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等待
    男居士和和尚一样生活,住在寺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据说他一直在说服老和尚收他为弟子,但是老和尚认为他并非信佛而入寺,而是为了逃避生活才入寺,没有放下世俗,除非他去面对世俗后再回来,他做不到,所以一直没有批准。女居士是二十五天前来的,住在后山。这山虽然不高,但是上面面积颇大,寺庙建筑只占了三成,还有七成是树林小道,四处散落了一些厢房,这是为女士信徒所提供的居住场所。据说在千年前,女性是不能进入寺庙的,后来上了法庭,法官判定性别歧视,但是尊重教规,不了了之。再后来……再后来有钱就行了。佛门也慢慢发展成只为有钱人祈祷的场所,最终没落。现在散落在永恒星球的寺庙已经非常少了,而且信徒也非常少。

    这和永恒联盟有关,永恒联盟成立后不久,指定一条法律,任何宗教不得以许诺好处方式传教。比如说,我求一个神,让我发财吧。那这理念就和联盟这条令有冲突。佛教在经过发展后,在某个方面来说,就是为了个人利益存在,很多人烧香拜佛希望自己孩子高中,升官发财。假设神有灵,你孩子真的金榜题名,那对于被挤掉的那位落选者,众生平等这句话又应该怎么解释呢?接着佛教被联盟国官方全面打压,诺多城和初晓城首先让所有在册僧人必须申报财产,一旦财产超过数目,就会被取缔僧人身份。在那个物欲横流的年代,和尚是一个高收入职业,不赚钱是没人干的,于是很多寺庙,佛学院就这样关门了。

    几百年后,还留存在永恒星球的寺庙,反而是很纯正的不求物欲的佛教。

    ……

    崔铭已经住进来了,住在了男居士隔壁的厢房,厢房不大,但是很干净。崔铭下午无聊,对佛教之事询问了一名和尚,了解了佛教数千年来在永恒星球的发展和衰弱史。也好,尘归尘,土归土,回到了原本的轨迹上。最少那时候佛教不是为了敛财,三藏取大乘经是为了渡人,发展到后来的渡己,已经偏离了原本的定义。

    崔铭有过长时间隐居的生活,对清静无聊有适应性。但是吃素等等规矩,着实有些受不了。不过两天,崔铭感觉肚子里没有油水了。找一位和尚打听,和尚告诉崔铭,朝西十三公里左右有一个靠湖边境小村,二十多户,百人人口。

    有村子肯定有吃的,这是必须的,崔铭有钱,虽然从没赚过钱……

    但是崔铭不敢去,确实是不敢,因为这很套路。自己在寺庙住几天受不了,一打听,距离最近的小村在十三公里外,再远一些是八十公里外的小镇了。那当然是选择去小村,又靠湖,鱼是跑不掉了。

    就因为太套路了,崔铭不敢去,生怕乌鸦算计到这点。虽然崔铭觉得乌鸦不认为自己会去,但是乌鸦有可能认为自己认为乌鸦认为自己不会去。死循环?所以这个就不要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还是禁口吧。

    也有好消息,三天过去了,乌鸦还没有露面,也没有露面的迹象,这代表乌鸦想自己动起来。

    崔铭在后山转悠,看见了女居士的厢房,按照规矩,不能打扰。于是走小道到了后山位置。干嘛呢?找吃的……

    不对,自己是冒险来找乌鸦,如果乌鸦没有机会,那肯定不会露面。

    想念到此,崔铭决定还是遵守规定,第四天一早,就步行前往边境小村。

    边境小村很漂亮,一面是草原天然牧场,一面是湖水,水泥道路,路边种植了整齐的山茶花。崔铭步行走近村庄,惊叹不已,没想到这里还有这等漂亮的地方。

    不过这村庄不好进,村口有正规军站岗,崔铭上去,出示证件询问。原来附近驻扎了大约二十人左右的边防军。原因是边境小镇距离蛮荒之地的一个部落只有十公里路程。之前经常有部族人偷盗攻击村里人,所有曙光帝国派遣了士兵。士兵到达后,用武器威吓之下,这大半年来一直很安静。

