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七章 离开
    事情解决,崔铭见四处人散去,和萨丁边走向附近的使者生活用品领取点,边低声道:“今天有些不妙,你看落难者联盟,已经准备木柴,还有火堆,食物,他们把东西准备好了,似乎没有打算单独离开人群,甚至是回自己的房间。”如果是这样,就钓不出来凶手。崔铭只能确定陷阱在哪个位置,但是不知道凶手在哪里潜伏。

    萨丁问:“如果我让使者去当诱饵呢?”

    崔铭很直接回答道:“那我只能在心中认为你是个畜生。”

    萨丁被这话说的愣半晌,许久才道:“很有力度的一句话。现在情况并非是坏事,现在凶手在钓鱼,鱼一直没咬钩,无论为什么十五天要作案一次,鱼不咬钩他都会很难受。这时候突然有人咬钩,他会兴奋,立刻提竿。”

    崔铭道:“说这么多干嘛?你还没说诱饵是谁呢。”

    萨丁悠悠回答道:“我想试试。”

    “怎么,活的不耐烦了?还是想证明永恒星球的修行者比蛤蟆族优越?”崔铭有点不可思议。

    “当你想捕捉一只猎物,并且驯服猎物时候,你要表现出比猎物强大,这样猎物会很容易被你驯服。”萨丁道:“幽静城多次地震了,我需要一个专业钻地的人来了解幽静城还能存活多久。”

    看来城主还在,萨丁不会想那么多,即使想那么多,他也不会那么做,毕竟对凶手的了解只在蛤蟆的只言片语。但是城主有令,那就另当别论了,萨丁需要冒险。

    萨丁仍旧需要崔铭帮忙。

    ……

    太阳慢慢从当中走向了西面,很快只剩下余晖。落难者联盟的火已经生了起来,他们低声交谈,正在弄东西吃。有下面的,有烧烤的,不过崔铭觉得很生硬。如果是在三大陆十几个人围拢在火堆边,又有食物,气氛应该是很快乐和活跃的,而不是现在这般死气沉沉。

    “差不多了。”萨丁看太阳消失,说了一句,走向落难者联盟。落难者联盟放下食物看慢慢走近的萨丁和崔铭。快到达时候,萨丁一拐,走向一间木屋,落难者联盟互相看看,大家没有说话,低头继续吃东西,只有战神拿了轮子靠过来。

    崔铭要帮什么忙?就一个,不要让别人靠近,崔铭伸手向前一推,阻止的手势:“请回去,谢谢。”

    战神看了看走进屋子的萨丁,退了回去。

    这时候萨丁进入屋子,按照崔铭所说,原力陷阱在右侧的工作室,工作室里有很多的符文、书籍,是一位魔法师最*的地方。但对于萨丁来说,幽静城除城主外,没有*。萨丁不快不慢的走进工作室。

    突然感觉身体一顿,坐脚如同被烂泥包裹一般,正常人这时候都会朝下看,而萨丁不看,一挥右手,人凭空消失。几乎同时,一只丑陋的甲虫般的和人差不多大的生物出现,一对钳子一夹,夹了个空。萨丁消失同时,留下两颗黑球,这是虚空之力的能量,能量炸开,将地面炸开一个大洞。那甲壳虫抓空就知道不好,准备离开,发现自己的门被破坏掉了。

    就当甲壳虫六神无主,惊慌失措时候,萨丁又进来了,他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工作室的门口,盯着甲壳虫,一声不吭。

    屋子出现这么大动静,加之萨丁瞬移出现在屋门前,二十几米外的落难者联盟有半数人站起来,朝屋子靠拢。崔铭仍旧是阻挡手势:“后退。”虽然不关自己的事,但是受人之托,当忠人之事。

    理智上这些落难者知道里面有问题,什么问题?是宝藏?是凶险?不知道,其他人都退了回去。唯独战神继续走向前。崔铭手一翻,一张黄牌在手,战神视而不见。距离十米,崔铭出牌了,眼看牌飞到,战神身体出现一个光圈,这是战神在竞技赛上的标志,无敌状态。崔铭的黄牌自然不起作用。

    黄牌被挡,战神脚下一炸,冲向崔铭,手中的一个轮子在其右手快速旋转,正要出手,崔铭再翻出一张黄牌。大家都互相见识过对方的发,你猜我这张牌是什么?战神一愣,手中的回旋镖轮子没有扔出去,看着崔铭后退,一步步的退了回去。

    几分钟后,萨丁和甲壳虫从屋子中出来,战神看向甲壳虫,脸上流露出担忧的表情。这不是关切甲壳虫,而是在担忧自己。甲壳虫似乎还没有学会永恒星球的语言,看见战神冲了一步,萨丁手中出现一把虚空之力凝聚的宝剑,一刀砍了下去,这一刀切在甲壳虫的后背硬壳上,硬是砍开了五公分。甲壳虫吃痛,趴在地上。萨丁拔剑,人在前面走,甲壳虫一边用原力修复伤口,一边艰难的跟上。

    崔铭指下战神,勾手指,战神颇为恼火的走过去,崔铭凑近身体,在其耳边道:“你是不是杀了它主人?”

