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五十四章 幽静游
    风为证明自己存在,并且还活着,问:“为什么凶手要袭击呢?”

    “仇恨。”崔铭回答:“这点我没有把握,只能猜测。假设对方是异界生物,北部虽然是沙漠,但食物不少,而且做为这样有头脑的修行者来说,生存完全不是问题。为什么要这样袭击呢?只有仇恨这个解释。你们再看蛤蟆,蛤蟆是一位长老召唤的,蛤蟆被召唤来不久,长老死了。然后经过竞争,蛤蟆成为长老。”

    “不仅是复仇,而且复仇的很有章法。”

    崔铭点头:“安排一下,明天开始,好运姐到北部附近潜伏,作为我的接应。风你……”

    “我和乌龟看家。”风有气无力回答。

    乌龟纠正:“我叫莫斯,我能问个问题吗?为什么要留下一只脚?”

    “鬼知道。”

    ……

    崔铭光明正大出现了,没有人多看他一眼,虽然男性使者数量为零,但是大家并不奇怪多了个男性使者。使者和萨丁走在一起,大家就更不奇怪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虽然长老对此事保密,但是大家还是知道有多名住客遇害。他们也表现出非常配合的一面。崔铭在萨丁身边观察,四名使者正在全面检查所有建筑物,包括住客们的房间。

    崔铭和萨丁也去了一间石屋,进去后,崔铭立刻败退,王八蛋,里面有个疯子,正在房间写各种自己不认识的文字,推测是咒语、炼金术或者是魔法阵之类的。写归写,你用笔好不好?非要用粪便,你这完全是欠杀……

    萨丁似乎早知道这家主人的习惯,检查一番才出来,道:“粪便,头发是炼金术中比较常用的物品。他在十年前就陷入了死循环中,一直在研究,手上有什么就用什么涂写。每个月我们都要给他刷一次墙壁,但是用粪便还是第二次。”

    “死循环是什么?”崔铭好奇问。是钻牛角尖吗?

    “简单解释,一个符咒魔力石需要一个魔法阵制造,这个魔法阵需要某种材料……如果结局能制造出材料,那就是一个完整的生产过程。两种情况会死循环,一个情况很罕见是最终需要符咒魔力石才能制造出材料,如果有符咒魔力石,就不需要这么一大堆东西,因为本身就为了制造符咒魔力石。另外一种常见的死循环,一个环节弄错了,比如2+2=5,这个小问题隐藏在无数的文字中,经过实验,出问题,找问题,没问题,实验,出问题,找问题,没问题……有时候偏偏最简单的地方没有人注意,反而是注意那些复杂的很容易错的地方。”

    两人边说边走,这是十几户人家的居住群,使者正在检查这一片建筑物还有配套设施。住户们就在几十米外站着,低声聊天看着使者们。萨丁看着他们道:“他们知道的很多,知道出现一个杀手,明天下午到后天上午时间段内很可能再杀人。这伙人是很清醒的一伙人,他们组成了一个联盟,叫落难者联盟。”

    “他们闹事吗?”

    “不,他们是最安静的一批人,最少表面上这样。”萨丁道:“但是我怀疑以前两起凶杀案和他们有关,有住户住进这里,不合群,住了一个多月,就被人杀了。他们每次都选剑魔值月时候动手,即使发生凶杀案,剑魔仍旧懒的来。”

    “这种具备一定实力的联盟,对你们统治是一种威胁。”崔铭提醒,顺便挑拨离间。

    “没错。古代时,皇帝没有直接掌权,简单说宰相管文官,元帅管士兵。宰相和元帅造反怎么办呢?出现一种叫帝王之术的东西,里面有一个名词叫均衡。元帅很有权利,但是选拔二元帅,次级的军事人物时候,就要选择和元帅有仇怨的人,而不是元帅的兄弟。当然,当国家被入侵时候,这种机制会出现问题,但是在和平年代,相当好用。没有一个十几个人的团队做任何事会一条心,比如那位血魔法的修行者,就是我的人,我们客轮每次都会带回一个死囚,给他提供新鲜的血液,他也养着死囚,直到死囚因为吸血病最后死亡。其他血魔法修行者呢?只能提供动物血液。”

    “二桃杀三士。”崔铭道。

    “是的,人的需求是无尽的,只对某个人提供了好的东西,其他人并不会去责怪你,多数人是嫉妒那个得到好处的人,甚至不少人想,为什么这个人不是我?”萨丁道:“这是城主和我说的养奴才的心得,他说,很多人骨子里都有奴性,特别是在强权面前。他们会献媚主人,出卖同类,以彰显他们在同类面前的地位。这样一来,其他人在嫉妒他同时,也渴望成为他这样的人。”

    真有意思,崔铭点头,两人站在旁边聊了一会,使者们都出来,建筑物搜查完毕,都对萨丁摇头,前往下一处。崔铭和萨丁也朝下一处走去,崔铭低声道:“门口挂了玉米的屋子有问题。”

    萨丁很自然走着,低声问:“什么问题?”

