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一章 卧底温柔乡
    卧槽!风进去半个小时了,什么情况?崔铭心中抓狂看命牌,卧室位置两个原力波动,没有问题。难道风被蜘蛛制住了?这不符合实力逻辑,就算风被阴了,但是黑夜寂静,总能发出点反抗动静。崔铭闭眼,练耳……

    练耳并不是增强耳朵的听力,而是让耳朵收集某个位置的信息。等同是耳朵走路,走到某个区域一般。实用性是非常差的。

    卧再槽了个去……崔铭一听无语,有没有搞错,这是幽静城,对方是蜘蛛,你竟然胡搞瞎搞。崔铭收了练耳,开始担心蜘蛛事后是不是会干掉风。崔铭虽然收了练耳,但是石屋声音更大了,流淌的河水也无法掩盖那动静。蜘蛛那让人血脉喷张的声音不停的传来,崔铭也感觉身体温度升高……

    钻水里去,崔铭入水,散开原力,让河水包裹……好冷,但是很快气血压了下去。回到水面,静静等待,有冰冷的河水压制,崔铭反应没那么大,崔铭内心知道,这不仅有自己担心风安全的原因,还有自己内心的小恶魔骚动,该死的小恶魔很喜欢听蜘蛛的声音。最糟糕是小天使上次貌似被自己拍死了,很久没有他的消息。

    再过了二十分钟,终于安静了。

    十几分钟后,风走出了石屋,和蜘蛛拥吻说悄悄话,崔铭甚至听见蜘蛛传来的娇笑,风顺利的离开了石屋,进入河水中。

    “老子掐死你。”崔铭怒了,虽然自己喜欢一些东西,但是始终将正事摆在前面。拿出好运姐的镜子,反射月光到好运姐藏身之地,示意撤退。

    “少年不识滋味。”风心满意足的表情,和崔铭慢慢渡水,伸手,将一张特制飞牌递出去。

    崔铭接过飞牌,很嫌弃在水中洗洗,风还沉醉在刚才的**中:“蜘蛛果然厉害。”

    崔铭问:“哪里厉害?”

    风道:“让我去了还想去。”

    崔铭双手掐住风的脖子,用了原力的,风忙连连点头摆手,崔铭放开,风白了崔铭一眼,道:“这个月本是剑魔当值,但是因为最近出了个吃人的异界生物,所以目前四长老一起当值。我们幸亏没有直接去山脉顶上,幽静城主魔法阵已经开启,任何进入长老区域的原力生物,都会被发现,并且被攻击。”

    崔铭疑问:“四长老一起当值?”

    风道:“蜘蛛说,萨丁是最勤劳的,他一直在巡视。剑魔完全是应付,在北部地区,一天难得巡视一公里。先知很积极,他不巡视,他一直自己工作室里,还把几条腿拿走进行研究,似乎在找是什么生物制造的伤口。最后是蛤蟆,有部分居民认为蛤蟆很可能是这个吃人的人,所以蛤蟆是唯一一个在幽静城山顶当值的长老。”

    “还有吗?”

    “当然有,哥刚才努力耕耘,不就是为了多套点情报吗?”风道:“萨丁每两到三天会拜访一次蜘蛛,因为蜘蛛是单独居住,距离别的修行者比较远。今天中午萨丁才来过,希望蜘蛛能暂时迁徙到和大家一起。”

    崔铭沉思,想计划。

    风道:“我已经想过了,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就在蜘蛛那等萨丁,如果萨丁能谈,我们就谈。如果萨丁不能谈,我们就做掉萨丁。同时我还考虑到蜘蛛的立场,我们是欺骗她说已经和萨丁达成协议,要刺杀城主。如果萨丁出现,和我们翻脸,那么蜘蛛会怎么选择呢?”

    崔铭道:“蜘蛛如果是聪明人,一定会帮我们杀人灭口。”

    风拍掌:“对头,计划就是这样。”

    崔铭感觉哪不对,看向风。

    风边游水边道:“为了朋友,我愿意两肋插刀,现在最危险就是蜘蛛处,计划很好。所以我愿意先住在蜘蛛那里。”

    “……”崔铭一头黑线,许久后问:“是蜘蛛想出来的吧?”

