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汇合
    李青他们撤向东北方向的星火沙漠,崔铭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立在围墙上看着几公里的修行者。不是很好的消息,来的人很多,大约有十五人。这就代表龙女并没有立刻启动袭击城市的想法,而是先来救援黑科技。这么一来,第二组的埋伏恐怕就抓不到人了。也许是乌鸦制止了龙女……谁知道呢,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龙女来了。

    崔铭看见了龙女,她甩开自己下属一公里,独身而来,崔铭很后悔,自己应该埋伏反杀一手。这个计策自己应该能想到,只不过太在意这次参与行动的人的安全,所以没朝这方面想。崔铭跳下围墙,到三亩地内,启动瞬移消失。不能在城墙上消失,否则身份就暴露了。

    虽然可能已经暴露了,但是遮羞布这东西还是要的,我就死不承认是我干的……好吧,不管承认不承认,反正是结仇了。龙女和乌鸦才不管什么证据,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必须将仇家赶尽杀绝。

    这也许就是自私,要保护自己,就要消灭仇人。仇人是龙女,要消灭龙女,必须先杀乌鸦。没有其他选择,找叶家和丁家聊聊,看是否有乌鸦的情报,先宰之。

    崔铭在大部队中行军休息时,说明了自己观点:“我们这叫投名状,从现场可以推测出袭击监狱的都有谁,为了不被报复,我们要先下手为强。”

    艾芙琳道:“崔铭,你刚杀了人家老爹,现在要杀人家闺女?”

    “没办法,仇恨这东西……我不可能说得动龙女去仇视联盟,对不对?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是一件凶器,不抓凶手抓凶器,我也没办法。”

    布冯叹气:“恐怕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

    “怎么?”大家问。

    布冯道:“很对不起大家,特别是崔铭你,我们做这件事,是为了削弱火教力量,逼迫火教不能公开宣战。而实际是,削弱了火教力量后,全面战争就开始了。无论是为了十几万人报仇,还是要完全铲除火教的威胁,这场战已经不可避免。”

    崔铭愣了半晌:“联盟早打算攻击火教了?”

    “不是早打算,在你、我、流浪、叶信、弗拉开会成立敢死队那天,流浪就下定决定,你们在准备时候,永恒联盟的暮光城,外籍军团已经调整了驻军,他们将是第一波攻击的菌队。然后在联盟大会上,告知联盟国实情,举全联盟之力……”布冯阻止崔铭开口,道:“不着急,还有一条路,在战争开始前,流浪会联系龙女,进行谈判,如果龙女和所有半兽人愿意投降,那战争就不会爆发。”

    “什么意思?”

    布冯道:“意思就是,龙女被终身囚禁,半兽人们归属联盟异界部掌管。听出来了?战争只是逼迫龙女投降或者死战的一个方式而已。”

    崔铭深出口气:“最好不要有战争,我们可以把半兽人当成敌人,但是火教的信徒,居民和我们一样,都是人类。”

    布冯道:“这不是你我能选择的,选择权在龙女手上。你们也应该理解,如果龙女和她手下继续搞破坏,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发生。最后一件事,乌鸦必须死,太危险,没有乌鸦,龙女再强破坏力也非常有限。”

    崔铭道:“据我对乌鸦的了解,乌鸦是那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人。一旦被逼正面对抗,他肯定会跑。而且很可能带走一部分人。比如智慧比较高的半兽人他们。最后有一个猜测,乌鸦的掌控欲是很强的,一般来说,阴谋家的掌控欲都非常强,他们要通篇了解整个局势,直到细节。你说的对,乌鸦必须死,理由不是因为乌鸦阴险,而是因为乌鸦很可能有建造黑科技的能力。乌鸦带七八个人逃遁无踪,几十年后,一支半兽人菌队可能就会出现在三大陆。”

    布冯问:“你有什么想法?”

