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六十九章 潜入
    崔铭和赵蔚两人一路聊天到了警局,赵蔚进入警局,大约半小时后出来。看小说到崔铭抬头看见了四楼的艾芙琳,挥手致意。艾芙琳问:“好久不见,不上来坐坐?”

    崔铭回答:“不了,一会要和赵蔚约会。”

    赵蔚刚走出门口,一瞬间发现附近所有人的一起看自己,不错,好哥们,给姐姐留面子。什么是女人没面子,就是二十九岁了还没有人追的女人最没面子。现在表明,不是自己没人追,只是自己档次高,只有修行者才能追自己。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崔铭在初晓城已经是位名人,不仅崔铭,北月战队在初晓城是家喻户晓。第一届竞技赛全球一起播放录像,作为初晓城唯一队伍北月组,以弱队面目出现,一路过关斩将,拿到了冠军,这种老少皆宜的竞技赛吸引了无数的观众,而北月组自然是初晓城人心中的主队。目前原力联盟竞技赛有和世界杯足球赛并驾齐驱的态势。

    崔铭向艾芙琳举下手,进入汽车,赵蔚上车,开车,然后道:“金金一直居住在其父亲朋友的别墅中,她父亲朋友目前在田川山养生,别墅只有工作人员。地址在初晓山。”初晓山是贵族山,山不高,上面修建的都是别墅,全部是有钱人居住的地方。

    这时候一辆车突然超前到赵蔚前,打灯,赵蔚将车停靠一边,那辆车下来一位普通人,快步走过来敲玻璃窗户。赵蔚摇下玻璃问:“要签名吗?”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胖乎乎的,保持笑容道:“不好意思,我叫丁一,能不能请崔爷出来说句话。”

    崔爷?崔铭被这称呼惊呆一秒。

    胖子看崔铭道:“崔爷,我老板要我给崔爷递个口信。”

    “你老板是?”

    “弗拉。”

    崔铭下车,进入胖子的汽车,大约两分钟后离开,回到赵蔚汽车上,胖子开车走人。赵蔚发动车辆,也不问,让崔铭在副驾驶位上沉思。好久之后,崔铭道:“弗拉似乎想除掉金金。”

    “哦?”赵蔚颇为惊讶,这和弗拉什么关系?

    崔铭道:“我最近路途无聊,又见了一些政要,比如约克族大长老等等。我发现丁家和曙光帝国存在着两个势力。一个势力是部分丁家人,应该是丁诺为首的丁家人和元老会关系密切。另外一个势力是弗拉,和总统议会方的关系密切,不,或者这么说,弗拉愿意和曙光帝国共进退,但是不愿意和元老会共进退。弗拉如果除掉了金金的话……和丁诺说明,丁诺还有其他选择吗?不知道,弗拉这人相当优秀,虽然很年轻,但是有点谋士和政客的味道。我虽然想不通,但是我知道金金之死,能给弗拉带来好处。”

    赵蔚反道:“也许弗拉知道你这想法,故意让你这么认为呢?”

    “可能性比较低,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立场,是曙光帝国还是暮光城,是叶家还是丁家……”崔铭道:“但是弗拉既然请求我帮忙,我觉得可以顺手帮忙……但是我又认为应该让好运姐自己做主。”

    “你们这些自诩为聪明人的人,就是麻烦多。多简单一件事,你管别人利益干什么?你就问自己,想不想金金死。”

    崔铭道:“金金做的事和我无关,但是她的行为比我的底线要低的多,说实话我不喜欢她。但是没有足够好处,我也不会弄死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好吧,你没主见,就让好运姐做主吧。”赵蔚就这么愉快决定了,询问策略道:“我们蒙面,悄悄把金金打半死,对吧?”

    “是。”

    “你不觉得掩耳盗铃吗?如果好运姐放过金金,那她就是我们仇人。”

    崔铭突然拍掌:“对,如果好运姐放过金金,我们就有必须杀她的理由。她有个很有影响力的老爹,本人玩世不恭,很可能会对我们进行报复,所以我们要除掉她。”

    “你真无耻。”

    “开个玩笑。”

    赵蔚正色道:“我年轻时候……”

    “你老了?”崔铭惊疑。

    “闭嘴,姐姐我还是少女时候混迹江湖,做了很多犯罪的事。但是我一向有个底线,不伤害普通人。我认为普通人和我是同类,我不应该持强凌弱。不仅如此,我还觉得我能力强,我会尽可能帮助我看见的需要救助的一些普通人。”赵蔚道:“我一直对金金行为不认同,早年有人说东赵蔚,西金金,我听了就恼火无比。我什么档次,她能和我比?话虽然这么说,金金这人很疯的,她不怕死,内心有狠劲。”

