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六十二章 自大
    看多了新生和毁灭,游神就越发超然,他从来不当自己是救世主,但是也不做毁灭者,一切根据自然规律。游神和丁泽说,也许很多年后,整个宇宙都会消失,但伴随着消失,又会有新的宇宙出现。只不过人的寿命太短,即使是他神一般的存在,他的寿命也无法等待到那时。

    丁泽告诉崔铭,听了这些并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有些超脱的思想。崔铭每次在星空下,都能感觉到那种超脱。这种感觉带给了崔铭很直接的实惠,每当这时候,崔铭并不知道自身的变化,而自身原力确实在变化,淡蓝色的原力呼吸中带有流光之色,仔细看似乎是无数的星星在原力中飘动。

    风在沙漠就注意到这点,但是崔铭自己却始终发现不了,当他注意力从神游状态去观察原力时候,完全没有变化。崔铭也不强求,顺其自然……不过自己的原力当量是按照自己岁数和训练度提高的,没有什么不同。

    一个沙兵在崔铭面前出现,惊扰了崔铭,沙兵站立,弯腰,手中有一封信,崔铭接过信,上面写了崔铭收。崔铭走到风身边看信,沙兵就等候在一边。

    信是卫薇写的,说明了他们目前遇见的困难,特别说明了先知和大虫子之间可以互相开传送门,导致难以攻击其中任何一生物。

    崔铭到沙屋下,拿了笔纸回到屋顶,写回信:这是博弈,先知内心也非常着急,他也想布置法阵,如果猜测没错,先知是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利用传送门,利用大虫子在外侦查。我认为先知已经有合适的地方,由此推测,先知布置法阵所需要时间会比较长,他需要绝对的安全。所以我认为,依靠表面的搜查难以发现先知的位置。

    崔铭继续写:你们四人有后勤补给,先知和大虫子没有,先知也需要喝水,找食物。所以我认为先知应该在水源附近。不会是绿洲,绿洲的目标太明显。根据这些条件,我认为先知可能藏身在某条地下河中。他没有建设法阵,而是派遣出大虫子侦察兵,说明他所在位置并非无法被发现。

    崔铭继续:根据我在沙漠中的知识判断,初晓大沙漠北面是高原冰川,冰川的水会融化,流入沙漠,在这些区域有可能行成地下湖。你们需要的地点是表面能发现水的位置,也许不大,但是没有干涸,未必是绿洲,也许就是一口小湖,一个池塘大小的水源地。越靠近北面,这样的地方就越多,雪水和冰川融化后,汇集到沙漠,有几十处小池塘和湖泊。

    崔铭: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是干扰先知,而是要抓住或者杀死先知,最佳时机是魔法阵刚刚启动,魔导师破封印而出,你们控制先知,魔导师无处可逃。魔导师无法进入虚空,加之肯定被知尔攻击,能量溃散,只剩余不多的部分,这部分在永恒星球不足为惧。

    崔铭:因为此,我建议我师兄做为主力,他有真视守卫,可以不被发现的侦查区域。一旦有发现,就可以慢慢等待时机成熟。攻击先知,个人建议卫薇姐打头阵,利用射手优势挑衅先知,最后由丁娜收尾。

    崔铭:另外有一个比较阴毒的手段,病从口入,沙漠很多地区无法找到足够的木材,使用病毒感染水源的方式让先知生病。这信是卫薇姐所写,我认为流浪前辈过于关心,有些焦躁,请流浪前辈静心,否则会功亏一篑。

    崔铭:我这里进展良好,大约七到十天左右就可以解除封印,所以留给你们时间也不多,先知肯定会放手一搏。但是千万不要低估先知,此人乃是伪君子,大智若愚,擅长扮猪吃虎。他内心并非对魔导师完全信任。具体原因我在千里之外也无从得知。还请流浪前辈多多尽心,如果流浪前辈仍失水准,可由我师兄李青领队。我师兄李青很聪明,只不过因为道德感较高,难以放下身段去深入猥琐的思考。师兄,先知现在是猥琐战术,你得更猥琐一些。

    此致,崔铭、风敬上。

    写好信,崔铭将一张白纸做成信封,交给沙兵。沙兵收信,化为沙粒,连同信一起消失。

    崔铭拿出地图,在初晓大沙漠知尔势力外的北部圈了一下:“我有点担心,我一直以为流浪水准很高,但是怎么能忘了先知没有后勤补给?先知是人,必须要有水,要有食物。”

    风摇头:“崔铭你自大了,你觉得你小看了流浪。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有没有可能流浪在围三放一?他们四人高调的分组,四处安插侦查守卫,目的是不是将先知朝一个位置赶呢?”

