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六十八章 围猎
    如果是火教直接派遣高手进入初晓大沙漠,那就需要围捕,诺多城那边,叶信、叶文和叶鹰三人可以和杰西从诺多城进入沙漠。自己这边由北月、阿慎、阿卡丽、丁泽从初晓城进入沙漠。如果流浪愿意留下来帮助第二道计划的话,自己和风也可以进入沙漠,流浪对付可能出现的幕后首脑。或者流浪领队,在沙漠中继续猫抓老鼠,自己、风和已经回来的米小南一起寻找幕后首脑。如果首脑在初晓城,自己有赵蔚和艾芙琳两位帮手。如果在诺多城,自己有米小波,米大头,米小娜三个帮手。

    怎么进行计划呢?

    首先有个触发点,赵蔚联系了诺多城警察,一名高级警察在诺多城一个边陲小镇的旅馆布置了诱捕器,一旦有人询问小绿洲,就按照程序走。如果来的人数量少,并且没有半兽人特征,那就是普通修行者。赵蔚同时也在初晓城的沙漠小镇安排了诱捕器。按照推断,应该是诺多城的某旅馆触发诱捕器。

    因为先知到达诺多城是光明正大的,在布置下,先知雇佣码头外的车辆,如果火教侦察兵一追查,会知道先知打听了某小镇位置,距离等情况。追到小镇,肯定是优先考虑唯一一家旅馆,拿先知照片一亮相,引到了沙漠之中。这两个点,是这位诺多城高级警察安排妥当的,虽然他没有原力,但是这位警察被誉为是东大陆最优秀的警察之一。

    鱼饵、鱼钩都扔下去了,现在就要有耐心等待鱼儿咬钩。至于火教修行者什么时候来,首脑会不会来等问题,没有办法知道。还好,崔铭手上有固定十人组,加上回归的米小南,有可能也插足的流浪,十二人的强大阵容可以应付一切变数。

    在等待时候,大家要放松,不要紧张,因为过于紧张会导致人神经的麻木。崔铭已经打算先轻松一下,帮好运姐抓出金金。其他人可以去游山玩水,这计划时间是最不重要的。即使火教人已经进入沙漠两天,这时候再调兵遣将也来得及。

    ……

    小别墅好热闹,流浪、李青、布冯、丁娜、赵蔚、卫薇六人刚刚到达,原住民有北月、丁泽、阿慎、阿卡丽、好运姐,加上崔铭和风一共十三个人。在客厅一塞,小别墅真的显得很小。

    还好后院有块草地,作为主人的北月忙重新布置了会客地,在后院摆上几张茶几,然后联系酒店,送来各种水果果盘,再预定食物,这一切北月还是很得心应手的。

    李青和崔铭在房间里密会,两人正在对计划进行交流,卫薇敲门进来,关门看两个男人,微笑:“呵呵,你们好像在酝酿什么事情,对吧?”除了每两年一次的考核赛,哪见过这么多修行者聚集在一起。

    崔铭不否认:“好运姐当时是我师兄的猎人考核官,我师兄一直很感谢好运姐。再者,我们是初晓城人,不想看着初晓城的宁静被人打破,所以我们商量,是不是帮助警方抓捕金金。对了,卫薇,这金金是联盟通缉犯,你怎么一点态度都没有。”

    卫薇坐下来,拿起书桌上的书,随意翻看道:“如果不是好运姐和金金有死仇,你觉得流浪会顶住联盟压力,玩规则出通缉令吗?流浪已经交代了,他给了好运姐一个解除问题的平台和一个机会,其他人不能插手。这次事情之后,无论谁活谁死,事情都算过去了。否则就艾芙琳的追捕本事,怎么可能不知道金金在哪?”

    崔铭疑惑问:“那好运姐?”

    “……”卫薇叹气:“她不知道,好运姐和流浪联系时候,流浪规劝好运姐,猎人是惩罚坏人,不是惩罚自己制造出的坏人。流浪说理解好运姐,可以给好运姐一个平台和机会,但是好运姐也不能使用猎人和各种官方资源。”

    崔铭道:“听你这么说,流浪其实是反对好运姐寻仇的。”

    “是的,因为金金这几年确实收敛了很多。假设不是好运姐仇人,只是普通联盟成员,联盟会很宽容的。所以流浪觉得有些不公。同时他有些担心好运姐,流浪说,很多人说快意恩仇,实则只有杀死仇敌那一瞬间有快意,他担心好运姐为了寻仇过于执着,这会影响她将来的心态。特别是你崔铭,好运姐一直没有放下和金金的仇恨,但是遵守猎人规则,因为她内心有更热爱的东西。但是你崔铭出了一堆馊主意后,好运姐竟然想到制造坏人这个想法。崔铭,复仇对好运姐来说当然重要,但是为了复仇毁掉了内心的理想和追求,我觉得对好运姐来说并非好事。今天她会打擦边球,明天她遇见困难还会再打擦边球。也许几年后,好运姐成为一个为了追捕罪犯不择手段的人。”

