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七章 就擒
    出租车朝右边拐去,慢慢的,车外的人开始减少,最后看不见人,路也坑坑洼洼,女巫正要开口,车停了,司机掏出一把手枪对准女巫,道:“下车。⊙。⊙”

    卧槽了个去,你大爷的,老子叫你把车开到这里,然后自己跳车跑路,你tm的逞什么英雄。崔铭不想骂人,但是心中必须骂,最讨厌就是计划外的东西。

    还好,女巫打开了车门,走下来,司机下车,关门,女巫淡淡问道:“劫财还是劫色?”她将对方当成了抢劫的。

    “少废话,转身。”司机凶狠道。

    女巫摇头,抬手,司机的手掌变成冰掌。北月看崔铭,崔铭摇头,不着急,司机没有危险。根据汽车位置,小卢转移还没有到位,不能有效保护司机,所以不急。为什么司机没有危险,看女巫动手就知道,女巫可以秒杀司机,但她没有。为什么?因为女巫需要一位司机。

    女巫将手枪拿下来,然后挥手,冰块破裂,司机也是硬汉子,忍受极寒搓手掌,并没有喊出声来,女巫道:“开车,我今天不想杀人。”

    司机后退,走向驾驶位,突然右手一抬,一把手枪从袖子滑落到手上,对女巫开枪,子弹打过去,被一层无形的原力阻挡,弹头一瘪,弹到了旁边。女巫叹气,举起手枪对准司机。

    这时候侧面一道白光飞出,女巫急闪,小卢从围墙后闪出来,手持双枪对着女巫,道:“走。”

    司机还很仗义,边后退边道:“小心兄弟,她不怕子弹。”

    小卢不说话,突然动了,朝前快速跑到在女巫三十米范围内,一路上双枪齐发,一道道圣光如同子弹一般飞出。女巫也动了。瞬移冲到小卢身边,炸开一片冰霜。但是小卢在冰霜炸开前,突然后退,瞬间后退出三十米。手踝一夹司机扔了出去。一枪指天,一枪指女巫。

    女巫很惊讶:“你怎么避过的?”看对方年纪不大,不可能知道自己十年前才领悟的发,如果不知道,为什么能提前避让?

    小卢道:“十秒时间。将北大师线索说出来。”

    “北大师?”女巫疑惑,她还没有想到崔铭身上,在她看来,崔铭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六。”

    “你是谁?”

    “四。”

    女巫后退,警惕。

    “十秒到。”小卢开枪了,右手一枪打出,女巫后退,避过圣光子弹。小卢左手一枪打出一条圣光,打在女巫身体上。女巫胸前有灼伤感,低头一看。衣服被烧破一个大洞,自己的肌肉一块黝黑,正在冒烟。

    女巫立刻道:“你找北大师?”

    小卢一声不吭,左右枪来回攻击,突然双枪疾射,突然单枪出圣光,射程相当远,高达九十米。女巫也想反抗,突前,小卢就后退。女巫后撤,小卢就突前。始终保持着距离,一枪枪的打着,无论女巫是辱骂。还是哀求,小卢始终不为所动。

    女巫是强,崔铭知道小卢肯定强,但是没有想到是碾压局面。魔法师的手一般都不如射手长,除非是经过准备的符咒魔法,但是这种魔法一准备就会被小卢打断。魔法师的速度始终是魔力系修行者的软肋。

    小卢不紧不慢。就这么咬着女巫,女巫破墙而入,小卢追击,圣光子弹穿过墙体,一发发的落在女巫身上。女巫身体如同被陨石流星轰炸的地面,烧一块,烧一块,最后竟然把那件黑色的纱衣全部烧光,烧出个裸女来。崔铭震撼了,小卢,我本以为你怎么也和猥琐挂不上边,但是你的行为却解释了什么叫正直的猥琐。

    女巫催死挣扎几次,完全没有反抗之力,这就是压制,射手从来都是魔法师的噩梦。但是这压的太惨,崔铭都忍不住想为女巫鼓劲。

    女巫一手遮胸,一手遮下体,跪地:“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小卢收枪,将身后北月给的原力锁链扔了过去:“自己戴上,你只有一次机会。”

    “……”女巫拖延时间,似乎在遮挡,慢慢的挪动向锁链。

    小卢道:“蒙多还在出租车里。”

    女巫彻底死心了,但是戴上原力锁链任人宰割,她是不愿意的,也不顾没有衣服,转身就跑到一堵矮墙后。小卢叹气,一个冲击人瞬间冲出,对着墙壁点射,一道道圣光穿过墙体。但是小卢没有想到,自己冲击过去,女巫并没有逃跑,竟然瞬移扑向自己。

    糟糕,自己的后退需要一点时间。

    女巫双臂一展,方圆三十米内的空气被凝结,小卢被冰寒包裹,无法动弹。女巫口中念念有词,伴随着其容貌一分分衰老,冰晶在三十米范围内威力进一步增强。

    然后感觉原力一顿,咒语被打断,漫天冰晶瞬间不见,转头一看,见到了崔铭,还有侧面的北月。女巫瞬间明白了原由,凶狠的眼神看着北月:“原来是你这个杂种。”