    “恩,她说既然我们要见萨丁,不如就在她家里等萨丁出现。还说现在幽静城比较复杂,乱跑是没有好处的。”风道:“我很理智的分析了她的提议,我觉得很有道理。”

    崔铭道:“风,别怪我没提醒你,蜘蛛是有前科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大家都知道,她杀死了和她****的修行者,不是一个,是每一个。”

    风呵呵一笑:“少年,你不懂。这不是品德问题,这是品质问题。比如你不抽烟,但是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打火机,你也会留着,对不对?再说,还有你和好运姐看着呢,我也算老手,七分沉迷三分清醒还是做的到的。蜘蛛要杀我,可能性很小。”

    崔铭不知道说什么。

    风仰泳,抬头看月亮,双手放在脑袋后:“天生尤物啊,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我也不可能和她长相厮守。西瓜再好吃,吃多也腻。我自己有分寸。”

    崔铭不知道怎么说服风,只能道:“等和好运姐商量一下。”

    ……

    三人一乌龟在火堆围绕,风慷慨陈词道:“我不能让兄弟们面临危险,所以我决定我面对危险。”

    乌龟莫斯颇为敬仰的看风,好运姐则一直在克制自己拔枪的冲动,有些事情知道和说出来是两回事,你不能当别人是傻瓜,同时也要顾虑有女性听众。

    崔铭一直看着火光,吃着乌龟莫斯打猎弄到的食物,等风说完,见没有人插口,道:“这个计划成功率可以说是最高的,但是危险性也非常高。我们对蜘蛛并不是非常了解,会不会转手把我们卖了呢?其次,蜘蛛的传闻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很危险的女人,而且蜘蛛一些发都在床第媚术上,我担心风会沉迷温柔乡。”

    风要说话,好运姐打断道:“闭嘴,干点正事你能干到床上去。”

    风为自己辩护:“如果不是有两位英雄在附近,我也没那胆子。而且我也想多套点话,事实证明是有效的,蜘蛛告诉了我好多事情。我知道,以我们的观点来看,我和蜘蛛的事简直是龌蹉无比。但是你看,我们明明可以吃草根,但是也愿意冒险点火吃野味。为什么?因为风险小,享受大。我既能享受快乐,又不耽误正事,何乐而不为呢?”

    崔铭看风:“风,我不希望带你尸体离开,或者因为你,我们全部变成了尸体。我们分几种情况,第一种,如果蜘蛛反水,我们不会全力救你,我们必须逃命。第二种,如果蜘蛛要杀你,我们会尽可能救你,但是未必来得及。这是很现实的风险,如果你有把握,你有自信,我不拦你。但是你愿意墓碑上写,因为和女人交欢,导致死亡这样的墓碑铭吗?”

    风点头:“我有自信,有风险,但是我自信认为风险很小。”和好运姐,崔铭说不明白的。为什么有普通人去攀登第一高峰?这是因为它是第一高峰,人生苦短,证实自己的价值很重要。同样自己和蜘蛛,蜘蛛是天生尤物,可以完美补缺第一高峰,虽然不值得一提,但是却能获得男性内心的成就感。什么成就感,自己是唯一和蜘蛛滚床单而不死的男人。蜘蛛只会除掉不满意的男性,而不会消灭唯一让她满意的男人。这点反过来又是对风最好的赞赏。

    崔铭点头:“好,计划就这么定了。从计划来看好运姐不用蹲守后路,如果是反水,不够人家塞牙缝。如果是蜘蛛要杀风,那位置突袭救援速度不如河水近。我们现在要做一个萨丁出现翻脸,我们狙杀萨丁的计划。之前,我们需要准备一封信。”

    风问:“什么信?”

    崔铭道:“我不信任你在某种状态下,能组织好言辞。所以你只是一位使者,负责见到萨丁,把信交给萨丁。你需要做的事,就是保证萨丁在看信之前,不会对你先发动攻击。”

    风点头:“可以。”

    ……

    风去了,第二天一早,风就去了温柔乡,好运姐和崔铭目送风进入石屋,还看见蜘蛛在客厅迎接他,然后关门……

    就崔铭理论知识来看,需要三天时间,风的身体可以吗?

    不管了,崔铭人窝在草丛中,找个舒服的方式,要呆两三天。好运姐将河边芦苇压开,也找了合适的地点。好运姐让自己位置舒服后,问:“你怎么会和风成朋友?”

    这点说来话长,第一次遇见风,是准备翻脸,甚至有打算做掉风的。后来也没有什么交情,一直到一起逃命进沙漠。崔铭道:“感觉风如同一个戏子,展现在我们面前喜怒哀乐,不是本心的喜怒哀乐,游玩天下,放荡不羁。”

    好运姐道:“通常这种人内心是有严重的伤痕。”

    “也是我这个做朋友不厚道,风一直想找杀害自己师父的凶手,但是他完全无处着手。唯一办法就是询问一些老人,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当然也是没有足够的线索。至于说的痛苦……”崔铭道:“我认为师父死亡,他被栽赃的痛苦,远远比不上自己杀死师弟的痛苦。没有人去解他这个心结,他自己也不想讨论,不想说,正因为他说过程时候轻描淡写,还有不说这件事,反而更证明这件事对他影响很大。”

    好运姐道:“无论师父是谁杀的,师弟是自己杀的,这是个无法回避的事实。他没有将师弟的死怪罪在杀死师父的凶手上,而是留给自己。”

    “所以他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但是对朋友确实够意思。”

    好运姐道:“人都是很复杂的。”(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