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死仇
    金金一发重炮将好运姐炸出水面,好运姐的一发致命攻击打的金金胸口闷堵,全身原力溃散,最要命的是,她们都是增强系,即使重伤,但是还可以依靠武器制造出强大的伤害。

    风已经喝止了军舰,崔铭也跑的足够远,正在到处找刹车。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车有四大件,方向盘,离合器,油门,刹车。游艇貌似没离合器,但是刹车呢?

    风见游艇越开越远,不指望崔铭,跑回来,风墙挡在两女中间喊道:“住手。”再看两女,两人如同死鱼一般漂浮在大海上。风心惊,不要吧,这死一个怎么交代,除非把军舰上人全部灭口?

    见好运姐还有生命迹象,在水中挣扎,于是扑向了金金,一口就亲了上去,不对,一把抓住进行人工呼吸,只不过人生经历中亲的频率多,人工呼吸少,所以动作要领有些混淆。金金一口咬了风的嘴唇,风痛甩头,站立水面,喘气:“救活了一个。”

    扑向好运姐,却见好运姐双眼默默看自己,手中双枪斜举,风明智的落在好运姐身边:“你没事吧?”

    “你觉得没事?”好运姐喘气反问。

    有事,两人重伤,厉害,二十秒战斗重伤,而且原力震荡反噬,这种情况下,很难进入冥状态疗伤。特别是在大海上,波浪拍打会打断虚弱的冥。左右看,游艇跑远了,军舰倒是靠了过来。

    好运姐还好,原力铺开海面,勉强进入冥状态疗伤,金金完全不行,开始朝水里沉。原力不受控制,就成为气,没有防水的功能。风立刻抓了金金。抱起来,跑向军舰。然后感觉不对。自己这个姿势抱妹子,不是应该感受点胸前的存在物吗?心中一紧,将金金转过来,不对,还是那么平,拉起扑面的头发找到了脸,确定了金金的正面,抱住。跳上了军舰。而金金只是被原力反噬,并没有失去理智,风这几个动作让金金气血翻滚,风刚把金金放在甲板上,金金就吐出口鲜血。

    风抓狂,完了,这女人要死,这是直接打破原力护体,将内脏打碎了,神仙难救。崔铭你个王八蛋快回来商量下。是杀人灭口,还是逃之夭夭。回头一看,终于看见崔铭。崔铭踏海而来……

    崔铭落下,先捞起了好运姐,王八蛋风,这女人是同伴,搞什么?好运姐是可以冥想,但是要丧失原力浮游在海上冥想。崔铭一手抱住好运姐,一手将多兰戒戴在好运姐的食指上。多兰戒真不是很宝贵东西,但是具备凝聚原力的能力,不需要摸索。谁都可以用。然后崔铭双手捧住好运姐,跳上军舰。

    崔铭还没责问。风急道:“要死了。”

    崔铭忙过去查看,发现金金原力溃散。在身体乱窜,这是原力反噬,很痛苦的。必须进入凝状态,等身体能控制一部分原力后,再进入冥状态。崔铭看金金的瞳孔,感觉下呼吸,然后一巴掌抽下去,没反应,然后右手拇指和食指在金金的小臂肉上一掐,一转,金金痛的醒过来,原力反噬疼痛是内在的,而外痛是实在的。

    崔铭道:“凝。”

    凝状态并不是疗伤最佳状态,但是却是最危险的状态,因为不能被外界打扰。比如这时候有个大浪把军舰大大摇晃一下,那原力反噬会更加厉害,甚至无法自救,最后爆体而死。其本人进入凝状态疗伤,也难以感受到外界的变化。如同一个人静静的端着一碗水,一旦出现偏差,水就会洒掉。

    崔铭看金金进入凝状态,这才注意到外圈十几名士兵持枪,翻手拿出证件:“原力联盟,请后退,她们在疗伤,不能打扰。谁是船长?”

    一名老军官举下手,他约束了士兵不要乱来,因为这几人确实是修行者。他还认识崔铭,电视台正在播放第一届竞技赛的录像。

    崔铭走过去道:“她们半个小时内不能被打扰,请让你的人后退,不要开船。”

    老军官点点头,让其他人照做,而后对崔铭道:“她是元老的女儿。”

    哦?金金这个暴力犯罪者竟然是元老的女儿?叛逆到没边了……难怪金金一直逍遥法外,原来是背后有人。这年头有资格作死的人都是背后有人的人,从西游记就知道,背后有人的妖怪都活着,背后没人的妖怪都被猴子打死了。看人家观音缺个打杂的,黑风怪去补缺去了,领导的需要就是人民的需要,猴子也是很聪明的,弼马温再小也是官。

    不过崔铭不太理解,好运姐见了金金怎么如同仇人一般,这没道理。看人家金金,要屁股没屁股,要胸膛没胸膛,和你********没得比,嫉妒肯定是不成立的。女人之间的战争除了嫉妒,还能有什么?鬼知道。

    风也纳闷,站在崔铭身边看左右女人:“小心点,我怀疑她们一整理好,还要搏杀。她们有仇吗?”