    村民住的很散,村中心就是六户人家围在一起,他们生活很惬意,因为按照曙光帝国的条令,边境居民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不菲的补贴,村里只有一家杂货铺,是全村人购买东西的地方。东西非常杂,对得起杂货铺这名称。

    崔铭很上道,不过半小时,就和一户人家拉上了,一起用了午餐,顺便购买了一批的鱼干和熏肉。这过程很安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崔铭又尝试在这户人家住了一夜,仍旧没有动静。

    第二天一早,崔铭搭乘士兵的汽车,回到了寺庙。

    这一回来,崔铭就后悔了,因为和尚告诉崔铭,昨天他不在时候,有一女三男入住了寺庙。早先有一女一男的居士,他们来的时间很早,崔铭认为是计划外,这次来的一女三男就不好说了,更奇怪的是,他们都是单独来的。

    寺庙有规矩,当居士在房内时候不得打扰,居士可以在用餐时间出现在食堂,也可以不出现。所以崔铭到现在只见过自己隔壁厢房的访客,那位诚心出家的男性年轻居士。

    崔铭走到自己厢房前,更奇怪了,寺庙有二十多个厢房,三位新来的男性居士竟然是顺着自己住下去的,就在自己的隔壁。

    崔铭选这厢房是有讲究的,这边是一个大庭院,东面一排厢房,西面也有一排厢房。崔铭住的是东面,东面条件比西面差,当时和尚也劝过崔铭可以入住西厢房。崔铭拒绝了。东面厢房一来更为破旧,二来多是黄泥土地面。而西面厢房是石块地面,崭新的多。

    也有可能那三位居士是看大家都是这么住,于是就这么住了……完全是自己想多了。目前自己是惊弓之鸟状态。

    崔铭命牌中,只看见厢房里有人,没有原力波动,似乎应该放心。

    多疑的人日子过的就是比较痛苦,当夜,崔铭不敢入睡,就担心敌人突然袭击,只能是冥想状态入睡,第二天起来,精神非常差,冥想入睡和假寐差不多,无法进入深层的睡眠中。

    一早,崔铭就在庭院洗涮,然后前往大堂用餐,和尚们已经入座,崔铭坐下,拿起馒头和稀饭,混合了咸菜……卧槽,今天这咸菜味道真心不错。还有油条……哦,植物油。

    崔铭的邻居们也出现了,三位男士三十到五十不等,陆续到达,大家坐下来用餐,没有人开口说话,就是静静的吃着,吃完居士可以不洗碗,放在桌子上就可以。崔铭是最后吃完的,那三个人完全没有眼神交流,互相之间看起来很陌生,陆续的回了自己厢房,有一位还自己洗了碗筷。

    崔铭感觉自己多疑了,从表面上判断,这三个人应该是不认识的。一位是在高温炎热地区做户外工作的,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一位摄影师,可能等人,或者准备进入雨林拍摄照片。一位是作家,借这里的清静写作。还有一位明显心理有问题,没猜错是受不了自杀的引诱,来寺庙躲心魔,希望能解开自己的问题。

    没问题,这三人完全没问题。

    第二天,摄影师走了,留下了香火钱,香火钱有法律规定,每个月朝寺庙交的香火钱,不得超过人均月收入的1%。不是你个人收入,是城邦总人口平均收入。没多少钱,就是交个意思。

    第二天下午,自杀男自杀被一位和尚发现,和尚使用电报机向外联系,第三天上午,两名警察将自杀男带走。作家对此颇有兴趣,他说他准备把自杀者的故事写到自己的书里。

    又过了一天,作家被劝离开,因为他在野外找灵感时候,去敲一位女居士的门,破坏了规矩。作家也走了,同天走的还有最早来的那位女子,寺庙只剩下崔铭和那位新来的女子两个外人。

    夜深,崔铭进入自己隔壁作家原来住的厢房,厢房已经被收拾和整理过了,被褥也拿去洗嗮。崔铭慢慢看着,仔细检查。然后进入了自杀者的房间,最后去了摄影师的房间。

    第二天,崔铭离开,去了小村。

    当崔铭第三天回来时候,果不其然寺庙又多了两位男居士,区别是他们住的是西厢房。

    呵呵,乌鸦你这招可不漂亮,崔铭在检查前三位住客就已经知道,这三人十有八九是群众演员,被聘请来入住的。演的不错,最少自己相信他们身份。为什么这么搞呢?

