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三十四章 回沙漠
    乌鸦是火教的?不清楚,线索太少了,目前只知道很可能是乌鸦掳走北大师,乌鸦住在星火沙漠区域。△↗,崔铭这计划完全建立在乌鸦是火教的基础上。否则最后抓个领头的交换,人家火教手头根本没北大师,瞎忙一场。因为如此,崔铭需要帮手,大量高级的帮手。

    现在只剩余最后,也是最难的一个人,知尔。

    虽然在沙漠生活了将近三年,崔铭仍旧没有适应一个人在寂静沙漠中赶路的环境。也理解了风没事能在脑中yy的原因。太单调寂寞,甚至有些恐惧。

    崔铭携带了食物和水进入沙漠,数天后到达了豆芽泉。豆芽泉明显增大,新种的树苗存活下来。绿色面积增加,回字形水道也被拓宽挖深,里面已经有三指大的鱼群生活。等绿洲再扩大一倍,就可以直接连同豆芽泉下面的地下湖,成为一个真正的绿洲。

    又是六天,崔铭到达了月亮湖,这个可以做为永久性居住地的绿洲,食物和水源最充沛的绿洲。和半年前几乎没有区别,还是那样安安静静在沙漠中。崔铭在月亮湖休息,抓了一些鱼进行腌制,补充食物和食水后,前往知尔的家—珍珠湖。

    珍珠湖挺热闹的,风、木头、知尔,还有一个漂亮的,娇小玲珑的,戴了牛仔帽,腰间插了双枪的妹子。这女孩崔铭在猎人总部见过一次,眼神很有侵略性,当时她正在和魔偶安娜接触。崔铭他们看时候,她就转头,双手叉腰,轻歪头,没有说话,但是读的出潜台词,看你妹看……没错,不是看什么看,绝对是看xx看。

    现在也是,她一脚踩踏在沙丘上,轻歪头,双手叉腰在双枪的周围,眼中盯着靠近的崔铭。崔铭当时想到一句话,此山是我开……

    这女人名字很有趣,叫好运,她喜欢人家叫她好运姐,虽然她年龄不过二十三岁。好运姐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她出生在西大陆一个渔村,因为巫祝的测算,她被定为灾星,厄运的化身。在爷爷和奶奶在其出生后相继因为意外去世后,其父亲不管母亲反对,将两岁的她扔到了一个无人雨林岛上。

    无人岛的猴群没有攻击她,而是收留了她,第一个发现她的人是布冯,布冯发现了全身****,猴群中六岁的好运姐。而后布冯在渔村中了解到了好运姐的身世。因为父亲抛弃了好运姐,母亲回了娘家西湖城,并且离婚了。父亲也再婚,他拒绝靠近好运姐,更不用说收留好运姐。

    布冯带了好运姐去曙光帝国,找到了好运姐母亲新的家庭,好运姐用刚学会的一些简单语言请布冯不要打扰自己的母亲。布冯最终将她带离西大陆,到了叶家,她在叶家一个慈善基金会孤儿院生活。

    十一岁的好运姐成为了孤儿院的霸王,大姐头,她带了十几名孤儿夜晚偷偷潜入酒吧,喝的烂醉。看在布冯面子上,好运姐没有被驱逐,她成了这家酒吧的服务人员,叶家人用这个方法教育她,必须为她造成的后果买单。没想到好运姐喜欢酒吧,很块她成为了酒保。布冯经过暮光城,想到了好运姐,去酒吧看她,结果发现在酒吧门口,当时十二岁,身高才一米六的好运姐,将两个壮汉打趴在酒吧门口。酒吧内的人,都称呼她为好运姐。

    这时候布冯发现了好运姐可能是野人的情况,因为她使用基本原力。布冯控制了好运姐,在四天的关押中,确实发现好运姐有发疯的迹象。这时候本应该将好运姐送到监狱之中,但是布冯怜悯其身世,找了老朋友流浪还有教授帮忙。最后流浪使用一个魔法阵,这个魔法阵会对阵内人造成极大痛苦,特别是普通人,在三天时间,野人会在煎熬中死去,受到巨大折磨,非常不人道,但是是目前可化解轻度野人的唯一办法。在几十年中,魔法阵使用过五次,流浪主持过三次,五人全部没有坚持过十二个小时就死亡,其中一人在坚持两小时后,不停哀求杀死他。

    好运姐通过了考验,获得了新生,虽然过程非常艰难,但是凭借两岁年纪在无人岛存活下来的强大生存意念,好运姐成为了修行者,并且成为一位高手的弟子,十六岁通过考核成为联盟成员,十八岁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联盟猎人。就是她,和不同的猎人同伴两度杀入海盗城,将朗克逼的丢盔弃甲。

    “小子,干嘛的?”好运姐问。

    崔铭叹口气,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崔铭道:“飞艇失事,降落此处,发现一美丽女子,惊如天人,故而情不自禁而来。”

    “听着还算可以,过去吧。”

    崔铭见好运姐身边有一块地毯,还有一些食物,疑问:“你好像没有进去?”

