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二十四章 雷音城
    清晨六点,两人在山泉边休息,北月体力也有些透支,两人休息,崔铭拿了小锅,煮点热食物,一直到现在两人就说了两句话。∽↗∽↗,一句崔铭:休息一会。一句是北月:恩。这种局面已经是多次出现了,每次崔铭试探再进一步,北月都会避让。崔铭这次没有再前进,他尊重北月,而且现在有新的追求,那就是把女巫弄到手。

    喝点热汤,然后继续启程。北月把速度放低,崔铭自己赶路,一路上崔铭扯淡这,扯淡那,很快扯淡到话题,两人消除了尴尬。崔铭偶尔会分神,想起昨夜那近距离、长时间的接触……

    下午三点,第二次休息,崔铭拿出地图,道:“这个速度,明天晚上十点我们就可以到达雷音城附属的小镇,雷福斯的人已经在这里准备了人和车辆。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到达雷音城。我们先休息,然后先找小卢,必须先找帮手。按照速度计算,我认为女巫不会这么快到达雷音城。大概还需要几天。”

    北月疑问:“那为什么这样赶路?”

    崔铭道:“流浪只了解小卢的部分品格和性格,我们对小卢则是完全不了解。既然小卢是我们这次捕捉计划的最大帮手,也是最大筹码,我们必须拿下他,在此之前,我要对小卢进行一些侧面了解。另外,不肯定女巫会不会发疯赶路,所以小心无大错。”

    北月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委屈自己赶路,会不会太小心了?”

    崔铭点头:“是的,但是这件事很重要,我宁可小心一点。”

    “因为女巫打败过你?”

    “不,因为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崔铭是实话,他没有兴趣找场子。

    北月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连刚硬的语调都轻柔许多:“如果女巫没有按照计划出现在雷音城呢?”

    “这个可能我们之前推断过,可能性很低,我们已经毁灭了女巫所有的鞋子。而女巫显然对鞋子很珍爱。西大陆西南区域都是草鞋、布鞋之类最简单的鞋子。女巫来雷音城的可能性极高。即使有万一,我反正闲着无聊,我会咬住女巫的。我这人一向没有什么目标,既然定下目标。我一定要抓住她。”

    这段时间接触,让北月更加了解崔铭,崔铭看起来文弱,但是却是外弱内刚,也许他身体的意志力很薄弱。但是他精神的意志力非常强大。他很明确自己要什么,很坚定。也是,在监狱五年,这种毅力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要区别崔铭对一件事的兴趣,从他说话就可以看出来,当他对一件事有兴趣,开始研究,布置计划,想到各种可能时候,他两眼就会放光。每个细节他都会说清楚。反之,他就有些懒洋洋的,说个大概,细节都懒的回答。

    不管怎么样,两人对此行都很愉快,互相喜欢这种感觉,同时又有一定的距离。北月在休息时间进行冥想,北月对自己严刀很担忧,情况比北月想的要好,严刀提供的力量感虽然没有加强。但也没有减弱。

    其实崔铭想和北月说,现在打架,一靠脑子,二靠帮手。神马实力。搞不到知尔那级别,没有什么意义。当然,纯粹是想想,其实实力还是很重要的,最少逃命能不能逃掉,断后能不能死得其所。和实力都很有关系。崔铭这种想法属于射冷箭,主动找别人当然不需要太强实力,但是如果被对方找上门,实力就很重要的。

    ……

    第四天凌晨两点,崔铭和北月终于到达了雷音城外的小镇,找到了接头人,雷音城属于西大陆腹地,靠近西北的边境,这边局势很平和。但是因为是第三大城市,不少士兵还是被派遣到这里,避免一些人煽动。

    接头人是个女性,三十来岁,虽然有身材魁梧,一身肥膘,看似笨重无比。但眼睛看起来相当精干,对了雷福斯传真过来照片,就开始说正事,请两人上一辆小皮卡,朝雷音城开去。小皮卡前面两个座位,后面一个小卧铺,崔铭就靠躺在卧铺上。

    “目前还没发现目标。”

    “没发现是正常的,应该还需要两天左右她才可能到达。”崔铭问:“没请教?”

    “叫我名字就可以。”

    “你名字是?”

    “名字。”

    “……”崔铭疑问:“你的名字就叫名字?”

