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怀璧有罪
    崔铭思量许久,问流浪:“为什么?龙女明知道猎人不可能去追捕他们三人,为什么要提这个条件呢?曹易毕竟是曹家家主,其他人闲云野鹤的……我不太理解。”

    “你不理解?”流浪反问一句道:“四人最关键不是曹易,而是北月。”

    北月颇为惊讶:“为什么?因为我是猎人?”

    “监狱袭击前因后果是怎么样的,联盟人现在基本都心里知道。没人会认为你北月玷污了猎人的声望。也没有人会故意去攻击你们。但是北月你还有一个身份,崔铭的……朋友。简单来说,他们要杀崔铭。崔铭这性格他们抓不住,那只能通过北月你来抓崔铭。如果北月你是猎人,安全身份,你完全没问题。但是是通缉身份,最少不能明着露面,需要一个地方居住,怎么说也得先避过风头。”

    崔铭点头:“北月不擅长反跟踪,只要对方跟踪和监视北月,除非我不和北月见面,否则一露面,就麻烦了。”

    流浪道:“想到这一点后,我认为火教不仅只是龙女提供的二十七名半兽人,十二名修行者还有龙女。应该还有一些人。同时谈判的卫薇发现陪同龙女的人有豹女,狮子狗,半人马,牛头,蛇女……但是都一声不吭,完全不像在竞技场上遇见的他们。加之龙女说乌鸦早就叛离火教,建议将乌鸦列为通缉犯。所以我个人推断,乌鸦身边还有最少五个高手。”

    这五人确实是高手,在竞技赛上表现就可以知道,五对五,崔铭耍诈了才拿下,真的正面对抗,不是对手。

    流浪道:“所以崔铭,你要想办法先除掉乌鸦。你想办法,需要杀手,需要人直接联系我。但是在你有把握除掉乌鸦之前,你最好不要露面,因为你很可能会被杀。”

    如果是半兽人和龙女,崔铭无所谓,但是乌鸦不行,这家伙虽然没了手,但是比半兽人和龙女要可怕的多。

    崔铭点头:“我知道了。”

    流浪道:“李青,你暂时保护崔铭。我已经安排了好运姐保护北月。记得,不会有联盟的人袭击你,即使你不要脸的在英雄城附近出现,最好不要这么做。如果有人袭击你,尽可以把他们杀死。”

    大家没意见,崔铭边听边思考。

    流浪道:“第二件事,原力联盟即将选举新会长,取消议席制,实行代表制。以五人战队为组,每组队长就是代表。这是增强凝聚力和战斗力的一种方式。龙袭中,我们感受到了小组作战的能力……我知道你们没兴趣,也得说对吧?”

    崔铭他们一起点头:“对,对。”

    “第三件事,第二届竞技赛在两个月后举行,你们都没兴趣对吧?”

    曹易吞了下口水,没说话。

    流浪道:“最后一件事,杰西、丁泽、艾芙琳和米小南,你们四人要代表联盟对火盟国家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调查,所有地方随便出入。你们调查的目标是黑科技,看是否存有另外的黑科技研究所。我认为应该没有,但是还得查。最好你们能找到乌鸦的线索。”

    崔铭问:“柳媚儿呢?”

    “柳媚儿是我要说的最最后一件事。”流浪无视大家鄙视,道:“柳媚儿还在明处,无法认定她是半兽人。叶家有证据,但是是人证这样主观证据,无法指证柳媚儿。甚至不能说,否则就是诬陷。乌鸦把她留下,肯定有深意,我也不知道乌鸦把柳媚儿留在联盟中是为什么。但是我现在很不喜欢这位明面上的间谍。”

    “就这样了?”崔铭问。

    “就这样,李青,你和崔铭一起。北月,你和好运姐走。小卢你就自己回去。风……”

    风道:“这次杀龙王,我的风之剑术即将突破,所以我要去沙漠闭关半年。”

    流浪点头:“小南,你送风去沙漠。半年这边事情就可以全部处理完,龙女被软禁,半兽人被看押在一个区域内。问题不大。就是崔铭你这边,你最好快点想办法,我同意你的怀疑,乌鸦也许掌握了黑科技的核心部分。”布冯早先和流浪已经联系过了。