    “……”好运姐不想谈论这话题,里面那个叫知尔的怪物,对自己有些恼火,原因是自己用枪射杀了珍珠湖的鱼。喂,讲道理好不好,捕杀和枪杀有区别吗?只是把你珍珠湖的水染红了而已,至于发这么大火吗?

    好吧,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打不过他,一堵凭空出现的沙墙,直接将自己撞飞到绿洲外。悲惨的是,自己就这点食物,沙漠中不认路,还得等风一起走。虽然这么倒霉,必须保持自己风范,如同没事人一样。

    崔铭看看,虽然不知道好运姐干了什么,但能被知尔驱逐出来,也算是人才。崔铭翻行囊,将一瓶葡萄酒扔给好运姐,自己背了包裹进入绿洲。

    木头坐在草地上,知尔则看着珍珠湖发呆,风正在湖边倒立,看见崔铭,非常高兴:“有良心,我喜欢。”

    崔铭和风随意碰下拳头:“什么情况?”木头事情没解决吗?

    风接过行囊,边搜刮边道:“一切正常,知尔对多个陪伴没意见,我正在交代木头帮我培育豆芽泉,他正在消化植物、水之类的知识。”

    知尔转头看崔铭,轻轻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崔铭回应一下,坐到木头身边:“来,木头,我这边有五子棋,围棋……来,一样样教你。”教木头下棋是拍知尔马屁,知尔对棋类还是有兴趣的。木头智商高低不好说,纯粹就好,学会走棋,和知尔没事能对战一局。

    风见木头好奇看崔铭摆子,在一边唠叨道:“tm的,你家那口子怎么联系了个傻女人,什么好运姐,卧槽了个去,进来绿洲才半小时,一口气杀了四十几条鱼,把知尔气着了。”

    想的出来,知尔看风面子,只要不过分就算了,但是没完没了,他又不想解释,直接把好运姐砸出来。而以好运姐性格肯定要提枪问个明白,然后几次之后,就乖乖的呆在外面了。在这里和知尔动手,有点不知死活。

    崔铭让风教导木头,从包裹中拿出一瓶酒,走到知尔身边坐下,把酒递过去:“试试,合口味吗?”

    “恩?”知尔没有接酒。

    “初晓城记载的,当时使者去初晓城时候,带去了特产龙舌兰酒。这是初晓城酿酒厂用初晓大沙漠的龙舌兰酿造的龙舌兰酒。”商业贸易,在很多城邦可以买的到。

    知尔接过酒,喝了一口,轻摇头:“劣质,你有话说。”

    “啊?”

    “说吧。”

    崔铭点头,一路上他一直在准备说词,道:“知尔,首先一点,不管你当不当我朋友,我当你朋友,救命恩人,可能你不在乎,但我在乎。我有条底线,不坑朋友。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求是不是过分。”

    知尔没有回答,只是听崔铭说,崔铭先介绍了事情的起源,然后说了自己的计划,最后说明知尔在这计划中的角色。崔铭真心没想为难知尔,道:“我不清楚封印,同时也不知道先知对封印的影响。在我个人看来,我希望的局面是,魔导师和先知建立了联系后,先知一直在帮助魔导师解除封印,而这个计划有一定可能诱杀先知。”

    知尔神情淡然,道:“封印是无法永远困住魔导师,伴随时间推移,封印的能量在逐渐减弱,而做为能量体的魔导师,他的实力一直没有变化。我留在沙漠的责任就是要消灭魔导师,他不是我对手,他知道,我也知道,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有能力破开封印,但是他选择了隐忍。”

    “那?”崔铭问:“他想要什么?”

    “他需要有人给他布置一个能通往虚空的魔法阵。一旦脱离封印,他就能利用魔法阵逃离我的追击。他能在虚空中自由行动,可以出现在永恒星球的任何位置,当他实力增强到一定阶段时候,他就能突破束缚,通过虚空漫步在宇宙之中,成为神的存在。”知尔道:“这个魔法阵是魔导师自创的魔法阵,需要很多东西。最重要是需要祭品,虚空生物做为祭品,一共三个步骤,第一个步骤主阵人驯服虚空生物,让其甘心成为自己的奴隶。第二个步骤,主阵人必须具备运用虚空之力的能力,按照要求布置魔法阵。第三个步骤,将祭品送到魔法阵中,伴随祭品的死亡,将开启一条虚空通道。”

    崔铭沉思一会:“按照我的判断,魔导师可能是和先知说,带他一起去虚空,帮助他修炼。”

    知尔回答:“灵体是无法修炼,无法成神。魔导师必须夺取某一位掌握虚空之力的人的躯壳。”(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