    “所以我们要打前阵,好运姐虽然实力强过金金一些,但是好运姐内心也颇为犹豫,一个玩命,一个犹豫,我可不想好运姐在初晓城有事,还是在我和我朋友都在初晓城的情况下出事。否则这脸打的太响了。”

    “明白,了解,我们先吃晚饭,开个房间,晚上才有精神办事。”

    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那一夜之后,崔铭不再纯洁,经常会想歪。不过赵蔚就算了,纯粹窝边草。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是留着过冬吃的……

    要么说赵蔚没有追求者,这丫的根本不把自己当女人看,也是,从小在男人堆帮会中混起来的她,不需要太苛求。但是也太过分了吧。

    赵蔚和崔铭开了一个房间,然后直接倒到床上,等崔铭上完厕所出来,赵蔚已经睡着,手上还拿着香烟。崔铭将香烟熄灭,在沙发上睡觉,赵蔚醒来问:“有病啊,睡沙发?”

    “那我睡哪?”

    “床啊,白痴。”

    难道、难道……

    我内心其实是拒绝的,但是还是有点激动,崔铭上床了,心中道,你如果刚碰我,我就会反抗,一定会,必须会,必须会反抗一会会……卧槽,喂……你赢了。赵蔚一个大字型趴在床上继续睡觉,崔铭只能在边角,半小时后,被睡梦中的赵蔚一脚踹下床。

    好吧,老子也不想把你当女人看了。

    ……

    凌晨两点,初晓山道路灯火通明,保安的巡逻车很密集,路灯很亮。开车进入,可以看见别墅中通宵开派对的泳池男女,玩的很欢乐,音乐声和嬉笑声毫不收敛。也有静悄悄的独守空房的妇人,深夜难以入眠,在二楼阳台看书。

    汽车停下,崔铭和赵蔚掩耳盗铃蒙面,然后下车,进入绿化带,猫腰快速朝百米外的别墅而去。崔铭不担心金金会逃跑,金金腿也很短的,跑不快。

    靠近别墅,崔铭看命牌一指:“东南角位置。”

    赵蔚一指路边:“别墅人很多。”

    “会吗?”崔铭看别墅,并没有听见什么声音,静悄悄的。

    “看车就知道了。”赵蔚道:“很多富人家里有隔音非常好的区域。你看,那是别墅工作人员,正在朝三楼的东南方向区域运输饮料和食物。”

    别墅很大,主建筑有四百多平,三楼东南角区域有将近三百平,或者说三楼只有东南角区域,因为剩余一百多平是泳池。

    崔铭和赵蔚到了三楼的屋顶,看见了泳池,泳池边的沙滩椅空荡荡的,但是有一男一女正在水中潜游,一会你抓我,一会我抱你,然后很快搞事了。但他们不是目标,赵蔚低声道:“女的是天魔乐队的主唱,今年三十七岁。男的是刚出道的歌手,今年二十四岁,是今年参加电视节目真人秀第六名,歌声一般,依靠英俊混到的第六名。”

    “呵呵,娱乐圈嘛,娱乐大众之前,自己首先要娱乐。”崔铭抓住赵蔚手,人落到三层窗户位置,看见里面有十几个人,这是一个大区域,没有隔断,是一大片空间,东南角位置有两个房间。大厅里面家电齐全,工作人员摆放食物,收走到处乱扔的酒瓶。显然是派对的尾声,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不再高声喧哗,而是两两三三靠在一起,聊天说话。从他们的精神来判断,他们应该疯了好几个小时。再看这些人打扮,应该都是玩摇滚,身体全部有刺青。

    崔铭上来,道:“没有看见金金,应该在这两个房间内。顺便说一句,我看见了金金偶像的乐队成员,但是没有看见金金的偶像。”

    赵蔚和崔铭转到东南位置,两人落下,崔铭戒备,赵蔚用专业工具打开窗户的内插,打开窗户,这时候就听见金金的声音,带着哭腔和醉意的声音:“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男子声音:“金金,我爱你,我一定会负责的。”

    “你……你灌醉我……”有气无力的声音。

    崔铭和赵蔚各拉开窗帘一缝,只见金金偶像正跪在地毯上,而金金站立,很困难站立,一手拿着原力火箭筒,一手抚着额头。两人都是****着身体,发生了什么事,基本可以猜测出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是金金偶像见色起意……不对,作为一个大歌手,随便歌迷中能找到愿意投怀送抱美貌身材好的姑娘。而崔铭看金金没穿衣服的身体,完全没有男人正常反应。(未完待续。)(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