    “乌鸦必须要人,要亲信,他一个人做不到,普通人也做不到。一个可能是带走普通人修行者,但是就我个人认为,普通人修行者虽然也信仰火教,但是忠诚度并不算非常高。半兽人是最合适的,半兽人因为智慧低,作用不大。所以乌鸦会带走的人很可能是拥有智慧的忠诚火教的半兽人。”

    布冯点头:“豹女,狮子狗,半人马,牛头和蛇女。”

    崔铭补充:“还有柳媚儿。”

    一边听的曹易吓了一跳:“柳媚儿?”

    大家很同情的看了看曹易,其实这边半数以上的人也是参加这次行动才知道的,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能同情曹易,毕竟他们先知道。

    崔铭道:“无论为了避免战争,人类和平伟大理想,还是为了我自身的安全,我认为我应该做点事情。所以柳媚儿交给我吧,我会监视她。不过乌鸦很贼,做事小心,他肯定怀疑柳媚儿已经曝光,我不肯定柳媚儿会不会和乌鸦走,还是被乌鸦抛弃。其他人诸如豹女之类,行踪不定,活动区域在火盟国家,我们更无法监视他们。”

    布冯点头,道:“不着急,我们先和流浪汇合,再商议。”

    ……

    汇合点在星火沙漠边缘一个小镇西面三十公里处,这里是联盟建设的地质考察监测站,这块地盘本是火盟一个小国家沙邦所有,现在属于联盟所有,面积七平方公里。作为回报,每年联盟给这个小国家提供一定的金钱和物资援助,同时将本地的地质资料无偿送给小国家,目前这个沙邦国是火盟中对联盟最友好的国家。

    可惜只是小国家,虽然国土面积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但是人口只有四百多万。沙邦很特殊,是火盟的中心地带,地势平坦。沙邦城受到联盟文化冲击的影响很大,未婚女子不用蒙面,可以上学,并且可以自由恋爱,提倡一夫一妻,标准是一夫二妻,沙邦城也是唯一一个民众免签可以进入所有联盟国的火教国家。

    但只是友好,沙邦被火盟包围着,不能站错队,远水解不了近渴。他在火盟中从来没有提议,火盟只要有提议,他都举手,除非是危害自己城邦的提议。不评论,不讨论。总统上台都要发表下对联盟的控诉,但是没人当回事。也被讥笑为举手机器。

    沙邦三成区域是沙漠、草原和戈壁的组合而成的地貌,在这地貌上却有一条非常漂亮的公路。开车在这条路上,看美丽的风景,也是人生的一种享受。不过,崔铭只享受了十分钟就被赶下车了,原因是开车技术太让人不舒服了。

    这是一辆小型货车,大家在后座,穿的是一套白色的长袍,并且用围巾包裹了脸部,这是本地的一种习惯,避免风沙吸入的一个办法。

    大家交谈很少,多是在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心情都很好。

    到了傍晚,经过了数个城镇后,终于是到达了地质研究所附近。地质研究所面积挺大,一层建筑,房间很多。因为要接待各国的科考团。这七平方公里的自然生态非常丰富,沙漠、戈壁、草原、峡谷等,多条地下河,钟乳洞。伴随一些城邦沙漠化的严重,这里草原沙漠和隔壁并存在数千年,这种现象本身就值得研究。

    汽车开到研究所外围,外围有持枪的士兵,布冯上去出示了证件,士兵点头放行。一位士兵开车在前面带路,将大家带到了东南位置。东南位置搭建了一块帆布篷,流浪在帆布下喝酒吃小菜,好运姐躺在一边的椅子上,摇啊摇,享受人生难得的安宁。

    流浪起来,走过来迎接,然后和大家握手,真诚道:“谢谢,谢谢。”每个人说一遍,感觉流浪就差没哭了。

    也就纯洁的曹易会被哄一哄了,大家围坐在小桌子前面,好运姐给大家倒酒。流浪举杯激昂看大家道:“……”

    “闭嘴了流浪,说点有营养了。”在流浪开口之前,崔铭一句话堵了回去。

    流浪也不生气,坐下来看大家,本想来几句场面话,但是看多数人的意思不是很喜欢,于是开门见山道:“第一件事,龙女主动找联盟谈判,称自己愿意被流放和囚禁,换取和平。”