    崔铭慢慢点头:“也许留下柳媚儿,就是乌鸦特意留给我的舞台。其实我很不明白,火教为什么找我报仇?杀龙王不是我,带队杀龙王的人是我,但是也是流浪你指使的。”现在没有线索情况下,只有柳媚儿可能可以联系到乌鸦。

    流浪悠悠道:“因为他们打不过我,只能找你。等哪天他们打不过你,就会找更弱的仇家。这叫迁怒,迁怒一般只会迁怒到你,不会迁怒到我。”

    这逻辑真有道理。

    ……

    小住一夜休息,第二天大家就散了,这次散伙不太一样,战斗的友谊就体现出来了。比如曹易和风,贼眉对鼠眼,彻夜通宵的喝酒言欢。

    北月和崔铭告别,简单的多,说了一句:“我相信你能打败乌鸦。”

    “恩。”崔铭点头。

    “保重。”

    “保重。”

    特么的这是恋人离别时候的话和场景吗?怎么说呢,两人缺少一些机会。诸如有和好运姐一起旅途的机会,就不会这样。好容易上次崔铭拐了北月去北极,但是又突发奇想……

    崔铭和李青走了,他们上了一辆研究所的食品采购车,汽车一路到小镇。司机帮忙雇了一辆车,经过数天的行驶,终于是离开了火盟地界。这期间,崔铭携带了移动电话,和流浪通讯了几次,基本掌握了柳媚儿的行踪。

    柳媚儿还是明星,目前正在暮光城举办慈善演唱会。这也是流浪不好拿她的一个原因。如果是个低调到没人知道的人,抓了就抓了。但是柳媚儿现在影响力相当不错。贸然抓捕她,没有实证,加之柳媚儿不承认,柳媚儿会得到舆论的支持。也许通过用刑可以逼迫柳媚儿说实话,但是如果用刑,别说实话,你要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公众人物定罪,实证极其重要,口供反而是次要的。

    李青和崔铭目前在西湖城郊外一家小宾馆居住,柳媚儿的演唱会还有六天举行,票已经卖完了。

    “如果乌鸦不想杀我,我找不到乌鸦。”崔铭道:“现在就是乌鸦有可能故意留下柳媚儿,让我和他过招。我相信考题就在柳媚儿手上。但是以我对乌鸦的了解,这家伙肯定不会公平出题。”

    “你想,我就不想了。”

    崔铭道:“已经想过了,这次我光明磊落一次,直接找柳媚儿聊聊。”

    李青反问:“你不怕乌鸦算计到这点,直接埋伏人在柳媚儿身边,做了你?”

    “要杀我,必须是狮子狗混在人群中给我来一下。我只要避免在人多时候出现,我认为风险是可控的。”崔铭道:“而且我认为这只是第一步,另外在研究所我和流浪交换了意见,我们都认为龙女有可能使用缓兵之计。”

    “缓兵之计?”

    “拖延时间,给乌鸦更多的时间隐藏,收集资源,调动人手等。不排除龙女最后不接受软禁,和手下与联盟死战一场。”崔铭道:“反过来,只要我能快点拿下乌鸦,龙女就失去最重要筹码。软禁还有机会东山再起,死拼就不是最好的选择了。”

    崔铭皱眉:“其实我一直还担心另外一个人。”

    “谁?”

    “典狱长。”崔铭道:“他拿了窃魂卷,现在应该相当了得。还有他的领域进化。我在影岛研究过典狱长,我发现他的灵魂是可以用来追踪目标。灵魂能量依附在我身上,我命牌七分钟瞬移十公里只是理论上的距离,实际是需要我能看见的距离。严格来说,典狱长和我单挑,我可能跑不掉。”

    “典狱长和乌鸦有可能联手?”

    “这两人似乎没有牵连,而且典狱长和我本人没有仇恨……不是,匹夫无罪,怀璧有罪,我身上有死亡之帽。”崔铭道:“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典狱长一旦窃魂卷收集的能量足够了,肯定会找我拿死亡之帽的。”

    李青问:“我们两个人呢?”

