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二十六章 来了
    崔铭站立看门一会,道:“小卢并没有放下对典狱长的仇恨,和北月你不太一样,你从仇恨变成义务,是一件必须完成的事。他还有仇恨,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实力不足以对抗典狱长,同时没有叫帮手的习惯,所以装着不在乎。”

    北月道:“崔铭,小卢的妻子是科考者,同时是修行者,虽然实力一般,但是也是修行者。为什么会在海上遇难呢?”

    崔铭坐下来,想了一会:“北极虽然有很多大型生物,但是有安全区域提供给科考队。科考队应该很清楚。影岛?影岛的人不会攻击岛外的人,你发现没,今天我们说起典狱长,小卢竟然不惊讶典狱长还活着。而根据流浪所说,流浪隐瞒了典狱长复出的消息。大胆猜测,是不是小卢的妻子发现典狱长踪迹,追击之下被杀?连累了科考船?小卢知道前因后果,所以一直在教堂隐居,增强实力,隐忍不发,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典狱长的对手。”

    北月看崔铭:“你也说典狱长是你仇人,能不能把他骗出来,如同堵女巫一样堵死他?不管怎么说,典狱长是巫妖第一爪牙,除掉他,对你也是件好事。”

    崔铭道:“我一直想把巫妖骗出来,但是影岛这几年发生了什么事呢?巫妖十有**选择了自己女儿做为传人,处于衰弱状态,很可能频临死亡。典狱长这人,我不认为他是个善良之辈。传闻巫妖有两件宝贝,一件称呼为窃魂卷,杀死的人越多,自己的原力当量就越强,这对普通主人类高手来说意义不大,原力当量到达一定限度后,最后起防护的作用,因为身体承受不了大量原力波动,但是典狱长不是普通人。这家伙是不是主人类都不好说。另外一件称呼为死亡之帽,宝贝中的宝贝,借用死神名义攻敌,一方面具备伤则死的能力。一方面大大增强法术的威力,倍增。典狱长的领域绝对是一个魔法阵,如果典狱长拿到死亡之帽,那将相当可怕。”

    北月补充:“加上窃魂卷,我查阅过资料。典狱长能将原力融合到灵魂之中,也许不是灵魂,也许只是修行者死亡后被捕捉的原力核心,不管是什么,姑且称呼为灵魂。如果典狱长原力当量提高,那么灵魂的威力自然就增加。灵魂不是实体,是灵体。这两件宝物如果都落在典狱长手上,恐怕连流浪都不是他的对手。”

    “恩,典狱长不会放过巫妖衰弱,女儿正在成长的机会。巫妖这人虽然实力强大。对原力研究非常透彻,但不是一个有阅历,会识人心的人。”崔铭道:“北月,你还是和流浪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找机会查一查,影岛到底有没有变故。如果没有变故,巫妖的女儿成为新巫妖,那就找机会骗出来,如果典狱长拿到了两件宝贝,我们得想办法坑死他。不对……如果典狱长造反。那典狱长和我没有过节,我何必算计他呢?”

    北月手搭在崔铭肩膀上,道:“我有很多理由,你想听哪个?”

    崔铭回答:“只要你想。这个理由就足够了。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先关注女巫。”

    ……

    女巫真的会来吗?崔铭认为自己的推测有理有据,从女巫的装扮,屋内的鞋子,穿着和对容貌的在意,她一定会来雷音城。但是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女巫真的和蒙多去了西大陆的西南。

    这个前提成立吗?崔铭认为成立可能性有90%。首先第一点,蒙多有船只,无论什么船,一定有海上交通工具,而女巫没有。女巫岛已经倒塌,蒙多和女巫都不会继续留在女巫岛。这时候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蒙多和女巫先去三大陆,这个可能中,蒙多和女巫必然回西南,因为蒙多外形太怪异,加之是联盟第一类通缉犯,只要露面,必然三大陆一同联动,对付第一类通缉犯,大家是很不客气的,因为他们直接威胁到修行者的生存,可能是你,可能他。

    第二个可能,蒙多和女巫去了幽静城。北极可以排除,因为南极到北极,航线到西大陆后,还要绕一大圈,崔铭不认为女巫这个南极人去北极会受到欢迎。那就还有可能去幽静城。这个可能性有,女巫是魔法师,很容易被幽静城接受避难。但是崔铭坚持认为,女巫很在乎容貌、打扮,生活很有品味,有追求。这样的人不会去混乱无序的幽静城。从幽静的女巫岛到喧哗吵闹的幽静城,崔铭认为女巫做不到。

    所以,女巫必须出现,必然出现,肯定出现在雷音城。崔铭的10%可能是,女巫来了,但是雷福斯的手下没发现,毕竟女巫是修行者。但是这个可能性又非常低,因为雷音城没有修行者出没的报告,女巫智商再高,也不会想到自己已经布置了天罗地网。

    押注,买定离手!