    大家一起看崔铭,看崔铭想说什么。崔铭被大家眼光看的一愣,道:“龙女是以进为退,等同把难题扔给联盟,联盟一定要打呢,就是为了复仇,为了杀死龙女死这么多人,应该不会通过决议的。既然龙女主动投降,虽然不能杀死她,但是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

    大家静静等待,没人接话。你们两个说就好。

    崔铭无奈道:“但是,龙王七八百岁,或者九百岁?我不知道,这龙女怎么也最少有三四百岁。我们确实可以软禁她,但是住要她活着一天,象征性的人物在一天,火教极端教义的会存在一天。”

    流浪叹气:“联盟已经答应了,只要龙女和半兽人束手就擒,一,不发动战争。二,取消违反联盟宗旨的商贸协定。三,是否吸纳部分火教国为联盟还在讨论和谈判中。四,保证龙女生命安全。五,不会故意迫害半兽人。反过来,龙女方面不得再制造和使用黑科技,不得反抗,攻击人类。教皇由火盟选举产生,不得操控。”

    崔铭笑:“那好啊,天下太平拉。”

    流浪道:“龙女有个条件,有四名修行者杀害她父亲,火教的精神领袖,她要求联盟缉拿这四人,送到审判席。”

    “审判席?”

    “估计龙女手上握有证据,按照联盟条文,原力修行者未经过允许,攻击杀害重要政客,领导者,领袖等,将会接受审判,按照情节轻重,处于五年以上的监禁,情节最严重可以判处死刑。本条款对所有修行者有效。这条条款是各国在联盟建立初期制定的,权利领导者们不希望原力联盟失去控制。在接下去的几十年中,联盟动用一些力量,迫使火盟国家接受了此项条约。就连幽静城在百年前也接受这项条约,同时幽静城城主也被认可为领导者。”

    这条款是必须的,禁制了修行者利用本身能力对重要岗位的人员进行攻击。一旦干了,杀死被联盟确认为领导者的人,此修行者将被联盟通缉,并且是第一类通缉犯。建立永恒联盟是普通人,权贵者。在他们的指引下建立原力联盟这个机构。他们是不会放任修行者乱来的。战士最多到将军,当皇帝的都不会在前面冲锋陷阵。

    崔铭好奇问:“这四个人是谁?”

    “第一个人是北月,你的蒙面巾在战斗中被破坏,监控拍摄到了你的脸部。跑不掉。”

    北月点头:“哦。”

    “第二个人是小卢,你自己拿掉了蒙面巾。”

    小卢无所谓的点头,他一直在雷音城隐居,无所谓的。

    流浪道:“第三个人是风,看监控你在骂人时候嫌说话不够大声,直接把蒙面巾取掉。”

    风点头:“这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认识坑人的朋友。”

    崔铭懒得理他,道:“那第四个人就是我了?”

    “不是。”流浪道:“我也很奇怪,视频上已经明摆是你了,为什么火教不指你呢?”

    崔铭开车没蒙面,到了围墙上是戴了一个面具的,但是一地板都是证物,崔铭的特制扑克牌,几天前的战斗,崔铭用掉了五副扑克牌,而这扑克牌属于特制,崔铭专属使用。这在工业领域都不是秘密。知道有个修行者专门使用某工厂制造的扑克飞牌。

    流浪道:“是曹易。”

    曹易有准备,点点头,但是还是问:“为什么是我?”

    “因为有人听见你报名,说在下曹家曹易见过龙王。”流浪道:“没关系,你这边是可以赖掉的,你跟猎人走,到审判席上否认,没有证据证实你的罪行。”

    曹易坚毅道:“大丈夫敢作敢为。”

    流浪道:“大丈夫都死的快,没你的事,你非要搀和,这不是大丈夫,这是愚蠢,就这么定了。而你们三人……现在已经是联盟第一类通缉犯了。北月,你已经被取消了猎人资格。风,你在初晓城的公司被转移到你师妹的名下。”小卢没什么事,通缉就通缉,只要联盟不派猎人,说出花来也没用。(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