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五十章 上门
    破釜沉舟增益牌,崔铭拿出米大头朋友制造的特制飞牌,切断蜘蛛丝,将一只小蜘蛛钉在岩石上,再来一张普通飞牌,杀了这只蜘蛛。另外三只蜘蛛立刻散开,崔铭纸牌切断蜘蛛网,伸手拉住好运姐的手,跳进大海之中。

    十几秒后,蜘蛛在岩石缝位置,看着那只腿还在蠕动的小蜘蛛,伸手将特制飞牌拔了下来,左右看看,感觉到处有人在看着自己,心中非常不安。将特制飞牌一收,回到了石屋,三只蜘蛛分布到了石屋附近,蜘蛛本人关上木门。

    石屋前面是河流,河流冲下悬崖,很急,但是并不宽广。裂缝在另外一边,崔铭他们也在另外一边的海下,崔铭和好运姐没有过多的对话,两人从侧面转了半圈,进入雨林之后,这才松口气。两人坐下,背靠背,崔铭更是因为逃命耗费太多体力,大口喘气。

    好运姐问道:“接下来会怎样?”

    “不清楚,50%的可能。”崔铭回答,站起来,一手提裤子,一手扯藤蔓,撤下一根藤蔓当做腰带,系在腰部。

    好运姐问:“你皮带呢?”

    “断了。”不割开自己皮带,手怎么能伸进去……话说那个感觉实在是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让人心血澎湃,回味无穷。

    “你……”

    “没有。如果有,我就跑不掉了,她要求先灭了原力……”崔铭跳过前面的,只说自己和蜘蛛的谈判的内容。崔铭道:“好运姐,就你对蜘蛛的了解,她会通知长老吗?”

    好运姐回答道:“我并不了解蜘蛛,按照猎人记载,蜘蛛此人。独来独往,从来不是任何阵营的人,她就是喜欢那些事。我个人判断。她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假设她相信你说的是真话,她肯定不会招惹我们。假设她不相信你说的是真话。也不会去告密,给自己添麻烦。最重要是,即使不相信,她也会有万一的想法,所以她向长老告密可能性接近零。”

    崔铭坐在一点,点头:“有道理。”

    好运姐看崔铭:“你脑子进水了,这么简单的分析都不成……你的手在抖。”

    崔铭忙甩手:“没有,我现在体力耗费太大。脑子的血液减少,加之逃命导致肾上腺素飙升,很难思考问题。”

    好运姐明白了,崔铭被蜘蛛勾引了,没勾引到身体,但勾引到了魂。相信那感觉会萦绕崔铭很久,直到这家伙真正去找女人。好运姐道:“你先休息,我生火,找点吃的,你情绪先稳定一下。”

    “好的。”

    ……

    近夜。火堆升起来了,在火堆的周围,用竹子和棕榈树的叶子围成一圈。可遮风挡雨,也可以避免火光外泄。好运姐还找来了大量的甘草,铺在地面摆好的树叶上,坐在上面非常舒服,在幽暗的森林中,能带给人很强的安全感。

    崔铭喝热茶,好运姐正在烤野兔肉,烤好了,撕下一片递给崔铭。崔铭吃着,突然给自己脑袋一下。然后继续沉思,突然又给自己脑袋一巴掌。然后很恼火的把杯子一放。躺在地上。

    好运姐一边宽慰道:“有些东西干扰思维,是人阻挡不了的,特别你想的计划都要考虑蜘蛛,让你更受影响。你不用逼迫自己。”

    崔铭洒然一笑坐起来,吃兔肉,问:“好运姐,你有什么好的点子?”

    好运姐道:“我们计划并没有失败,我们推测出蜘蛛不会发出警报。这是我画的图,这边是沿河的建筑。西面这边最偏远只有蜘蛛,老实说我不认为我们三人加一只乌龟,能完胜蜘蛛。就算可以杀死蜘蛛,制造的动静也会非常大,所以蜘蛛不能成为我们目标。那我们明天一早就朝东移动和风他们汇合,从东面寻找一个目标。”

    “可以。”崔铭侧过身体,好运姐将自己外套拉好,这时候的崔铭自己露的一点点小沟都会让他瞎想。好运姐没有打扰崔铭,将第二只兔子放在火上烤。这是明天的干粮。过了很久,崔铭转回身体,对好运姐道:“蜘蛛不会告密,理由两个,不值得她告密,她不敢告密,生怕我说的是实话。我们前面分析,单独居住的人一般实力都很强,这点在蜘蛛上得到了印证。即使我们去东面,恐怕也会比较棘手。”