    崔铭比较一会:“不行,我和风与典狱长交过手。一旦开了领域,你在领域中,就很难打的过他。我们得去一趟影岛,我要把死亡之帽还给云儿。一个不注意就着了道。云儿把死亡之帽送给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让我和典狱长先互杀一场,死哪个对她来说都是报仇。聪明如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那是你将人分等,你将乌鸦,弗拉,叶信分一等,他们说的话,做的事你会去揣摩。但是诸如次一等的人,你始终占据了智商优势,反而低估了他们。”

    “善泳者,溺于水。”崔铭道。每个人都有头脑,也许愚笨一辈子,突然灵光一闪。而一直将其当成愚人的聪明人,很可能就死在这灵光一闪之间。崔铭道:“帽子肯定要还,但是柳媚儿这边时间又比较紧,分身乏术。”倒是可以让朋友帮忙跑一趟,但是谁知道云儿性情如何,实力如何,这种事还是自己面对比较好。

    崔铭道:“我应该是杞人忧天了,典狱长不会这么巧在这段时间出现。而且我们一路伪装到这里,他未必能追的到。卧槽了……典狱长有窃魂卷,对窃魂卷有兴趣还有幽静城的蛤蟆。典狱长和蛤蟆一商量……”崔铭想着,蛤蟆肯定会被典狱长收买,他本是异族,天生原力使用当量高,窃魂卷不仅能提供他原力当量,而且能增强他的实力。典狱长利用窃魂卷将原力当量提升到人体极限后,窃魂卷对他也没有吸引力。

    蛤蟆、典狱长两人组合具备了突袭性,突然出现,开领域,灵魂追踪,自己就跑不掉了。但是有两个前提,第一个前提是他们现在没有幽鬼的帮助,未必能追踪到自己。第二个前提,他们不能在三大陆动手,否则战场范围太大,崔铭很容易找到帮手。

    哈哈,如果是乌鸦和他们配合那就太完美了,不需要追踪,自己就送上门。而且会送到很偏僻的地方。

    有意思,不过蛤蟆、典狱长与乌鸦没听说存在着任何牵连。从双方的立场,角度来看,似乎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未必啊,自己被典狱长他们追杀过,联盟的人都知道,乌鸦如果清楚典狱长的能力,为了杀自己,会不会主动找典狱长呢?但是乌鸦并不清楚典狱长想要死亡之帽,自己有死亡之帽,他能开什么价让典狱长和他合作?

    崔铭心中一团麻。目前看来,乌鸦要杀自己,可能性不高。典狱长要杀自己,难度也不小。但是双方合作,自己很难跑掉。当然了,这个可能性很小。作为一个赌徒,不会去赌这么小概率的东西。

    所以崔铭最终决定,还是按照计划,先会会柳媚儿。同时电话和流浪联系,让流浪帮自己梳理一份名单,看有哪个修行者是可以追踪到自己的。

    ……

    能追踪到崔铭的都属于印记类的发,能远距离追击崔铭的,流浪知道几个,但是前提条件都是崔铭要先中招。比如艾芙琳,嫌疑人中了诱捕器后,数百公里之内艾芙琳都能追踪到。这几个人都不会和乌鸦他们合作。

    崔铭也放下心了,专心应付柳媚儿。

    柳媚儿一年只开一次演唱会,演唱会爆满是基本,票价不菲。不过这些钱都有公众慈善机构监视,所有收入扣除费用之后,全部投放到慈善基金。本次演唱会筹集善款的帮助对象是难民,帮助难民重建家园。

    一场演唱会一个人唱下来,而且是真唱,很累人。即使是修行者,因为这属于内在的体力活。柳媚儿到了凌晨两点才回到宾馆,和自己助理交代一些事,回到自己的豪华套房准备休息。进入自己房间,关门,就看见了坐在窗户边的崔铭和李青。柳媚儿一点都不吃惊,伸直下腰,开灯,问道:“能不能先让我洗个澡再说?”

    果然有备而来。崔铭点头:“当然。”

    柳媚儿笑了:“有意思。”

    “什么有意思?”

    “我认为很多男人在我说我去洗澡,总会有些变化。你很例外。”

    崔铭问:“你还洗不洗澡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