    “在这间屋子的东南位置,有原力波动,很微弱。我们在这里半小时,这原力波动没有移动,没有减弱,没有增强,更像是一个散发出原力的东西。”

    “那间房子是落难者联盟的发起人之一,一个暗黑魔法师的家。”萨丁道:“如果你推测凶手遁地术成立,那么他很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是的。”崔铭就是这意思。

    萨丁道:“好,我姑且相信你一次。”他还要向使者证实一下,有没有在房子内发现有原力波动的东西。有可能暗黑魔法师埋了什么东西,藏了什么东西。但是萨丁不会去询问,去调查而打草惊蛇。唯一头疼问题,如果崔铭推测是真的,怎么破遁地术?

    萨丁道:“有没有兴趣和蛤蟆喝杯茶?”

    崔铭摇头:“我不喜欢这个提议。”

    萨丁笑了:“我觉得他应该更怕你,你老大一出手,他的遁地术被废了一半,虽然还是可以每月遁地一次,但是再也无法携带他人遁地。”

    “关键是我老大在沙漠。”山高皇帝远。

    “他并不知道。”萨丁悠悠问:“不敢去吗?”

    又是一次试探,看崔铭有鬼没鬼,虽然萨丁基本相信了崔铭,但是有机会还是可以留个心眼的,毕竟他们不是朋友。也有其他可能,比如崔铭会不会是来刺杀蛤蟆的?这点不能容许的,四长老制很好,一旦有长老空缺,就要补缺,那幽静城就要出麻烦了。长老如同城主的奴才,但是却是一人之下,百人之上,大家都希望获得这个特权。

    崔铭笑道:“你要我见,那我就见。”

    萨丁挥手,让一名使者过来:“和蛤蟆说一声,我听说蛤蟆和我朋友崔铭有些误会,所以晚上请他吃饭。顺便准备点菜肴。”

    使者点头:“是,主人。”

    崔铭道:“有件事我很好奇,你们四名长老完全是四个性格,而且三观完全不同,但是听你的话来说,你们相处很融洽。”

    “我从没觉得我性格是对的,我从没觉得他们性格是错的。城主和我说,我为人处事偏向正义,担心我会因为正直无法做好第一长老的工作。我回答说,我能接受任何东西,只要不违反幽静城的规则。规则很简单,住客不破坏幽静城的规矩,幽静城尽可能提供给住客们好的物资条件和安全。我和蛤蟆不是朋友,我们性格有不少冲突,但是我们相处非常和谐。”

    崔铭问:“假设有位落难的魔法师寻求庇护,他和蛤蟆有仇,但是符合幽静城庇护的规则。那么……”

    “这看运气,如果是蛤蟆当值那他死定了,如果是我或者其他人当值,他就能成为合法的住民。蛤蟆不能再难为他,即使他不高兴。”

    “如果他难为他呢?”崔铭好奇问。

    “那就破坏了规则,他必须死。”萨丁笑问:“很简单吧?不管你是正义,黑暗,只要不触犯规则,怎么样都可以。”

    崔铭也笑了:“人家一直说幽静城是混乱无序,现在一听,幽静城应该又有秩序,而且相当严格。”

    “秩序每个地方都有,或多或少,底线高低不同而已。事实上,只要两个人以上一起生活的群体,就会出现规则。无论是强者为王,还是互尊互敬。”萨丁道:“这边有个典型例子,剑魔,城主对剑魔很不满意,认为工作根本没有做到位。不过目前幽静城很稳定,城主不想节外生枝。”

    “哈哈,所以说规则其实是城主说了算。”

    “对,就是这样。”萨丁也笑了。

    萨丁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款款而谈,虽然很多观点不符合主流观念,但是却也有自己的一套。他最大特点就是不爱撒谎,或者可以说懒得撒谎,有些事他不说,有些事他说的很直接。很畅快淋漓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萨丁看待事务角度很多,从不拘于一处,和他交谈能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有个前提,你必须具备足够坚定的三观,否则会被他所影响。(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