    崔铭道:“喂,说话客气点,她老爹是日过你的。”

    “崔铭。”原本恼怒的北月有些脸红,提醒崔铭不要乱说话。

    崔铭一笑道:“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我们打你半死,戴上原力枷锁。”

    “第二条路呢?”女巫阴沉看崔铭。

    “第二条路,我们打你快死,再戴上原力枷锁。”说罢,崔铭上了,一张增益牌飞向北月,北月扑向女巫。女巫又使用冻结,炸开一片冰晶,将北月冻住。北月手中严刀光芒闪耀,原力一爆,包裹北月身体的冰块四处飞散,北月一刀砍在女巫的肩膀,手中四刀一收,砸在女巫脑袋上。

    已经恢复自由的小卢退到一边,手持双枪默默看着,女人的战争,没有参与的必要。女巫冻不住北月,而突然偷袭的牺牲青春的咒语,被一边观战的崔铭一张爆炸牌打断。很快,身负重伤的女巫原力四散,体力不支倒地。北月走上前,不用大刀,用原力拳头一拳拳打头部。

    崔铭道:“这是告诉你,即使你要死,嘴巴也得干净点,要不,死都死不痛快。”将原力枷锁扔给了北月。

    北月接住,将女巫锁上,女巫原力不足以对抗枷锁,数秒后被锁死。北月指下崔铭,崔铭无奈将自己外套脱下,北月给女巫穿上。小卢过来道:“其实你们不需要我帮忙。”

    “这是第三计划。”崔铭道:“当然需要你帮忙,目前局面非常漂亮,我们顺便再坑坑蒙多?”这本就是小卢的功劳,如果在女巫最好状态,崔铭和北月是很可能打败女巫,但是要生擒的话,会相当麻烦,说不准女巫会来个同归于尽等手段。不过,如果知道女巫离开南极大陆就这状态,崔铭确实不会麻烦人家。

    “不,蒙多没这么好对付,我的圣光净化救不过来。我建议你们立刻联系丁家,否则蒙多要发现她失踪,可能会迁怒他人。”

    “恩,小卢,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不用放在心上,一起走,我一个人对付不了蒙多,如果蒙多发疯,我希望你们能站出来。”

    崔铭点头:“好,不过,我不认为女巫值得蒙多发疯。”

    司机大难不死,联系了自己同伙,很快又来了一辆车,三人将女巫带上车,新司机一路开向一处郊区的废弃矿坑。因为出租车司机都是自己人,蒙多已经在另外一边下车,不会和崔铭他们撞在一起。

    ……

    到地方了,司机也知道这些人是修行者,下车,自己到一边抽烟去了,但是眼角还是看向了矿区中央,人都有好奇心。崔铭招呼:“兄弟,有逼供大师吗?”

    “有。”司机忙跑到汽车边,拿起后备箱的移动电话联系。

    北月把女巫就地一扔,崔铭先把衣服拿了回来,还好,女巫虽然用了偏门的魔法,但是容貌身材没有太大改变,这衣服还能穿。不要因为人家是坏人就不要衣服,要不要衣服主要是根据对方的性别和长相。

    女巫醒了,淡淡然看三人,小卢坐在一边,一点不关心自己,关心自己是北月和崔铭。女巫也不在乎自己没穿衣服,轻蔑一笑:“怎么,狗崽子想爸爸了?”

    “狗日的!”崔铭擦把冷汗,要不要这么损自己。

    北月怒给崔铭一拳头,别骂我妈。

    崔铭揉头,道:“现在不用说,我们等人呢。我们都不擅长逼供,那边有专家带了盐水过来,一会先享受半小时,我们再谈。”绝不小看你,是你让我翻船。

    北月有些不忍心,崔铭的心比北月要冷的多,北月劝说道:“你没有其他选择,把我爸的线索告诉我。”

    “然后你们会放了我?”

    崔铭道:“怎么可能,留着你这个仇人找我们寻仇?如果你想死的有尊严一点,就配合一点。人生自古谁无死,对吧?再说,你不是牵挂着北大师吗?我们可以把他救出来。”

    女巫冷哼不说话,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辆汽车停在大家面前,一个戴口罩,穿了医生服装的瘦弱男子提了一个箱子下车。医生走到女巫面前,一声不吭打开箱子,取注射器,吸药水道:“这种药水会让你的疼痛放大,你身体保护自己,会导致你昏迷。我会使用这瓶红色药水让你苏醒,苏醒后你会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充满了蚂蚁,在你全身爬,而你完全无法抓挠,这次,你不会昏迷。这瓶是生理盐水,生理盐水可以保证你在接下来的三天不至于脱水,如果你能坚持过今天,我还需要补充一些药品。好了,现在我们进行第一步,恐惧加强,我会先摘除你的左眼球……”

    “不,不,我愿意说。”女巫面露恐惧道:“让他滚远点。”(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