相比高山,崔铭更喜欢大海。(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