    “你有什么打算?”好运姐问。

    “两个计划,第一个计划由风直接找上蜘蛛,找她要当值表,如果是萨丁当值,就要求蜘蛛请萨丁到悬崖附近。第一个要求我认为没有问题,但是要让蜘蛛帮我们邀请萨丁,我没把握。独居的她不是那种多事的人,就是想远离是非。如果要求她去找萨丁,她会顺手把我们卖了,同时自己窝在安全的地方。因为我们如果真的来那么多人刺杀城主,肯定不会因为小恩怨先去找她算账。这是最符合情理的推测。但是凡事都有万一,第二个计划,如果蜘蛛不愿意给当值表,同时要攻击风……”

    好运姐道:“风会很乐意被攻击。”好运姐想起风的贱相。

    “……”

    “你说。”好运姐忙道。

    崔铭道:“我们要做好打算,必须除掉蜘蛛的打算,三打一,再大动静也得打。然后留下纸条,就说是丁家和叶家找到了蜘蛛,纯粹私仇,和幽静城无关。蜘蛛底细相信幽静城知道,知道蜘蛛杀死过丁叶两家的人。这里分长老不同,我们应对不同,如果是萨丁,我们就露面,如果是其他人,也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帮助蜘蛛找凶手。所以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

    好运姐仔细琢磨一翻,道:“计划很好,但是蜘蛛是我克星,我有力使不出来。”

    “从蜘蛛生活习惯判断,她的一些发是媚惑男人,她在这方面花费了很多心思。主要手段还是在蜘蛛本能上。蜘蛛丝,小蜘蛛,这两点我和风是她的克星。我担心是她的逃跑的手段,利用蜘蛛丝逃跑。所以一旦动手,我和风露面,好运姐你要断她后路。我已经看清楚石屋附近的环境,我确定她会从某条路逃走。你埋伏这条路,我可以后手追击,定身配合,取她的命。”

    “很完美,各种可能都考虑到了,非常好。”好运姐赞赏一句,崔铭想的比自己要周到的多,而后道:“你今晚就冥状态入睡,我负责值夜。”

    “恩……你知道很多吗?”崔铭忍不住问。

    “大概都可以猜的到,就那么回事。”好运姐道:“睡吧,今天一天累坏了。”

    崔铭有些脸红,他这方面还是很嫩的,即使具备相当的理论知识。

    这个夜,蜘蛛一直在崔铭脑海中浮现。

    ……

    一路上好运姐一直担心风和乌龟会被发现,事实证明多虑了。因为乌龟莫斯那胆小的性格让他们行军速度奇慢无比,这让本就毛躁的风很不耐烦,双方竟然发生了口角之争。

    两天一夜,两人才走了五公里,还没有到监视点就被崔铭和好运姐追上。也是好事吧,乐观点想人生才比较阳光。

    一天一夜之后的一个夜晚,风从大河位置出来,径直的走向石屋。两分钟后,崔铭到达河边,崔铭没有露头,静静的水中的芦苇群中趴伏。相信有风这么拉风的亮相,蜘蛛不会再去理会外围还有什么人,即使有,没关系,你更相信我们有一伙人。好运姐已经绕道到了崔铭说的撤退之地埋伏。

    风距离石屋还有三十米,左右两边有树,中央拉了看不见的蜘蛛丝,风身体一贴上蜘蛛丝,拔刀出鞘,刷刷,又归鞘,继续前进,蜘蛛丝被他轻松砍断。诸如丝线藤蔓之类的,你要将它们拉断,那会很困难,但是如果你有利器,轻轻一割,就能割断他们。好运姐的子弹可以算是利器,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只能算是钝器,钝器要对付拉力十足的藤蔓,那是非常困难的。

    风走到距离石屋十米远位置,问道:“有人在家吗?”

    木门如同被风吹一般打开,风不快不慢走进石屋,客厅光亮不足,卧室点燃了不少蜡烛。一位妖娆的女子头靠着床,微笑看着风。

    哇,极品啊,风食指大动。作为一个浪子,阅女无数,有比她漂亮的,有比她身材好的,但是没有比她更妖媚的。妖媚之女要当老婆显然不合适,但是……风吞下口水,想到正事,道:“你好,我叫风,风轻云淡的风,很高兴认识你。我是来拿我朋友的东西,顺便问下当值情况。”

    蜘蛛在床上滚了一圈,靠近风,上齿咬下嘴唇问:“如果我告诉你,你能留下来陪我吗?”

    多么艰难的选择……风犹豫许久道:“恐怕……今天不行。”

    蜘蛛再翻滚,到风的身边,伸起脚去撩风,从膝盖朝上撩,右手食指放在口中,媚惑看着风:“难道是我不够漂亮?还是你不够男人?”

    风顺手握住蜘蛛伸来的脚,轻轻抚摸,慢慢靠近蜘蛛。

    男人要对自己好一点。(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