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网 > 都市小说 > 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七十章 抉择
    就崔铭看,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金金的偶像寻求挑战,对修行者下手满足内心的征服欲。一个可能是抱大腿。金金这大腿可不是一般粗,抛开修行者身份不说,其本人父亲权利可大着呢。

    赵蔚做个手势,崔铭点头,赵蔚轻飘飘的翻了进去,落在衣橱后面,准备等待时机。

    那男子跪地抚摸金金的脚,抬头看金金:“我愿意为你离婚。”

    金金缓神一会,有些惊喜:“真的吗?”。

    “真的,我发誓。”

    赵蔚叹气,看,说了要见偶像之前要先打电话,你只活在偶像的表面,你了解偶像的血型,星座,生肖,出生年月,却不了解偶像的内心。话说,有几个金金这样叛逆期的孩子能知道自己父母的血型,星座和生日呢?

    “不。”金金摇头:“你和尼娜是完美的一对。”

    “不是的,我们已经分居五年了,我们的爱情只是在镜头前。”

    金金闭眼摇晃下脑袋,昏沉沉的,不知道这酒了还加了什么东西,原力完全无法驱散进入身体内部的东西。金金手一松,火箭筒落在床上。金金偶像打蛇顺竿上,立刻站起来,拥抱金金:“相信我,我会负责的。”

    金金眼睛流淌出泪水:“不要骗我。”

    “不会,我向月亮起誓。”

    金金一股甜蜜笑容上脸,突然感觉一股巨力从后背窜入自己身体,自己怀抱的男人如同被弹簧震开一般,飞出数米,狠狠的砸在墙壁上。自己被男人拉倒,五脏六腑震颤,一口血吐了出来。

    这时候金金反应极度迟钝,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偷袭,也没有尝试使用和聚拢原力。然后一条冰冷的锁链套在身体上,金金这时候才意识不太妙,但是原力还在震荡中,加之自己全身无力,脑袋昏沉沉的,想反抗又提不起劲来,就这么被原力锁锁住了原力。

    金金要翻身,看是谁,但是被一张床单盖住了脸部。赵蔚看向了在地上扭动身体,颇为痛苦的金金偶像,对崔铭做了个手势。崔铭一楞,重复手势。赵蔚很干脆点头,没错,这种男人可以用需要灭口的理由干掉。两个必死理由,一,背叛。二,**。这种人上审判席,有钱有好律师很容易逃掉法律的惩罚。

    崔铭走近男人,赵蔚摇头,将手中包裹的金金交给崔铭,还是自己来吧,崔铭会杀人,但是不会伪造成意外。崔铭只见赵蔚走过去,抓起金金偶像到洗手间,布置了一个滑倒脑袋磕在浴缸上的现场。

    崔铭苦笑,虽然赵蔚人成了警察,但是办事中还是存在很重的匪气。不过对付一些人,赵蔚比艾芙琳要好用的多。作为初晓城人,更在意是治安,假如赵蔚能正确使用暴力,对初晓城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不过崔铭也知道还有一点原因,早年帮会色乃是大忌,赵蔚从小入行,耳闻目睹很多,也受到了帮会道德观的影响。说实话,就崔铭看,金金偶像的行为也非常让人不耻,死不足惜,他只是担心将赵蔚搭进去,为这种人搭上赵蔚的警界生涯,太不值得,对初晓城来说也是一个损失。

    ……

    崔铭在电话亭拨打小别墅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没有意外,接电话是北月。自己和米小南不在,北月就是接电话第三人,至于其他住客,都是客人,客人不会去接主人的电话,除非主人不在或者是主人授意。

    “北月,起床尿尿了。”崔铭笑嘻嘻道。

    北月性格让他不会接这种幽默的下一句,但是她也学会了应对:“死哪去了?”

    “秘密……让好运姐接下电话。”

    “恩。”北月出门,敲隔壁的门,阿卡丽和好运姐都住二楼,好运姐开门,北月道:“电话。”

    好运姐跟随北月到北月房间,扫视一眼:“北月,作为一个女人,你的房间可以用寒碜来形容……喂,崔铭,是你吧?”

    “猜对了,郊外灯塔,我在灯塔顶层。”

    “干嘛?”好运姐下意识看下北月,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莫非是崔铭心中难受,要约自己聊聊?

    崔铭道:“金金在这里。”

    “……”好运姐皱眉许久,道:“我马上过来。”

    “好,等你,把电话给北月。”

    好运姐把电话给北月,道:“借下车,”

    北月将钥匙给好运姐,接过电话:“喂?”目送好运姐出门。

    崔铭道:“是这样,金金现在在我手上,我很担心好运姐会放过金金,丁家弗拉也拜托我除掉金金。你让风来一趟?”