    因为……

    怎么说呢,如果崔铭注意力集中在房客身上,那么杀招可能会偷偷出现在身后。如果崔铭不关心房客,那么房客可能就会杀人。既然乌鸦主动逼一步,那自己也得进一步。

    崔铭拦截了第二批离开房客中的一个人,果然有人雇他来这里住几天,剧本都写好的。崔铭让他告诉雇主,十天期限。房客不明白十天是什么意思,崔铭告诉他,雇主明白就好。崔铭没打算跟踪房客找雇主,乌鸦不会那么笨。

    反客为主,崔铭出招了。

    崔铭不再去小村,因为不想因为自己破坏了那里的美丽,甚至不想住在寺庙,不是因为自己忍受不了清苦,而是不忍心破坏这里的清静。但是这里是决战点,自己没有其他选择。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一天天的过去了,崔铭每天会去后山转转打打牙祭,大部分时间都在厢房里翻阅佛经。也经常去帮和尚们挑水,两百多台阶挑水,对普通人来说考验还是相当大的。

    每天都有人入住,每天都有人离开,没错,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演员,崔铭知道乌鸦能保持这种高压态势,让自己紧张。但是自己不能不紧张和戒备,因为一旦松懈就是乌鸦下手的时机。

    已经是第十天了,崔铭和和尚说,明天一早就离开,是在早餐上破坏不说话规矩,很不礼貌说的。还好,和尚也通情达理,点头行佛礼,表示知道了。崔铭就希望一起吃早餐的几位演员能把自己这话带出去。

    这十天并不好过,崔铭神经线始终绷紧,崔铭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高度戒备状态,精神上是相当疲劳的。可以说乌鸦最少成功了这一步。

    ……

    第十天中午,崔铭午餐之后,例行的去打牙祭,抓了一只山鸡,后山找个旮旯山洞,烤了吃。下午三点多,很满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厢房,拿起桌子上的佛经,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四点多,崔铭去了次厕所,没有其他人,和尚们在诵经房诵经或者是抄写经书,居士们都在自己的厢房没,没有看到任何人。

    崔铭的命牌是持续开启,真原力的作用体现出来,命牌没有时间限制,想看就看。

    按照崔铭对乌鸦的了解,即使包括了和典狱长联手的可能,认为自己始终是有惊无险。除非蛤蟆、典狱长和乌鸦三人联手。但是这可能已经不会出现了,因为李青去办事,顺便把蛤蟆办了,蛤蟆不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蛤蟆,那谁能困住自己,杀死自己呢?唯一答案只有狮子狗。但是选择寺庙乌鸦很不聪明。如果选择市集,商场,崔铭真不敢去,因为到处是人,到处是波动,无法分辨。而这里只有那么些人,分部的清清楚楚。谁动崔铭都知道。

    天色渐暗,崔铭没有离开房间,点上蜡烛,人躺在床上假寐。现在每天冥想假寐的睡眠质量太差,崔铭只能是依靠时间来补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崔铭越来越镇定,不是认为乌鸦不会来了,而是感觉到决战前的刺激,无聊时候反而有些烦躁,而越是紧张,崔铭就越镇定,甚至不用催眠自己。

    崔铭知道乌鸦一定会来,即使没有杀死自己的把握,乌鸦也会来。因为自己来了,乌鸦就必须来。这逻辑听起来很奇怪,但是就是这样,这也许是崔铭和乌鸦这种人的自己规则。

    十一点五十分,崔铭睁开了眼睛,命牌出现原力波动,是乌鸦,乌鸦来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