    崔铭沉思一会,道:“我如果是先知,会来一招灯下黑,在你们搜查过的,最暴露最不可能的地方建造魔法阵。也许流浪就是故意放出一块地。卧槽,我刚才写废话了,还说明我们目标是先知。我太局限了,流浪不仅要先知,也要干魔导师。所以他不能立刻抓先知,要给先知一个安全感,建造法阵后……我是不是应该再写封信向人家道歉?”

    “你当知尔这个半神很愿意当你的信使?”风无所谓道:“流浪心中有数就可以。”

    崔铭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确实有些自大,自己没有低估先知的智商,但是藐视了流浪的存在。要算起来,先知是斗不过流浪的,先知虽然心机深,但是他始终在比较封闭的地方生活。反观流浪,江湖老油条了。

    这也是聪明人通病,聪明人通常都控制欲强,因为他们无法完全信任别人。最大毛病是他们不会低估自己的对手,但是很容易低估自己的伙伴。

    两人交谈都很隐秘,利用身体原力接触,对话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崔铭也提醒风,这件事不能告诉萨丁。萨丁现在认为崔铭这计划主要是针对魔导师,他如果速度快,有可能拯救先知。而事实上,崔铭目的主要是先知。流浪要想多一些,他要兼顾两个目标,如果非要选一个,流浪会选择魔导师,因为先知跑不掉,而魔导师的危害没有人知道。

    ……

    沙漠烈日暴晒,初晓大沙漠的东南位置,距离知尔领域5公里的位置,是一片开阔平坦的沙石地,这边只有低矮的灌木丛。在远处的二十米高的峭壁上,安插了侦查守卫。这边一个侦查守卫就可以保证一片沙地尽收眼底。

    这位置是流浪他们第一天就前往的区域,距离皇陵很近,而且一马平川,很容易侦查,布置侦查守卫。大意的流浪为节约只留下一个侦查守卫,一个侦查守卫的视线是180度,这样一来当需要看另外180度时候,需要启动侦查守卫,这时候就是侦查守卫暴露现身的时候。

    经过了很多天的猫抓老鼠,先知出现在了这个区域内,和他一起还有大虫子。在山崖上的侦查守卫下面沙土中,有大虫子召唤的一只小虫子。只要侦查守卫被启动,先知就能知道,他穿了一件沙土保护色的衣服,只要一趴不动,侦查守卫就难以发现他。更何况先知建设魔法阵的地点是在侦查守卫的死角,峭壁之下。

    这叫灯下黑,活动区域中,最容易躲避,并且获取食物的当属北面,那边有雪水,有地下湖,也有生物和食物。次等是中间位置,这些位置有多条河床交错,在河床下面蓄积着水。食物也比较丰富。最次就是这片区域,这片区域很大,但是很平坦,沙石为主,风大,食物和水都有很大麻烦,并且很容易被发现,特别是要构建一个超过一百平米魔法阵,要知道这魔法阵的升腾的气息高达十五米,会被十几公里外的修行者轻松发现。

    先知声东击西,人去北部携带食物和食水转到南部。采取这办法也是无奈,一直和他有联系的魔导师告诉他,萨丁和知尔联手,先知就知道麻烦了。萨丁的魔法知识相当丰富,于是立刻前往初晓大沙漠。但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魔导师只关注了萨丁,直到先知即将进入沙漠时候,才得知还有两个人和萨丁在一起。

    崔铭他们在和魔导师的对骂中,魔导师描述了风,风的特点很明显,联盟找不出第二个比他猥琐的人,用的是刀,先知立刻判定风的身份。虽然不明显,但是先知根据描述认为还有一个人是崔铭,因为他们一起去了幽静城找萨丁。先知最不想成为崔铭的敌对面,这家伙相当难搞。

    先知留了心眼,没有马上布置魔法阵,而是和大虫子分开,大虫子利用小虫子和自身对沙漠进行了全面的侦查,果然发现了修行者的踪迹,但是修行者的级别让先知唯有苦笑。没有人再比他了解流浪的实力了,很多人认为流浪是第一高手,但是都没有见过流浪出手。有些人,诸如崔铭会推测流浪的实力,但都不准确。先知是被流浪打败的人,他太清楚几十年前流浪的实力。

    并且他还看见流浪背上了一张巨画在后背,先知知道流浪已经不是传统意义的魔法师或者魔力修行者,流浪已经成为了魔法的创造者。面对流浪,他多少有些无力感。(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