    崔铭没有回答,沉默片刻,李青道:“崔铭,这次我同意卫薇的看法,希望成为猎人的人,不是吃饱撑着,而是因为有信念。金金不值得好运姐毁掉这个信念。流浪为了好运姐,其实已经让猎人名誉受到了损害。即使外人没有感觉,我们自己人都能感觉到。”

    崔铭点头:“听起来好运姐也知道这情况。要不,我们就让好运姐自己选择吧。是要按照规则和秩序放过金金,还是要按照正义和仇恨杀死金金。”

    卫薇提醒:“首先好运姐要能找到金金。”

    崔铭回答:“卫薇姐,你太看不起我了吧。我虽然没有追踪罪犯的能力,但是我和艾芙琳很熟的。顺便说一次啊,我突然感觉联盟的免罪和宽容规则实在有些操蛋。”

    卫薇道:“你看着操蛋是因为你的立场。如果你因为愤怒杀了几个人,肯定不希望成为通缉犯。”

    崔铭笑了,没错,是这个道理。说起来金金在歌迷冲突中,确实有点过分,但是这过分的尺度还是把握住了。谁知道谁对谁错呢?自己甚至不知道为了好运姐好,到底应该怎么做。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信念,荣誉,理想等等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这些如同信仰一样,能让人坚定,勇敢,同时是对人生一种衡量和价值体现,对有些人来说很重要。对崔铭来说,一文不值,这点崔铭知道是自己的错,但是没办法,自己性格就是这样,信念、荣誉和理想又不是自己现在状态可以被培训出来的。

    所以,决定让好运姐自己选。之前自己得把金金弄出来,并且要让好运姐没有威胁的慢慢选。即使没有那一夜,好运姐陪同自己进入幽静城这份感激也值得自己做些坏事。我堕落,我小人,我不做坏事,谁做坏事?

    这时候布冯敲门,在门口道:“卫薇,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还要赶船。崔铭,李青,我们先走了。”

    先走了?自己还想拉流浪当苦力呢。崔铭和李青送他们出客厅,崔铭找不到机会和流浪交流,流浪笑呵呵的也没有给崔铭说话机会。汽车到了,大家互相客气几句,流浪、布冯、丁娜和卫薇上车,朝码头方向而去。

    送客回到草地位置,崔铭和赵蔚耳语几句,对大家道:“几位,我去办点事,你们随意。”流浪临上车的笑容别有意味。

    北月问:“你上午刚回来……回来吃晚饭吗?我已经联系了酒店服务。”

    “不了。”崔铭回了一句,向大家点点头,和赵蔚一起离开。

    ……

    车上,开车的赵蔚道:“金金这女人我早就看她不爽,没想到还是纨绔子弟,权贵的孩子。喂,你确定艾芙琳追踪过金金?”

    “肯定的,艾芙琳相当老练。”

    赵蔚点点头,伸手拿烟,崔铭帮忙拿过烟,自己点上,递给赵蔚,赵蔚对崔铭这么上道很满意:“我很欣赏你有事求人时候的态度,最讨厌你等别人求你时候的态度。”

    “哥们,就算我不求你办事,我也对你很好。”

    “我呸,哪里好了?”赵蔚反问一句,而后看前方问:“你和那个什么好运姐是不是有什么什么的。”

    “什么什么的?”

    “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很奇怪。按照道理说,你和好运姐算是一起出生入死了,看好运姐见你是落落大方,而你和她说话表情很奇怪。另外你这忙乎金金的事,难道不是为了好运姐?我很怀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

    崔铭做贼心虚,道:“卧槽你赵蔚,几年不聊,功力见涨,现在连朋友聚会都会留心观察。”

    “是你太假了,好运姐在客厅问你墙壁上的字画,完全聊天,而你紧张无比,花费了一分钟详细介绍了这幅画的来历。这可不是你崔铭的作风。”赵蔚道:“好运姐很重要吗?你今天刚回来,抛弃和朋友们一起坐下来晚餐的机会?”

    “……”崔铭一愣。

    赵蔚斜眼看崔铭:“莫非你是不知道怎么面对好运姐,所以找借口跑出来。”

    “就你话多。”崔铭问:“你就猜吧,没鸟事。对了,你和艾芙琳关系怎么样?”

    “怎么样?就那样呗。”

    崔铭点头:“你摆出一副很不爽她的样子,内心又期盼得到她的认同?”

    赵蔚勃然大怒:“你乱说什么?姐姐我什么时候期盼她的认同?”

    崔铭呵呵一笑。

    赵蔚吓唬道:“再笑,姐姐把你牙齿全部拔光。”(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