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六十章 射击
    第三天下午,萨丁也恢复了健康,继续开始工作,这次萨丁和崔铭都学聪明了。萨丁在五百米外的一片平坦沙地建设了魔法阵,使用沙偶触发办法。崔铭干脆就不去。每次启动魔法阵前,萨丁都会喊道:“准备,小心。”如同开山炸药即将点燃前,爆破人员通知和警示,被吓怕了。

    这样一来工作顺利多了,虽然也发生两次事故,但是和j没得比,萨丁兴致勃勃时候,风这个死贱人旁边补了一句:“这是太阳神的魔法阵吧,如果到了晚上太阳公公睡觉去了呢?”

    萨丁呆滞很久,当场抓狂,他没有记录每个符号白天和晚上的情况,也忘了哪个符号是白天实验的,于是全部推倒重来。崔铭在一边掐算时间,好吧,现在时间绝对足够先知来捣乱的。

    先知那边就是流浪负责,崔铭对流浪有一定信心,失败也没关系,这锅你背定了。按照知尔的说法,如果先知在距离皇陵一百公里外的,知尔势力范围外布阵,知尔是无法察觉的。一旦魔法阵布置好,可以维持半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具体时间要看祭品的虚空能量的当量。魔导师一旦脱困,知尔就会现身。魔导师很可能采取分身逃遁的方式,分成多股能量逃跑,能量不能太弱,否则知尔本体不用出面。能量不能太强,否则数量太少,而且这能量还需要照顾攻击先知,抢夺其躯体。

    至于知尔能完成斩杀魔导师的使命,还是魔导师能轻松脱困,知尔不知道,同样魔导师也不知道。他们两人在千多年前是熟人,这次交手相隔一千多年,双方的实力和千多年前完全是两回事。魔导师因为心中没底,所以也没有着急脱困,他很有耐心。但是萨丁把他逼上绝路,他必须殊死一搏,他同时也庆幸,自己联系了先知,否则一旦封印解除,自己无处可逃。

    这场战斗很可能会打响,要避免这场双方都没有胜算的战斗发生,那一切筹码就要压在流浪身上。流浪不是一个人来,他和布冯、丁娜、卫薇一起进入初晓大沙漠搜寻先知。能不能在广阔的沙漠中找到先知,这不仅依靠实力,有时候还靠运气。沙漠并不是平坦的,相反,多数地方是凹凸不平的,有小沙丘,有风岩峭壁,还有河床,不利于搜寻。

    崔铭坐在沙兵弓箭手前,对身边的风道:“你知道吗?沙漠中淹死的人和被渴死的人人数差不多。”

    “扯淡。”

    “河床是最有可能采集到淡水的地方,事实上也是如此。而沙漠有个特征,河床都比较高,当十几公里外下大雨,只要下二十分钟,就能制造出洪水。”崔铭原本也不信,但是一查,还真有这么回事。这也算是沙漠中的一个奇闻了。

    “又来了。”沙兵齐射,风站起来,扑向地点,疯狂砍杀一会,一只能量蝎子恢复紫色,然后散开,化为乌有。风打完,走到沙坑处,脱裤子对准‘监狱’:“射你一脸。”

    崔铭掩面,不忍直视。已经七天了,一共发生四次能量偷袭事件,都被沙兵们发现,四次都被风干掉。第一次风和魔导师斗嘴,没赢,就耍流氓,将尿射到人家监狱里。而后三次也没生气,纯粹是例行公事。每次风一尿完,魔导师都要沉默几分钟,从其大脸表情看,这家伙正在努力克制自己不和风一样骂出粗俗的话。

    崔铭见风拉裤子回来,调侃问:“你不会学猴子用粪便砸他?”

    “哇,原来你这么无良……”风沉思好一会:“固体不好玩,我可以主动拉稀……”

    崔铭苦笑:“我开玩笑。”不要当真。

    “我不是,我觉得挺有挑战,挺有意思。”风走到沙坑前看看:“不知道能射多远。”

    我不认识这人,即使在沙漠,我也不想和他认识,崔铭哀叹,他知道风不是开玩笑,有这么新奇的玩法,肯定要去尝试。

    ……

    萨丁和崔铭远观,不看也不行,人有好奇心,经过了三天训练的风终于出场。风站立在沙坑前大声朝屋顶两人介绍道:“经过实验,不能太稀,无法起到堵塞,造成爆发的效果。同样不能太干,因为会肛裂,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崔铭忍不住道:“你大爷,快啊,废话那么多。”

    风脱裤子,半蹲,调整位置,臀部翘起:“我将发射一条抛物线……”