    战神微笑回答:“他们只会怨恨主人。”

    崔铭道:“正常情况下是这样,不过如果有新主人收留它,而它又目睹新主人被杀,那自然会有仇恨。”

    “你想怎么样?”

    宾果,猜对了,崔铭和战神边走边说话,似乎一对老朋友:“佣兵最注重信誉,你是永恒星球最后一位修行者佣兵。对吧?”

    “对。”

    “那你欠我一次。”

    “你需要我干什么?”

    “我现在还不知道需要你干什么。”

    战神犹豫片刻,道:“除非是送死,否则我会答应还你一次。”

    崔铭点头,转身走人,跟上萨丁的脚步:“恭喜收了新宠物。”

    萨丁不回答,反问:“战神和这事有关系?”

    “没有。”

    “她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修行者,但是不是一个擅长掩饰和撒谎的女人。”萨丁道:“我猜测她和遁地兽有关系,我也不想管那么多。我这边事情已经结束了,三天之后,有货轮出海,我会跟随出去,你们到时候就在海上等我。”

    崔铭忙道:“大海茫茫,不一定碰的上。”最讨厌运气了。

    萨丁道:“那好吧,我们十天左右,在三大陆某小镇见面,镇上只有一家旅馆。”

    “好。”崔铭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萨丁笑问:“不怕我食言而肥?”

    “这骗我没有什么好处,对了,如果方便,最好帮我牵制下先知。有一位使者今天盯了我一天。先知知道十五天一杀,他没有露面,那说明……”

    萨丁朝侧面举手,那边是供货点,三个使者看向萨丁,萨丁手指一点,一位使者过来,萨丁对使者道:“和先知说一声,不要为难我朋友。”

    使者不辩驳,回答:“是。”转身离开。

    崔铭笑道:“我记得我们要做的事,貌似对先知并不有利。”

    “我只是做事,不针对他这个人。”萨丁轻叹口气:“先知实力不在我之下,可惜,为什么要听信魔导师呢?明显感觉到那是个邪恶的能量体。”萨丁还有后半段没说,作为永恒星球掌握虚空之力的两个人之一,萨丁其实也心动过,成神,这是不敢想的事情。魔导师能量体证实,人是可以活很久的。面对死亡,萨丁也宁愿躯壳死去,成为能量体,这是人本能对死亡的恐惧。但是萨丁感受到了邪恶,一种黑色的诱惑力,他并没有经过暗黑法力的修炼,所以在心智上没有被影响。先知就不同了。

    上次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先知先回到幽静城,用幽静城的护岛法阵启动了法咒,将一只虚空生物召唤到了永恒星球。虽然先知和自己说,他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事,并且不会被魔导师所诱惑,但是萨丁不信。如果能杀死魔导师,萨丁很乐意,一方面从内心来说,自己不希望魔导师出来祸害别人,另外一方面也希望自己和先知能保持目前的融洽关系。在幽静城中,自己最亲近的人,可以当成朋友说上几句话的人,只有先知了。

    ……

    三人一龟离开了丛林,在数天的步行之后,找到了游艇。游艇还在水上面飘着,好运姐发动引擎的声音让大家心情很好。

    这几天,崔铭和好运姐走的很近,两人一直凑在一起叽叽咕咕。风忍不住偷听两句,原来是坑杀金金的计划细节。好运姐回大陆后,会先送乌龟去暮光城,自己再转道去东大陆。金金的偶像,一个脸白唇红,满身刺青的一名吸血鬼一般的歌手就是初晓城人。好运姐不希望外人插手这件事,但是崔铭还是将赵蔚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好运姐。

    游艇有不少书籍,风成为了乌龟的认字老师,闲着也是闲着,风这个老师还算尽责。

    这一路上风平浪静,虽然方向有所偏差,但是根据海上遇见渔船的指点,还是顺利了到达了和萨丁汇合见面的小镇。小镇只有一家旅馆,档次还是比较高的,客房的各种标准达到星级酒店的标准。

    开了三个房间,风、崔铭一间,好运姐和乌龟一间,这是职责,开始对乌龟进行监视看押。去幽静城吃了不少苦,风到小镇后,就去酒吧喝酒消遣去了。崔铭在自己房间内,拿了本子正在记录。这是崔铭游幽静城的所见所闻,明天好运姐就要离开,所以今天晚上自己必须弄出来。(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