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五十六章 典狱长
    萨丁问蛤蟆:“遁地兽攻击后,有时间反抗吗?”

    “太快了。≤≤小≤说,”蛤蟆道:“如同我倒酒,当第一滴酒到杯子,第二滴酒还没有到达时候,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你面前,然后一对钳子冲破防护力,也就是永恒星球的护体原力刺入你的身体。扣除了这一点后,遁地兽实力很差,一百只遁地兽也不会是我一个人对手。但是凭借这一招,他们屡试不爽,我们根本想不出破解的办法,为了安全,只能是长时间呆在河中。”

    萨丁问:“比如我原力护体开三米,它钳子没有三米长吧?”

    “不,他会直接出现在你身边,在你原力内。除非你原力具备超强杀伤力,并且保持杀伤力。他们是掠食者,是猎手。”蛤蟆道:“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抓他我是帮不上忙的。”

    崔铭问:“假设我们知道门在哪,能不能抓他?”

    蛤蟆想了一会:“可以,但是必须牺牲诱饵,当遁地兽注射毒液的时候,破坏门所在的土地,他就无法通过门回到埋伏点。那时候的遁地兽就是脆皮鸡,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

    基本了解了,崔铭给蛤蟆倒酒:“倒是不知道长老你和巫妖认识,借这杯酒我们把误会洗了。”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蛤蟆拿起酒喝掉,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眼神没有丝毫亲近的意思。蛤蟆道:“你想问什么?”

    崔铭问:“巫妖还好吗?”

    蛤蟆笑了,想了好一会问道:“老萨,他是你朋友?”

    萨丁点头:“是的。”

    “那我就看在老萨面子上提醒你一句,小心巫妖。”蛤蟆不等崔铭发问,道:“巫妖的力量是传承的,生命也是传承的,契约也是传承的。几年前,他有个策系儿子,同时有个十来岁女儿,按照道理说,他会找你几年,实在不行,就把力量传承给女儿,因为女儿等不起了。我、幽鬼还有典狱长就去找你了。”

    “接下来你失踪了,我们找到你,被打败了。”蛤蟆问:“你觉得巫妖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选择呢?第一个选择,女儿为继承人,实力减半。第二个选择,女儿不成为继承人,坚持找你。”

    崔铭苦笑:“听起来貌似是第二个选择。”继续找自己。

    “错了,是第一个选择。但是垂死的他和他女儿还要找你。”

    “卧槽?”崔铭疑问:“我和他又没有什么仇怨。”

    蛤蟆道:“因为女儿很孝顺,女儿成为继承人的目的,就是帮助自己的弟弟成为下一任继承人,所以她会找你,她有很多时间,她的弟弟不到五岁。”

    崔铭疑问:“不是父子父女传承吗?”

    “有人说过一定需要父子父女传承吗?”

    崔铭无语。

    “最后一个消息,半年前,典狱长联系我再次围捕你,我没有兴趣了。我要告诉你的是,典狱长已经修复了被流浪破坏的魂引之灯,同时他还有两件死神留下的宝物:死亡之帽和窃魂卷。如果我没有猜错,典狱长半年前已经离开了影岛,正在某个地方杀人,利用窃魂卷收集灵魂增强自己。”蛤蟆补充一句:“虽然你进步很大,但是我不认为你会是典狱长的对手。”蛤蟆本打算和典狱长一起再围捕崔铭,但是一听说典狱长把巫妖两件宝贝都拿到手了,蛤蟆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吃肉,连口汤都不剩,自己去抓吧。因为这个原因,蛤蟆很乐意出卖下典狱长。他本来就不是好人,既然崔铭这块肥肉没有自己的份,自己就让典狱长也吃不到肥肉。所以崔铭是不是萨丁朋友都无所谓,是最好,顺便卖个人情给萨丁。

    崔铭是聪明人,虽然不知道蛤蟆的目的,但是也能猜到一些。他突然理解了萨丁,无论蛤蟆是不是好人,只要不对自己下黑手,无所谓是不是好人。好人就不会下黑手了吗?未必,有些好人会为了法律和他自认为的正义,虚与委蛇和你纠缠,目的就是要干掉你,为民除害。是否好人标准,应该以他对你是否有害为标准。

    比如小偷是坏人,因为你或者你朋友可能会被他盗窃财物。但是有些专门针对权贵下手的飞贼,在古代可是民众口中的侠盗,即使没有多少钱给民众,但是能让权贵们头疼、恼火和不开心,民众们就很高兴,而后根据自己喜欢yy的编造出劫富济贫的侠盗来。