    “一个称号,我们每做一单,都会改变称呼。”名字拿出香烟,崔铭和北月婉拒,名字点燃香烟:“我们的人已经联系和收买了一些警察,这些警察将每天会对雷音城所有的酒店、宾馆宾客名单进行盘查,重点会注意单身女性,或者是一男一女开两个房间的人。他们不知道要找谁,而且这五名警察和我们早先有合作,还是值得信任的。”

    崔铭道:“名字,在多高尚位置有一座小教堂是吗?”

    “你说的是陡高山吧?”

    “对,应该是。”谁知道呢,电话传递信息。

    “陡高山在雷音寺的城郊位置,海拔九百多米,非常陡峭,有些小路角度只有110度。山上有一个教堂,但是不是如今神教的教堂,而是早年神教教堂。”名字解释:“神教因为统治者的需要,职能也发生了一些改变。在全球各地有少量的原神教教堂。”这就是宗教改革,因为资本主义的出现,神教概念不能符合大流,而做出了改变。但是还有部分人,多数是真正虔诚的教徒,他们并没有放弃。新的神教改革后,虽然适应了社会,但是几乎不存在约束力。有几个教徒不违反七宗罪呢?

    崔铭有些担心,他不喜欢和极端宗教人氏打交道。名字补充:“陡高山的教堂虽然是早年教堂,但是又不是早年教堂。建筑风格是教堂风格,但是那教堂属于私人产业。如果我记得没错,是一个姓卢的人的产业。早在宗教改革之前,一个神父反对宗教改革,独居在陡高山教堂中。后来他收留了几个孤儿,最后由一个姓卢的孤儿继承教堂,一直到现在。”

    “卢家的人是信徒吗?”崔铭询问。

    “这不清楚,只知道卢家人很热心慈善,在几百年时间里,卢家出了几个出色的经营人才,曾经有一位卢家人还成为雷音城的城主。但是没听说他们信仰宗教。”

    为了这个问题,名字停车,用移动电话联系了人,了解了卢家情况。卢家目前并不兴旺,只知道有一支是曙光帝国的黄金商人,最有名气,但是常年在曙光城经商,已经有二十多年没回雷音城。名字打完电话后很肯定告诉崔铭,卢家人抵触神教,因为祖先有交代,卢家人不得信奉改革后的新神教,但也没有要求子孙信奉旧神教,伴随宗教改革,旧神教已经被淘汰,几代人后,缺乏影响力,也无法进行传承。

    “我没有安排酒店,在汽车站附近有一家小旅馆,是我们的人开的,环境比较差,但是安全方面有保证,而且如果有消息,能第一时间传递给你们。”名字看了一眼北月:“可以吗?”

    北月回答:“可以,我们对住的地方不挑剔。”

    “看得出来你们不是夫妻,我们可以安排两个房间。但是我建议一个房间,同时你们最好不要外出,因为你们寻找的人认识你们。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她先我们找到你们,那会比较麻烦。”

    崔铭道:“我要去一趟陡高山。”

    “没问题,我会安排。”名字道:“抽屉有两个身份证件,是曙光帝国元老会下辖秘密宪兵调查员证件,你们随身携带。最近曙光帝国事情多,不仅是旅馆,就连走在路上也可能被人查身份。这两个身份做的很好,你们不需要回答问题,直接让他们拨打证件上号码就可以。”

    名字安排的头头是道,考虑到各种可能,毕竟是提着脑袋赚黑钱的人,胆大心细。一聊才发现,名字和伊娃一样,也是比特岛的人,十一岁被雷福斯带走,而后一直以合法身份居住在曙光帝国。

    ……

    上午,汽车到达汽车站旁边的小旅馆,旅馆开了车库,汽车进入小车库,三人下车,车库有楼梯,直达旅馆一楼厨房,名字和崔铭他们分开,一个伙计送两人到二楼的靠街的房间,很快送来食物,期间除了介绍地理环境外,一句废话都没说,送食物来时候,告诉崔铭,已经安排好了汽车和司机,随时可以去陡高山,问崔铭需要什么武器。

    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崔铭和北月是修行者,崔铭告诉不用武器。伙计也没说什么,冲澡,休息一会,北月和崔铭下楼,从厨房到了车库,司机一直在车内等待,两人上车后,司机开车离开。

    上了马路后,司机给了崔铭一份资料,崔铭打开资料,是卢家资料。资料中说陡高山上的教堂只居住了一个叫卢侠的男性,今年三十岁出头,二十七岁丧偶。她的妻子是一名曙光帝国北极科考人员,去北极时候船只遭遇不明袭击,全部科考人员遇难。自从丧偶之后,小卢就自己独居在教堂中,而之前,小卢是雷音城的一名刑事警察,破案无数,在业内颇有名气。(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