    北月低声回答:“崔铭,你太胡闹了。人命的事不能被你当成人情。金金结局怎么样,由好运姐自己选择,我很认真的,我们认识开始,我就一直在说你的一个毛病,你太喜欢帮别人做主了。”

    “好,知道拉。”崔铭道:“那我先挂了。”

    “恩。”

    崔铭挂了电话,进入汽车内,赵蔚开车,一路开到了灯塔处,这是崔铭和伊娃翻脸,认识李青的地方,相当的荒凉,不过在夏季的白天倒是相当不错的野营地。看时间,凌晨四点。

    赵蔚把人放在顶层,打手势交流,目前他们都没有暴露身份,尽可能的不说话,然后赵蔚拿了普通手铐,将失去原力的金金拷在铁管上,自己和崔铭离开灯塔。他们回到公路,坐在汽车顶上,看向东方,等待日出。

    大约半小时后,好运姐开了北月的汽车出现,停在赵蔚汽车后面,下车,看着两人关正在吃烧烤,关上车门。好运姐走近,崔铭伸烧烤道:“好运姐,来一串吗?”。这是来灯塔中途,崔铭去买的,理由是赵蔚饿了,实则是赵蔚知道崔铭饿了,但是不想因为自己肚子饿耽误正事,于是赵蔚找了个借口。警察生涯多年,赵蔚的观察力日渐提升,而且也变得非常细心。

    好运姐回:“没刷牙。”看两人,两人一点反应没有,于是转身走向灯塔。

    赵蔚用肩膀撞下崔铭:“喂,杀还是放?”

    “其实我后悔了。”崔铭叹气:“我应该把金金放出来,让她和好运姐公平决斗。我突然想到,并不是所有人和我一样会对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下手。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赵蔚轻笑:“或许你心中不想好运姐杀死金金。”

    也许吧,昨天下午卫薇说的一些话对崔铭很有触动,就好运姐个人发展来看,杀死金金并非好事。但是金金毕竟是好运姐仇恨对象,似乎难以两全。但是作为一个聪明人,当然有办法两全。第一:好运姐不杀金金。第二:金金会死。第三:金金的死和自己、好运姐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只要完成以上条件,就能做到两全。貌似不太可能,但都说了聪明人总会有办法。

    赵蔚吃着烧烤,看塔顶,道:“你刚才请好运姐吃烧烤。”

    “怎么?”

    “递过去是自己啃了两口的那串。”

    “……怎么?”

    赵蔚出现了警察的眼神:“不太合理。”

    崔铭不动声色道:“你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合理吗?”。

    “完全不合理。”赵蔚一听这问题,就很生气。艾芙琳虽然也没男朋友,但是人家追的人多,但是看自己,门可罗雀。自己每天上班去自己办公室,都是怀有惊喜心情去的,会不会突然在办公室桌子上出现一束花呢?tm的,都没有,逼的自己每年情人节自己给自己送花,还要打电话向艾芙琳请假,其实就是回家窝着,不开灯,吃着泡面看肥皂剧。不管怎么样,赵蔚也是女人,这点虚荣心都没有,那还叫女人吗?

    崔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安慰,宽慰,赵蔚感觉哪不对劲,突然想起来话题被换了,但这时候好运姐已经下来了,崔铭迎接上去:“怎么?”如果杀人,要毁尸灭迹的。

    “我很愤怒。”好运姐回答。

    “怎么?”

    好运姐恼火的一拳头砸在汽车上:“她竟然不知道我母亲是哪一次死的,不知道我母亲是谁。”

    崔铭问:“那……”

    “我没杀她,我是猎人,不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另外,我不想利用流浪给我开的后门,这件事已经破坏了猎人的荣誉。同时我发现她从骨子就人格的人,这种人,迟早会再次兴风作浪。她忍受不了寂寞、空虚和孤独,她始终要找点事向别人和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

    “恩,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

    “不客气。”崔铭道:“你先回吧,既然你不杀,我们也要处理一下。”

    “处理什么?”

    “放心,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不会伤害她。”

    “恩,我相信你。”好运姐接过崔铭手中一半的大串烧烤,吃着回到自己车上,开车离开。

    赵蔚准备借题发问,崔铭道:“备用计划。”备用计划是因为金金的偶像死了,崔铭和赵蔚不想惹麻烦。赵蔚打开后备箱,拿出背包电话拨打曙光帝国使馆电话:“金金在郊区灯塔顶层,不要再让我知道她还在初晓城……我是谁?关你屁事。”挂电话。

    ps:欧洲杯开始了,夜晚的欢乐换来白天的疲惫,突然发现自己老了……想当年,想当年自己是辞职看世界杯。真怀念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未完待续。)

    第两百七十章抉择:( 逆命 /0_99/ 移动版阅读m.ranwenw.com )