    同样是贼,为什么待遇不一样呢?反过来问,为什么侠盗飞贼都死的快?理由只有一点,你动了权贵的奶酪,权贵们拥有的资源绝对不是普通民众可以比拟的。可参照银行偷你钱,和你偷银行钱的后果……

    崔铭并非是一个正直的人,不管怎么说,他的想法就是这样。

    酒桌上,三人聊开了,没有什么增进感情之类的,大家聊的是事。我有好奇的地方问你,如果你没忌讳,可以说。有点类似酒桌真心话,这也算是三人气氛中的一种潜规则。这么聊天是很舒服的,但是也不能放松,说不准人家九真一假,还是得自己分析真假。

    萨丁内心正直,但是行事作风和想法却有些乖张。蛤蟆更像是小人,阴险毒辣的那一种。崔铭自然也不属于好鸟行列,但是他有底线。这三种人能坐在一起赏月聊天,本身就是一个奇事,还能聊的很和谐,更是奇怪。

    ……

    崔铭当晚在半山腰的使者宿舍居住,使者们之间很融洽,她们不需要去争宠,只要各自完成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争宠说闲话没有好处,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也没有坏处。不可否认萨丁选人眼光不错,使者们多是乖巧伶俐的姑娘。再过几天,有一名使者要离开,几个姑娘正在商议给这名使者送份什么礼物。

    一位使者把自己床让了出来,崔铭表示感谢,一夜很舒服的睡到了天明。清晨,使者们都起来了,她们今天工作不多,就是整理下账目,准备过几天出海,重新补给物资。另外就是巡逻工作。

    崔铭和她们用过早餐后,萨丁专属使者传话,崔铭和她一起到了北部,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左右,萨丁正在评判一桩争吵。一名修行者的相好和别人好上了,修行者要求相好把魔力石还给自己,而相好魔力石已经打造成法杖,相好现在的相好愿意出一块大的魔力石,但是相好不愿意。

    这种琐事,即使萨丁也是不管的,你们吵架归吵架,谁先动手谁倒霉。今天因为凶手的事,破例主持公道。这里就是落难者联盟的地盘,三个当事人都是成员。崔铭看见了战神,在竞技赛中表现相当出色的一位姑娘。她也是落难者联盟成员之一,她在旁边坐着,手上玩着十字飞镖,如同轮子一般,战神淡然看着纷争。在幽静城呆久了,心都冷漠了。

    崔铭看命牌,那房子的陷阱原力还在,和昨天没有区别。不过,既然已经布置了陷阱,为什么不昨天晚上动手,一定要相隔十五天呢?如果是崔铭作案,崔铭的原因是因为十五天是吸引调查人员的注意,在北部搞事后,又转到南部去搞事。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许只是因为强迫症,或者是享受死神降临前,大家人人自危的恐惧心态。

    落难者联盟都知道这件事,所以今天他们聚集在了一起,抱团取暖。这时候那位修行者发现自己相好和别人关系更好,质问,然后出现争吵。恰巧萨丁在,于是是评判下谁对谁错。

    评判?只有几条基本规则的幽静城,依靠什么标准去评判?个人喜好吗?崔铭饶有兴趣看萨丁,萨丁显然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参与这件事。有人动手,那有标准,但是没人动手,就没标准。

    萨丁听了好一会,询问了好多问题,最后头疼看崔铭,崔铭在萨丁耳边说了几句,萨丁道:“相好的既然和别人相好,那‘人’我是帮不了你。你自愿送给相好魔力石,打造成了法杖。这时候如果你相好的相好帮你相好还更大魔力石,那么,以后你相好离开你相好的相好,你相好的新相好是不是又要赔偿他更大的魔力石呢?”

    萨丁接过崔铭的一副扑克牌,放在石桌上:“一翻两瞪眼,如果是你大,你拿走魔力石。如果是她大,那就一笔勾销。你们三个人同意吗?”

    女修行者道:“不同意,老娘陪他睡了这么多年,难道就不如原力石?”

    “你b金做的?”相好很粗俗的反质问。说好这是我们爱情的象征,怎么就带了我们爱情象征和别的男人好上了呢?

    “既然大家没意见,就这么定了,抽牌吧,两位。”萨丁道:“有意见也这么决定了。”

    还能说什么?于是男女上前抽牌,最后女的比男大,于是这件事就这么搞定了。再复杂的事也可以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解决。(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