    “你敢。”魔导师愤怒吼道。这种封印不是监牢,知尔交代大家不要被魔导师蛊惑走进封印区,也就是说东西是可以进去的。石头之类没有意义,其实尿水和粪水也没有意义。魔导师的那张脸涨的巨大,紫色原力如同开水一般的沸腾翻滚。

    “3、2、1……发射。”

    崔铭和萨丁在沙屋顶部,只见一道黄色半液体物质在空中画出一个优美的弧线,冲进了皇陵中,紫色的能量上盖上一层黄色物质。魔导师咆哮,风喊道:“二段击。”

    魔导师咆哮声音过大,没有听见,二段击准准的飞进魔导师那张脸的大口中。崔铭和萨丁当场呕吐,他们知道那张嘴不是嘴,只是能量,但是太形象了,不能不想。那魔导师被这一击也是愣神好久,而后大怒,老羞成怒的怒,全身紫色能量暴涨,开始挤压监狱。皇陵出现了光圈,魔导师一只大手正在穿破光圈,光圈如同有弹性的气球一般,但即使是气球也有临界点。

    崔铭和萨丁很紧张看着,难道要破封印?

    风转身半蹲,看这情况也是傻眼,不是吧,要破?知尔,你会准时到达吗?风转头喊道:“给我手纸。”

    崔铭掏出纸巾,原力包裹,扔了过去。风接纸巾吼道:“三段击……开个玩笑,大家想多了。”

    收拾好,站立,这时候魔导师的能量手已经伸出皇陵七米,距离风不过六米,光罩已经被拉扯到极限,眼看就要破灭。崔铭道:“火上加油。”

    “没了。”风回答,想了会,脱裤子,转身,跳起屁屁舞。

    手继续朝前伸出,距离风不过四米。

    眼看就要脱困,突然魔导师一停,能量手一收,一切恢复了原状,只能听见魔导师因为愤怒喘着大气,理智还是战胜了怒火。崔铭等人非常惋惜,萨丁看出门道:“原来这皇陵果然是庇护所。”

    “啊?”崔铭反问:“之前你不这么认为?”

    萨丁道:“我们虽然说庇护所,但是一直以为魔导师是被关在皇陵里面。从现在看,这魔法阵是阻止外人进入皇陵,如果用原力强破,那将遭受那天把我们炸飞的攻击。但是里面从外走简单的多,没有任何攻击启动。所以所这是庇护所。崔铭,我觉得他是故意生气。”

    “此话怎讲?”

    “他需要愤怒,需要生气,按照逻辑推理,风肯定无聊都会欺负他,他每次都会愤怒,等某一天……”

    “某一天先知法阵好了,他就直接脱困而出,打我们个出其不意。因为狼来了的寓言,知尔也可能会放松警惕。”崔铭佩服道:“这千年老妖,心机很深。你也很厉害,竟然能看破人家的阴谋。”

    萨丁也不谦虚,道:“我怀疑他脱困手段不是这样,这只是给我们和知尔看的。”

    “恩,我感觉有些危险。他如果脱困,会不会顺手先踩死我们?”崔铭不担心自己,他可以跑。但是风和萨丁没有长距离的瞬移手段。

    萨丁道:“我带了一些魔力石,我要布置一个法阵,最少能抵挡他几次攻击。”

    “好,你的符号研究怎么样?”

    “第一面研究了一大半,我基本推断出魔法阵的类型,接下去进度会越来越快,我估计五天左右可以解出魔法阵,一旦解出魔法阵,给我一个小时,我就能破解封印。”

    崔铭算下时间,道:“我们小命比较要紧,还是先布置防御魔法阵吧。”

    “好。”

    风飞到两人身边:“好玩吧?”

    “还行。”崔铭道:“你花样还真不少。”

    “自己找乐子嘛。”风惋惜道:“可惜啊,只差一步。”

    崔铭解释了一下,风半信半疑:“有这么阴险?”

    “先知都能被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崔铭道:“萨丁的法阵需要人为启动,也就是我们值班的人手不够。”一人随时准备启动法阵,萨丁研究符文咒语,还有一人保护萨丁,对付少量能量体。

    风道:“能量体就交给睡觉的人去对付吧,他要将能量体弄到外面,也要耗费很多功夫和手脚的。”

    萨丁一边道:“这也证实了知尔的说法,魔导师要脱困,应该很简单。千万小心,特别是启动法阵的人,魔导师的实力比我们想的要强的多,我们不过是一个照面的时间,特别是你风,虽然我们认为愤怒是假的,但是他对你很生气应该是真的。”

    风呵呵一笑:“怕他作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伴随战斗的临近,崔铭心中有些焦虑,不知道流浪那边怎么样了。(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