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二十九章 失踪
    小卢缓缓回答:“我理解,为了朋友,爱人,我也不在乎名誉。⊙,我暂时还会和你们在一起,也请你们不要马上离开,等蒙多离开雷音城再说。”他担心崔铭他们达成目的离开,蒙多发疯,自己无法打败蒙多,那就糟糕了。虽然崔铭说蒙多不会为女巫而发疯,但是小卢不是北月,不会无条件信任崔铭的判断。

    “当然。”崔铭回答:“对朋友的承诺我一定会遵守。”

    “我们不是朋友。”小卢纠正。

    “好吧,我这么说,只要不是对恶魔的承诺,我都会遵守,即使是敌人。”崔铭补充道:“但她是恶魔。”崔铭计策是不给生的希望,再给生的希望,以此来击垮对方意志。崔铭也承认自己爽约,也找了理由,崔铭是不会将女巫放生的。

    静悄悄的汽车,一直到了旅馆,崔铭让雷福斯人的撤离,没事了。他还会多住几天。关门,和北月进入房间,北月道:“这范围太大了,卫薇小组调查火教修行者情况,根本摸不到门槛,我们怎么能找到我爸?”

    很难,火教这块地盘太硬了,潜入进去,一旦被发现,人家说不定来个以多打少,杀一个算一个。而且还可以冠之破坏信仰之名,反正对方有无数证人,死人不会开口,就算有活口,也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联盟也请各修行者不要擅入火教的地盘。

    但也可以进,这次联盟和火教达成一定协议,联盟成员可以经过通报进入火教势力范围,但是不得进行任何违法当地法律的勾当。要有正当理由,要接受监视和陪同。还有乌鸦这个连流浪都承认的一等一的高手。

    崔铭道:“我们得抓把柄,或者好处,让火教释放你爸爸。潜入方法不可取,太危险,而且没有线索。”

    “柳媚儿?”

    “我考虑过,但是不是合适人选。一者破坏流浪的长远计划,二者,柳媚儿现在不好绑架,她和豹女成为好姐妹。还有柳家人当保镖,和叶文很接近。三者,如果一个不小心,我们绑架永恒慈善女神柳媚儿,不仅有危险。还会接受原力联盟的制裁,永恒联盟的谴责。所以柳媚儿现在的身份,已经不能使用硬暴力来对付她。”崔铭道:“北月,不着急,联盟已经对火教警惕,派遣了一些人收集火教修行者消息,我们应该先停下来,收集所有我们能知道的信息,再做出一个妥善的计划。我建议我们先区域暮光城收集火教信息,要和火教干。北月组必须拉起来,以应对各种意外和可能。”

    在没有情报和信息之前,崔铭什么事也做不了。一直以来,崔铭没有将火教当成对手,最多是联盟对手,自己帮联盟出点边角料主意,没想到突然火教成对手了。这让崔铭有些没底的同时,又有些兴奋。打败一个未知的强大的对手,那种感觉会很好。

    ……

    第九天,蒙多早不知所踪。但是小卢还是跟随两人,第九天清晨,崔铭和北月在看书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道:“那个女人尸体没了。”

    没了,前天上午我就让烧了,今天你和我说尸体没了?雷福斯手下这办事太不靠谱了。即使这么想,崔铭还是细问了一番。

    原来司机将尸体放到后备箱,准备开往火电厂时候,遇见了士兵抽查关卡。司机转道旁边一处加油站附近,下车,靠近关卡探听士兵设卡的原因。这时候发生了袭击,一名年轻人持枪袭击士兵,士兵就是接到命令,搜捕这个年轻人,双方发生了枪战,士兵因为有活捉命令,所以枪战持续了好一会。最后顺利抓捕了年轻人。

    因为是在车流中开战,战斗结束后,一共有一名平民死亡,七人受伤,其中就包括司机,司机被子弹打中腹部。司机被送到医院抢救,到了第二天早上才苏醒,立刻联系了自己同伙。同伙去加油站停车点一看,车不见了。电话询问交警,才知道车因为违停,已经被拖走。这个节外生枝让他们欲哭无泪,等他们想办法拿到车,已经是第九天的清晨,打开后备箱一看,尸体已经不见了。更让他们担心的是,后备箱是被暴力破坏的,后盖上有手印印在金属板上,更像是被人扯开的。

    因为雷伊中介奖惩分明,崔铭安慰几句,然后交代服务员转告名字和雷福斯,不要为难司机,他没有做错,只是运气不好。没关系,没有多大的事。

    送走服务员,关门之后,崔铭坐在北月身边:“十有**是蒙多,他应该有特殊能寻找到女巫的办法。”