    崔铭招呼:“船长,能不能麻烦你派人去把我们的游艇开回来?”还在海上飘呢,崔铭终于抓到了窍门,那就是只要松开油门,船就会慢慢停下来,不需要去找刹车。

    风道:“有热茶吗?”为了人工呼吸,只能散去部分位置原力,自己本体进水了,有些冷……

    老军官船长看看他们,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在盗窃,然后被警察追上?算了,原力联盟的人不要去招惹。这件事肯定会通报原力联盟,他们有自己的裁决。原力联盟成员如同外交官,有豁免权,有事以后再说。船长挥手,让人去追船,准备热茶。

    ……

    喝着热茶,吃着点心,好运姐终于睁眼,一睁开眼就去摸枪,风急忙滑步过去,用身体接住了子弹。崔铭也震惊站起来:“好运姐,干嘛?”这么拼。

    “滚开。”好运姐站起来,双枪提在手上走向正在冥状态的金金,颇有些气急败坏。

    崔铭出来阻拦:“什么情况?你先说,就算你蛮不讲理,我们也肯定挺你。”

    好运姐面露凶光:“她杀了我妈妈。”

    这个……这个问题……怎么说呢,金金是个破坏罪犯,玩起来很疯的。她并不会将普通人当成目标,也不会故意去射杀普通人。但是破坏往往会造成事故。金金手上的人命可不少。这就是崔铭前面心中调侃西游记的原因。

    “好运姐,事情都过去了,你是猎人应该遵守联盟的规定,金金已经被免罪,并且加入联盟后,她再也没有做坏事。”

    说话的是弗拉,他在十分钟前到达,一直在旁边。弗拉是元老的保镖,因为最近曙光帝国一些事,特别有一位元老被刺杀。所以元老要离开本国时候,都会派遣一名修行者保护,而金金的父亲是元老中最有影响力的一位。当金金要去追游艇时候,弗拉没有阻拦,但是很快发现本地有修行者出现,其中之一就是好运姐。知道内情的弗拉立刻一路追赶,可惜他没有军方资源,无法快速调动军舰,抢了一艘快艇追来,快艇翻船后,他就一路用原力赶路。

    弗拉只知道好运姐很针对金金,原因一直没听说。现在听好运姐一说,才知道两人仇恨已经很难化解。

    好运姐冷漠道:“我不管什么联盟规矩,你们走开。”

    弗拉道:“不可能的好运姐。”

    “不可能?十二条人命中有我妈,不可能?”好运姐怒问:“做了那么多年坏事,在西大陆横行无忌,你们丁家死绝了?现在你和我说不可能?她杀人时候你们丁家说了不可能吗?阻拦过她吗?”

    弗拉不知道怎么说,按照法律和人情,金金肯定会被处死。但是金金是修行者,有另外的规矩。弗拉内心也知道对错,金金能成为通缉犯,还是很艰难的过程,丁、曹、柳因为事先有人打招呼,所以根本不管,后来是一名知道修行者存在的高级警察找到了联盟在西大陆的联络员,联盟这才介入,金金成为通缉犯。这位警察的下属,在围捕一名抢劫金库的罪犯,结果金金将他们当成游戏的np,将一辆辆警车轮胎打爆,为的就是看翻车的场景,导致了四名警察死亡。

    联盟派遣猎人对金金进行了抓捕,但是受到一些阻挠,此时的金金又干了一件坏事,她常去酒吧的酒保,和她关系相当不错,酒保因为酒后驾驶,被警方强硬拦截撞停而死。她运载了酒保尸体开了重卡破坏交通挑战警方,结果造成了十二位平民死亡。之后,她销声匿迹了,卫薇和一位猎人根本找不到她,卫薇怀疑有修行者故意庇护,但苦于没有证据。而联盟的规矩,参加考核赛的修行者可以暂时免罪,成为联盟成员后,之前的罪行抵消,之后接受联盟规则约束。金金通过考核,洗白了。

    弗拉是不喜欢金金的,但是他不想触及这个雷区。他也知道好运姐在追击金金时候很拼命,甚至个人情绪很浓重。不过真心没有想到两人有这样的私仇。

    ps:补八!(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