    时间已经过去六天了,崔铭仍旧气定神闲,北月本着对崔铭信任,也没有任何焦虑。小卢作为帮手,更加稳定,还有四天就结束了。这六天对崔铭和北月来说,并不好过,两人在一家小旅馆房间,客厅和卧室是一起的,无聊时间一大把。两人聊天也慢慢的聊开了,避开雷区,对互相增进了不少了解。

    日久见人心这句话没错,每个人的思想都很复杂,并不是一个标签就能将一个人完全概括的。崔铭有时候如同大男孩一般,是北月没想到的,比如趁北月睡着,将一块镜子移动到洗手间。北月半夜睡醒,去洗手间洗脸,一看,一个人影,吓的险些尖叫起来。而始作俑者则在地上被窝中偷乐,北月不顾形象,愤恨的踢一脚因为憋笑而颤抖的那个人。

    北月对这几天感觉很好,崔铭不仅有各种花样,最难得是有度。在你烦躁时候,他会静静发呆,当你无聊时候,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惊吓。虽然惊吓和惊喜程度不高,但是却让很少玩乐的北月感觉不错。同时北月也很紧张,因为两人已经到了只隔一层窗户纸的地步。时间会冲淡一切,沙漠几年,双方对对方的好感降低,但是重逢之后,这感情又开始升温。

    第七天清晨四点,北月已经睡足,在床头看书,这是几天安逸下来的恶果,北月学会了赖床。崔铭也差不多苏醒,在地板上转身,看北月,北月看他:“这书是一个叫虾米人写的,他说婚姻的产生可能是因为爱情,但是爱情是不可能维系婚姻。找一个合适的人,才是漫长婚姻生活的最佳起点。”

    崔铭点头:“有一定道理,杰西节目中说过,一对年轻男女朋友同住,男的对女的是百依百顺,双方甜蜜有加。结婚之后不久,男的对这样的生活开始腻烦,认为女的应该为家庭做出一些贡献。而女的认为,我们结婚前就这样,是不是把我骗到手,就要欺负我呢?杰西总结说,在结婚前过于包容的婚姻,是没有好下场的。杰西支持婚前同住,因为这会让双方了解对方,对家庭建设有好处。”

    北月靠躺,看书:“你好像一直在包容我。”

    “我们可以尝试同住。”

    北月回答:“虾米这边写道,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什么,都是耍流氓。”

    崔铭愤恨:“这家伙真讨厌,希望女性读者少一些,否则男人还怎么骗女人。”

    北月忍笑,正准备说什么,门外传来敲门声。两人对看一眼,这几天,除了送食物之外,就没有人打扰他们。崔铭命牌出,只有小卢和北月的原力波动,大胆开门,服务员侧身进入门内,低声道:“丽水宾馆,905,907,一个小时前入住。905是男性,口罩遮脸,非常高大强壮。907体貌特征符合目标。”

    “让监视的人远离。”崔铭送走服务员,关门:“蒙多也来了,在我的推测中,蒙多来的可能性不会高于20%。”

    “怎么处理?”

    崔铭没有马上回答,来回踱步一会,道:“我确信蒙多不会和女巫一起活动,我去布置。”

    ……

    蒙多这歪瓜裂枣的人,对打扮自然没有一点兴趣,他也不可能是为了陪女巫逛街。那做保镖?做保镖也忍受不了女人逛街。蒙多来雷音城是有自己的事,他要收集一些素材,大城市不好动手,蒙多目标是郊区的人。

    第二天早上,蒙多和女巫一起离开客房,上了两辆出租车,一辆前往郊区,一辆前往雷音城的商业中心。运载女巫的司机刚起步不久,对讲机传来声音:“兄弟们,南区路堵死了。”

    司机转头对女巫道:“我们要绕路,车费……”

    “钱没有关系。”女巫戴了一个女士纱帽,面前有一张黑色丝巾遮脸。这种并非是隐藏,而是装饰。君不见在电视剧中看见戴口罩,遮脸,只露出一对眼睛的女性,很多男性都得)一定很漂亮。当然,毕竟是电视剧,丑角除非特殊需要,否则很难找。但是也说明一点,如果女性长的丑,戴上口罩或者什么一遮上地铁或者公交,保证有人暗暗揣摩你的长相会多么漂亮。前提是眼睛、发型和额头要好看。(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