    北月道:“女巫确实死透了,我拿回锁链时候,她瞳孔放大,没有问题。”

    “我也是这么认为,女巫毕竟是人类。”崔铭想了一会:“难道蒙多要提炼素材?不用想这么多,我们不能疑神疑鬼。再说,三大陆遇见女巫,我们未必怕了她。”

    第十天,崔铭、北月和小卢一起见了名字,名字就成为他们暂时联络员,如果有需要可以转告消息。比如蒙多突然出现在雷音城发疯,比如崔铭抓住典狱长的尾巴等等。

    崔铭和北月收拾行装,前往暮光城,去暮光城目的是找叶家。叶家作为暮光城的世代忠良,和火教交战史不是一天两天,他们对火教的了解一直没有停止。即使是现在,叶家的一名普通人是暮光城的菌方老大,叶家人从不懈怠,即使是几百年的和平时间,他们也没有放松任何警惕。

    想知道火教到底是怎样的等等问题,问叶家。

    ……

    去暮光城就不隐瞒身份,两人租车前往曙光城,从陆地到西大陆最东面,乘坐轮渡到达中大陆,再从陆地到达暮光城。

    路上被设卡的士兵盘查了一次,士兵看了修行者证件之后,立刻向上司汇报,然后请他们稍等。大约十分钟后,一名军官开车奔驰而来,因为耽误时间向崔铭和北月道歉,然后将一根紫色丝巾捆在驾驶位外的后视镜上。

    此后,再也没有人拦截车辆,一路畅通,一直到了暮光城,崔铭看见了弗拉。弗拉和丁兰在一起,他们身边有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崔铭和北月下车,走向弗拉和丁兰,崔铭和弗拉握手:“何必这么客气呢?”然后再和丁兰握手。可以看出,丁兰是相当友善的。

    弗拉客套道:“是应该的,竞技冠军来曙光城,我丁家怎么也得接待,吃个饭,否则说不过去。请上车,我们也不去丁家,曙光城有一家我很喜欢的餐厅,一起去试试?”

    弗拉内心是无奈的,士兵消息反馈到丁家,丁诺竟然是嫌弃的语气,他们来干嘛?弗拉无语,对啊,他们来干嘛?不知道,是不是要接待询问呢?而且北月本人来,北月是猎人,同时也是竞技赛冠军队长,丁家做为东道,派人接待是顺理成章,并且应该的事。丁诺听了弗拉一番说词,说明自己没空,让弗拉看着办吧。

    确实有事,这点是弗拉有些担忧的,作为丁家的二号人物,弗拉一直以丁家利益出发。他非常不希望丁家参与到曙光帝国的内斗中,特别是当今总统和元老会的冲突。而丁诺他们似乎早就偏向元老会。同时弗拉也感觉自己被排挤,在这么多丁家人之中,丁诺是挺自己,让自己当这总管,因为丁诺知道自己有能力。除了丁诺,只有丁兰,其他丁家核心人员虽然非常客气,但是弗拉知道,自己不属于丁诺那个小团体。

    弗拉不可能把这种事和崔铭他们说,汽车开的很慢,弗拉不厌其烦的介绍曙光帝国,也介绍了目前曙光帝国的内忧。曙光帝国的内忧就是政治和军事管理权的分歧。

    “今天早报刚出来消息,总统作为省长时候,和自己秘书有染,但是他竞选总统时候否认此事,现在被秘书证实。丑闻曝光,很可能会被弹劾下台。”

    崔铭不明白:“私生活?这么严格吗?”

    弗拉道:“和私生活无关,主要是信誉。总统竞选时候如果承认,或者不承认不否认,就不会有问题。但是他否认了一件事实,这是对公众撒谎,非常忌讳。因为每对公众撒谎一次,等同是透支了一次政府公信力。”

    北月道:“我不太懂,但是我觉得即使换总统也没用,是民众觉得元老会有问题。”

    “确实,元老会存在很大问题,第一个是思想,观念陈旧,没有锐意进取之心,科技武装军事。第二个是观念陈旧,数量庞大的士兵,会让纳税人背负重担,毕竟士兵没有生产。第三个是作风陈旧,他们不愿意公开任何有关菌事方面的事情。”弗拉道:“就我个人看,我认为应该推倒重来,一方面学习暮光城科技强军,一方面减员,另外一方面,将开战权交给总统。最尴尬是总统希望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和邻邦的僵局,而元老会则不给面子,对邻邦重兵压境。甚至元老会发言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候说出挑衅之词,只要五个小时,百人以内伤亡,就可以攻占邻邦。”(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